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ADVERTISEMENT

查看: 290|回复: 0

韩国会选举舞弊证据涌现 前总理:有中共影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5-2024 12:3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国会选举舞弊证据涌现 前总理:有中共影子


韩国前总理黄教安表示,选举舞弊是韩国目前面临的最大危机,背后有中共和朝鲜的影子。图为2024年4月10日首尔一投票站。(Jung Yeon-je/AFP)




(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吴欢心采访报导)自4月10日韩国举行第22届国会选举以来,有关选举的舞弊争议持续不断,投票人数被夸大、投票率造假等证据纷纷被提出。近日,前总理黄教安还指出,选举舞弊的背后有中共和朝鲜的影子,要求尹锡悦政府进行调查。


韩国4月10日进行了第22届国会选举,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简称民主党)再次获压倒性胜利,夺得175个议席,加上其它左派势力,以及由国民力量退党人士组成的改革新党的议席,形成共192个席位的“反尹锡悦政府的超大在野阵营”。


执政党国民力量党则获得108个议席,这是1987年总统直选制度实施以来,执政党首次以如此大的差距败于在野党。国民力量党仅勉强守住了阻止弹劾总统和修宪的底线(100个席位)。


前总理:选举舞弊是韩国最大危机


在朴槿惠执政期间担任总理、并在朴槿惠遭弹劾后担任代总统的黄教安(Hwang Kyo-ahn)等人从4年前的第21届国会选举以来一直提出,韩国选举部门——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简称选管委)存在事前投票造假、选举舞弊等问题。


黄教安于2022年初成立民间团体“防止选举舞弊队”(EJA·Election Justice Army),该团体设有选举举报中心和法律支援组,提供投票、点票参观培训等事务,致力于成为全国防止选举舞弊活动的平台。


4月10日第22届国会选举结束以来,黄教安除了提出了种种选举舞弊证据事例外,还指出韩国选举舞弊的背后有中共和朝鲜的影子。


在“防止选举舞弊队”4月27日于首尔总统府前主办的一场集会上,黄教安表示,选举舞弊是韩国目前面临的最大危机,韩国现在卷入选举造假中,处于是否走向社会主义的分岔路口上,甚至有些人还公开自称是共产主义者。


文在寅政府时期的法务部长官曹国(Cho Kuk)2019年在国会听证会上,曾承认自己是社会主义者,尽管如此,他还是被文在寅任命为法务部长官。曹国在本次国会选举中获选,他在选举前两个月创立的新党——祖国革新党则获得了12个席位。


黄教安在集会上提及了韩国民主党的四个人物,他确信这四个人物“都明显与选举舞弊有关”。


他说,这些人的选举舞弊都有中共和朝鲜介入,背后有中共和朝鲜的影子。他敦促尹锡悦政府对此进行调查。


黄教安4月26日在自己的Facebook上,以“选管委背后有朝鲜和中国的影子,让我们一起敦促(政府)调查吧”为题发文表示,选管委是事前投票造假等问题的发源地。是选管委独自策划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外部势力介入其中?这是任何人都会持有的疑问。


他介绍了民主党的四个人物,包括具有朝鲜间谍前科的民主党前民主研究院副院长高汉锡(Go Han-seok)、现任民主党议员金民锡(Kim Min-seok)、民主党的前民主研究院院长杨正哲(Yang Jeong-cheol)和前选管委常任委员赵海洙(Jo Hae-joo)。


黄教安透露,高汉锡曾作为朝鲜间谍被韩国检方拘留过,他对朝鲜和中国情况非常了解,甚至撰写了大数据和美国选举相关的书籍。他出狱后,在美国哈佛肯尼迪学院修学,之后作为“SK China IT和互联网事业开发组长”在北京工作了4年,回韩国后则担任了民主党的民主研究院副院长一职。而当时民主研究院院长是金民锡。金民锡还和高汉锡同样是哈佛肯尼迪学院出身。


而金民锡在此次国会选举的事前投票前两天,曾在呼吁选民参与投票中提出,“民主党将以事前投票率31.3%为目标。”而他所说31.3%与后来发表的事前投票率结果31.28%极为吻合。


黄教安对此质疑道:“他怎么猜得这么准,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另外,黄教安在Facebook上还透露,杨正哲是前总统文在寅的亲信,是上次(21届)国会选举民主党的的总策划者。杨正哲在距那次国会选举还有几个月的时候,为了与中共中央党校签订政策协议还访问了中国。民主党的前民主研究院院长杨正哲则与高汉锡都在民主研究院工作过。


此外,黄教安还表示,曾在文在寅大选阵营工作过的前选管委常任委员赵海洙,最早将电子验票机引进韩国选举中,他则与高汉锡一起进行过题为“韩国型选举大数据构建方案”的研究。


黄教安质疑,赵海洙为什么偏偏与以(朝鲜)间谍嫌疑与违反《国家安全法》的高汉锡一起进行研究?


黄教安强调,我们可以感知到,在所有的这些事情上,背后朝鲜和中共的影子都在晃动。


当天他在Facebook上还指,4月10日的国会事前投票是造假。


“我确信,造假者精通选举实务,并将电算和大数据联系起来进行巧妙编排,而且极其秘密地介入了改变选票和补充选票的外部人力。”他说,“如此庞大的幕后势力介入的话,就不会仅仅在选管委上建立网络。”


他猜测,“韩国执政党内部和政府内部都可能会有第五纵队(指隐藏在对方内部、尚未曝光的敌方间谍)在暗中活动。”


另外,黄教安4月13日在Facebook上还以中共介入加拿大议会选举为例,强调中共必然会干涉韩国国会选举。


他提及近日《华盛顿邮报》刊登题为“中国以何种方式介入加拿大选举”的文章,表示,“对中共安保来说,是加拿大还是韩国更重要?”这是他以反问的方式,强调了对中共安保来说,韩国的战略地位比加拿大更重要。


他接着说,“中共对加拿大仅议会选举就介入了两次,难道不会对我国国会选举行使任何影响力吗?”


科学家:投票率违反统计学公理


近期本次国会选举舞弊证据不断被揭示出来。韩国的选举投票,包括当日投票(法定投票日在管辖区内进行的投票)和事前投票等。事前投票包括管辖区内(法定投票日之前在管辖区内进行的投票)和管辖区外投票(法定投票日之前在管辖区外进行的投票)。


曾参与韩国最早导弹开发的前韩国生物工程学会会长、工程学博士许炳基(Hur Byung-ki)4月25日对大纪元表示,按照统计学的公理,执政党国民力量党和最大在野党民主党的当日投票和事前投票的管辖区内投票的投票率,应该相差不多。但是,选管委发表的数字,却违背了统计学的公理。


他解释说,按照选管委发表的数据,首尔市总共有425个洞(洞,韩国的行政区),民主党在所有这些洞的当日投票的投票率,全都比其在事前投票的管辖区内投票的投票率低出10%以上,而国民力量党当日投票的投票率,都比其在事前投票的管辖区内投票的投票率高出10%以上。


他表示,像首尔这种情况,是韩国大多数地区的普遍现象,而非少数地区,“这大大违背了统计学的公理,不可能自然出现,除非造假”。


律师:发现投票人数造假和华为WiFi信号


韩国警察厅网络恐怖犯罪专家集团委员、律师朴柱玹(Park Joo-hyun)4月26日在其Facebook上指出,根据选管委网站的资料,前法务部长官、在本次国会选举当选的民主党议员秋美爱(Choo Mi-ae)所当选的京畿道河南市甲选区新庄1洞,总人口数为6950名,选举人名簿登记的可以参选人数为6467名,但是,选举投票的人数却是7179名。


朴柱玹4月7日在Facebook上还披露,作为防止选举舞弊队成员,他当天在对首尔市选管委进行特别监察的过程中,首次捕捉到华为的WiFi信号。


投票数字造假 投票数忽高忽低


此外,黄教安4月18日在其Facebook上披露了本次国会投票电子点票过程中,出现的投票数字造假现象。


本来点票过程中,投票数应该在结束前一直是增加的。但是在这次点票过程中,发生了投票数减少的现象。


从选举管理委员会4月10日公布的投票情况看,当天的投票数在17点40分是14,367,809票,而在18点25分则减少到了6,273,801票,然后在18点52分又增加到了14,641,031票。


事前投票的投票数在17时40分是14,017,445票,18时25分减少到5,983,305票,然后在18点52分又增加到13,208,710票。


黄教安在Facebook表示,4月10日选举结束后收到了大量点票监票人的举报信息。


例如,4月10日,点票监票人在仁川一家投票站发现了“没有贴封条”的当日投票箱,在首尔江南区管辖区内的事前投票箱中出现了大量盖有京畿道南杨州市投票管理官印章的事前投票纸,大邱一家点票所发现了大量撕开封条的投票箱和尺寸不同的投票纸。


首尔一家点票所发现了揭开封条又黏贴上的痕迹明显的投票箱。另外,据韩媒报导,济州两家点票所,以及庆尚北道龟尾市一家点票所也发现了相同的情况。


黄教安认为,事前投票制度和装置是为选举舞弊而设立的。他4月14日在Facebook指出,事前投票和当天投票的系统不同。


事前投票人数是多少,除了投票箱中的投票纸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亲眼进行对照。


相反,当天投票有选举人名册签名、当天投票纸序列号截取簿,与投票箱中的投票纸数字对照的话,会得到确认。


另外,当天投票箱直接使用塑胶桶作为投票箱,而事前投票箱是用布袋制作的(只是布袋不能立起来,所以用塑胶桶作为支架),这样的投票箱很容易被打开。


此外,事前投票场的监控摄像头也被挡住,事前投票纸条形码下面应该有的序列号数字也被全部销毁。他指出,韩国公职选举法规定,事前投票管理官必须盖个人印章,执政党和政府向选管委提出这样的要求,但选管委却彻底进行了抵制,用所谓的选管委的印刷盖章代替了。


“这无异于给事前投票纸的随意抄袭打开了后门。”他说,“事前投票制度和装置怎么都为方便隐藏事前投票人数和投放假投票纸而设计,难道不觉得可疑吗?”


韩情报机构:选举管理漏洞百出


韩国选管委掌管韩国的选举和国民投票是与国会、行政部、法院及宪法裁判所分开营运的独立宪法机关。但选管委的营运却问题颇多。


韩国国民权益委员会2023年发表的调查显示,选管委在7年内完全不接受人事监查,怠慢自身监查活动,完全没有外部控制,反复发生了同一类型的不公正招聘。在共162次招聘中,104次未遵守公平招聘程序,占比64%。


另外,韩国情报机构国情院2023年联合韩国网络振兴院、选管委联合对选举系统进行了安全检查,结果显示,选管委的投票和点票管理系统存在网络安全漏洞,随时可遭境外势力攻击。


国情院在最近两年里向选管委方面通报了7次朝鲜侦察总局的黑客邮件和恶性代码感染恶意攻击事件,并劝告其接受安保检查,但选管委以自己是宪法上的独立机关和具有政治争议为由予以拒绝。


责任编辑:连书华#
https://www.epochtimes.com/gb/24/4/30/n14237877.ht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版权所有 © 1996-2023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关于我们|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15-7-2024 03:57 PM , Processed in 0.05555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