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464
查看
15
回复

[转帖] 这世界果然是有鬼的!季羡林和杨绛二位学者的经历

[复制链接]

楼主: 古道西风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10-8-2019 09:0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古道西风 于 10-8-2019 09:13 PM 编辑

这世界果然是有鬼的!季羡林和杨绛二位学者的经历


选自:忆往述怀 作者:季羡林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季羡林1934.jpg
季羡林(1911年8月6日-2009年7月11日),字希逋,又字齐奘[1],生于山东省清平县(现临清市),中国语言学家、文学翻译家,梵文、巴利文专家。北京大學教授、輔仁大學教授。季羨林通晓梵语、巴利语、吐火罗语等语言,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位从事吐火罗语研究的学者之一


    关于母亲,我已经写了很多,这里不想再重复。我只想写一件我决不相信其为真而又热切希望其为真的小事。


    在清华大学念书时,母亲突然去世。我从北平赶回济南,又赶回清平,送母亲入土。我回到家里,看到的只是一个黑棺材,母亲的面容再也看不到了。有一天夜里,我正睡在里间的土炕上,一叔陪着我。中间隔一片枣树林的对门的宁大叔,径直走进屋内,绕过母亲的棺材,走到里屋炕前,把我叫醒,说他的老婆宁大婶“撞客”了——我们那里把鬼附人体叫做“撞客”——,撞的客就是我母亲。我大吃一惊,一骨碌爬起来,跌跌撞撞,跟着宁大叔,穿过枣林,来到他家。宁大婶坐在炕上,闭着眼睛,嘴里却不停地说着话,不是她说话,而是我母亲。一见我(毋宁说是一“听到我”,因为她没有睁眼),就抓住我的手,说:“儿啊!你让娘想得好苦呀!离家八年,也不回来看看我。你知道,娘心里是什么滋味呀!”如此刺刺不休,说个不停。我仿佛当头挨了一棒,懵懵懂懂,不知所措。按理说,听到母亲的声音,我应当嚎陶大哭。然而,我没有,我似乎又清醒过来。我在潜意识中,连声问着自己:这是可能的吗?这是真事吗?我心里酸甜苦辣,搅成了一锅酱。我对“母亲”说:“娘啊!你不该来找宁大婶呀!你不该麻烦宁大婶呀!”我自己的声音传到我自己的耳朵里,一片空虚,一片淡漠。然而,我又不能不这样,我的那一点“科学”起了支配的作用。“母亲”连声说:“是啊!是啊!我要走了。”于是宁大婶睁开了眼睛,木然、愕然坐在土炕上。我回到自己家里,看到母亲的棺材,伏在土炕上,一直哭到天明。


    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希望它是真的。倚闾望子,望了八年,终于“看”到了自己心爱的独子,对母亲来说不也是一种安慰吗?但这是多么渺茫,多么神奇的一种安慰呀!


杨绛,著名文学家,钱钟书遗孀.jpg
杨绛 (1911年7月17日~),著名文学家,钱钟书遗孀。本文节选自杨绛2007年96岁时的著作《走到人生边上》


    我认识一个二十多岁农村出生的女孩子。她曾读过我记的《遇仙记》,问我那是怎么回事。我说:“不知道,但都是实事。全宿舍的同学、老师都知道。我活到如今,从没有像那夜睡得像死人一样。”她说:“真的,有些事,说来很奇怪,我要不是亲眼看见,我决不相信。我见过鬼附在人身上。这鬼死了两三年了,死的时候四十岁。他的女儿和我同岁,也是同学。那年,挨着我家院墙北面住的女人刚做完绝育手术,身子很弱。这个男鬼就附在这女人身上,自己说:‘我是谁谁谁,我要见见我的家人,和他们说说话。’有人就去传话了。他家的老婆、孩子都赶来了。这鬼流着眼泪和家里人说话,声音全不像女人,很粗壮。我妈是村上的卫生员,当时还要为这女人打消炎针。我妈过来了,就掐那女人的上嘴唇——叫什么‘人中’吧?可是没用。我妈硬着胆子给她打了消炎针。这鬼说:‘我没让你掐着,我溜了。嫂子,我今儿晚上要来吓唬你!”我家晚上就听得哗啦啦的响,像大把沙子撒在墙上的响。响了两次。我爹就骂了:‘深更半夜,闹得人不得安宁,你王八蛋!’那鬼就不闹了。我那时十几岁,记得那鬼闹了好几天,不时地附在那女人身上。大约她身子健朗了,鬼才给赶走。”


    在“饿死人的年代”,北京居民只知道“三年自然灾害”。十年以后,我们下放干校,才知道不是天灾。村民还不大敢说。多年后才听到村里人说:“那时候饿死了不知多少人,村村都是死人多,活人少,阳气压不住阴气,快要饿死的人往往夜里附上了鬼,又哭又说。其实他们只剩一口气了,没力气说话了。可是附上了鬼,就又哭又说,都是新饿死的人,哭着诉苦。到天亮,附上鬼的人也多半死了。”


    鬼附人身的传说,我听得多了,总不大相信。但仔细想想,我们常说:“又做师娘(巫婆)又做鬼”,如果从来没有鬼附人身的事,就不会有冒充驱鬼的巫婆。所以我也相信莎士比亚的话: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的事多着呢。


    《左传》也记载过闹鬼的事。春秋战国时,郑国二贵胄争权。一家姓良,一家姓驷。良家的伯有骄奢无道,驷家的子皙一样骄奢,而且比伯有更强横。子皙是老二,还有个弟弟名公孙段附和二哥。子皙和伯有各不相下。子皙就叫他手下的将官驷带把伯有杀了。当时郑国贤相子产安葬了伯有。子皙擅杀伯有是犯了死罪,但郑国的国君懦弱无能,子产没能够立即执行国法。子皙随后两年里又犯了两桩死罪。子产本要按国法把他处死,但开恩让他自杀了。伯有死后化为厉鬼,六七年间经常出现。据《左传》,“郑人相惊伯有”,只要听说“伯有至矣”,郑国人就吓得乱逃,又没处可逃。伯有死了六年后的二月间,有人梦见伯有身披盔甲,扬言:“三月三日,我要杀驷带。明年正月二十八日,我要杀公孙段。”那两人如期而死。郑国的人越加害怕了。子产忙为伯有平反,把他的儿子“立以为大夫,使有家庙”,伯有的鬼就不再出现了。郑子产出使晋国。晋国的官员问子产:“伯有犹能为厉乎?”(因为他死了好多年了。)子产曰:“能”。


    他说:老百姓横死,鬼魂还能闹,何况伯有是贵胄的子孙,比老百姓强横。他安抚了伯有,他的鬼就不闹了。


    我们称闹鬼的宅子为凶宅。钱锺书家曾租居无锡留芳声巷一个大宅子,据说是凶宅。他叔叔夜晚读书,看见一个鬼,就去打鬼,结果大病了一场。我家一九一九年从北京回无锡,为了找房子,也曾去看过那所凶宅。我记得爸爸对妈妈说:“凶宅未必有鬼,大概是房子阴暗,住了容易得病。”


    但是我到过一个并不阴暗的凶宅。我上大学时,我和我的好友周芬有个同班女友是常熟人,家住常熟。一九三一年春假,她邀我们游常熟,在她家住几天。我们同班有个男同学是常熟大地主,他家刚在城里盖了新房子。我和周芬等到了常熟,他特来邀请我们三人过两天到他新居吃饭,因为他妈妈从未见过大学女生,一定要见见,酒席都定好了,请务必赏光。我们无法推辞,只好同去赴宴。


    新居是簇新的房子。阳光明亮,陈设富丽。他妈妈盛装迎接。同席还有他爸爸和孪生的叔叔,相貌很相像;还有个瘦弱的嫂子带着个淘气的胖侄儿,还有个已经出嫁的妹妹。据说,那天他家正式搬入新居。那天想必是挑了“宜迁居”的黄道吉日,因为搬迁想必早已停回校后,不记得过了多久,我又遇见这个男同学。他和我们三人都不是同系。不常见面。他见了我第一事就告诉我他们家闹鬼,闹得很凶。嫂子死了,叔叔死了,父母病了,所以赶紧逃回乡下去了。


    据说,那所房子的地基是公共体育场,没知道原先是处决死囚的校场。我问:“鬼怎么闹?”他说:“一到天黑,楼梯上脚步声上上下下不断,满处咳吐吵骂声,不知多少鬼呢!”我说:“你不是在家住过几晚吗?你也听到了?”他说他只住了两夜。他像他妈妈,睡得浓,只觉得城里不安静,睡不稳。春假完了就回校了。闹鬼是他嫂子听到的,先还不敢说。他叔叔也听到了。嫂子病了两天,也没发烧,无缘无故地死了。才过两天,叔叔也死了,他爹也听到闹,父母都病了。他家用男女两个佣人,男的管烧饭,是老家带出来的,女的是城里雇的。女的住楼上,男住楼下,上下两间是楼上楼下,都在房子西尽头,楼梯在东头,他们都没事。家里突然连着死了两人,棺材是老家账房雇了船送回乡的。还没办丧事,他父母都病了。体育场原是校场的消息是他妹妹的婆家传来的。他妹妹打来电话,知道父母病了,特来看望。开上晚饭,父母都不想吃。他妹妹不放心,陪了一夜。他的侄儿不肯睡挪入爷爷奶奶屋的小床,一定要睡爷爷的大床。他睡爷爷脚头,梦里老说话。他妹妹和爹妈那晚都听见家里闹鬼了。他们屋里没敢关电灯。妹妹睡她妈妈脚头。


    到天亮,他家立即雇了船,收拾了细软逃回乡下。他们搬入新居,不过七八天吧,和我们同席吃饭而住在新居的五个人,死了两个,病了两个,不知那个淘气的胖侄儿病了没有。这位同学是谨小慎微的好学生,连党课《三民主义》都不敢逃学的,他不会撒谎胡说。


    我自己家是很开明的,连灶神都不供。我家苏州的新屋落成,灶上照例有“灶君菩萨”的神龛。年终糖瓜祭灶,把灶神送上天了。过几天是“接灶”日。我爸爸说:“不接了。”爸爸认为灶神相当于“打小报告”的小人,吃了人家的糖瓜,就说人家好话。这种神,送走了正好,还接他回来干吗?家里男女佣人听说灶神不接了,都骇然。可是“老爷”的话不敢不听。我家没有灶神,几十年都很平安。可是我曾经听到开明的爸爸和我妈妈讲过一次鬼。我听大姐姐说,我的爷爷曾做过一任浙江不知什么偏僻小县的县官。那时候我大姐年幼,还不大记事。只有使她特别激动的大事才记得。那时我爸爸还在日本留学,爸爸的祖父母已经去世,大伯母一家、我妈妈和大姐姐都留在无锡,只有爷爷带上奶奶一起离家上任。大姐姐记得他们坐了官船,扯着龙旗,敲锣打鼓很热闹。我听到爸爸妈妈讲,我爷爷奶奶有一天黄昏后同在一起,两人同时看见了我的太公,两人同时失声说:“爹爹喂”,但转眼就不见了。随后两人都大病,爷爷赶忙辞了官,携眷乘船回乡。下船后,我爷爷未及到家就咽了气。


    这件事,想必是我奶奶讲的。两人同时得重病,我爷爷未及到家就咽了气,是过去的事实。见鬼是得病还乡的原因。我妈妈大概信了,我爸爸没有表示。


    以上所说,都属“怪、力、乱、神”之类,我也并不爱谈。我原是旧社会过来的“老先生”——这是客气的称呼。实际上我是老朽了。老物陈人,思想落后是难免的。我还是晚清末代的遗老呢!


    可是为“老先生”改造思想的“年轻人”如今也老了。他们的思想正确吗?他们的“不信不迷”使我很困惑。他们不是几个人。他们来自社会各界:科学界、史学界、文学界等,而他们的见解却这么一致、这么坚定,显然是代表这一时代的社会风尚,都重物质而怀疑看不见、摸不着的“形而上”境界。他们下一代的年轻人,是更加偏离“形而上”境界,也更偏重金钱和物质享受的。他们的见解是否正确,很值得仔细思考。


    我试图摆脱一切成见,按照合理的规律,合乎逻辑的推理,依靠实际生活经验,自己思考。我要从平时不在意的地方,发现问题,解答问题;能证实的予以肯定,不能证实的存疑。这样一步一步自问自答,看能探索多远。好在我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无党无派,也不是教徒,没什么条条框框干碍我思想的自由。而我所想的,只是浅显的事,不是专门之学,普通人都明白。


    我正站在人生的边缘边缘上,向后看看,也向前看看。向后看,我已经活了一辈子,人生一世,为的是什么呢?我要探索人生的价值。向前看呢,我再往前去,就什么都没有了吗?当然,我的躯体火化了,没有了,我的灵魂呢?灵魂也没有了吗?有人说,灵魂来处来,去处去。哪儿来的?又回哪儿去呢?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166b32c810102y1gm.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0-8-2019 09:1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長阿含經(卷第二十)

後秦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譯


凡夫白話譯



佛告比丘。一切人民所居舍宅。皆有鬼神無有空者。一切街巷四衢道中。屠兒市肆及丘塚間。皆有鬼神無有空者。凡諸鬼神皆隨所依即以為名。依人名人。依村名村。依城名城。依國名國。依土名土。依山名山。依河名河。

佛告比丘。一切樹木。極小如車軸者。皆有鬼神依止無有空者。一切男子女人初始生時。皆有鬼神隨逐擁護。若其死時。彼守護鬼攝其精氣。其人則死。

佛告比丘。設有外道梵志問言。諸賢。若一切男女初始生時。皆有鬼神隨逐守護。其欲死時。彼守護鬼神攝其精氣。其人則死。今人何故有為鬼神所觸嬈者。有不為鬼神所觸嬈者。

設有此問。汝等應答彼言。世人為非法行。邪見顛倒作十惡業。如是人輩。若百若千。乃至有一神護耳。譬如群牛群羊。若百若千一人守牧。彼亦如是。為非法行邪見顛倒。作十惡業。如是人輩。若百若千。乃有一神護耳。

若有人修行善法。見正信行具十善業。如是一人。有百千神護。譬如國王。國王大臣有百千人衛護一人。彼亦如是。修行善法具十善業。如是一人。有百千神護。

以是緣故。世人有為鬼神所觸嬈者。有不為鬼神所觸嬈者。


【白话译文】


佛陀告訴比丘說,一切人民所居住的房舍屋宅,通通都有鬼神居住其中,沒有任何一所舍宅是沒有鬼神的。一切的街道巷弄及十字路口,屠宰場、市集及山丘墳墓,也通通都有鬼神居住其中。這些鬼神都以所依止者為名字,譬如依附此人,則以此人為名。依附村落就以村落為名。依附城鎮就以城鎮為名。依附國家就以國家為名。依附土地就以土地為名。依附山岳就以山岳為名。依附河川就以河川為名。

佛陀告訴比丘說,一切的樹木,即使樹幹小得像車軸一樣,也都有鬼神依止其上。一切的人剛生下來時,不管是男是女,也通通都有鬼神跟隨保護。當人快死的時候,守護他的鬼,就會把他的精氣攝走,這時人就死了。

佛陀告訴比丘說,如果有外道的修行人問你們說:「各位賢人呀,若是一切的男女剛生下來的時候,就都有鬼神跟隨保護。死的時候,守護的鬼神就把他們的精氣攝走,他們才死。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現在有的人為什麼會被鬼神騷擾,有的又不會被鬼神騷擾呢?」

如果他們這麼問的話,你們就應該回答說,世間上的人,有的作非法的事,他們是非不分,邪見顛倒,造十惡業。像這一類的人,幾百人或幾千人,才會有一個神來保護他們。譬如一群群的牛羊,上百頭或上千頭,才有一個人來守牧。人類的情形也是一樣,做非法的事,邪見顛倒,造十惡業,這種人成千上百,才有一個神來看護。

如果有人修行善法,知是非善惡,有正知見,造十善業。這樣的人即使只是一位,卻有成千上百的神保護。譬如國王及大臣,是由成千上百的人來衛護的。鬼神法也一樣,修行善法,造十善業的人,只要有一人,就有百千的神來衛護他。

因此之故,世間的人,有被鬼神騷擾的,有不被鬼神騷擾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0-8-2019 09:57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l123 于 10-8-2019 09:59 PM 编辑

鬼,鬼神,妖,精没什么好怕的,自己胆量大点不做亏心事该是它们怕人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0-8-2019 10:1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tl123 发表于 10-8-2019 09:57 PM
鬼,鬼神,妖,精没什么好怕的,自己胆量大点不做亏心事该是它们怕人类。

是的,德重鬼神钦,但也不能轻慢、看不起天地鬼神。

参考:https://cforum1.cari.com.my/foru ... extra=#pid13392058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0-8-2019 10:16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 发表于 10-8-2019 10:11 PM
是的,德重鬼神钦,但也不能轻慢、看不起天地鬼神。

参考:https://cforum1.cari.com.my/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179496&page=1&extra=#pid133920585

说真的它们一年里会找上门来和我打一架,我习惯了,。当中它们也是有善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0-8-2019 10:2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道西风 于 10-8-2019 10:30 PM 编辑
tl123 发表于 10-8-2019 10:16 PM
说真的它们一年里会找上门来和我打一架,我习惯了,。当中它们也是有善的。

嗯,恭敬一切众生,就是降伏我慢,就像搞人际关系一样,互相尊重为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0-8-2019 10:36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 发表于 10-8-2019 10:26 PM
嗯,恭敬一切众生,就是降伏我慢,就像搞人际关系一样,互相尊重为好。

互相尊重难呀,我是天生带有高能量的那种人,它们(精灵鬼怪)有那一个超爱搞事想和我打一架我是奉陪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0-8-2019 10:4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tl123 发表于 10-8-2019 10:36 PM
互相尊重难呀,我是天生带有高能量的那种人,它们(精灵鬼怪)有那一个超爱搞事想和我打一架我是奉陪的。

哈哈~被K的一定是男鬼!
原来是高人,失敬,失敬!您是通灵、阴阳眼、还是天眼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0-8-2019 10:57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 发表于 10-8-2019 10:49 PM
哈哈~被K的一定是男鬼!
原来是高人,失敬,失敬!您是通灵、阴阳眼、还是天眼通?

我不是高人,我对通灵没兴趣的、没阴阳眼(只是它们冲着我来我就可以清楚看到它们)、没天眼通。我对法术没兴趣,我是天生就有高能量,以前我以为大家(人类)和我一样原来我是人类里的少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0-8-2019 11:1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道西风 于 11-8-2019 03:08 PM 编辑
tl123 发表于 10-8-2019 10:57 PM
我不是高人,我对通灵没兴趣的、没阴阳眼(只是它们冲着我来我就可以清楚看到它们)、没天眼通。我对法术没兴趣,我是天生就有高能量,以前我以为大家(人类)和我一样原来我是人类里的少数。

有些自称阴阳眼的只能看到一团并不十分清晰的影像,而且大都是一晃而过,“看到”的时间并不长。超过一秒的不多,通常眨眼后会消失。所以我个人对阴阳眼的定义是能看到超过一秒,影像清晰,眨眼后不会消失。

你的情况比较特殊,能打架说明彼此知道对方存在,也许是天生超感觉...除了打架,我认为你们还可以谈点佛法,也可以向祂们请教灵界的奥秘,建议试试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1-8-2019 12:18 A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l123 于 11-8-2019 12:20 AM 编辑
古道西风 发表于 10-8-2019 11:18 PM
有些自称阴阳眼的只能看到一团并不十分清晰的影像,而且大都是一晃而过,“看到”的时间并不长,超过一秒的不多,通常眨眼后会消失。所以我个人对阴阳眼的定义是看能到超过一秒,影像清晰,眨眼后不会消失。

你 ...


原来阴阳眼是这样的。

"打架"其实是用内力呀(目前为此1到3个回合分胜负),它们或是通灵者的能量是"电流感"的,真气就不一样是很顺和纯的(我的是这种)。我是清楚看到它们的样子,孔子说的对敬鬼神而远之它们说的都是鬼话连遍不可信呀。佛陀说这里是裟婆世界好坏各一半,也就是说三善道(天人,阿修罗道,人道)三恶道(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它们是来自饿鬼和畜生(蛇,龟,狐,黄鼠狼修炼成精成人样)。如果人类相信它们和它们接触多以后死了是去它们那个道。也就是说人是善道往下跌倒恶道去。千万要三思呀。灵界没什么的奥秘的,吹牛它们就厉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8-2019 02:2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道西风 于 11-8-2019 03:49 PM 编辑
tl123 发表于 11-8-2019 12:18 AM
原来阴阳眼是这样的。

"打架"其实是用内力呀(目前为此1到3个回合分胜负),它们或是通灵者的能量是"电流感"的,真气就不一样是很顺和纯的(我的是这种)。我是清楚看到它们的样子,孔子说的对敬鬼神而远之它们说 ...

原来阴阳眼是这样的。
------------------
我胡乱猜测而已,当神话听就好。

孔子说的对敬鬼神而远
--------------------
孔子说得很对啊!这句话原意是理性、合理的尊敬而不过度崇拜。其实孔子并不反对宗教,论语里边还有“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吾不与祭,如不祭”、“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等等对祭祀抱正面态度的句子。所谓“敬”鬼神而“远之”,我认为是针对商朝的过度迷信而言。商朝对鬼神异常崇拜,连芝麻绿豆小事都要请示神灵,后来还是被周朝灭了,所以孔子这句话是一种理性实用主义,求鬼神不如求自己 (仁义道德)。

它们是来自饿鬼和畜生
--------------------
听你的描述,很可能是仙家。不妨请祂们开诚布公说明来意,要是不感兴趣,请祂们另觅有缘就是。动物仙家未必有很高智慧,但对恩怨是比较执着的,打架能免则免。建议以恭敬心相待,你看白素贞娘娘和黄大仙(不是香港那个)都不是好惹的,对待祂们要诚恳,一切光明磊落,不要对祂们耍心机玩诡诈。

个人浅见,不知对不对。

(这话是对仙家说的)南无阿弥陀佛!我一介凡夫,见识浅薄,若因无知说错话冒犯大仙,还请海量宽容,多多包涵!南无阿弥陀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1-8-2019 04:08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l123 于 11-8-2019 04:32 PM 编辑
古道西风 发表于 11-8-2019 02:26 PM
原来阴阳眼是这样的。
------------------
我胡乱猜测而已,当神话听就好。

孔子说的对敬鬼神而远之它们说的都是鬼话连遍不可信呀
--------------------------------------------------
孔子说得很对啊!这 ...


孔子说得很对啊!这句话原意是理性、合理的尊敬而不过度迷信。
不好搞错呀,学佛是要信佛所说的不是信鬼神。也不要搞错宗教和鬼神是丝毫没关系的,学佛是解脱之道不是学鬼神。楞严经是真经把这一切都说清楚了没必要去问鬼神及仙家灵界的奥秘。那些嘴巴说学佛其实是信鬼神其实目地是求财(贪五毒之首)。施食是给(修慈悲心)不是物物交换。
哎呀它们来意是为了要人们的香火供养。你说对待祂们要诚恳这样你很快就被它们给卖了。阴险,耍心机,玩诡诈,这三种它们不输人类。和人类一样自导自演是它们的拿手好戏,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8-2019 06:0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道西风 于 11-8-2019 06:10 PM 编辑
tl123 发表于 11-8-2019 04:08 PM
孔子说得很对啊!这句话原意是理性、合理的尊敬而不过度迷信。
不好搞错呀,学佛是要信佛所说的不是信鬼神。也不要搞错宗教和鬼神是丝毫没关系的,学佛是解脱之道不是学鬼神。楞严经是真经把这一切都说清楚了没 ...

我对佛法的认识很粗浅,pai seh!pai seh!不对之处,请不要介意。谢谢分享精彩经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1-8-2019 06:53 PM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道西风 发表于 11-8-2019 06:08 PM
我对佛法的认识很粗浅,pai seh!pai seh!不对之处,请不要介意。谢谢分享精彩经验!

大家互相分享,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2-8-2019 01:2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tl123 发表于 11-8-2019 06:53 PM
大家互相分享,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谢谢!期待您更多的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200596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