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37969
查看
253
回复

被附身的少年

[复制链接]

楼主: hypersong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7-2010 02:1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對啦,只要瑤瑤過得好,當大當小都沒關係啦~」
      
      在眾家親戚的一言一語下,老祖母很快就下定決心了。
      
      「好吧,瑤瑤,叫姐姐~」
      
      我聽到小晴的理智線再度斷裂。

      「你們給我等一下,妳當祖母的怎麼可以叫自己的孫女去給人家做小老婆!」小晴跳起來瞪著這個笨蛋家族。

      「再說,這小子你們是覺得他那裡好!」小晴指著我大吼。
   
  「要才能沒才能,要家產沒家產,數學沒有一題會的,連個英文單字都背得亂七八糟,每天只會看閒書玩電腦,一點未來都沒有,誰嫁他誰倒楣啦!」雖然是為了幫我,但聽了著實火大。

      但還沒完,小晴拉著我的臉繼續大吼,「再說看看這個衰相,一看就知道基因不好!將來生出來的孫子一定是智能不足的畸形!」看來我和小晴有很多事情必須討論。
      
      在小晴的大吼大叫下,笨蛋家族們眼裡的熱情慢慢的冷卻下來。
      
      「啊這麼爛妳幹嘛要嫁他?」真知灼見啊~
   
  「嫁他?」聽到這句話,小晴已經瘋了,「要不是陰間那兩個神經病牛頭馬面我用得著落得如此下場嗎!我寧可下十八層地獄也不要跟他在一起!」也不想想自己當初是為了不要做豬才和我在一起的。
      
      可能是想到陰間吧,小晴的表情扭曲到一個可怕的境界,整個笨蛋家族完全被鎮住了。

      「我看大老婆這麼兇將來我們瑤瑤一定過不好…」一個老太婆感慨的說。

      「對啊,我們家瑤瑤那麼乖,一定會被她欺負…」又一個老太婆說話。

      「是啊,搞不好她會把我們瑤瑤打到流產咧…」這個太陽花看太多了。

      「搞不好我們家瑤瑤會被她搞到魂飛魄散咧…」這個鬼片看太多了。

      「搞不好還會被她打到失憶…」霹靂火嗎?

      「搞不好會被她叫去賣唱…」有人要聽嗎?
      
      在一串七嘴八舌下,老祖母再度下定決心,「瑤瑤啊,都是奶奶不好,奶奶再回去託夢給妳爸爸媽媽,叫他們再去找洪小姐換人,這個男生不好。」

      聽到這句話什麼莉乖乖的點點頭,笨蛋家族也跟著一陣點頭。
      
      雖然和小晴的預期方式不太一樣,但還是達到了退敵的目的,笨蛋家族轉過身,慢慢的穿牆出去。過了五分鐘,我才終於確定應該平靜下來了。
      
      「累死了…」我倒在床上,訂個英文雜誌換個鬼新娘回來,有誰比我衰的?

      看向小晴,她站在床邊,像一個剛打勝戰的女英豪,得意的插著腰,
      
      「哼!我看以後還有誰敢來搶我的錢包。」
      
      〞〞
      路邊的定型化契約不要亂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1-7-2010 04:5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凉宫春日。。。chobits。。。什么都有了。。。真是大杂烩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1-7-2010 05:4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幽灵少女以后应该会和少年有一段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2-7-2010 02:00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2-7-2010 11:5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13)童军夜营.上
  礼拜五的早自习时间觨觫觩誋,我正在吃早餐。事实上我昨天晚上差点被小晴超死,就知道乱用别人的电脑下载病毒蜞蚀蜵蜣,害我的电脑差点跟我说byebye上天堂。

      「欸!你知道吗?」阿才突然转过头来跟我说话,表情还很认真嫞嫛嫟嫡,「我们社团今天晚上要露营欸!」
   
  「啊?」我看了他一眼,「你什麼社团啊?」老实说我一直没问过阿才他到底是什麼社团遭遨遮鄱,由此可知,我过着多麼凄惨的生活嵼嵾嶍嶀,上次月考的数学分数创了我有始以来的新低,这让小晴差点杀了我,幸好这次的成绩普遍下滑,我才逃过了一劫。
   
  除了数学以外,英文在猛背课文和单字下,分数勉强还可以看。至於其他救命科表现得还可以,所以这次我的小鸟勉强算是安全。只是下一次月考马上又要来了,到底是那个白痴大混蛋发明一学期四次月考的?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大头辉!」我的头被阿才打了一下,靠!你才大头咧…

      「什麼啦,再说一次啦!」我用力的拍回去,不过被他躲开了。

      「就是我们童军社要办新生露营啊!」阿才看起来还蛮期待的,只是。

      「我怎麼都不知道你是童军社的?你上次不是说你要去漫研社每天看漫画?」根据我不太清晰的记忆,好像是这麼回事。

      「我才不要咧!你知道吗?漫研社每个礼拜都要交稿欸!白痴才会去!」我看了阿才一眼,那其实蛮适合他的。

      「那你怎麼会跑到童军社去?」阿才看起来应该对於所谓的童子军精神没什麼兴趣才对。
   
  「就是社团招生的那个礼拜啊,我本来想找你的,可是你不知道给我跑到那裡去了,我只好一个人乱逛了啊,漫研社我又不想去,只好到处看看啦~」仔细想想,那天我都跟着班花跑。

      「然後咧?」阿才讲话是出名的没重点的。

      「然後我就看到童军社的制服了啊!有够帅的!所以我就入社啦~」阿才说的很高兴,口水都喷出来了。

      听到阿才的话让我开始回想,国中没有童军,国小…实在是想不出有什麼会让人觉得帅的东西存在於那件制服上。

      「那帅啊?」也许应该把他抓去洗脑看看,反正也没损失。

      「很帅好不好!」阿才瞪了我一眼,摆明是嫌我没眼光,「短裙超好看的!」

      「什麼短裙?」我傻傻的看着阿才,难道童军社在搞变装秀,而且还激起了阿才的隐性兴趣?

      「短裙啊~他们的腿超好看的!」阿才不知道在想什麼,笑得很思春。

      「腿好看?」我看着阿才想了一下,「喔~你是说女生喔?」

      「废话,要不然是男生喔!」我竟然被阿才白眼…

      「所以你就入社了喔?什麼制服很帅,你就直接说女生很漂亮就好了啊!」果然像是阿才会做的事,他绝不可能是为了那什麼智仁勇的徽章参加的。

      「我才不要,那样显得我很没水準好不好!」阿才看起来很义正词严,但是为了短裙参加好像也没什麼水準,可是我还想要这个朋友,还是闭嘴比较好。

      「所以呢?你们就要露营吗?在那裡啊?」

      「在学校啊!我们今天晚上要在图书馆前面露营,还要烤肉喔!」阿才开始比手划脚,说明如何搭帐篷和升营火。

      「有没有搞错啊,在学校有什麼好露的?」我打断阿才的说明,提出质疑,我实在想不到通宵在学校围着火堆唱营歌有什麼乐趣。

      「你错了大头辉,我们学校童军社一年一度的学校夜营超级好玩的喔!」悦耳的铃声从我身後传来,是班花的声音。

      「对啊对啊!林卉珊妳超识货的啦!要不要来啊?」阿才像是遇到知音,超高兴的,不过这个世界上只有神经失常的人才会想在学校露营,每天来还来不够啊?

      「好啊,真的可以吗?不是社团的人也可以吗?」没想到班花竟然两眼发光的看着阿才。

      「OK啦!反正帐蓬很大,挤一下就好了啦,人越多越好玩啦!」

      我看了看班花一眼,她看起来是真的想去…

      「可是啊,珊珊,妳什麼都没带吧?这样会很麻烦喔,算了吧…」但从我对班花的了解,对她来说劝告的功效大概就跟去叫官员不要汙钱一样有用。

      「放心吧,我又不是正式社员,所以可以先跑回家整理好再来啊。」班花笑得很甜,而且很绝决。

      眼看班花笑得真的很高兴,而且搞不好会和阿才笑一个晚上…

      「那我也来吧,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只好下海啦,反正也不过是在学校住一个晚上而已。

      「嗯,太好了,那我再看看希文要不要留下来,另外还要弄很多东西…」班花转过身去张罗後续动作,我则有一个女鬼衝过来找我。

      「靠!大头辉你是忘了我晚上要看冬季罗马恋曲是不是!」小晴衝到我的面前,狠到不行。
   
  「呃…妳可以隔天再看重播啊…」我把话写在笔记本上,反正小晴每一集连重播至少要看了三次以上,还逼我去教官室跟教官哈拉陪养感情,其实是为了跟女教官一起看重播。

      「我才不要,这样就少看一次了!」眼看小晴就要翻桌了,死定了。

      「呃…要不然我看完再出门总行了吧?」只好折衷了,拜小晴所赐,我现在写字速度超快,因为太慢会被她唸。

      「好吧,总之你别想让本小姐漏看任何一集。」小晴冷酷的插腰。

      我开始盘算要怎麼让班花延後活动时间,等一下三四节要好好的遊说一下。
      
      社团课总是特别凉,校长当然还是没有来。

      班花正在遊说另外两个社员,听起来是希文和齐革非要去补习班试听的样子不能来的样子,好险,要是她们两个来的话,我就要看一个晚上的第六感生死恋了。

      「好嘛…大家一起来嘛…」班花撒娇真的很可爱…

      「好啦,我来就是了。」金承浩看起来是早就想答应了,不过还是想让班花求一下,真是噁心。

      「真的有这麼丰富吗?」张铭寺看起来还在迟疑,不过有他跟着比较安全,遇到危险的时候还可以断尾求生。

      「嗯,所有的地球人一生都一定要露营一次,否则就不是人类了。」骗死他不偿命,反正这种找不到正确解答的东西最能唬他了。

      「放屁!那非洲人怎麼办!」金承浩故意拆我的台。

      「非洲人天天都在露营。」我瞪了他一眼,能说不是吗?
   
  「好吧,如果这是所有人类都有的经验,那我最好也要有。」张铭寺推了推眼镜,他刚刚按了一下gameboy,幸好童军活动遍布全球无所不在。话说回来有一个童军大国充满了这些智仁勇的人们却还是乱成这样,能算奇蹟吗?

      「太好了,那我们就来谈正事了!」班花笑得很璨烂,两隻眼睛都在发光。

      「什麼正事?」金承浩发问了。

      「就是我们学校童军夜宿的重点啊!」班花相当高兴,像是为了製造气氛一样,特别把声音压低〞〞
      
      「就是试胆大会!」班花兴奋的大叫。

      「碰!」金承浩从椅子上摔下来。

      「你怎麼了?浩浩?」班花没发现自己是正义使者,担心的看着金承浩。

      「没事没事,学校的椅子偷工减料…」金承浩快速的站了起来。

      「嘻嘻嘻…」这个笑声除了班花以外的人都听得很清楚,不过金承浩连瞄一眼都不敢,虽然平常很讨厌,但这个时候我只想说一句:小晴笑得好!

      「什麼是试胆大会?」张铭寺这次遇上的问题都是电脑找不太到明确答案的。

      「就是拿着蜡烛走来走去找鬼啦~」我直接了当的回答他,虽然他看起来还是一脸疑惑,但并没有再问。

      「你们知道我们学校以前是什麼吗?」不理会脱线的人,班花仍然兴奋的看着我们三个人,「我们学校以前是坟场喔!」呃…台湾那间学校以前不是坟场?

      「我是说真的喔!」班花看着我们的表情有点焦急,她转过身起拿出了她的文件匣,「你们看~」

      班花拿出了两张地图,看起来是翻印的,不太清楚。

      「这张是六十年前的地籍图,然後这张是三年前的,你们看!」我们全部凑上去看,老实说黑压压的一片看不太懂。

      「这裡是我们学校对不对?」班花指着三年前那一张,「对照到六十年前的这一张,也就是我们学校创校前一年,看!公墓!」

      虽然完全看不清楚,但我们三个人还是都乖乖的点头。

      「所以啦~我们学校以前『真的』是坟墓喔!」班花一脸认真的看着我们,「而且我们学校的鬼故事数量可是高雄市所有学校之冠!」

      「哈哈…」金承浩现在笑得很憔悴,想必很後悔刚刚怎麼不说要回家陪妈妈吃饭。

      「可是…就算是这样…」老实说我想不出什麼可以反抗公墓的无鬼故事说法。

      「而且我们学校可以说是怪事一堆,你们知道我们学校现在的後门,也就是以前的正门为什麼要换吗?」班花现在露出刻意的冷静。
      
      我们三个当然只好再摇头,这种乡野奇谭就算张铭寺把gameboy按破也找不到。

  「那是因为以前後门那个地方出去正衝棺材店,所以常常出车祸,後来就把正门迁到现在的地方了,证据就是,那一间学校後门是椰林大道啊!」班花讲得很高兴,不过我们这边有人快死了。

      「小浩,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差喔~」班花关心的看着金承浩。

      「呃…没事啦!」金承浩干笑了两声。

      「对啊,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可以不用来啊,别想太多。」我也关心的看着他。

      「放屁,我死也会来的。」金承浩瞪了我一眼,我就知道我的关心会让他这样。

      「那今天晚上我们七点在学校集合喔?」班花开心的做结论,同时小晴狠狠的瞪着我。

      「呃…珊珊,太早鬼是不会出来的喔,至少要九点半以後吧?」金承浩现在的眼神比百步蛇还毒,不过比起小晴的眼神,他的功率就像蚊子一样。

      「嗯…说得也对…」班花思考了一下,「好吧,那我们就约九点半好了!」

      「很好。」小晴微笑的飘了起来,反正不要挡到她的电视就好了。

  我们学校附近晚上特别冷又没什麼人,小晴陪着我走向学校。我提着简单的行李,如果是在学校应该很安全吧。不过虽然说是简单的行李啦,我还是带了一些必备的东西,等一下可有得瞧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2-7-2010 11:5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ypersong 于 12-7-2010 11:59 PM 编辑

  「现在的高中生还真无聊~」小晴打着哈欠。

      「没办法啊,人类的生活欠缺乐趣~」推给全人类吧。

      「人类这种生物的精神生活是不是很空虚,要不然幹嘛每天都在看假的东西?」推了推眼镜,张铭寺所谓假的东西应该是指连续剧吧?小晴瞪了他一眼。

      「你错了,那是精神生活太丰富之後才有的,要不然你以为会有人闲闲没事每天想那些东西吗?」人类老是被外星人批评,我当然要帮忙说点话。

      「那人类的精神还真贫乏。」张铭寺强行下了结论,我决定下次一定要阻止他一起看冬季罗马恋曲。
   
  其实我还蛮庆幸今天晚上冬季罗马恋曲是男主角终於发现女主角就是他十年前所爱的那个女人,然後女主角为了要见他上飞机前的最後一面,打了她的情敌一巴掌,可是女主角赶到机场的时候飞机已经飞走了,但是男主角因为要帮一个老太太搬行李没赶上…我在说什麼?呃…其实我也不知道它在演什麼,我只知道男女主角虽然还没见面,但看起来下一集很可能会见到,总之是一个看起来不错的结果。

      反正只要是那天的冬季罗马恋曲的剧情看起来还合小晴的意,也就是喜剧,那天我就会特别好过,看来这是个好兆头。

      进了学校,我走向图书馆,童军社今天晚上主要在那裡活动,连在校门口都听得到他们欢乐的声音,班花也是约我们在那裡见面。

      「哈囉!」班花看见我相当的高兴,远远的就向我挥手,金承浩已经站在旁边了。

      「太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班花很高兴,她带着我们走向第三栋校舍一楼的教室,总是有一些班级留一扇窗户不关的,我们就爬进了这麼一间。
      
      在我们所有人坐好以後,班花微笑的坐在我们三个人的前面。

      「现在我们要开始说我们学校童军夜营的特色了」班花的表情看起来相当具有神秘感,眼神充满光芒,兴奋到不行。

      「我们学校的童军社为了吸引社员每年都会办一次新生露营,其中最受欢迎的流程就是试胆大会,而且每一年都出事。」
   
  班花看了看我们的表情,接了下去,「每一年或多或少,或严重或轻微,总是会发生一点事。虽然学校方面不太喜欢这种活动,但阻止它举办的人都待不久,这也或许是因为每年到这个时候,为求平安童军社都会烧纸钱的关係。」
   
  其实还好嘛…,我看了看张铭寺,他正在猛按gameboy,看来说不定有那麼一天外星人会认为人类是一种无聊而且死後才开始强的生物。再看看金承浩,如我所料,他的脸色难看到不行。
   
  「如同试胆大会的惯例一样,」班花像是想讲这些话想很久了一样,滔滔不绝,「学长姐们每一次会始前都会讲鬼故事」戏剧性的顿了顿,班花又接了下去,「我们学校的鬼故事。」

      「久而久之,童军社就变成最了解学校鬼故事的团体,甚至比老师更了解呢!慢慢的,自然也出现了我们学校专属的七不可思议。」

      因为很晚了,金承浩连尿遁都不敢,真是太可怜了。

      但是和他相反,班花讲得可乐了,

      「根据我们童军社的说法,我们学校的七不可思议是下面这七个。

      第一个:跳楼自杀原地徘徊不去的学长,头还是烂的。

      第二个:保建教室裡学走路的安妮娃娃,听说她还会笑。

      第三个:在地下室结网捕狗的人面蜘蛛,人肉它也不讨厌。

      第四个:手脚併用爬墙贴海报的鬼校工,偶尔也会上天花板。

      第五个:拿鎌刀修剪果树的不知名人士,剪人的时候比剪树多。

      第六个:在办公室裡找眼睛的退休老师,当然是找他没有的东西。

      第七个:带人衝向比顶楼更上面的电梯,不能飞的人会怎样自己想。

      以上这七个鬼故事每一年都会被一提再提,它们已经变成我们学校的传奇了。」

      带着微笑,班花一口气说完七个传说,外面的小灯不知道什麼时候开始一闪一闪,现在教室只有我们四个人,还真有点毛。

      「哈哈」金承浩已经快神经失常了,希望他等一下不要尿裤子。张铭寺则猛打gameboy,话说回来身为人类,我可不觉得这是什麼值得留下来的人类记录。

      「所以我们就要去找这些东西吗?」看着班花的表情,我大概猜到今天晚上的後续行动了。

      「不是喔,其实这七个故事都是假的。」看着我们呆掉的表情,班花笑得很得意。

      「假的?」金承浩错愕的看着班花,看起来好多了。张铭寺则是呆呆的看着他的gameboy,看起来是在考虑要不要删。

      「没错,是假的。」班花露出神秘一笑。

      「该不会是童军社自己骗人吧?」这是我理性的发言。
   
  「当然不是囉~」班花再笑了,「之所以会把假的故事拿出来留传的缘故是因为,原版的故事都是童军社自己亲身碰上的。所谓最恐怖的鬼故事就是自己碰上的鬼故事。也因为我们学校每一年童军社夜营时都会碰上怪事,而曾经碰到怪事的地方当然是不敢再去了,为了避免有学弟妹自己觉得好玩就偷偷跑去,所以绝口不提那些鬼故事。而真正的故事也只有在二年级升三年级学长姐们要离开时才会传给学弟妹,好做为以後的警戒,活动绝不能办到那裡去!」

      「那些学弟妹听过以後就不会自己跑去玩吗?」小晴戳了戮我,意思是叫我快问。

      「那些学弟妹听过以後就不会自己跑去玩吗?」

      「当然不会,因为每一年都会出事,当然就会了解是真的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谁敢玩呢?」班花理性的做出解释,天啊,童军社自己都不敢玩我们却要玩…

      「可是童军社的事珊珊妳怎麼会知道啊?」金承浩虚弱的提问。

      「嘿嘿,早在进来前我就打听好了!」班花笑得很高兴,让我开始怀疑她在缴卡的时候,参考的资料该不会是鬼故事的数量吧?

      「那真正的故事到底是如何?」推了推眼镜,张铭寺发问了,看来真的很好奇。

      「真正的故事?」班花笑得很高兴,「走吧,我们现在就去看看真正的现场吧。」

  班花带着我们走向第一栋楼,左边的地下室,如无意外我记得这裡是国术社的社团教室。晚上的学校看起来真的特别阴森,更何况我们刚刚才听了一堆鬼故事,现在还要去找鬼,加上现在的天气溼溼冷冷的,更是让人不好受。

      「这间国术社的社团教室以前是童军教室,听说是我们全校最阴的地方。後来改成国术社教室就是因为想要靠国术社的阳气来镇压。」班花俐落的亮出钥匙,那来的啊!

      「我叫我哥跟国术社社长借来的。」班花笑了笑,「走吧!」

      反正我有小晴跟在旁边,所谓见面三分情,鬼应该也是一样。虽然小晴绝不会救我,但对方应该会避开她才对。

      进到社团教室,四週都是镜子,感觉相当的溼,或许是气氛吧,真的给人有点阴的感觉。
   
  「刚刚说过了,这一间地下室曾经是童军社的地下室,所以在某一年的夜营裡,曾经拿来当作试胆大会的一关。」班花笑笑的坐了下来,我们当然跟着坐,因为是国术社社办的关係,地上铺了软垫。

      「当时的要求是学弟妹要拿着蜡烛下来走一圈。那天晚上相当的平安,隔天活动检讨的时候有一个学姐很高兴的问觉得昨晚试胆大会那一关最恐怖。」
   
  班花又笑了,「是那一关呢?所有的学弟妹都一致的回答是这一关。学姐们笑得很高兴,不过是稍微布置一下就可以把他们吓成这样,真是没用啊。之後检讨会就继续进行,等到快要结束的时候,终於有个学弟忍不住发问了,『学姐,妳们去那裡找那麼逼真的人头啊?放得满地下室都是。』」,班花停了一下,「当场所有学长姐们一片静默,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摆人头。」

      在班花讲完之後,地下室也是一阵静默,我看向金承浩,他已经快昏了。

      「那现在要怎样?」我看向班花,在昏暗的灯光中的她看起来有点苍白。

      「我们选一个人坐在这裡十分锺看看有没有什麼好了。」班花思考了一下想出了这个结论,她一定是灵异节目看太多了啦!

      我们所有人互相看,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谁要待在这裡?

      「大头辉!你去吧!」金承浩带着诡异的笑容,言下之意是说,反正我後面已经跟了一个了,再多几个也不会怎样。

      靠,想太多了!

      「不了,还是把这个珍贵的机会让给你吧~」我客气的看着他。

      「不不,这麼好的机会你怎麼能不去呢~」金承浩又还我无聊的客套话。

      「我看我来吧!」班花突然开口,相当热情的想要体验全校至阴之处的感觉。

      「不好!让张铭寺来!」一听到她这麼说我赶忙大叫,开什麼玩笑!班花要是一个怎麼样就不好了。

   
  「张铭寺~」我靠到外星人旁小声的说话,「你想不想要多收集一些资讯?电脑找不到的喔!想不想要第一手观察古老的人类形态?你在这裡坐十分锺说不定有机会看到喔!」反正公墓裡的鬼年纪应该都很大了,就算遇上了也不知道能对外星人做什麼。

      「古老的人类形态?」张铭寺推了推眼镜,看起来很心动,反正我也没说谎啊。

      「珊珊,这裡的鬼应该都是成精的老鬼了吧?」我看向珊珊,她当然兴奋的点头。

      「你看吧,随便一隻都有几百岁喔!不等太可惜了~」

      「好吧,那我留下来吧。」张铭寺推了推眼镜,看起来还蛮期待的。

      「小寺!如果看到鬼要赶快叫我喔!」班花一边被我拉上楼一边对张铭寺喊话,要不是我告诉她人太多鬼就不来了,她搞不好还想留下来一起等。
      
   
  结果我们三个人就在一楼的楼梯口大眼瞪小眼,站在晚上的学校裡感觉特别的阴,风又冷到不行。金承浩更不用说了,他看起来就一副恨不得马上远离学校的样子。班花则一反常态相当沈静的等待。
      
      过了整整二十分锺,下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喂,他该不会死在下面了吧?」金承浩脸色很难看。

      「不会。」虽然金承浩对於我的自信很怀疑,但还是没说什麼。俗话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更何况他是外星人。

      「我们是不是要下去看一看啊?」班花有些犹豫的看向地下室。

      「好吧,还是看一看好了。」一样的事後面应该还要来六次吧?
      
      我们往下走回地下室裡,只见张铭室一个人坐在黑暗中…
  
      打gameboy。
    
      靠!还真是悠闲,比起上面,地下室现在让人感觉相当的温暖。

      「小寺,你有看到鬼吗?」班花期待的看着外星人。

      「没有,王国辉你又骗我。」冷静的推了推眼镜,张铭寺看着我。
   
  「那是因为你不诚心的关係!谁叫你一边打电动一边等鬼脑波无法沟通!」随便塞给他一个倪匡式理由,其实我一开始就觉得应该什麼都不会有才对,第一是金承浩什麼都没看到,再来小晴也没说什麼。虽然我也不指望她会说什麼啦~

      「那我再等一下好了…」妈呀,你再等我们要几点才能走完啊?

      「不行,鬼已经被你气到别的地方去了,我们转移阵地吧,珊珊!」我看向班花,「可能是这裡今天的频率不对,我们再换个地方吧。」

      「嗯…说得也对…怎麼会没出来呢?」班花想了一下,「那我们再来去第四栋的一楼厕所吧,曾有个女生在裡面上吊自杀,而且听说她一定会出现。」
      
      真是太好了,後面还有什麼?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2-7-2010 11:5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ypersong 于 13-7-2010 12:05 AM 编辑

(14)童军夜营.下  
  我们现在正站在第四栋校舍一楼女厕前聆听班花的演讲,她正聚精会神的讲解着这间女厕的故事,虽然很老套。
   
  大意是很久以前有一个高三的学姐因为被男朋友抛弃加上升学压力过大,所以就在这间厕所裡上吊自杀了。但是她自杀之後这间厕所当然再也不得安宁,晚自习的学弟妹常听见从这裡面传出哭泣声。而且负责打扫这裡的班级每个礼拜都会从这间厕所裡扫出一大把一大把的头髮。
   
  後来有一年童军社在这裡也设了一关,但是在测试时,本来应该可以轻鬆吹熄的蜡烛竟然怎样都吹不熄。最恐怖的是还有不知道那裡来的头髮垂到待在裡面的学姐身上,吓得学长姐们立刻把那一关取消。
      而根据班花的计划,我们现在就要进去裡面吹蜡烛,真是太好了…,一样的问题再度出现,谁要进去吹啊!
      「金承浩你进去吧!反正吹熄了就好了嘛!」我看着金承浩,他早就已经到达神经衰弱的境界。
      「我…,还是你来吧,反正对你都没差!」金承浩瞪着我,看起来要吐了。
      「我才不要,进女厕比较符合你的形象!」反正我都没差,这种时候就要整人。
      「我…我才不会进女厕咧!」金承浩看着班花急着消毒。
      「没关係,这一关让我来吧!」班花突然说话了,「我一直很想来这裡试试看。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有头髮。」
      我看了看厕所的地理环境,就算有事只要几秒锺就可以出来了,应该没问题才对。
   
  「嗯,小心一点喔,有事的话就要马上出来!」听到我的话班花对我微笑点头,我在心裡想着如果有事我就衝进去拉她出来。不知道後面还有什麼关,让班花先在这裡过一下癮,省得等一下她要衝那种看不见人影超危险的关。
      班花走进了厕所裡,这一间的灯好像早就坏了。班花在厕所中间点燃了蜡烛,烛火映在她的脸上一晃一晃的,把气氛弄得更恐怖了。
      「你们测好五分锺再叫我!」班花轻声的对我们说话,听到她的话我们三个同时动作,我和金承浩看手錶,张铭寺则是按起了gameboy。
      「你们慢慢数,让她在裡面待一小时好了,我就不信她还笑得出来!」看来今天晚上不能挂网,让小晴不爽到不行。哼!只有鬼才会做这种没良心的事!
      「五分锺了!」金承浩在只有三分锺的时候就急着报时,听到他的话班花马上吹蜡烛。
      蜡烛很干脆的熄了。
      现场一片安静,从图书馆那边传来的声音显得非常明显。
      「奇怪,为什麼吹得熄呢?」班花一脸疑惑的走了出来,「为什麼没有鬼呢?」
      拿着手电筒、抓着班花刚刚那一隻蜡烛,我在厕所裡晃了一圈。
      「珊珊,传说裡的女鬼是上吊自杀的吧?」我看向失望的班花。
      「是啊~」班花点了点头,看起来真的很单纯可爱。
      「那她是怎麼上吊的?这裡面根本没有地方可以绑绳子!连电灯都是直接附在天花版上面的。」
      「啊?」听到我的话,班花显得很惊讶,她接过我的手电筒在厕所裡拼命照。
      「的确没有着力点可供自我终止生命存续状态。」推了推眼镜,张铭寺看着厕所裡提出了心得。
      「真怪,可是我记得…」班花一脸犹豫的看着厕所。
   
  「我看我们还是快一点到下一个地方吧。」把刚刚那隻碍眼的蜡烛塞进我的包包。我看了看手錶,还剩五个地方,比造这个模式继续下去我们应该可以很快结束。也许等一下可以跟阿才他们一起吃宵夜也说不定。
      「嗯,说不定是被校长请道士来收走了,真是太可惜了!」班花嘆了口气,其实一点都不可惜,不过想想咱们校长本身就跟道士差不多,也不用请了。
   
  「好吧,那我们就衝向下一站吧!」班花快速的打起了精神,「下一关是童军教室的无人脚步声。几年前有个学长在童军社现在的社团教室裡睡觉,但是睡不到十分锺却听到有人在他旁边走来走去,甚至还站在他旁边,但是从他趴着所能看到的所有角度来看,完全没有一隻脚!到底那些脚步声是从那裡来的呢?从自己身边经过却没有实体的声响是如何产生的呢?是否是尚未离开的亡灵所发出的呢?他们是不是还在那裡呢?」
      班花一定是看了很多日本的灵异节目,我们四个人一边走向第四栋校舍旁的边楼,童军社就在边楼的二楼。反正等一下就逼金承浩进去趴一下,马上就可以over了!
      只是我们都忘了一件事,今天是童军夜营欸!
      「嗨~学妹要不要吃火锅!」一群猪头学长不乖乖去外面生火露营,竟然躲在社团教室裡吃火锅…,看起来还蛮不错的…我想吃米血。
      「学长你们不是在露营吗?」看着学长,我提出了疑问。
      「你很废话欸~人家摆明就是在打混摸鱼,用得着向你报备啊!」小晴白了我一眼。总要说点话吧,我有什麼办法!
   
  「啊~露营是给新生去玩的啦~在社团教室吃火锅可是我们童军社的传统欸!」一个看起来有点像猴子的学长得意的舀起了一颗贡丸,老实说我也有点饿了。而且这个传统远比什麼试胆大会好多了。
      最後我们不敌学长们看着班花的热情,留下来吃了好几碗,有美女在身边真是好康,要是只有我们几个男的一定会被嘘走。
      「下一关呢?」可能是肚子填饱了,也可能是他觉得应该是没有鬼,金承浩竟然主动提起有关於下一关的问题。
      「嗯,下一关就在边楼和艺术馆中间的空地,听说以前是附近放骨灰醰的地方。」
   
  班花再度投入,「而且那裡现在还有没拿走、破掉的骨灰醰,而且种满了聚阴的竹子。曾经有个学姐在那裡等关的时候,袋子被风吹到竹林裡,她当然立刻跑进去拿。就在她走到袋子旁把它拿起来时,赫然发现袋子下有着一张白色的脸孔对她微笑…」
      很好,金承浩现在又剉起来了。
      「那我们这关要怎麼弄?拿袋子丢?」我看着班花,後者正胸有成竹的笑。
      「放心吧,我都想好了。」班花从包包裡拿出了一迭纸。
      「这是什麼?」张铭寺好奇的凑近看,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
      「冥纸。」没注意到我和金承浩的表情,班花兴奋的笑了出来。
   
  结果再来的画面相当超现实,我们一群人在学校後面的竹林裡丢着冥纸,可能是因为小晴的关係吧,金承浩紧紧的跟着我。至於班花则是和张铭寺走在一起,有外星人在旁边应该还算安全才对。
      「真是无聊死了,你怎麼会白痴到跟着她跑来跑去啊!」站在一颗竹子下,小晴不爽的看着我。
      「好啦~冥纸不丢留给妳好不好?」老实说我是觉得撤冥纸的动作还蛮蠢的,只要一想到明天打扫这裡的班级我就觉得很同情,看来所谓的校园鬼话就是这样诞生的。
   
  「我才不要!你要给我钱的话还不如给我美金,不过与其给我美金你还不如给我一张不限额的白金卡!」小晴傲然的看着我,这年头鬼的胃口越来越大了,连台币都不收了吗?
      「再说我连阴间都进不去,有钱有什麼用?」小晴恨恨的看着我,「要不然大头辉啊~你去多买一点纸钱再自杀,我会带路的。」
      「想太多了,与其想这个那还不如当初就请妳爸妈多烧一点去贿赂牛头马面!」我瞪了她一眼,老是提这种没建设性的建议。
      「少囉嗦!要是我老爸老妈早知道会这样,一定会帮我在阴间开一家银行随便我领的!」小晴得意的看着我,冥纸这种东西本来就很便宜,随便她去说。
      「反正妳也不能进阴间,开十间银行妳也领不到,认命吧!」为了把她那阴险的笑容打掉,我提醒她最基本的逻辑问题并且开始向前走。
      「哼!你给我记住!我就不信你死不掉,早晚等到你!」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喂…不要走那麼快…」金承浩突然拉住我,跌跌撞撞的靠过来。
      「你幹嘛啊!是男人就走好…」我转过头去,金承浩的模样却把我的话停了下来。
      「你白痴喔?」果然是无情的女鬼。
      看着金承浩我实在很想笑,「你载什麼墨镜啊?小心摔死喔~」
   
  以金承浩的智商而言这八成是他想得到的最好方法了吧,不知道什麼时候他找了副大墨镜载在脸上,真想让他那群亲卫队看看她们偶像现在的拙样。不过看他这个样子再走下去说不定真的会摔死,所以我随手把冥纸丢在地上,拉着他走回边楼去。靠在因为办活动灯火通明的边楼,金承浩看起来好多了。
      「你刚刚有看到什麼吗?」我看着金承浩,老实说他的能力常常是一会灵一会不灵,有时候他连小晴都看不到,但是又有时候他连刚刚死掉的小鸟都看得到。
      「不知道啊…一进去我就闭眼睛载墨镜了…」金承浩摇了摇头,真不晓得这傢伙为什麼会这麼怕鬼。
      「你们已经出来了啊?有看到吗?」班花和张铭寺也从竹林裡走了出来,从班花悵然若失的表情看来,她们应该也没有收获。有点忧鬱的班花看起来也不错。
   
  「看来也许今天晚上这裡的阳气很重吧,妳看那裡那麼欢乐。」我指向图书馆,「我看我们还是快一点去下一关看看吧。」老实说图书馆那边还真的是超热闹的,而且仔细想想,看看美腿也不错,总比一个晚上都在看什麼人头死鱼脸之类的鬼东西要好多了。
   
  「欸~今天晚上不太顺利的说~」班花深深的嘆了口气,「再来就是图书馆裡的幽灵,不过晚上进不去啊。我本来还以为有六个地方可以研究已经够了,没想到全都失败,好可惜喔。」
      「是啊~没有了吗?」听见班花的话,金承浩带着期望的问。
不,再来的两个都可以试啦!再来就是杨桃树上的老人啦,听说以前曾经有一个老校工,因为赌六合彩把钱输光了,一时想不开就在树上上吊自杀了。之後有一年为了试关一个学长爬上去,结果就被老山「搭訕」当场从树上摔下来,之後就再也没人敢爬那颗树了。」很好,至少确定这次有东西可以吊了。

      杨桃树就在第三栋校舍和第四栋的中间,走没两步就到了,又是一个问题,谁上去?

      现在只剩我和金承浩两个人一关都没试,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大头辉…,你…上吧。」金承浩现在用哀兵政策看着我,他又不是班花,我也不是他的亲卫队,他以为这样会有用吗?
   
  「放心吧!珊珊。」我看都不看金承浩,现在我眼裡只有班花一个人,「这一关就交给我吧,小浩会怕也是没办法的,毕竟树上有位老先生嘛~,小浩的胆子天生就比较小,这也是不得已的…」

      「放屁!」听到我的话,金承浩马上插嘴,「你说谁胆小啊!上就上!我看是你不会爬树吧?」不愧是篮球队的明星,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一下子就上去了。

      「欸~上面根本没什麼,再来我要幹嘛啊?」金承浩现在从树上轻鬆的对我们说话。

      「你再坐一下,再坐几分锺~」班花从树下对着他喊。

      「再坐几分锺吗?要再坐几分锺啊…」声音已经在发抖了,胆子也只有几分锺。
      
      突然一阵低沈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四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同学~这麼晚了不回家幹嘛?」

      「哇啊啊…!」金承浩吓得从树上连滚带滑衝下来,坐在树下眼泪都快喷出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3-7-2010 12:0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三个人马上拿着手电筒往树上照,只见一个看起来大约五十多岁,黑黑瘦瘦的老头子从架在旁边的梯子爬下来,看来刚刚是因为太黑了,所以我们都没注意到有梯子。
      「老吴?」班花惊讶的叫着老人,认识吗?

      「珊珊,他是…」我用着询问的眼神看着班花。

      「他是我们学校的校工老吴啦~人很好的喔!」班花带着笑容看着终於着地的老人。这麼一提,我好像也有看见这个老头子拿着钳子走来走去剪树的印象。

      「珊珊,这麼晚了妳怎麼还在学校啊?」老人憨厚的看着班花,看起来像樱桃友藏。

      「嗯,今天晚上我来参加童军社的露营啊!」班花露出乖巧的笑容,她和谁好像都可以当朋友似的。

      「喔~原来是童军社喔,我就奇怪为什麼今天晚上我们学校那麼多人咧…」他真的是我们学校的校工吗?

      「呃…,老吴啊,这麼晚了你在树上幹嘛啊?」小晴很好奇。

      「喔~我在摘杨桃啊~树顶的特别甜啊~」老吴一脸璨烂的笑容。

      「现在这个时候有杨桃吗?」张铭寺推了推眼镜提出了理性的质疑。

      「嘿嘿~外面是没有,但有我老吴的密方,什麼时候都有杨桃。」老吴笑得很得意,现在又有点像王中平。

      「对啊!老吴超会照顾花草的!中庭的沙漠玫瑰一年四季都能开花就是老吴的绝招喔!」班花开心的夸奖老吴,这让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抓头。

      「可是为什麼要这个时候摘啊!白天不行吗?」金承浩现在总算恢复正常了,刚刚简直快挂了。

      「唉呦…白天爬树我会不好意思嘛…,所以只好现在来摘啦。」因为不好意思宁可摸黑爬树,又一个怪胎。

      「老吴啊,你摘杨桃要幹嘛啊?」班花好奇的看老吴的袋子,裡面都是杨桃。

      「我要摘回去做果酱啊,我孙子起喜欢吃的~」我长这麼大第一次听到杨桃可以做果酱。

      「真的啊!我也好想吃吃看喔!」班花到底还是女孩子,听到甜的就没办法。

      「嘿嘿,珊珊妳想吃当然没问题啊,等到做好了我再送妳一罐。」老吴笑得很开心。

      「嗯!说好了喔!」班花像个小孩子似的点头。

      「嗯,还要送人那我要再多摘一点啦,妳们再慢慢逛啦~」话一说完老吴又开始爬上梯子,问题是他想要我们逛什麼啊?
      
      在老吴上树後我们又沈默了一下。

      「呃…珊珊…再来还有什麼?」我看着班花,希望整件事可以快点结束。

      「嗯,就剩最後一个!」可能是想到果酱吧,班花的心情也不低落了,
「不过再来需要道具才行,我要去教官室借脚踏车!你们在这裡等我吧。」

      最後我们决定由张铭寺陪班花去借脚踏车,我和金承浩留在原地(他腿软得差不多了),班花一走,我们马上就鬆懈下来。

      「我要上厕所!小晴妳自己迴避!」一轻鬆就突然想要上厕所,撑不到那麼远了…

      「你很脏欸!」上个厕所那裡脏啊!小晴骂了几声飘到了二楼去,反正五公尺内任她行。

      「喂…,你快一点…」金承浩还是很怕,我不理他一个人走到角落去开始我的生理需求。

      「哥哥~球球帮我捡一下好不好?」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突然传过来,我回头一看,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从对面跑过来,我赶紧把裤子穿好。

      「是这个吗?」金承浩捡起脚边的球还给了小女孩,同时露出了阳光的微笑。

      「你好了没啊!大头辉!」小晴在二楼大吼大叫。

      「还没!我突然想大便!」难得没有小晴在旁边,我想要享受一下安静的感觉。不过这到是换来小晴不顾形象的脏话就是了。

      「哥哥你们人真好,今天晚上都没人要陪我,哥哥姐姐他们都说图书馆那边比较好玩,都不陪我!」小女孩嘟着嘴,脸圆圆的真的很可爱。

      「没啦~反正我们也没事啊。」金承浩这傢伙只要是女的就行啦。

      「嘻嘻,那我以後常来找哥哥玩喔!」小女孩笑得很高兴。

      「嗯,可以啊。」金承浩对他点了点头。

      「大头辉!你是好了没!很想当小鸟超人是不是啊!」小晴狠狠的在楼上叫,看来安静的时光到此结束。

      「好啦~妳可以下来了啦!」再不让她下来,到时候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接下来小晴就从楼上飘了下来,虽然很废话,但我突然再次发现她真的很漂亮。

      「如果不是死了的话,我一定会追她。」看来金承浩也有同感,除了个性烂之外,她没有缺点。

      「你们两个是中邪了喔!」呃…缺点再加一项没气质。

      「小浩~大头辉~」班花一边牵着脚踏车一边对我们挥手,总算是回来了。张铭寺走在她旁边,正在看gameboy,希望他的近视不要再加深比较好。

      等到我们回神,小女孩已经不知道跑那去了,可能是怕生吧。

      「最後一个传说到底是什麼啊?」我看向班花,总算快结束了。

      听到我的话,班花指示着我们跟着她到往後门的椰林大道上。
   
  「最後一个传说就是〞〞」班花像在宣布乐透彩号码似的,「在椰林大道拉人脚踏车的鬼!曾经有一年预备要用脚踏车来领关,於是负责的学姐就骑着脚踏车试跑路线。骑到後门的椰林大道时,突然觉得有人在晃她的车尾,可是一回头又没有人,所以她就不以为意再骑,谁知道还是感觉得有人拉她车尾。於是她决定等到第三次要快速的回头看,感觉终於又来了,她猛力的一转头,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对着她说:『姐姐陪我玩~』。」

      穿着红衣服的小女孩…

      金承浩已经快晕了,班花则是不怕死的骑着脚踏车在椰林大道上骑了二十多躺,一直到她终於饿了为止。
   
  当天晚上我们就衝到童军社跟他们抢宵夜挤帐蓬,而且发现阿才他的睡相真的很差。至於金承浩则绝口不提红衣小女孩的事情,我只知道在我印象中他往後的三年再也没走过後门。
      
      不过这整件事还有一个小插曲。

      隔天晚上回到家,整理包包时我发现了班花的那一根蜡烛,出於无聊我拿它来烤橘子。才吃两片就在小晴的嘲笑和真的很麻烦又蠢的情况下,我决定停止这种行为。
      
      只是蜡烛吹不熄。
      
      一直到我把整个烛心都弄断它才熄灭,之後我把蜡烛拿起来检查,才发现蜡烛底下印着『恶作剧工坊』五个字。
      
      敢情这是那种生日时恶作剧用的、吹不熄的蜡烛。

            那班花是怎麼把它吹熄的?
      〞〞
      偶尔也要换换风格。

      我比较好奇的是学妹是怎麼吊上去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7-2010 03:5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好看。。。先留脚印先再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7-2010 04:5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看。。没有下文了吗?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7-2010 05:2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楼主的贴之前被我措手移动到了鬼话区抱歉下,楼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5-7-2010 08:1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事一桩,没有关系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5-7-2010 08:2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15)校长室杀鱼事件
  
  妈的咧…不到一个月我就考了两次月考,学校美其名说是为了避免範围太大,事实上是为了满足老师自己的考试慾。一学期四次月考,搞得我的高中生活第一学期只记得考试跟小晴的小乌超人。

      不过幸好我已经抓到绝窍了,预防小鸟通风的方法如下:
   
  英文的重点是背单字和课文,记忆性的科目死命背,这是保命符。理科记定义和基本公式起码会有六十分,数学这种东西则是管他去死。只要有了以上的方法再加小晴的日夜威胁,白痴都能考出不太难看的总成绩。虽然这礼拜的第三次月考,我的名次应该还是从後面数过来用不了太多手指头,但是也算是有了说自己会进步的筹码。

      不过再来是这个学期的重点,也是所有学生之所以可以忍耐考试的原因,那就是办在圣诞节当天的园遊会!
   
  本来应该还有运动会的,不过操场因为上次的雷击事件还在整修,所以就停办了。不过没关係,与其在寒风中还要赛跑,只办园遊会也不错。再说我们的校庆刚好就是圣诞节,这让全校的同学都有事做。
   
  首先是情侣档,圣诞节这天在学校园遊会他们可以一起演出校园爱情风雲录,在树下手拉着手走来走去,一起分享彼此在冰淇淋、热狗和绵花糖上的口水,好像没钱似的,情侣永远只买得起一份食物。他们看着所有的东西傻笑,一起逛遍全校所有的摊位。最後在角落裡,明明没昏迷也可以做人工呼吸。

      代表人物:希文和齐革非。
   
  再来是家族档,圣诞节这天在学校园遊会他们可以一起演出乡土温馨人间情,难得的假日,学校又开放。於是这一群骨子裡流着同一种血的人们会全部流窜到我们学校来,从每星期都来拜访的阿姨到已经失散十年的怪婆婆都会冒出来,美其名为关心,事实上是想来看看你读那裡,读得怎样,学校是什麼样子。除了一家子三姑六婆五胡乱华的闲话家常外,还可以增加自己班级的收入。

      代表人物:大熊。
   
  最後是去死团,圣诞节这天在学校园遊会他们可以一起演出单身怨念大遊行,因为本来圣诞节就没事,所以没爱情也没亲情的这种人正好把心力放在顾摊位和顺便诅咒看起来很欠扁的客人上。如果连看起来很欠扁的客人都不想看到,也可以选择一个人在教室裡面宅,以看管贵重物品为由,留在教室看漫画或小说。有些去死团会有朋友来访,不过通常他们只会更空虚。因为会在这一天来找朋友的人通常也是去死团,搞不好还会落得和朋友一起坐着看尽潮起潮落的下场。

      代表人物:我。

      好啦,怎样?我就是去死去死团不行吗?好好的圣诞节我就是一个人不行吗?最惨的是,每一年都一个人就算了,今年我还加一隻鬼!

      其实原本我是打算根本不要来的,可是为了金承浩,我今天一定要来。

      为什麼呢?因为上礼拜的班会。

      上礼拜的自习课,如往常一样,只是大熊又上台了。

      「同学!注意!」大熊站上了讲台拍了拍桌子,把权力下放的班长则是坐在底下记录会议。
   
  「大家都知道!下礼拜就是我们学校的园遊会了!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在忙着念书,可是还是要担误一下大家的时间。我们来讨论一下我们班要卖什麼,表格最慢这礼拜就要交了,所以请大家赶快来提议吧!」看着全班,大熊拿着粉笔準备写黑版。

      一开始全班一阵静默,直到有人打破沈默。

      「我们来卖大肠包小肠!」阿才大叫,「我最喜欢吃大肠了!」

      全班还是一阵静默,只听得到大熊写黑版的声音。

      「不要啦…我不要卖这麼麻烦的东西啦,谁要弄啊?」希文娇滴滴的抱怨。

      「放心吧!我会啦!」阿才高兴的大吼,「我家附近就有人在卖这个啦!我七岁就会烤香肠了,交给我吧!」听到阿才的话,大家开始有动静了。

      「讨厌啦…人家不要卖什麼大肠包小肠啦…那个脏死了好噁心,我每次经过都要赶快跑!而且卖那个好丢脸喔,叫我要怎麼跟别班说啊…」希文还是不停的抱怨。
   
  「不要装可爱了啦!丢什麼脸!啊大肠是有什麼好噁心的?啊要不然妳是没有大肠喔!啊妳便便是放那裡啊!」阿才狠狠的看着批评他最爱食物的希文,一说完全班马上就笑得东倒西歪。
   
  听到阿才的话,希文气得脸都红了起来,她看着齐革非,可惜她的爱人面对阿才可以说是全无胜算。结果在全班的多数暴力下,大肠包小肠以压倒性的胜利赢过了希文提议的手工小西点。
   
  「那我们班就决定卖大肠包小肠了。」当作没发生纷争一样,大熊把手工小西点摃掉,全班马上开始讨论自己要做什麼。看见自己提议的东西被摃掉,希文显然非常生气。

      「他怎麼这样啦~」希文对着班花抱怨。

      「其实大肠包小肠也蛮好吃的啊,不知道我们班自己买有没有折扣喔?」班花笑得很璨烂。

      「可是妳不觉得那个很脏吗?」希文相当惊讶的看着班花。

      「不会啊。」班花还是笑得很开心,她附在希文的耳朵上不知道说了什麼,两个女生马上笑成一团。

      「可是只卖那个会不会很虚啊?」不道是谁说了这一句,班上马上开始再度讨论。

      「要不然我们来做鬼屋好了!」班花突然很高兴的提议。

      「鬼屋啊…」听到这个提议大熊有点傻眼。

      「呃…珊珊,只剩一个礼拜,而且再过几天就要月考了,来不及吧。」金承浩马上消毒,好好的校庆他绝不想又和鬼扯在一起。

      「是吗?」班花有些失望,可是也相当理智。

      接下来班上再一次开始讨论,只是冷了一点。

      「要不然我们来弄丢水球?」不知道是谁提议的,马上就被附议了。

      「嗯,这个不错,不会太贵,也不会很难準备,唯一的问题是…」大熊看着全班,没说出来的是:谁要去给人家丢水球,在十二月。

      现在所有的男生都人人自危,因为不可能叫女生去给人家丢。

      「金承浩?」我带着微笑的看着那支大型霓虹闪光,现在全班所有的男生也都看着他,好吧,扣掉张铭寺,全班所有的男生都在看着他。

      「呃…我们蓝球队要做表演…」金承浩正努力的想推拖。

      「骗鬼喔~操场都烂了你表演屁啊?」我一脚把他踩进水球的深渊裡,在小晴的锻鍊下,我对於狠毒的眼神早就有了免疫力。

      「可是…这种天气那麼冷,应该没什麼人想要玩水吧?」金承浩干笑的看着全班。
   
  「放心啦~小浩你人缘那麼『好』,一定有很多人想要来玩的!只要你下海,我们班稳赚的!」我亲切的对着他笑,光是我们全班就有很多男生愿意排队丢他,更何况是别班的?

      最後虽然班上的女生都抱着同情,但金承浩那天还是领略到什麼叫雄性暴力,连张铭寺都举手,理由是他想测试一下人体在低温状态下的变化。

      想到这裡,我就忍不住笑起来。

      「吵死了!你就不能安静的坐在那裡不要动吗?搞得我都没心情看书了!」小晴抬起头来瞪了我一眼,她正悠哉的看书。
   
  班上的桌椅大概被搬了三分之一下去,让教室顿时变得很空,连小晴平常用的桌子都搬了下去,这也让她非常的不高兴。虽然说这种「没有人」的桌子通常是一定会搬的啦。
   
  我负责的是搬东西和顾八点到十点的摊位。虽然阿才兴奋的自愿留守一整天,但我可没那个兴趣,反正他也不欠人陪。现在是十一点,因为值班表的关係,我今天已经没事了。既然没事的话,身为去死团重要团员的我,当然只好坐在教室裡。
   
  「真是不好意思喔~我很吵!」我拿起已经看了三次的漫画,早知道会这麼闲我就多租一点。张铭寺正坐在另一边猛打他的gameboy,对於他的状况,我已经连好奇都懒了。

      「坐在教室裡好无聊喔,小晴,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翻了翻漫画,我发现我实在没有办法再看第四次。

      「嗯…也可以啊,我好久没有参加园遊会了。」难得小晴也有兴致。

      「我也要去。」张铭寺也站了起来。

      「你会想逛园遊会啊?」小晴相当好奇的看着外星人。

      「不是。」张铭寺推了推眼镜,「我该去看看低温环境测试对象的情况了。」果然不是人,就算是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啊。

      结果我们这三种不同生命型态的代表就走向了本校图书馆前的园遊会会场。
   
  果然是人山人海啊~我走向我们班的摊位去,一大长串的人龙正在排队,想吃大肠包小肠的人这麼多吗?嘿!我当然没这麼天真,这些人想当然是为了某支大型霓虹灯来的。
   
  果然,虽然许多人的技术不太好,但是钱却不少。金承浩现在全身早就溼透了,看来真的很惨,连本班男生都用着同情的眼光来看他。我想等过了这场园遊会,他在我们班男生的心中地位应该会稍微上升才对。

      我走到阿才旁边,「怎样?生意好吗?」

      「普普通通啦~」阿才正忙着替香肠翻面,根本没时间裡我。

      「那继续努力喔~」这裡没事,就去别的地方找事,我正要抬起脚步离开一年十四班的摊位时〞〞

      「妈的!你想跑?」一隻溼淋淋的手抓住了我的肩膀,金承浩现在正恶狠狠的看着我,「我不管,你一定要让我丢到爽为止!」。

      「我才不要咧!你才是赶快回去接客比较好!」我立刻準备往前走,不过金承浩还是紧紧的抓着我,我们开始拉扯起来。
   
  「浩浩!你还好吧?」班花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过来,她拿了毛巾放了到金承浩的头上开始擦,我突然觉得给人家丢一下其实也没什麼。看着我的表情,金承浩得意的对着我笑,真让人想掐死他。

      「浩浩,好一点了吗?」班花关心的看着金承浩,他当然一副帅气的样子猛点头。

      「太好了!」班花露出安心的微笑,抓起了金承浩的衣服,「那快一点,生辅组长也想丢!」
   
  我简直要笑到在地,金承浩就这麼哭丧着脸被拖回去,那裡有生辅组长拿着水球等他。不过金承浩的号召力真的很强,什麼时候看过有人卖丢水球卖到还要叫人一直接力去装水球的?更不用说猛向外面补货了。

      离开了我们班的摊位,我和小晴开始逛起园遊会来,张铭寺则留在摊位一边按gameboy一边开始做视诊。

      不过我竟然会笨到带小晴来这种都是吃的地方,真是白痴,果然走没两步她就开始…

      「大头辉~我要吃那个!」小晴兴奋的指着绵花糖,如果她是活人的话我就会买给她吃,问题是她是鬼,难道要我等一下到厕所去拜拜吗?

      「不行。」我还要脸。

      「我不管!我要吃绵花糖!」小晴瞪着我,「而且我还要吃可丽饼、霜淇淋、糖葫庐、麦芽饼,然後…」有完没完啊,而且这隻女鬼还在四处找寻新的目标!

      「不要,在家裡就算了,在学校妳要我去那裡拜妳啊?」虽然没什麼用,但我还是试图劝之以理。

      「大头辉~」这次她换了个方法,竟然撒起娇来了,「好嘛~人家想吃嘛~」

      「不行。」我板着脸不看她,临时抱佛脚是没有用的,老是一副女魔头的样子,突然撒娇她以为会有用吗?

      「大头辉!我警告你!你不想在园遊会表演小鸟超人吧?」果然,真面目马上就显露出来了。

      「呃…也不是我不给妳吃啦…」好吧,只好用绝招,「可是妳难道不觉得妳最近的脸…好像有点圆起来了吗?」根据和我妈生活的经验,这一招对女人百分之百有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5-7-2010 08:2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吗?」,如我所料,小晴马上把手放到脸上,惊慌的问。
      「嗯…虽然不是说很明显啦…可是妳刚来的时候脸好像真的小一点…」我摆出了小一点的手势,装作一副诚恳的样子。

      「喔~shit!」小晴一阵惨叫,开始拖着我衝向厕所照镜子,最後虽然我必须站在女厕外面站卫兵,但总比跪在男厕裡面当乩童好的多。

      「讨厌啦…人家的脸好像真的有变大…变大饼脸了啦…」小晴还在厕所裡面哀,其实她的脸根本没差,不过这种东西是疑心生暗鬼,越怀疑越有的。
   
  「好了啦…我们去教官室看看电视好不好?」小晴选的厕所正好看得到教官室,因为每天中午我几乎都会跑去哈啦,所以和教官还蛮熟的,只是我熟的那一个最近不在学校而已。

      「嗯…」小晴飘出厕所,一副可怜的样子,让人看了很怜惜〞〞假如不认识她的话。

      我们两个才走近而现在的教官室就听到一阵叫骂声,听起来是有人做了什麼好事的样子。
      
      一走进去,我就发现,原来主角是关仔。太好了,那就坐下来看戏吧,足垒赛时他和他女朋友两个人一起作弊的好事我可还没忘。
   
  「我看你还是快一点说实话!是男人就要敢做敢当!摄影机明明就照出你走进校长室你还要狡辩?除了你之外就没人进去了,秘书小姐回来以後也没有看见其他人再进来,明明就是你杀的,为什麼不承认?」本校最讨人厌的教官林正和,外号矮子和正在对着关仔大骂特骂,关仔如同电视剧裡的一样,一脸不服气的瞪着矮子和,不说一句话。

      「你说话啊!说话啊!」矮子和开始推起关仔来。

      「校长死了喔?」我看着每天中午都会和小晴坐在一起(虽然她不知道)看冬季罗马恋歌重播的女教官,并且提出了一个可能性很低的问题。

      「没啦~」这位名叫苏玉芳的女教官是今年才刚刚来我们学校的,年轻又亲切,虽然称不上漂亮啦,但是很受女同学的欢迎,「是校长的鱼死掉了啦~」

      「不过是鱼死掉了,幹嘛这麼夸张啊?」我小声的和苏教官说话。
   
  「是啦~只是鱼啦,可是那几隻鱼是校长特别从外面请回来的风水鱼,听说死了对主人很不好,所以校长气得半死,要林教官一定要找出兇手来。」苏教官拿出点心来开始倒茶了。
   
  「可是你也知道校长的脾气啊~上次何教官得罪他就被派去以六十二岁高龄参加莲池潭马拉松,结果在下阶梯的时候滑了一跤,现在还在住院咧~所以林教官现在死也要查出兇手来,要不然就完了。」苏教官递了一杯茶给我,她的兴趣是喝英式下午茶,连专业级的三层高盘子都弄到教官室来。

      何教官正是和我很好的教官,秃秃的头总是照亮着全校同学的路,遇到什麼事都是笑笑的就让同学过去了,我还打算要去医院看他呢。

      「说啊!像你这种流氓怎麼不说话了?不是说你在外面有很多小弟吗?没种了啊?」矮子和不客气的吼着关仔,这让後者的终於爆发了出来。

      「妈的!我说不是我就不是我,我没事幹嘛跟鱼过不去?我想找校长麻烦就会直接找,才不会玩阴的!」关仔终於说话了,但是他的话还是让矮子和气得半死。

      「好!你有种!我是给你面子才不报警的,你是很想坐牢吗?」矮子和开始进行没有根据的恐吓,我开始想像警察接到报案说鱼死掉的时候是什麼表情。

      「坐牢就坐牢,有什麼了不起的?」关仔无所谓的看着矮子和。

      「好!我们有物证!你看!」矮子和开始放起带子来,画面是典型的监视摄影机画面,景象中关仔走进了校长室,看了一下鱼,接着就走了。

      事实证明我果然是个白痴,因为我脱口而出:「可是看起来他好像只是看看而已,又没有杀。」

      这下关仔和矮子和同时看着我。

      「对啊!最好是我看一看就会死啦!」关仔马上把我的话拿去做证。

      「同学,你很行喔?」矮子和现在狠狠的看着我,「你说他不是兇手,那你知道兇手是谁了喔?」现在我很确定他脸上写着不怀好意。

      「呃…我只是说他看起来没有杀鱼而已…」我很想做出解释,但他不让我说话。

      「你要挺他没关係,好!那你就在校长回来之前把兇手给我找出来,要不然你就跟他负连带责任!」该死,被当做到时候交差的替死鬼了。

      「和他没关係!这是我自己的事!」原来关仔还知道江湖道义怎麼写。
   
  「你闭嘴,你给我留在这裡!你!」矮子苏指着我大吼,「校长现在正在演圣诞老人丢糖果,等一下还要再开一个会到三点,在二点半点以前你要给我把兇手找出来!要不然就一人一支大过!」今天天气真是太好了。

      苏教官同情的看着我,「加油喔~」为什麼我的现世报就来得这麼快?
      
      结果就变成我必须在下午二点半前要找出杀害校长风水鱼的兇手,为什麼我会衰到这种地步呢?

      我和小晴在走廊慢慢走着,我偷偷看她一眼,她应该很生气吧?

      没想到她居然很兴奋。

      「太好了!我早就想当一次侦探看看了!」小晴高兴到不行,我这才想起她平常最喜欢看有死人的书,其中以推理小说为最大宗。

      「呃…妳没问题吗?」我真正的问题是,她有推理能力吗?

      「哼!当然没问题啊!看我的吧!」小晴充满自信的看着前方,「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福尔摩斯,你则是华生,乖乖的给我当助手吧!」可是我怎麼觉得我和桑丘比较像?
   
  「好啦~那现在开始要怎麼办?」我看着小晴,从监视器看来,从校长离开之後,除了秘书进去放了文件之外,就只有关仔看了一下鱼。我还真想掐死他,什麼事不好做,为什麼要跑进校长室混水摸鱼呢?

      「我们先到校长室看看吧。」小晴提出了经典意见,我马上走向校长室。

      推开门,校长室其实相当的正常,桌子沙发展示柜。我走向那个大的夸张的鱼缸,裡面的死鱼还没捞出来,看得出生前应该是很漂亮的热带鱼才对。接下来是…
   
  「呼呼呼…」校长桌上摆了一个原位滚动流水的大球,听说对主人的健康事业财路爱情官运都很好。球不停的滚代表了生生不息,有水代表了遇水则发,重重的底座代表稳如泰山,整体造型则代表天人合一…
   
  你问我为什麼会这麼清楚?因为这个礼拜五的社团课,校长难得出现就是跟我们讲解这座雕像的涵意。不过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我和金承浩搬这个鬼东西搬得要死要活,讲没二十分锺又要我们搬回去。

      「这样不能知道什麼,我看我们还是多去问人吧。」小晴四处晃晃之後下了第二个决定。

      理论上是要先问问校长室的黄秘书,但是大概是和校长一起到图书馆楼上丢什麼学测必胜糖了吧,现在校长室没有半个人在。

      「没人啊!那我们现在要问谁?」我看着四处张望的小晴。
   
  「没关係,就到外面问别人吧。全校那麼多学生,总有一个会知道一点事,只要让我找到那个人,真相自然就迎刃而解了。」小晴插着腰指示我向前走,最好是我能在二点半前问遍全校近二千个学生啦!

      「少囉嗦!你问就对了!」不理会我的白眼,小晴逕自向前飘。

      出了校长室,我左右望望,另外一边正好有两个女生走过来。

      「大头辉上啊!快问!」小晴兴奋的推着我,为什麼我这麼到楣?

      看着那两个女生,我实在很无奈,可是一想到大过一支,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同学…妳们今天有看到有人进校长室吗?」问完我才想到监视器都照了,我还问什麼啊?

      如我所料,那两个女生莫名奇妙的看着我,猛摇了一阵头就跑走了。

      「没关係!继续问,总有人会有不一样的答案的!」小晴交插着手,一副坚强的样子。靠!耍白痴的不是她,她当然无所谓啊。
      
      结果之後我总共再问了二十一个人外加一隻猫。那隻猫是我们学校的校猫麻薯。会问它的原因只是因为小晴想和猫玩,所以逼我去问。

      在我被第二十二个人当白痴後,我发火了。

      「妈的!我完全看不出问这会有什麼鬼用!」瞪着小晴,她也被我吓到。

      「可是…马修都是这样,走来走去就破案了啊…」她用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我,接着突然拍了一下手,「啊!我知道了!你还要打电话!赶快去换一块钱!」

      「打给谁?」我现在很冷静。

      「呃…」小晴看着我傻笑。

      「我以後再也不买那个系列的书给妳了!」瞪了她一眼,我才不管小晴在我背後怎麼大吼大叫。
      
      「你们在研究什麼吗?」张铭寺从走廊的另一端走了过来,推了推眼镜,「很难得看到你会做有建设性的事情。」如果这叫有建设性的事情那我宁愿一辈子混吃等死。

      「金承浩怎麼样了?」看着张铭寺,我开始考虑,金承浩会不会有诅咒的念力。

      「不会死。」虽然答案很简短,但却蕴藏着无可限量的惋惜心理。

      「唉…你有没有读心的机器啊?」我看着张铭寺嘆气。
   
  「没有,在我的星球看活人的脑子是非法的,再说目前的技术最多也只能拿来看死者的脑。而且想要看的话还要申请通过,不过虽然说接受申请,可是…」推了推眼镜,张铭寺很认真的开始解释起来。

      「够了够了,你以後只要直接说不行就好了。」我对他摇了摇手。

      「你为什麼突然要知道别人的思想?」张铭寺严肃的看着我,我只好简短的把鱼的事情说了一下。

      「放心吧,这很简单,交给我吧。」推了推眼镜,张铭寺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但眼裡却绽放着自信。

      「真的吗?」如果有外星人的帮助,我想找个杀鱼犯绝对没问题啦~,太好了,看来老天还是眷顾着我的。

      「没问题,目前的第一要务就是再一次的前往校长室。」推了推眼镜,张铭寺带头向前走。

      三个不同的生命型态再次同行,不过这次的目的地是一样的。

      
      「同学~帮我拿一下那个好吗?」一个声音传过来,我回头一看,一个老头子的头突然从走廊尽头的墙壁上面探出来。

      「呃…老吴?要拿什麼?」看着老吴的头,我开始思考有多少校园鬼话是以这个神出鬼没的校工为蓝本的。

      「那个那个~我放在窗台上的那条灯管!我要换灯管结果忘了拿上来了…」老吴指着他的目标物对我叫,为了换灯管爬上梯子却没带灯管,真是高飞到不行。
   
  提起了灯管,我走向他,拿到灯管的老吴一下子就换好了,不愧是老资格的校工。下来後他拍拍我的肩膀,同时用带着笑意的眼神看着我,「你刚刚的话我都听到了,放心吧,只要有我老吴在,什麼事情都可以解决的!你帮老吴的忙,老吴也一定会帮你的忙!走走走!我们一定去校长室!」

      於是帮我的人又多了一个。

      可是根据我过去的经验,我怎麼觉得我要开始衰了?
      
      回到了校长室,我们二个人,一隻鬼,一个外星人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不过和刚才空无一人不一样,黄秘书已经回来了。

      「你们有事吗?」看见这麼奇怪的组合,黄小姐有些错愕。

      「教官叫我来看一下鱼是怎麼死的啦~他们两个是来帮我的。」老吴老神在在的对着黄小姐笑,很璀璨的笑。

      「喔…这样喔?校长去开会了喔,你看吧。」八成是觉得没什麼杀伤力,黄小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办公。

      「那现在要做什麼?」我转头準备看张铭寺,他却不见了。换个角度才发现他正跪在地上爬。

      「你在幹什麼啊?」我傻眼的看着跨越了数不尽的光年最後来到地球某高中校长室裡爬的外星人,宇宙果然是无奇不有啊。
   
  「任何的事件一定都会留下痕迹,只是有些很大,有些很小。看不见不代表没有,很明显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但是无论如何,找到所有的痕迹并且分析他们是调查所有事件的基础。」张铭寺一脸认真的在地上摸,大概是动作太诡异了,惹得黄秘书忍不住一直看他。

  结果他总共爬了快三十分锺,我已经把校长室所有历代奖盃全部看完了,真是什麼鬼都有,从正常的科展和运动比赛到赛鸽和五月花大酒店拼酒冠军一应俱全。至於老吴则是不客气的坐在皮沙发弹上弹下,烦了以後,顺便看看校长室裡的盆裁有没有长好。

      「好了。」张铭寺推了推眼镜,和平常整齐到像涂油的髮型不同,现在他的头髮有点乱。他指着校长的桌子,上面有他爬了三十分锺的产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5-7-2010 08:2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铜板、两个橡皮筋、三个夹子,四隻死蟑螂、五个菸蒂、六条胶带、七张便条、八个迴纹针…十七根头髮、三十一个订书针。

      校长室看起来还蛮干净的,没想到原来这麼脏,人眼睛看见的果然不一定是事实。

      「那这一些告诉你什麼了?」我看着张铭寺发问。

      「光只有这些证据还不够。」推了推眼镜,张铭寺严肃的回答我。

      「啊你是还要什麼啊?」老吴也晃了过来,好奇的看着桌上的东西。
   
  「还要检验尸体才行,虽然它们已经死了,但曾经活过的事实并没有消失。所有发生过的痕迹都会留在它们身上,这是命案中最珍贵的东西,唯有细心专业的人来检查才能找出隐藏在尸体後的真相。」太好了,所以现在我们要捞鱼?

      我们三个东张西望,最後总算找到放在鱼缸後面的网子,於是我们开始了通常只会在夜市的捞鱼摊前出现的对话。

      「这隻好啦~比较肥,比较好检查啦!」老吴指着最大的一隻鱼尸。

      「不行,那隻尾巴烂了,无法说明真相。」真是冷静的判断。

      「那这隻怎样?看起来很完整啊!」我指着一条红色的小鱼。

      「不行,那隻鱼的鳞片已经快掉光了,这也无法说明真相。」推了推眼镜,张铭寺也驳回了我的选择。

      「那这隻怎样!」小晴不愧有制高点,从上方俯视角选了一隻看不太到的黄色鱼。
   
  「嗯,就它吧。」张铭寺举起了网子,踩上旁边的椅子开始进行打捞作业。偏偏不知道为什麼,他的动作却异常笨拙,怎样捞都捞不到,一踉蹌竟然还把眼镜掉到裡面去了。
   
  真是太好了,没有了眼镜的外星人要变超人了吗?看来没有,而且现在我们还得想办法弄出他的眼镜来。该死!现在我们两个人,一隻外星人,一尊鬼同时看着那支在水裡的眼镜,它正载浮载沈的在鱼尸间下潜。

      「现在怎麼办?」我看着外星人,没带眼镜的张铭寺没有变帅哥,反而有点像丸尾,真是可怕到一个境界。

      「先帮他把眼镜拿出来吧。」老吴接过网子来,开始搅乱鱼缸中的一池尸水。

      「喂?」一个有点突兀的女声从後面传过来,原来是黄小姐在打电话,她现在正用着诡异的眼神看着我们。除了第一声以外,她之後全部都压低声音讲话。
   
  不理会黄秘书,我把注意力放回现场来,老吴终於捞到了张铭寺的眼镜,只是鱼缸裡大概也有暗潮,眼镜一会儿飘过来,一会儿流过去,网子搅来搅去,好几隻鱼已经自行分解了。
   
  「喂!为了案子,妳也做点事啊!」虽然老吴不知道我在说什麼,但她听得懂就好。马上的,老吴就神奇的把眼镜捞了起来。被这麼一搞,我们现在只剩一隻沈在角落的蓝色肥鱼可以用了。

      把眼镜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张铭寺这次手一扬就把鱼给捞了起来,再一甩就把鱼丢在校长的桌上。继那一堆垃圾後,校长的桌子又放上了一隻鱼尸。

      「我要开始验尸了。」张铭寺拿出了看来是随身携带的手术刀,推了推眼镜,开始对鱼下手。

      「哇!同学专业喔~杨日松喔!」老吴的反应实在不符合看见学生拿出刀子的校工。

  「你们在幹什麼啊!」矮子和的吼叫突然从门口传了进来,他一看见张铭寺手上的刀更是抓狂,「搞什麼啊!为什麼带这麼危险的东西来学校?你几年几班学号几号叫什麼名字!」以上是教官处理事件守则的流程。

      「一年十四班941805张铭寺。」拿着刀子,张铭寺推了推眼镜,冷静的看着教官回答。大概没看过这麼干脆的回答,矮子和有点傻眼,但还是马上回复。
   
  「你这刀子拿裡来的?为什麼带来学校?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带一隻刀子来学校很威风吗?恐吓同学很快乐吗?欺负人很高兴吗?」教官的犯罪心理侧写显然用得很超过。
   
  「林教官你终於来了!」黄秘书走了过来,「我刚刚就在看他们,在校长室裡面晃来晃去不知道在幹什麼,还把死鱼丢到校长的桌上去。天啊…现在的学生怎麼都这个样子啊!」摸着额头,黄秘书一副快晕倒的样子,太夸张了吧?不过走近一看才知道,虽然她身材很好,但原来其实是一隻浓妆怪兽。一听到秘书的话,矮子和马上瞪着我们。
   
  「报告教官你误会了。」没办法,我还不想什麼都没做结果却被记一支大过,「我是因为不知道鱼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才会拜託我们全校第一名来帮我看一下,刀子也是我们全校第一名去跟生物老师借的,我们全校第一名只是想检查看看鱼是不是自然死亡还是有人下毒。」我正经的看着矮子和,果然,听到是全校第一名就马上就变脸,看起来就一副天生势利眼的样子。

      「喔~是这样子喔~」矮子和擦了擦根本没有的汗,「那怎样?是有人下毒吗?」

      「我还没开始。」推了推眼镜,张铭寺冷漠到没什麼礼貌。

      「喔…那你继续继续。」可能是情况特殊,矮子和竟然没纠正张铭寺没礼貌,於是今天一整天的超现实景观再添一妆。

      外星人在校长室裡,当着教官的面解剖一隻死鱼查死因。
      
      过了几分镜矮子和才突然想起了什麼,「喂!外面的!给我进来!站在门外你是想跑是不是!」矮子和才刚讲完,关仔就推了门走进来,还是一副不爽样。
   
  「我看你刚刚是本来要跑掉了吧?你一定以为我忘记了吧?告诉你!没那麼容易,我今天一定要让你好看…」矮子和拼命的唸唸唸,不过今天却有人胆大包天敢打断他的话。

      「啊其实我对於这种事情也小有研究啦~」老吴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头。

      所有人看着他,等他说出他的高见。

      「其实啊~我是想说啦…真相只有一个,我以我孙子的名义起誓,我一定会找出兇手来的!而且,兇手就在我们之中!」很好,老吴爆炸性的宣言让所有人停滞。
      「真的吗?」矮子和看起来已经不太想理他了。

      「真的真的!我每天都陪我孙子看电视啊~每次有死人的时候主角都是这样说的啦~」我大概可以想像老吴的孙子都看什麼卡通。

      「喔?那你到是说说看兇手是谁啊~」显然无所谓了,矮子和竟然陪老吴玩起来。

      「欸…我看就是你喔!林教官!」这下真的有趣了,小晴快速飞到我身边来,开始看戏。

      「你…你少胡说八道!」矮子和急忙自清,但老吴还是淘淘不绝。
   
  「啊你也不用装了啦,我都知道喔~校长上礼拜才骂了你一顿,说你叫学生剪他的风水盆裁,差点要你去参加八五大楼爬楼梯大赛的。所以你一定是为了那件事怀恨在心就把校长的鱼杀掉了!」哇!原来还有这一段,没去真是太可惜了。

      「你…你不要乱说!我只是以为是学生偷懒没整理啊!校长之後也没说什麼!我…我怎麼会讨厌校长呢!」矮子和这下真急了。

      「原来是教官自己幹的想嫁祸给别人啊。」关仔现在正冷笑的看着矮子和。
   
  「不…才不是!」矮子和紧张了,「等!等一下!我想起来了!鱼是今天的九点到十一点间死掉的!那个时候我在巡园遊会,很多人都有看到我啦!我有不在场证明!」这下球丢回老吴那裡了。

      「喔~原来是这样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老吴尷尬的摸自己的头,「好!那我确定了!兇手一定是秘书小姐妳喔!」

      「啊?为什麼?」黄秘书现在傻住了,呆呆的看着老吴,「不是…我…」
   
  「妳不用狡辩啦!我都知道了!妳很赌烂校长平常没事就要帮妳看手相还是摸骨之类的,帮他倒咖啡的时候都会偷偷吐口水对不对!鱼就是妳杀的!」太精采了!原来校工的另一面就是八卦中心啊!小晴爽翻了,她众多兴趣中的其中一样就是听八卦。
   
  「可是…」黄小姐快哭了,「可是我也只是有时候这样而已啊…」这种事情只要做一次就不是而已了,「我真的没有啦…不是我啦…」眼看黄小姐就要哭了,却突然露出狠毒的眼光来。
   
  「我看兇手是老吴你吧!校长平常就常骂你矣老卖老,老不死为什麼还不退休。我看你一定是不想退休,所以就杀了校长的风水鱼让他待不下去吧!」女人有时候也蛮恐怖的。
   
  「而且林教官!你说你在巡园遊会?有人全程跟着你吗?我怎麼知道你没有趁无人注意的时候偷偷跑进来杀鱼?」听到黄秘书的话,矮子和的脸色又开始阴暗起来,三个人开始互瞪对方。

      这三个大人是忘了有监视器是不是?

      眼看三个大人开始狗咬狗,我不禁开始对校长得罪人的能力感到讶异。
      
      「喂!你有结果了没?」我看着张铭寺,校长的桌子已经变成手术台,鱼血成河。

      听到我的问话,所有的人也看向张铭寺,後者正一边看着他的gameboy一边切来切去。

      「窒息而死。」好一个简单的答案。

      「窒息而死?那是有人太闲一隻一隻抓起来掐喔?」关仔非常的客观。

      我走向鱼缸开始观察地形,怎样才会让一群鱼窒息而死?

      「喂!大头辉!」小晴指着鱼缸上的机械,「我家以前也养过热带鱼,不打气的话过一阵子就浮起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5-7-2010 08:2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於是我开始看那台机器,一条电线牵下来,沿着墙边到了角落,那裡有一个综合插座。一堆插头都插在上面,除了打气的机器以外。它的插头正大方的摆在一旁。

      「是谁把打气机器的插头拔起来的?」我提出疑问,同时走向插头。那裡现在插得密密麻麻的,完全没有空位了。

      「我不记得了…」黄秘书开始努力的想。

      「妳的记忆力怎麼这麼差啊!衰退了吗?」矮子和紧张的对着她叫。
   
  「你闭嘴!我想起来了!」黄小姐瞪了矮子和一眼,「今天早上校长平常插那颗球的插座突然没电了,校长说那对风水不好,就把线拉到那边去了…啊!然後他找不到插座就随手拔一个插头起来了…」

      现在我们全部看着那个综合插座,原来兇手是校长自己。

      「那现在要怎样?」关仔冷冷的看着教官。

      「校长叫林教官你查,所以就麻烦你等一下跟他说了喔!」黄小姐微笑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去。

      「可是…」矮子和完全傻住了。
   
  呃…,说出真相有什麼问题呢?你以为何教官是为什麼会得罪校长的?还不就是在升旗台上纠正校长演讲的错误。现在要是去跟校长说鱼是他自己笨杀死的,一定会被叫去参加游爱河大赛。

      「啊林教官你等一下要记得去跟校长讲喔~我还有电风扇要修,先走了喔~」老吴摸了摸头,傻笑的推门走了。冷得要死他修什麼电风扇?

      真是太好了,现在就剩我们几个和矮子和了,我指示张铭寺赶快把桌子收一收,免得等一下扫到颱风尾。

      连关仔都来帮忙,桌上一整包卫生纸几乎快被我们抽光了。在大家七手八脚下,我们一下子就收好了,垃圾归垃圾,鱼尸归鱼缸,三十六记走为上策,逃喔~

      但是我才一开门就看见大面佛降临。

      「啊~你怎麼会在这裡啊?有事吗?」校长看了我一眼,接着面色凝重的走了进来,在看见矮子和时眼睛亮了起来。

      「林教官,你找到兇手了吗?」

      真是太好了,矮子和现在正冷汗直流。

      「这位同学!」这个王八蛋突然指着我大叫,「太优秀了!他一下子就找到兇手了!叫他说给你听吧!」

      「喔?这麼厉害?」校长露出好奇的表情,「说吧,同学。」

      遊爱河大赛,真相,遊爱河大赛,真相,遊爱河大赛,真相,遊爱河大赛,真相!

      「鱼都死光了吧?恭喜校长!」我拿出大笑脸来。

      「啊?」所有的人都露出了讶异的表情,连偷听的黄小姐都把笔掉到地上。

      「想必帮校长设计这个鱼缸的人一定是高手吧?连鱼都选得很好!」我继续微笑,嘴巴有点酸。

      「嗯…是啊…」听到我的话,校长若有所思的微笑,但马上又歛起笑容,「但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都说是恭喜校长了啊!」我直视着校长的眼睛,「那些鱼可以说是代替校长死的啊!」现在所有的人都停止思考了。

      「喔?这怎麼说?」校长感兴趣了。
   
  「这些鱼可是替校长挡了一劫啊!如果没有这些鱼的话,校长你现在就不知道是什麼样子了!这些鱼可是为了校长挡掉了一场大灾祸啊!仔细想想,今天您的身边是不是有些什麼怪怪的事,和平常不太一样?」我开始努力回想电视上的神棍是怎麼说话的。

      「啊…难怪!我就觉得今天怪怪的…」我想校长一定会继续想个好几天,至少在我们大伙推门要走时他还在想。
      
      「喂!我欠你一次。」和矮子和一分开,关仔马上对我说话。

      「呃…没啦,哈哈…」我实在不知道他可以还我一次什麼,帮我考上哈佛大学吗?

      不过留着也不错,这份恩情我就收下了,对江湖人士的恩情通常远比高知识分子的重多了。
      
      我慢慢的走回教室,妈咧,好好的一个圣诞节我也会衰到这种境界…

      才休息没多久,班上的人就开始陆陆续续搬东西回来了,园遊会已经结束了吗?

      「大头辉!你死定了!」全身裹着毛巾的金承浩恨恨的走过来,全身都在发抖。其实我们不是只派他一个给人家丢,可是客人都选他我有什麼办法?

      「别这样,我是救你欸!你知道我和张铭寺留在教室遇到什麼吗?」我看着他,反正我有没有做坏事都一样衰。

      「遇到什麼?」金承浩好奇的跟着问。

      「遇到一隻一直要吃鱼的鬼!不信你去问一问,校长室的鱼都被他杀了…呃…你还要听吗?」

      「不用了。」金承浩看起来快吐了。

      「啊!这张桌子怎麼会烧成这样啊!」一个叫声传了过来,我看过去,原来是一张被烧出了一个洞的桌子,整张都熏黑了,看来正是垫烤肉架的那一张。

      「哈哈,是谁的桌子那麼衰啊~」反正我的桌子我正在用,绝对不是我的。

      「大头辉,那是我的桌子。」一隻纤纤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呃…」很好,老天你给我记住。
      
      不过话说桌子坏了再搬就好,鱼死了再买就好,所以校长之後仍然不断的买鱼。
      
      本校第八不思议传说:校长室的鱼绝对活不过七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7-2010 08:3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心脏的问题我也是想到了。

不过很好看啊~!~!可以知道作者是谁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5-7-2010 08: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真的笑死我啦,给你顶上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2010 03:0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很好看啊,,给你顶上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6-7-2010 03:1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哟~~~~真的是。。。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0.208778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