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职言职语

13 日记死神 Death

13-5-2018 08:00 PM|评论: 0|查看:180

阿英姐打发了小林老师后,到我房间来问我是否有找到想找的东西。看着电话单中的各种数字,我突然联想到爸爸的日记。
“ 没找到号码, 但我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物, 可能更有帮助。”阿英姐显然生气了,因为她不说话,就只瞪着我看。
我知道, 她一定是觉得为了帮我找这没用的通话记录而打电话给小林老师是很不值得的事。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不等她发脾气我就接着说:“我爸的日记。我爸有写日记的习惯,他的日记一定会留下线索。”我很有自信地说道。
“你要偷看你爸的日记?”
“别说得这么难听,只是借来看一下罢了。”


站在既熟悉又陌生的大门前,我感到非常茫然。自从正式搬到阿英姐家,我就没再回来过。这么久没人进过这屋子,里面一定布满蜘蛛网,有如废屋般荒凉吧?
深吸口气,拿出由阿英姐保管了三年多的钥匙,我打开了门锁。或许久未通风吧,屋里突然流出一阵大风。
阴森的气流,像是被关在屋里许久的幽灵,因为我的解封而突然被释放了出来。
“啊!”阿英姐吓了一跳,害怕地喊了出来。
 “别怕,这不是什么不正常的现象。”我冷静地想解释,但阿英姐不想听,她用一副很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问道:“难道你家本来就有幽灵的传闻吗?”
“才没有呢。这是因为我家已经很久没人进出,里面的空气不流通,和外面的气压明显成了很大的对比,所以当我一打开门,里面的气流当然都跑了出来啦!”
“是这样哦?呵呵!”阿英姐一定是在心中暗自含泪捶问:这 拥有非一般IQ的小瓜真莫名其妙!
好不容易阿英姐终于鼓起勇气踏进屋子,却发现我未把灯打开,便战战兢兢问道:“你怎么不开灯啊,很恐怖啊。”
“电源已经被割断了啦!”虽然只有十二岁,但自爸爸妈妈突 然离开身边,我不知不觉中已骤变成一个成熟的小大人。
“怎么讲话越来越像大人?明明就只是个十二岁的小毛头,这样很不可爱哦!”阿英姐低声叽里咕噜的唠叨着,我知道不能站着等她,不然她会没完没了的说下去。

在黑暗中往主人房的方向摸索前进,不久就来到了爸爸的房间。转了转门把,却发现房门是锁着的。“你不会想说你没有主人房的钥匙吧?”
好不容易走到主人房的阿英姐,用很怀疑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很明显,我没有。但……不代表我爸没有留给我哦。”边开着阿英姐玩笑,我轻轻松松就在充满灰尘的地毯下摸出一把钥匙。
“哇,你怎么知道你爸把钥匙藏在地毯下?”
没回答阿英姐那大惊小怪的问题,我把钥匙插进洞孔,顺时钟转了一圈。阿英姐迫不及待的把门推开,谁知门却不动。
“啊?这不是钥匙吗?怎么打不开?”
“钥匙不一定是转一圈的,可以是两圈。”说着,我又顺时钟转了一圈。阿英姐仍抢着要把门推开,谁知还是推不开。
这时,她自作聪明地说道:“钥匙,不一定是转两圈的,可以是三圈的!”于是,她自动自发的想转第三圈,却发现转不过去。
“喂,莫罗宾。你骗我!不能转了啦。”
在一旁等着看她笑话的我被她这样一说,笑得连大牙都快跌了。好不容易才能止住笑声。
“门……呵呵……不一定是……哈哈……是用推的,嘻嘻!可以是用拉的!”我用力把门一拉,果然打开了房门。
转头看了一下一旁的阿英姐,天哦!气象局的天气预报不准哦,说什么今天阳光普照,阿英姐这根本是乌云密布嘛!
“为什么你家的房门是用拉的?一般不都是推的吗?”阿英姐 打了我的头才问,这招先斩后奏明显是为了泄恨而出。
“这个你就要去问我爸了,我哪会知道呢?”我边打开抽屉, 边说道。但,再一次不幸发现——抽屉是锁着的!而且是用密码锁!
 “怎么了?”阿英见我突然静了下来,就知道我又遇上麻烦了。
我摇摇头,无言地指着密码锁给她看。 
 “密码锁?这还不容易,一定是你爸的生日日期啦!”阿英姐
答得兴奋。我苦笑道:“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我早就打开了。”怎么 可能等你说呢?
“那你妈和你的生日呢?” 
“废话!当然也试啦!”
“ 哇靠!你爸够离谱的,一个抽屉就用上六个数字的密码锁。”
阿英姐似乎不能理解爸爸为什么要给一个抽屉上那么复杂的锁。
“要是我爸有钱,恐怕会买个保险箱,而且是那种输入三次错误,就会自动爆炸的那种。所以,密码锁算好的了,至少我可以一个一个慢慢试。”
一边回答阿英姐的问题,我一边在心中想着爸爸到底会以什么号码为密码。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终于在输入爸爸的警员编号时把锁给打开了。
抽屉里,有一把写着FUJI的钥匙、一本日记本、一个警章、一份传真过来的文件和一支多功能钢笔。

二话不说,我把这四样东西都拿了出来,然后对阿英姐说: “我们回去吧!事情完成了。”
回到在阿英姐家的房间,我埋头读着爸爸的日记,然后发现爸妈的失踪,是一个超乎我想象的恶梦。


12月25日 睛
前天,我接到了富坚的电话,说找到晶晶了。我喜出望外,马上问他在哪里,他说在他家,但要我做好心理准备,有了最坏的打算才来。
我订了最快的机票去东京,然后在警局找到他。他带我回他家,路上一次次地安抚我,要我别激动,因为晶晶已经不是晶晶了。
打开富坚指示的房门,我看见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画面。富坚让我冷静下来,尔后很肯定地对我说:“这就是晶晶。”
不!不可能的!眼前的“人”四肢全无,身躯犹如破布般残 破,并充满疤痕。她在地上扭曲着,发出有如野兽的呻吟声。
这个怎么可能是晶晶呢?
“我是在曼谷发现她的,我很肯定她就是晶晶,因为她的眼珠是蓝色的,而且那个在左耳后方的胎记,和你形容的几乎一模一样……”富坚对仍处在震撼中的我叙述着发现晶晶的过程,
但我没听进多少。
我再一次注视那个脸孔,那个眼神,那个看我的眼神,是晶晶没错!她不断地呻吟着,我深深感受到那歇斯底里的痛。
她没了四肢,身上大部分的皮肤也被剥去,还有许多被火烧的痕迹。更可恶的是,她的舌头也被割去,无法发出声音告诉我们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是谁那么残忍地伤害她,这些年来她过着怎么样的地狱生活……


富坚说他发现晶晶时,她的身上挂着一个写着The High Priestess(女祭司)的牌子。
据他的情报,如同晶晶的受害者不止一人,受害者应该遍布全球。
他在买回晶晶的行动中,察觉到很多黑暗的管道。当中,有两个人可能和这起连环离肢虐杀案有直接关系。
为了帮晶晶报仇,找出凶手,我决定参与富坚的行动。但这太危险了,所以我唯有暂时离开罗宾,以防敌人发现他而伤害他。

12月31日 阴
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
我骗了罗宾。十二个蛋糕的秘密……
如果不捉到那变态的切肢魔,我决不罢休,决不回这个家。


看到这里,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怜的妈妈到底怎么了?现在在哪里? 爸爸说去报仇,找出凶手,却一去不回,他又在哪里呢?
爸爸骗我说吃了第十二个蛋糕妈妈就会回来,是不想让还年幼的我知道这残酷的事实吗?
我,莫罗宾,以我体内流动的血发誓:就算要我把性命出卖给死神,我也要把这个残害我至亲的变态魔揪出来!让他也尝一尝这恐怖的折磨!
从那天起,我已不再是原来的莫罗宾了。从那天起,我是一个活在黑暗中,没有白天的人。

上一章 目 录

看了这篇文章,你觉得……


0
生气
0
惊讶
0
难过
0
好笑
0
无聊
0
回复: 0
我有话说
更多小说 ▼

评论

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

注册   登入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Apple App Store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8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064810s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