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职言职语
搜索
9
查看
0
回复

72 生存者 宝剑10

[复制链接]

楼主: Cari_LCS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发表于 1-12-2018 09:0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谁?你问我是谁!”
正所谓女大十八变,披德最后一次见到纳米时她才九岁。
看着眼前这跌坐在地上,二十多岁的女子,他怎么可能联想到她就是自己的妹妹呢?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很无情、冷血,果然连自己唯一的手足也认不出来!”
手足?“你……你是……”披德狂摇着头,不敢相信眼前这人是自己的妹妹。
“你不会是连你唯一妹妹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吧?我记得妈妈说过我的名字还是你取的!”纳米大喊道。
亲眼见识哥哥的无情,那种侵心之痛,比未见面时在心里想的更激烈十倍。
纳米恨不得马上就一枪毙了披德,但她手上没枪,只能生气的以拳捶地。
或许是太生气,太激动了,加上流血过多,在披德回神前,纳米已昏了过去。
看见纳米昏了过去,披德马上从回忆中惊醒,赶上前扶起她。
“没错,这是我妹妹纳米。
纳米这名字是我取的,当纳米出生时,赌徒爸爸并没到医院,妈妈太伤心,对一切不理不睬,护士问我婴儿叫什么名字,要帮她登记。
是我和护士说她叫纳米的,纳米这名字是我取的。”
“咳!披德先生,让我来照顾她吧,你快进去帮罗宾。”
原来是畋祥。
他刚被罗宾赶出来,要回车上等候,没想到竟发现原来罗宾还有一个姑姑。





“我爸爸说你已经死了,我从来就不相信,果然,对的还是我呀!”罗宾边从洞口爬出边说道。
罗伊丝站在手术台边。
“小毛头是你啊。你果然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早知道是这样,为你庆生时就该把你毒死。”
“那真太可惜了。那是你唯一能毒死我的机会。庆生会后,我就开始怀疑你有问题了。”罗宾冷酷地说道。
边看着罗伊丝边观察仓库内的环境。
罗宾发现口袋中的琥珀似乎对某个角落有反应。
罗伊丝见罗宾左顾右望,想起那躲起来的占卜师,便开口调侃道:“你不需要继续躲在那里了,你的白马王子已经来救你了,占卜师。
哦不!童话故事里,王子不都是来除掉你这种像巫婆般使用魔法的人吗?哈哈!”
罗宾瞪着罗伊丝道:“你不见得不是巫婆。”
“哈哈!你猜对了!我就是巫婆!”罗伊丝喊道,嘴里开始念起咒语。
糟糕!罗伊丝要用小鬼来折磨罗宾!席妮菲尔认得那动作和咒语,心理矛盾着是否要亮身阻止。
谁知道,原本肉眼看不见的小鬼们,居然一碰到罗宾就像烈火焚身般痛苦地惨叫。
罗伊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养了这么久的小鬼,一向无往不利,今天却只是因为接近罗宾,就如火遇上水,痛苦的死去。
“不可能!”罗伊丝不信邪再一次念起咒语。
结果和刚才一样。
烈火再一次燃烧了那些小鬼。
“怎么会这样?”
罗宾竟像魔法电影里有着护体的魔法师,百毒不侵。
罗宾见罗伊丝一个人在那儿慌张失措,怕得全身发抖,感到有些无解。
他慢慢往罗伊丝靠近,想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你想干什么?”罗伊丝喊道,“为什么你能和小鬼对抗?”
“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直在我身边燃烧着,原来是小鬼啊?”
罗伊丝握紧手枪,举向罗宾道:“你不要再走过来了,不然我马上开枪!”
罗宾果然乖乖停了下来,毕竟子弹是不长眼睛的。
“乖乖的站在那里就对了……”
罗伊丝手里按着扳机,随时准备开枪。
突然,站在那里的罗宾眨眼间消失了。
结界!是席妮菲尔。
“你们给我出来!”罗伊丝咬牙切齿地朝空中大喊。





躲在结界里不让敌人发现是很不错,只可惜结界挡不了多久。
“就你一个人吗?”席妮菲尔问道。
“其他人在外面。你受伤了吗?怎么一副很痛的样子?”
席妮菲尔努力维系着结界,边回答罗宾道:“罗宾,你身上带着琥珀吗?我的结界……快撑不住了……”
“那我们快点躲在货物后面。”
说着,罗宾拉着席妮菲尔躲到货物箱子后面,让席妮菲尔解除结界。
“嘀嗒、嘀嗒、嘀嗒……”
“席妮菲尔,你身上怎么有炸弹。”
罗宾见席妮菲尔身上背着炸弹,被吓到了。
00:14:52
只剩下不到十五分钟就会爆炸。
罗伊丝没给这对久别重逢的小情侣太多时间,已转移目标,把枪口对准昏迷在地上的裴倪说:“罗宾,或许你有金身护体,但是别忘记,你的朋友裴倪可没有哦!你要是再躲着不出来,我就让她代替你死!”
罗宾不知是太重情义或是太勇敢,竟因为罗伊丝这淡淡的威胁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在你开枪前,回答我一个问题,和答应我一件事情。”
罗伊丝笑道:“说得好像你有本钱和我谈判。”
“我确实有本钱和你谈判。”
“啊?怎么样的本钱?”
只见罗宾缓缓从口袋里拿出那支多功能钢笔,说道:“这东西有无数的功能,其中一样,就像这样。”
说完,罗宾很快地向罗伊丝开了一枪。
但这一枪只为了吓唬她,所以罗宾故意打偏了。
“那又怎么样?这支笔是枪又怎么样?”
“它不只是枪,其实还是一个威力十足的炸弹。
只要我轻轻按下这按钮,便足以炸掉整个仓库。”
不愧是罗宾,这样也让你找到了一点点的本钱。
罗伊丝笑道:“好吧,我就当可怜你那旺盛的好奇心,让你问吧!”
“我一直很奇怪,你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如何在小学的时期就掌握了解剖人体,却不造成失血过多而死的技巧?”
“哈哈哈!亲爱的,是谁告诉你,所有的艺术品都是我解剖的?”罗伊丝诡魅地笑答道。
这点正如罗宾所想的一样,确实有另一个艺术家。
但是他不解的是,披德不可能没察觉到这一点。
为什么他要一口咬定罗伊丝是艺术家呢?
“那么在你之前,谁是那个艺术家?”
“哈哈!又是谁告诉你,有另一个艺术家的存在?”
罗宾瞪着罗伊丝,手里转着的钢笔顿时停了下来,手指往一个不起眼的按钮作势要按下。
“少给我玩文字游戏!你不说的话,我马上就引爆炸弹。”
“你按呀!就算我死了,也不阻碍艺术家的计划。”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幕后确实还有主使者了。
那个幕后主使,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吗?
“你还有一个要求。”
罗伊丝见罗宾没再追问艺术家的事,改话题说道。
“射死我之前,你要先解除席妮菲尔身上的炸弹。”
“哈哈哈哈哈!”罗伊丝狂笑,“你真是愚蠢啊!蠢到了极点!罗宾!”
“砰!”罗伊丝趁罗宾回头看席妮菲尔一眼时,瞬间开枪。
仓库的地板被血染红了。
深红色的血迹,泼洒在地上。
“爸爸!”披德突然出现,为罗宾挡下了这一枪。
“爸!你没事吧?”
披德没回答罗宾的询问,抬头望着罗伊丝问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上一次在迪斯尼,我拿了死者的血,证实了是你。”
“哼!果然和我想的一模一样。看在你快是个死人了,我就好心告诉你吧!”
罗伊丝枪口依然对着罗宾。
“我早就知道你可能还没死。富坚有时鬼鬼祟祟,有时莫名其妙,我就猜他是在支援你。当他无缘无故要大家验血时,我就知道有古怪,所以拿了最新受害者的血充当是我的。”
“没道理!我也比对过受害者的血液样本,和迪斯尼的受害者不符。”披德不解地说道。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
原本静静在一般聆听的罗宾插口说道。
“受害者被绑架后长期接受药物注射,所以死时身体内的血已起了变化,因此和爸爸手上原本的样本不符。
而罗伊丝交给富坚的血液样本,是受害者在注射药物之后才采集的,自然和……”
罗宾解释得太投入,完全没发现披德已断了气。
披德死的那一瞬间,留下的是满足的微笑。“不不不!”罗宾哭喊道。
“故事说完了吧!那你也下去陪你爸吧!”
说完,又是枪声响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Apple App Store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8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0.094641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