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佳礼资讯网 首页 佳礼网 娱乐 查看内容

韩国最年轻影帝刘亚仁吸毒被捕!牵出50名上流社会人士,无数明星都被这种“药”毁了?

14-2-2023 02:23 AM| 发布者: anyting | 评论: 0

摘要: 请大家看完文多多敲击【点赞、在看、转发】!老规矩,每一天的某篇推送结尾处,藏有一个爱的福利“小彩蛋”,快行动起来找找吧! 2月9日,韩国著名演员,韩国史上最年轻的影帝之一刘亚仁因涉嫌吸毒被警方调查, ... ...
韩国最年轻影帝刘亚仁吸毒被捕!牵出50名上流社会人士,无数明星都被这种“药”毁了?


2月9日,韩国著名演员,韩国史上最年轻的影帝之一刘亚仁因涉嫌吸毒被警方调查,引起网友的一片哗然。
根据报道,刘亚仁被检测出大ma阳性,同时被怀疑注射异丙酚吸毒。



稍微了解韩国娱乐圈的人,应该都很熟悉刘亚仁。2006年他的电影出道作品《我们没有明天》就受到了极大关注。

在《西洋古董洋果子店》和《成均馆绯闻》里的角色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后,他很快因为演技突出转变为戏路宽广的严肃演员。


28岁因《密会》提名百想影帝,一年后就凭借《思悼》得到青龙影帝,他主演的电影《老手》也创下了韩国票房奇迹。



主演《六龙飞天》拿下百想影帝、主演《燃烧》挺进戛纳电影节主竞赛、2021又凭借《无声》二封青龙影帝。



年仅36岁的他已经获得了无数荣誉,成为宋康昊、崔岷植等“韩国忠武路电影人”的接班人,未来一片光明。
谁也没想到他会因为涉嫌吸毒登上头条。
2月1日,刘亚仁前往美国度假,5日返回韩国时就被在机场蹲点很久的韩国警方抓捕。
警方采集了刘亚仁的尿液,以及身上的160根毛发样本用于药物检查。

9日,警方以违反《毒品管制法》罪名,对刘亚仁进行调查,调查期间刘亚仁被禁止出境。
2月10日,媒体爆出刘亚仁的尿检呈大麻阳性,不过这可能算是个“意外收获”,警方本次调查的重点是非法滥用异丙酚。
1977年异丙酚被发明,后变为常用的麻醉药,在安装成人呼吸机、手术和整容中都是常见的合法药品,但药物和毒品的差距有时候非常模糊。

异丙酚在吸毒的圈子里被称为“牛奶针”或者“失忆乳”,因为静脉注射的异丙酚制剂是浑浊的白色液体,并且在注射后会使人短时间失忆。
而异丙酚还会刺激人类大脑中的多巴胺,产生头晕、醉醺醺、思想混乱、身体飘忽等吸毒者常常追求的快感,还会让人有进入深度睡眠的感觉。

美国的毒品测试中显示,异丙酚引起的药物欣快效应评分为10.5,它甚至高于海洛yin、大ma等人们熟悉的毒品。
虽然异丙酚本身并不含有成瘾成分,但它带来的高能的欣快感,导致使用者很容易对这种药物产生精神依赖。
2011年,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将异丙酚列入精神药品的范畴内,认为其有较高的成瘾风险。在临床医学上它仍然可以被使用,但注射的次数和强度都有限制。
此前非法注射异丙酚的三名韩国艺人

患者通常一个月只允许注射一针异丙酚,没有医疗必要的话就不允许注射。但因为不同医院之间不共享患者的开药记录,所以吸毒者会流窜于不同的医院,骗取更多药物。
刘亚仁之所以被怀疑异丙酚成瘾,就是因为在韩国严格的管控下,他被发现短时间辗转于许多不同的医院,从不同的医生手里开到了远超过韩国法律限制的异丙酚剂量。

《SBS新闻》中一家整形外科医院的职员爆料,她早在2019年就见到刘亚仁在诊所里注射异丙酚。
之所以在整容医院打针,是因为艺人多次出入这里并不会引起怀疑,许多人会以去做手术为由注射管控药品。

这名爆料人说,除了刘亚仁外,她还见过其他艺人沉迷异丙酚。那个艺人在诊所用现金支付,还说出了“我要睡几个小时,如果我醒了就再给我打一针”这样的话,可见其对这种药物依赖的强度。

韩国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在2018年设计了一个能追踪麻醉药物和精神药物的管理系统,可以调出所有医疗机构开出相关处方的记录。
也就是在这个系统上,他们察觉到了刘亚仁的异常。

这次调查是韩国警方追踪了近2年后的行动。
他们2021年发现刘亚仁有“医疗购物”的行为时,起初还认为是他有医疗麻醉的需要,但2022年时,专家得出了“就算他同时患有多种疾病,获取的异丙酚用量也还是过多”的结论,最终的调查报告会在2月20日左右出炉。

回想2015年刘亚仁在《老手》中扮演一个吸毒成瘾的富二代,宣传活动时被记者问及“演技这么好的秘诀是什么”,他以剧中人物的视角自嘲地说“毒品”,引起大家捧腹大笑,谁知道这句玩笑话却在今天一语成谶。

比起大ma、海洛yin等常见的毒品,人们对异丙酚成瘾的敏感度要低很多,但这并不代表过量注射异丙酚的行为就比吸食传统毒品值得原谅。异丙酚虽然是临床常见药品,但也有十分危险的一面。

异丙酚的安全剂量和致死剂量之间的差距十分难以掌握,过量注射会导致心率和血压降低、呼吸中止、癫痫发作、性功能障碍、脑供血不足,以及睡眠恶化、恶心呕吐等症状。
由于异丙酚目前没有解毒剂,因此一旦过量产生强烈的副作用时,很可能导致死亡。(异丙酚在加拿大被作为安乐死时使用的药物,也曾在美国作为死刑注射剂使用)

2009年,洛杉矶县验尸官办公室公布,流行天王迈克尔·杰克逊就死于急性异丙酚中毒。这足以证实它的威力和危险程度。

东亚国家对于毒品的管控力度较强,吸食海洛yin、冰du等传统毒品的惩罚往往非常严重。
这导致一些自制力很差的艺人和名人会想尽其他方法钻空子,利用异丙酚一样的处在灰色地带的物质,以缓解压力为由享受到吸毒“乐趣”。

刘亚仁并非韩国第一例因非法持有异丙酚被逮捕的艺人。
2013年,韩国爆过一连串艺人注射异丙酚事件,引发了社会剧烈的反响。
在我国电视剧《宝莲灯》中饰演三圣母的女演员朴诗妍、韩剧《想你》的演员张美仁爱和演员李丞涓被提起公诉。
三人中,朴诗妍在22个月内共注射了185次异丙酚,相当于一个月注射八针。此外,李丞涓期间注射了111次,张美仁爱共注射了95次。

在调查期间,她们一开始都说注射异丙酚的原因是做了整容手术,但这么大的使用量,缉毒人员一眼就能看出是在吸毒。
值得一提的是,非法注射大量异丙酚在韩国与其它吸毒行为一样,都可能面对刑事处罚。
朴诗妍就因此被判8个月有期徒刑,缓刑两年,还需要缴纳240万马币的罚款,丢掉了她本来光明的演艺事业。

2019年,韩国知名歌手辉星(翻唱过Craig David的《insomnia》)与一名友人因为注射过量异丙酚被捕。在被捕前他就曾因注射过量,在首尔某商场的卫生间里晕倒。

2020年,韩国票房收入最高的演员之一、青龙奖常客河正宇,也因为注射过量异丙酚被处分,他在注射时冒用了同为演员的亲弟弟的身份。

一桩桩案件可以看出,注射异丙酚在韩国娱乐圈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风潮。
此次,韩国警方除了调查刘亚仁之外,还锁定了50名嫌疑人,其中包括非常多上流人士和医生。
他们都利用各种方式在医院获得了极端剂量的异丙酚,如果是自己拿来吸毒那就是不要命,但更恐怖的是,如果他们是拿来谋财倒卖的,当这类管制药物流通到市场上,一定会造成更加恶劣的影响。

异丙酚的管理在很多国家仍然不成熟,拿韩国为例,虽然对临床使用剂量有所限制,但医生很容易接触到这些药品。
美国在2013年的调查中也发现,他们国家的异丙酚成瘾人数明显增加,其中非常多成瘾者就是随手可以拿到异丙酚的医生、护士和麻醉医师。

然而,大多数医疗机构缺乏问责机制和严密的管理手段,这样下去只会让异丙酚作为毒品的传播变得更广泛。
此外,也许是人们对异丙酚的认识不够,亦或是异丙酚在人们的印象中没有传统毒品那样可怕,韩国使用异丙酚的艺人最多只被冷藏了2-3年,甚至有人吸毒半年后就复出了。
这无疑会将恶劣的社会影响扩大,让人们对异丙酚产生轻视的心理。

小看药物过量可能会导致无法挽回的灾难,当今的美国已经是一个现成的例子了。
芬太尼曾经是临床常用的阿片类强效止痛药,静脉注射芬太尼有着很好的镇痛和麻醉作用,效果是吗啡的100倍。

在2010年之前,开始有不法分子和吸毒者从各种渠道获得芬太尼当毒品使用。
当时美国政府对其管控疏忽,让芬太尼从不知名的传统毒品替代物,悄然之间席卷美国,当美国政府开始管控时已经太晚了。

2021年,芬太尼已成为美国致死人数最多的毒品(71238人),在华盛顿、马萨诸塞州、路易斯安那州到处都能看到注射完芬太尼的针头和僵尸一般瘫在街头的毒虫们。

芬太尼被包装成各种各样的形态,散布到街头巷尾。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吸食芬太尼的人。在之前就有毒瘾,在芬太尼还没有被严格管控时,他们利用芬太尼作为常见处方药的空子,把芬太尼作为海洛yin的替代品使用,以此将自己吸毒贩毒的行为“合法化”。

这很难不让人想到现在的异丙酚。疏忽和宽容是否会将异丙酚变成韩国的芬太尼?对于毒品和吸毒者宽容,或许就是对社会的毒害吧...


我是报姐 英国报姐
https://mp.weixin.qq.com/s/5_2FIedVl8fiAEaVwxXDbw



生气

惊讶

难过

好笑

无聊

相关阅读

| 在论坛留言

最新评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版权所有 © 1996-2023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关于我们|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23-7-2024 08:39 PM , Processed in 0.065974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