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102
查看
4
回复

[中港台] 方方: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

[复制链接]

楼主: barry8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15-2-2020 08:59 A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barry80 于 15-2-2020 09:13 AM 编辑

文/方方

封城的第二十一天。有点恍惚感。我们居然被封这么久了?我们还能在群里说笑?还能相互调侃?还能从容地盘点自己吃了些什么?我们真是很厉害。

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即看到一个同事发的朋友圈。她说她从厨房到房间,跑了三公里。这个更加厉害。这种跑步感觉,跟沿着东湖看着风景跑,完全不可同语。我想,我到底老了,若是如此,怕是会转晕。

今天天色很明亮。到了下午,还出了一会儿太阳,让冬天多出些明媚。

小区的封闭令昨天已经下达到了各社区。所有人不能外出。这道命令,仍是为更严格的隔离而下达。经历过这么多天,看到了那么多悲剧,大家都能理解,并也都很坦然地接受了。

考虑到每家都有吃饭问题,所以各小区基本按各自的实际条件,让每家隔三天或是五天有一人可以出去采购。由此,武汉人这几天应该都在分头采买和储存食品。今天同事派她的先生当“活雷锋”。不仅买了他们自家的,也给我和楚风家各买了一袋食物,并且一直送到家门口。我属于易感人群,楚风腰伤难动,于是我俩都成为照顾对象。袋内有肉、蛋、鸡翅和蔬菜水果。在以往开城的时间里,我家的食物都没有这么齐全过。以我每天不足二两米和一点菜的食量,我跟同事说,这下子够我吃三个月了。

听我大哥说,他们的小区只开通一个门,每家隔三天可以有一人出去。而我小哥说,他们小区有个外卖小哥,每天在外面为大家采购所需食物。每家开出清单,他照着清单去买。小哥家请他代购了一大堆蔬菜鸡蛋调味品消毒液还有方便面。在小区门口进行交接。小哥说,我们又可以好几天不出门了。小哥居住的小区,在中心医院对面,前两天的最具危险的小区中,排名第一。小哥说:“让我们一齐继续坚守,希望二月底能够彻底好转。”

是的,这大概是所有人的愿望。

艰难时日,善良人还是很多。云南作家张曼菱发给我一个视频,是她当年下乡的盈江县给湖北捐赠的物质,近百吨土豆和大米。她说这是《青春祭》的故乡。《青春祭》是我们那个年代人都看过的电影。是我们这代人的青春记录。我去云南多次,但真不知道盈江。这次,深深地记住了。

吃饭时,依然在网上浏览。更多的还是前几日的陈旧信息。一咋一唬的东西仍然多。朋友们重复着发,改头换面着发,交叉着发。手机的容量都不够了,于是自己也像网管一样,开启删除风暴。

新的内容真的不多。疫情朝着好的方向扭转,嚣张的病毒似乎呈现出疲软感。这几天,或许很快可以看到拐点,尽管前期的重症病人仍然还在陆续死亡。但是,我却有了某种不安。呼救的病人的确少了,而武汉人的自我调侃也少了。这给我以两种感觉:一是工作更为有序,类似于诸事均上正轨。病人只要呼救,都有人在管。二是,武汉人似乎变得沉闷起来。

在武汉,几乎人人心理上都有创伤。这恐怕是绕不过去的一件事。无论是关在家里二十多天尚且健康的人群(包括孩子),或是曾经顶着冷雨满街奔波过的病人,更或目送亲人装入运尸袋被车拖走的家属,以及看着一个一个病人死去而无力拯救的医护人员。等等等等。这种创伤,可能会在相当长时间里,形成困扰。疫情之后,我想,恐怕需要大批心理咨询师前来武汉。如有可能,当分社区分批次对每一个人作一次心理疗治。人们需要发泄需要大哭需要痛诉需要安抚。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

今天的心情,其实有很多难堪。我已有不吐不快之感。

好几个城市都派人前来支持武汉的各个殡葬馆。支援者们全都亮开旗帜照相留念,然后贴到网上。来援人手不少,看得人不知所措,痛彻心扉,外加毛骨耸然。感谢他们的来援,但也很想说一句:不是所有的事,都适合大张旗鼓。不要吓唬我们好不好?

政府要求公务员下沉到基层,这是好事。我相信很多公务员也会非常尽职。但是有朋友传给我一个视频:一群下沉的人们高举着红旗去了。他们在红旗前照相留念。感觉像是到了一个旅游点,而不是在一个苦难沉重的疫区做事。照完相,他们便把身上穿的防护服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朋友说,他们要干什么?我哪里知道?我想这是他们的习惯。他们早就习惯做任何事都先把形式做足,都先自吹自夸。如果下基层工作是件日常的事,如同他们上班一样,他们用得着打旗帜吗?

还没写完上一段,同学群又冒出一个视频。它让人看了更加不适。某个方舱医院里,推测有领导视察吧?一群人站立着,几十个,其中有官员,有医护人员,大概也有病人。他们都戴着口罩,对着一个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们放声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歌虽然人人会唱,但有必要非在病房里这么高歌吗?想过躺在床上病人的感受没有?这不是传染病么?不是肺部出不了气吗?

湖北这一次疫情为何会如此严重?湖北官员为何会被众网民诟病?湖北的措施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出现问题?步步出错,让百姓的苦难层层加剧。到现在,难道还没有人反思一下?拐点还没有来,人们还在受难,百姓还困于家中,就要如此急切地举着红旗唱开颂歌吗?

我还想说:什么时候公务员们前去工作不举旗帜不再合影留念,什么时候领导视察没人唱歌感恩,也没人做戏表演,人们,你们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识,才算知道了什么叫作务实。不然,百姓的苦难还有个完吗?

https://k.sina.cn/article_2452789653_9232999500100pwaz.html?from=news


刘永山:武汉肺炎--勿把丧事当喜事来办

武汉肺炎事件从去年12月初爆发,时至今日已经发生将近两个月,然而大陆当局迟至今年接近农历新年才正式对外公布疫情,甚至采取紧急措施,把灾区武汉封城。

如此大规模隔离一个拥有超过1100万市民的城市,以方便当局控制疫病,历史上不曾发生,因此很难断定效果之成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真的要无所不用其极,则必须确保其越早推行越好。现在疫情已经发生将近两个月,世界各地都已经发生人传人事件,现在封城还有效吗?

在马来西亚,有网民呼吁政府完全禁止中国游客入境。可是大家想想,现在整个大陆乃至全世界都已经发生确诊案例,意即病菌已经扩散到国外,加上这个病毒可以人传人,甚至其超级传播者可以一个人传给十多个人,试问如此现在行此重典能否完全杜绝病毒的扩散?

目前各国采取的措施多为检测和隔离怀疑病者,有的实施阶段性地阻止大陆游客入境,有的派遣转机前往武汉撤侨。同时各国政府加强宣导,确保市场上的医疗配备如口罩、消毒液体等等货源充足。

这些措施也是国际卫生组织针对疫情的轻重向各国提出的劝告和合理的因对措施。可是我们如何断定疫情的严重性?这还不取决于当事国(中国)所提供的资讯吗?

究竟这是天灾还是人祸?说它是天灾?可是据说病源是大陆人嗜食野生动物导致,案发地点就是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说它是人祸?这也并非全错,因为资讯和讯息不流通、不透明,确实导致人心惶惶,本来没事都变成大事。

本末倒置

我认为不管是人祸还是天灾,讯息透明非常重要。中国并非是一个弹丸小国,而是一个自称为崛起中的大国。其境内发生如此严重的病役,其对国际社会,尤其是周边邻国是有责任提供透明公开的讯息,以让邻国予以慎防,甚至在有必要的情况下通过国际组织,如红十字会和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紧急援助和物资救援。

许多国家现在正忙着在各个关口设立体温检测仪器,以及检测中国游客的体温,甚至追踪这些游客的踪迹。我相信他们心里面都有一个问号:为何去年12月初传出疫情,中国当局不予以处理,却抓捕传播消息的8名网民?从12月8日到1月20日,中国当局为何需要40天才有反应?究竟是武汉当局隐瞒不报,还是北京有意迟报?

最让人不解的是,疫情如此之重,武汉百步亭社区为何在19日举行4万多家庭参加的“万家宴”?20日还向全市派送20万张“惠民优惠券”,让市民免费游武汉?

这让我觉得这是一场人祸多余天灾。令人汗颜的是,最终会不会又有人倒果为因,把丧事当作喜事来办?

https://www.chinapress.com.my/20200129/刘永山:武汉肺炎--勿把丧事当喜事来办/amp/

51AE5E11-A745-4543-91B4-6CF5BB2BCFF1.jpeg 51AE5E11-A745-4543-91B4-6CF5BB2BCFF1.jpeg 51AE5E11-A745-4543-91B4-6CF5BB2BCFF1.jpeg 51AE5E11-A745-4543-91B4-6CF5BB2BCFF1.jpeg 3C9557D1-6842-4448-A548-B3CE2F2F5E24.jpeg 3C9557D1-6842-4448-A548-B3CE2F2F5E24.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2-2-2020 11:54 A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封城闭户急 民在疫中泣 方方武汉封城日记灼人

武汉封城至今,亡人日日增加,所在省湖北全境正在严厉“清零”。作家方方身居危城,日夜倾听与自己一同封锁在城中煎熬的市民心声,写成日记,平和文字,怜悯心肠,对隐瞒真相者则痛加鞭笞。官媒禁刊,民间你转我载,不胫而走。

如要谄媚 也要守个度

人一个接着一个死,未亡人该当何处?当一位作家同行访谈中提到“完胜”二字,方方被激怒了! 她在1月31日日记写道:“武汉都这样了! 全国都这样了!千千万万的人有如惊弓之鸟,更有人命悬一线躺在医院,无数家庭业已支离破碎。胜在何处?完在哪里?”她提醒湖北作家们:“以后你们多半会被要求写颂文颂诗,但请你们在下笔时,思考几秒,你们要歌颂的对象应该是谁。如要谄媚,也请守个度。我虽然人老了,但我批评的气力从来不老。”犀利地剥开谄媚者的画皮。

网管们 难道真想让大家疯掉

谁能想象出身居危城的人是如何体味死亡临近?也许只有同命运者才有最真切的感受。2月9日日记写道:“这几天,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邻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妈和老婆都死了,然后他自己也死了。人们哭都哭不过来。”““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作者苦苦追索的是真相,是同城人的苦难感受,她呼吁:“亲爱的网管们:有些话,你们还是得让武汉人说出来。我们都已经被封在这里十多天了,见到那么多的惨绝人事。如果连发泄一下痛苦都不准,连几句牢骚或一点反思都不准,难道真想让大家疯掉?”

不枪毙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愤

武汉疫情真相公开后,曾引起世人恐慌,把武汉与瘟疫挂钩者大有人在,谁又能了解武汉人的心灵创伤? 方方13日的日记写道:“人们需要发泄需要大哭需要痛诉需要安慰。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她写道自己的中学同班同学去世,“今天的中学同学班,都在为她哭泣。一向为盛世而高歌的同学们,这次却说,‘不枪毙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愤!’”

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

方方记述自己的听闻,描述自己的感受,有人却怒斥她困在家里制造编造恐慌。方方16日日记直面正告:“武汉现在是在灾难之中。灾难是什么?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小区必须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岁月在灾难中没有静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亲属的胆肝寸断,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壮年夭折,武汉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不幸殉职,医护人员在这场拯救行动中付出巨大代价。十八日的方方日记记叙一位医生朋友给她打来的“漫长的电话”,“提到疫情早期医护人员的艰辛。且说抢救一个病人,是要消耗很大体力的。抢救后的防护服上病毒最多,必须马上换掉。早期人力不足,设备不足,真是眼睁睁看见病人痛苦而死,却没有办法。学医的见死人见得多了。但明知可救,却因自己身心疲惫、无力营救;更兼防护设备几乎没有,无法施救。他说,那种难受感你们完全体会不到。”医生是这次疫情中感染很多,付出巨大的一支,从方方笔下,感觉武汉的医生已经尽到了自己的本分。

本是同难人,相煎何太急

方方又提到两天前死去的电影导演常凯,以及常凯的姐姐柳帆,联想起那些攻击她造谣的人,方方说:“今天,特别想说一句放在心里很久的话:中国的那些极左分子,基本上是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太想回到文革,太仇视改革开放。一切与他们观点不同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成派结帮,对不与他们合作的人进行各种攻击,一轮又一轮。用那种“洒向人间都是恨”的粗暴语言,甚至还有更为卑劣手段,低级到不可思议。只是我特别不明白的是:任他们怎么在网上胡说八道,颠倒黑白,却从来没有人会删掉他们的帖子,也没有人阻止他们的行为。难道他们中有人跟网管官员是亲戚?”

方方当天的日记这样结束:“封城闭户急,民在疫中泣。本是同难人,相煎何太急。”方方到底在指什么呢?她没有多说。湖北这些天发生这么多的事,各位有各位的感受吧。

作家继续写她的封城日记,也许一直写到武汉疫情彻底终结为止。方方19日日记透出一丝希望:“局势依然严重,但是拐点在望”。

根据官方20日数据,全中国死于疫情人数2117,确诊74640;湖北省累计确诊62031,死亡2029;武汉累计确诊45027,死亡1585人。

http://rfi.my/5Pa6
A102A201-1AFF-4443-A3F5-EC68A3C548BA.jpeg A102A201-1AFF-4443-A3F5-EC68A3C548BA.jpeg A102A201-1AFF-4443-A3F5-EC68A3C548BA.jpeg A102A201-1AFF-4443-A3F5-EC68A3C548BA.jpeg A102A201-1AFF-4443-A3F5-EC68A3C548BA.jpeg A102A201-1AFF-4443-A3F5-EC68A3C548BA.jpeg A102A201-1AFF-4443-A3F5-EC68A3C548BA.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2-2-2020 01:3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道西风 于 22-2-2020 05:52 AM 编辑

对付病毒,喊口号不够,还需要唱红歌 ~

♫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猪瘟 ! ♫


♫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SARS ! ♫


♫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武汉肺炎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2-2-2020 05:05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 发表于 22-2-2020 01:34 PM
对付病毒,单单喊口号不够,还需要唱红歌 ~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猪瘟 !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SARS !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武汉肺炎 !

A421563E-5E51-4FB3-A26A-B8DE4B536E4D.jpeg
A421563E-5E51-4FB3-A26A-B8DE4B536E4D.jpeg A421563E-5E51-4FB3-A26A-B8DE4B536E4D.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3-2-2020 10:45 A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arry80 于 23-2-2020 10:47 AM 编辑

余家強 - 喪事喜辦

喪事喜辦,原指笑喪,引申為大陸政府習慣精神勝利,壞講成好。本來,老人家即使得享遐齡辭,兒孫真把喪事當喜事來辦,也情何以堪。何況國家大難,怎做得出顛倒黑白?

官場文化做得出。

你一定看過,CCTVB常常播CCTV的所謂抗疫新聞:重點不在於疫情最新發展,在於歌頌黨如何英明領導、染病醫護如何不惜隱瞞繼續服務。大佬死人喎?死亡就光榮犧牲。喂想知真實數字喎?數字就在控制之內,但切戒驕傲。我們怎敢驕傲?根本灰爆啦,他們卻急不及當作賽後結論。

結論是,經過今次突顯中國的應變能力,簡直因禍得福,可喜可賀。

春秋時代,晉文公落難流亡,向人求食物,人家沒好氣給他一堆泥土,部下趙衰說:「主公大喜,泥土等如國土,獲贈泥土等如復國吉兆啊!」唉,明明賤到鬼食泥,虧他吹得出。但趙衰意在激勵晉文公,中共意在瞞騙百姓。

歸根究底,一個忠字累事。十八大以來,任命幹部以忠誠度優先,於是技術官僚退場,殊不知天下間最廉價就是忠,尤其對一黨一姓的忠,不外乎盲撐到底。忠賢忠賢,統治者愛忠多過愛賢,無能者到頭來沒法子,唯愈加拍馬屁,可惜馬屁當不得疫苗。

明朝首都淪陷,多爾袞率清兵入關,史可法臨危在南方擁立福王,《復多爾袞書》說:「今上天縱英明,刻刻以復讎為念,廟堂之上,和衷體國。」其實呢,福王這「今上」昏庸無道,第一道詔令即訪尋春藥。國之將亡,史可法硬將醜說為美,又讚福王登基時:「紫雲如蓋,祝文升霄,萬目共瞻,欣傳盛事。」更似黨媒筆下的奇蹟。

如何奇蹟?某篇報導表揚醫護媽媽甘於割捨剛出世二十日的孩子,下文卻寫孩子問媽媽幾時回家。神童孝感動天啊!《復多爾袞書》曾入選會考課文,我當年問中文科Miss:「分明說謊,怎可能『萬目共瞻』?」Miss答不出,大概中華文史就此得過且過,後來我懂了,瞪大眼講大話,還要配合「欣傳盛事」。

有人說,史可法為面對強敵壯壯膽,為團結上下;但自欺欺人,畢竟無濟於事。史閣部精忠有餘,能力不足,負氣困守揚州孤城,遂陷萬千軍民於死難(揚州十日),像今日武漢。

2008汶川大地震,溫家寶向災區學生寫黑板教「多難興邦」。總理,要加強預防要追討豆腐渣工程責任呀,你來講哲理?哲理誰不會講?成功是祝福,失敗亦是祝福,共產黨當自己上帝嗎?

提起喪事喜辦,還有個荒誕風俗叫「哭靈」──舉辦葬禮,自家哭不出,唯靠聘請人來代勞,以示死者極盡榮哀。如今,內地遭逢慘變,當權者無動於衷,矯情造作,不同省市則互相推卸責任,反而香港人空焦急,眼淚都快流乾。我們幾時兼職哭靈的?

5FAC8999-4D84-47E4-A1B3-A5AAA59CFC80.jpeg 5FAC8999-4D84-47E4-A1B3-A5AAA59CFC80.jpeg 5FAC8999-4D84-47E4-A1B3-A5AAA59CFC80.jpe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20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0.172568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