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职言职语
佳礼资讯网 首页 民主天下 大选评论 查看内容

改朝换代 vs 保持现状

9-5-2018 09:00 PM |查看:4031| 评论: 13
根据首相纳吉说,不会发生马来海啸,这是反对党制造出来的不确实宣传。

副首相阿末扎希也是振振有词否定“马来海啸”之说。

但是,前首相马哈迪则信心满满地说,马来海啸将淹没国阵,希望联盟将起而执政。他于5月8日晚上,通过视频向全国222个国会选区播放其个人的重要演说。他是在浮罗交怡(其选区)发表他的“出师表”,而且以胜利者的姿态预告他将领导希盟取得胜利。

图片摘自网络

民主行动党的林吉祥则预言,希盟能以119席步入布城(本来他算有120席,但因蔡添强在峇都区失去提名资格,也就暂减1席)。

以马来西亚拥有222个国席来算,凡是超过一半的席位,即赢得112席就能起而执政。但这种现象就意味着国家出现“悬峙”议会,双方势力不相伯仲。如果有3席投向另一阵营,就意味着政权易手。因此一个联合体(如国阵有13个成员党组成;反对党阵线的希望联盟由土团党、公正党、诚信党及行动党组成)要建立比较稳固的中央政府,至少必须要有120个席位才能组成比较稳定的政府。

但这120个席位对于长期执政的国阵来说是不成问题的,甚至可以说是轻而易得的。例如从1955年的普选开始到1969年的大选,执政的联盟都是以绝大多数席位超过2/3的多数席执政,反对党只能叼陪末座。

图片: https://www.malaymail.com

虽然在1969年的大选吹起反风,反对党在口头协议下,却震撼了执政的联盟。在西马的104个国会议席中,联盟只拥有66席,再加上东马(沙砂)的29席,总共达95席(总议席是144个)继续执政。

不幸的,在开票后的第三天发生种族冲突流血事件,国家暂时进入紧急状态,东姑也移交首相位给敦拉萨(1970年出任第二任首相)。

即使联盟在国会失去2/3的多数席,也失掉槟州的执政权;更在一夜之间让反对党跃升至49席(包括伊斯兰党12席、行动党13席、民政党8席及人民进步党4席),但在约莫2年后,政府重开国会,也取消戒严,意味着联盟的势力只有增长没有减少。原来新首相找到一条将反对党加以收编的策略。这就是说,不必通过大选,联盟就可轻而易举地在国会拥有超过2/3多数席。这也导致敦拉萨在1974年将联盟扩大成国阵。除了原有的巫统、马华及国大党外,又加入伊斯兰党、民政党、人民进步党及砂拉越的人民联合党等。

图片摘自网络

这一格局的改变,也没有触碰到体制和模式的改变。但马来西亚进入了一个“新经济政策”的时代。它所产生的影响是无远弗届的。直到今天人民还是生活在新经济政策带来的后果。

因为执政党巧妙地作出调整,不但联合政府增加成员党,而且巫统的势力进一步膨胀,它成了国阵内的月亮,其他成员党如同星星都得绕着月亮转动。

正由于执政党的势力有增无减,因此从1974年的大选开始到1995年的大选前后经历6次大选,国阵的地位固若金汤;尤其是巫统也逐渐地成为国阵内的老大,乃至被形容为“一党独大”的联合政府。


虽然在1999年的大选,因安华被革职事件引发烈火莫熄斗争,更给反对党提供联手的机会(由安华的国民公正党、伊斯兰党及民主行动党组成“替代阵线”)向国阵强烈反击。可惜只吹起马来人反风,一夜之间伊斯兰党前所未有的壮大起来,共拥有27名国会议员,及拿下吉兰丹和登嘉楼州政权。一时之间对巫统有很大的冲击,所幸华人社会并没有响应反风,而是以平常心看待这一年的选举。也因为华人不解行动党为何与伊斯兰党合作,也就在这一年不热心的支持行动党,连林吉祥及卡巴星也在国席选举中败下阵来。这对行动党来说是很大的伤害。及至2001年行动党退出替代阵线后才逐渐地恢复常态。

也因为华人对国阵的支持,所以马哈迪说他在1999年的大选又持续在国会拥有2/3的多数席,他感谢华人对他的支持。

这一年国阵在193席中占有148席,而反对党拥有45席,对执政党没有太大影响。只是伊斯兰党借机向马哈迪施加压力,要他公布他所谓的回教国大蓝图。

12下一页

看了这篇文章,你觉得……


0
生气
1
惊讶
1
难过
0
好笑
3
无聊
1
回复: 13
我有话说
评论
引用 Hishammudin
8-5-2018 02:01 PM
投你的票
明天揭曉


引用 kwai56
8-5-2018 02:32 PM
馬哈迪效應如同馬來海嘯
引用 wayne1004
8-5-2018 02:40 PM
所以,大家严谨看新闻资讯。别冒冒然做出轻举妄动的举动。
如果发生不应该的滋事行为,请自我保护。
事后有什么大型活动,请看清楚是不是包抄行为。
引用 CHEELIONG1217
8-5-2018 02:40 PM
只有全民海啸才有用的。
无论如何,国阵赢的话,就是说大家多数是支持GST的
那下届反对党只好找其他话题的,这个再5年人民都习惯了,没有那么有杀伤力了
我们只能希望马华能做得更好。
引用 AMOS5566
8-5-2018 02:44 PM
巴剎生雞攤子的老闆跟我說:“星期二和星期三、星期四,要多準備點貨,預料很多人要殺雞還神,有顧客已經跟我訂雞了!你要不要呀?”我一時沒回過神來,這幾天是什么大日子,清明節已過,端午還未到呀!

我正想問他,他卻笑著說:“聽不明白?”看他那似笑非笑的神情,我一下靈光閃現!原來如此!坊間流傳的改朝換代另一說法,我也不再重覆,看到這裡,大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海嘯已起,也許,5月9日晚,我們真的可以備禮三牲,告祭天地;或是一柱清香,叩謝乾坤。

即便海嘯不起,但是,勢均力敵的朝野,對國家民主進程也是有利的,看看國陣這一次開出的宣言獎賞,你就應該明白這點,如果朝野不能互相制衡,像308之前那樣國陣獨大,國陣會那么慷慨嗎?只怕國防部長希山慕丁還在繼續舉劍呢!

還有,再看看選委會這一次的表現,你就知道,如果讓國陣繼續獨大,讓巫統繼續獨大,國家的民主之路就越走越窄,國陣把國家機構全部捆綁在自己的政治利益版圖中,把人民利益束之高閣,喪失政治倫理及政府的責任。

如果我說選委會現在已經淪落為某方的“打手”,這句話會過分嗎?如果我說選委會是繼總檢察署之后,最讓選民憤怒的機構,應該不為過吧?

除了無能 就是別有所圖

從選區劃分暴增選民,到訂星期三為投票日;接著就是拆競選看板、剪人頭照;又加上延遲郵寄選票,導致郵寄選民失去投票機會,這一切,除了無能之外,就是別有所圖。

最讓人忍無可忍的,就是取消蔡添強的競選資格!小小的選委會官員,竟然可以凌駕法庭判決,這小官員膽子那么大呀!

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不得民心的選委會,連馬華領袖也批評選委會拆除廖中萊和習近平握手照片的看板,選委會這么有空管這些事,為什么不早點把郵寄選票寄出呢?該做的不做,卻去管不該管的,還腆著臉說公正,這樣的選委會,真是讓人不敢恭維。

選委會的責任是確保大選公正透明,中立行事,而不是在朝野間做兩面人,又扮演黑臉,又扮演白臉,還扮演紅臉,這是在唱大戲嗎?花那么多人力財力去拆看板,有什么意義呢?實在無聊又無能!

如果國陣勝出,最大的功勞,不是首相,不是候選人的努力,而是選委會竭盡全力的幫助,可以說是從頭幫到尾,無微不至,選委會主席丹斯裡莫哈末哈欣為國陣候選人操碎了心,居功至偉,選委會大小官員都得封賞一等功!

反之,若是變天成功,也要為選委會記一大功,因為他們成功吸納民怨,促使選民在最后一分鐘投給希盟。

本文見報后隔天就是投票日,要預測結果嗎?好多人問我怎么看,這一次,我覺得,別小看敦馬的影響力,天無二日,老馬當立啊!

其實,別考慮大選結果,5月9日,早點去投票,安心等待結果,冷靜接受成績,我們愛馬來西亞!(中國報評論**陳圓鳳
引用 Upgraded
8-5-2018 02:50 PM
做个成熟的市民。。。

输了也不要急 ~ 生活还是要过。。。 5 年后再来。。

赢了也不要忘我 ~ 我们口袋没有多了一分钱。。。 5 年后我的票就是国政的了。。。

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反对党一定要强。。。 政府才不敢欺负人民。

懂吗 ???
引用 locolyric
8-5-2018 04:37 PM
不改朝换代,怎么懂情况有多糟糕?
引用 filenes
13-5-2018 07:31 PM
潮水退了,就知道谁没穿裤子.
引用 禅师
13-5-2018 07:49 PM

每當出現馬來選票分裂
馬哈迪一定得華裔選票




一切都是命



引用 元旦8466
13-5-2018 07:56 PM
禅师 发表于 13-5-2018 07:49 PM
每當出現馬來選票分裂
馬哈迪一定得華裔選票



一切都是命

应该说华人是需要马来人分裂!
引用 禅师
14-5-2018 11:34 AM
元旦8466 发表于 13-5-2018 07:56 PM
应该说华人是需要马来人分裂!

毫無

引用 AMOS5566
21-5-2018 08:09 PM
本帖最后由 AMOS5566 于 21-5-2018 08:12 PM 编辑
感謝全民海嘯,讓政權輪替,改朝換代得以實現;

我非常享受當下,至少耳根不必再遭受極端言論肆虐。
引用 AMOS5566
26-5-2018 03:26 PM
大选落幕2个星期,希盟还在忙着收拾国阵留下的烂摊子,因为问题太多、太繁杂,因此短期难免会有震荡,让外资受到恐吓,导致股市下挫。

譬如,在希盟的透明政策下,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联邦政府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国债和负债责任高达1兆零873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0.3%,而不是纳吉政府一直强调的6868亿令吉或占GDP的50.8%。债务如此之高,绝非一时三刻能够纾解,国人必须有耐心。

一马公司也无法摊还4及5月到期的利息,形同破产,1MDB是财政部全权拥有的公司,政府必须代为还债,否则将影响国家信誉。

这么多债务,再加上废除消费税,希盟必须拿出弥补缺口的方案,国际信贷评级机构及外资才有信心。

1MDB弊案也是错综复杂的案件,涉及挪用资金及海外洗钱,因此必须谨慎处理,包括搜集证据、厘清细节,不容出错,否则将前功尽弃。

幸好有敦马哈迪的运筹帷幄,其他人恐怕无法在短时间内认清调查的方向,把关键人物重新放在执法的位子上。

虽然多名新任部长没有行政经验,但他们都展现改革的志向,比如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陆路交通局将推出考车自动化系统和收费指南,以杜绝“包搞定”的情况;禁止非政府组织代为出售车牌号码,确保每一分每一毫收入都进入国库。

教育部长马智礼誓言把大马教育带入新时代,让学习和教学变得好玩又愉快;推介教师助理,减少班级的规模和除去教师的文职行政工作。

尽管眼前的工作繁重,改革并不容易,但只要抓紧执行力,达到预定目标,包括改革体制、废除反假新闻及大专法令等法令,将能满足大部份人的期望。

希盟在积极解决棘手问题,国阵却没有任何进展。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日前表示,国阵可以向其他国家看齐,那些长久执政的政党在落败后仍然能够东山再起。

巫统没有对执政期间为国家造成的破坏反省、道歉、忏悔,却继续制造混乱,如何重新得到人民的支持?

譬如,玻州国阵及巫统主席沙希淡坚持要其胞弟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出任大臣,但玻璃市拉惹端姑赛希拉鲁丁却再度委任宾冬州议员阿兹兰为大臣,引爆玻州宪制危机。

巫统在大选落败后应该谦卑,而不是“软禁州议员”争权夺位,让自己的弟弟出任大臣是裙带风;忤逆马来统治者,更违背巫统长久以来捍卫马来君主的立场。

沙希淡能够强硬多久?这让我想起2008年大选过后发生在登州的大臣双包风波,当时大多数巫统州议员力挺依德里斯朱索连任大臣,而基惹州议员阿末赛益则获得登州苏丹端姑米占钦点为大臣,风波持续17天,巫统最高理事会最终接受登州王室的决定。现在历史重演,相信巫统最后也会接受阿兹兰,因为重新选举,州政权将落入希盟手中,上演这样的闹剧何苦来哉?

此外,在一个星期过后,巫统通讯局才发表文告说,警方从柏威年公寓搜获的1亿1400万令吉款项,是纳吉辞职后原本欲转交给代摄主席者的党基金。如果是党基金,为何还掺杂外国货币?

284个名牌包包、首饰和名表又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经历509政党轮替后,大马人不再害怕换政府,但是和国阵比较,希盟会得到更多的掌声,因为国阵治国记录糟糕,希盟只要超越这个低水平,相信还可以再执政多一届。

2个星期的变化,似乎决定了下届大选的结局。(文章来源:星洲日报/风起波生‧作者:林瑞源‧《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8.05.26)

查看全部评论 (13)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

注册   登入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Apple App Store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8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070863s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