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37969
查看
253
回复

被附身的少年

[复制链接]

楼主: hypersong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6-7-2010 11:1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吗?好看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7-2010 11:14 AM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吗?好看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7-2010 11:16 AM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吗?好看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7-7-2010 06:3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7)科學怪人的新娘.上
快樂的星期天,我卻要為了張銘寺的問題努力的和我老媽周旋,沒辦法,我總不能讓他把我媽抓去洗腦。偏偏我老媽一點都不知道我的用心良苦。
「總之不可能啦,那有莫名其妙跑一個同學住我們家的!」老媽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對我揮揮手,真是一點都不能體會孝順兒子的努力。
「可是…」我看著老媽,開始考慮要不要用超級絕招,「可是啊…媽,我那個同學是全校第一名欸!」吹牛一下沒關係,反正張銘寺一定是第一。
「真的嗎?」老媽總算開始注意我的話了,這招果然有用,再來要催淚。
「而且他很可憐欸!他爸爸媽媽一個月前車禍的時候去世了,他只好寄在他阿媽家,誰知道他阿媽家的房子又因為他叔叔愛賭博把上星期房子賠掉了,結果他阿媽一氣之下中風住院了。」我看了看老媽,她已經被吸引了。
「然後他就出來自己租房子半工半讀,誰知道前天他租的房子遇到火災燒掉了,結果他只來得及把他的書包拿出來…」很好,除了戲說台灣外也很喜歡看大愛的老媽已經開始發動同情心了,「結果他身上只剩下二十塊和書包,還要付他阿媽的醫藥費,那剛好是他上個月全部的打工錢,結果他就沒錢再租房子了!」
「那麼可憐喔…」老媽看著我,還欠臨門一腳。
「而且他超會教人唸書的!被他教過的人都一口氣進步二十名…」我斜眼看著老媽,中了吧?
「好吧。」聽到最後一點老媽下定決心,「你就去把裡面的小房間整理一下吧,多住一個人其實也沒關係。」總算成功了。
過了半小時,張銘寺就來我家報告了,幸好他沒白癡到帶大包小包的東西來,要不然馬上破功。
「這間就是你的房間!」我帶張銘寺到我家的雜物間,看了看他的表情,「我說過了喔!我家很小!」
張銘寺推了推眼鏡,「沒關係,看來需要大改造。」
天吶…改造個頭!我瞪著他,「你可不能搞得太誇張,絕不能讓我媽發現知道嗎!」
「放心吧,我會很謹慎的。」張銘寺開始檢視房間的狀況。
「好啦!你慢慢看。」我轉身就走,神經病現在才會想留在家裡。
「很好,我們去誠品。」小晴在我旁邊高興的飄。
「前幾天不是才去過嗎?」我一邊走出房間一邊瞪著小晴,還買了一堆書,害我這幾天過著悲慘的拮據生活。
「要你管!反正我說要去就是要去!」小晴的語氣堅決到不行,我怎麼這麼衰啊!
「我也要去。」張銘寺突然跟了出來,不會吧?小晴和我呆呆的看著他,他也要跟那我出去什麼?可是如果我要是不讓他如意的話,張銘寺會做出什麼事還很難說。
結果我就這麼倒楣的,左邊一隻女鬼,右邊一隻外星人的在街上逛,如果是跟班花兩個人手牽手一起散步不知道該有多好。
走著走著,我看到一個熟人,他正挽著一個美女聊得相當開心。
白癡醫生李易菘。
他顯然也看到我了,表情有一點難看,可是又閃不掉,於是我們面對面的停了下來。為什麼不裝作不認識呢?我也很想問這一點,但是人有時候是很複雜的…
「為什麼我每次見到你都有看到鬼的感覺?」李易菘不太高興的看著我。
「那是錯覺。」總不能告訴他這是事實吧?想起上次在小晴家頂樓的回憶,的確是讓人高興不起來。
「叫你女朋友不要沒事飛來飛去,有超能力也不是這樣用。」醫師不滿的看著小晴,都已經做到這種地步了,他還是打死不承認小晴是鬼。
我看了看他旁邊的女子,雖然稱不上明豔動人,但看起來非常溫柔婉約,標標準準的賢妻良母。可能是發現我在看她吧,她回以微笑,看來是個好女人。
「好了,沒什麼事我要走了!」醫生冷冷的對我說,接著又轉頭,「理慧,我們走吧。」變臉也變得太徹底了吧?同一張臉上竟然可以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表情。
「好的。」醫生的女朋友,看起來是叫理慧吧?她挽著李易菘的手,帶著一點崇拜的眼神看著他,老實說我覺得她有一點眼熟。
「實在太浪費了。」在這一點上我和小晴難得意見一致,她正插著腰瞪著走遠的醫生,顯然是餘恨未消。至於張銘寺則帶點奇異的表情看著走遠的情侶檔。
「對呀!明明就是個條件不錯的人,幹嘛非得要和那種人在一起?」我承認我是有一點妒嫉啦,不過我的心當然還是向著班花的。
「那種人!你能說那種人嗎?現在的你要是有人家的一半就好了!」小晴突然指著我的鼻子罵,「人家好歹長得還算不錯又是個醫生,你最好趕快把你的成績給我拉起來,一定要給我上台大然後賺大錢!」
我忘了小晴這個鬼只准自己批評,別人不准說。
「話說回來你這次的月考到底考得怎麼樣啊!」小晴突然提起可怕的話題。
「不知道,考卷還沒發啦!」求求諸位老師盡可能改慢一點吧,事關我的小鳥安全,它可一點都不想吹風。
「不,其實老師都已經把成績都放上電腦了。」一直跟在旁邊不說話的張銘寺突然插嘴,這讓小晴冷酷的看著我。
「可是啊,放歸放,又還沒發,我也不可能知道啊!」我小心的看著小晴,絕不能讓她找到機會發作,要不然我就要在城市光廊上變超人了。
「別擔心。」張銘寺舉起了他的gameboy,不,是微型電腦,「我已經拿到所有人的成績資料了。」天啊,這隻多事的外星人!
「很好,他的成績如何?」小晴轉身面向張銘寺,現在她真的很像大姐頭。
「等一下!」我大聲的吼,「你先說,我贏了幾個人?」這是簡易心理學,與其直接說輸給幾個人或直接報名次,這一種方法比較不具殺傷力,也可以拖比較久。
張銘寺推了推眼鏡,「四十個。」
真的假的!我和小晴都突然變臉,我的臉上當然是狂喜,小晴則是錯愕。
「真的是四十個?」我看著張銘寺點頭,笑到要翻過去了,這下不管是直著問還是橫著問都沒問題了,「那我是全班第幾名?」
不用他回答我都知道,我們全班是四十二個人,贏了四十個人當然就是第三名,雖然離全校第一名還有一小段距離,但我想已經夠了,至少是能談判的成績!
「三十七名。」張銘寺又推了推眼鏡。
我呆呆的看著他,下巴有些收不起來,「你不是說我贏了四十個人嗎?」
「是啊,全校你總共贏四十個人。」張銘寺冷靜的說。靠!我完了。
「那樣還沒有全班最後一名啊?」小晴平靜的問,俗話管這叫暴風雨前的寧靜。
「還有三十七名啦。」我看著小晴,至少沒有最後一名嘛…
「王國輝!你死定了!」小晴現在快速的靠到我面前,用她離地三十公分的優勢俯視我。
「等一下!」我看著街道的另一頭,要先讓她轉移目標才行。
「你以為你跑得掉嗎?」小晴連頭都不轉,死瞪著我,這就叫做死人直嗎?
「我沒說我要跑啊,再說妳又不能離開我超過五公尺…」我擺出無辜的表情,「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件事而已。」
「你就別想什麼鬼事了吧,我們先來解決我們的問題。」小晴開始磨拳擦掌。
「剛剛醫生不是帶著他的女朋友走過去嗎?我就一直覺得她很眼熟,妳知道她是誰嗎?」我看著小晴,她對八卦超有興趣。
「我管她是誰!」小晴嘴上這麼說,但眼裡還是潛藏著好奇,這樣就夠了。
「她就是白希玲啊!妳記得嗎?那個四年前沒有理由突然退出影壇的女明星啊!」
我剛剛終於想起來醫生的女朋友到底像誰,這個叫白希玲的女明星一年前主演一部悲劇電影一砲而紅,一群女生為了這部片進電影院一看再看,連我媽都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帥到不行的男主角和溫暖可人的女主角,當時還號稱只要是人都會迷的片子,小晴應該也看過才對。
果然…「真的是白希玲?對啊!我就覺得她眼熟!」小晴看起來已經忘記成績的事了,「奇怪了,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知道,不過我們最好追上去看看。」看來小晴的注意已經完全移開了,算醫生倒楣,今天他別想平靜了,反正死也要死別人,更何況他也不是什麼好人。
「好,我們走!」小晴帶頭飄向醫生離去的方向,八卦的力量真是太強了。
我們只花了五分鐘就追上醫生了,他正牽著白希玲聊天。
「喂!醫生!」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希望他能平安的活下去。
「幹什麼?」醫生不太高興的轉頭,看來他應該已經記住我的聲音了。
「你的女朋友是不是白希玲?」單刀直入,小晴一貫的作風。
「白希玲是誰?」不等他女朋友回答,醫生就先說話了。
「你脫線喔?不知道白希玲是誰?」小晴瞪著他,「你難道沒看過『曾經以為』嗎?」
「那是什麼?」醫生一臉疑惑,看起來不像是裝的,但這傢伙不是什麼單純的人,搞不好是騙我們也說不定。當然,更可能是忘了。
「就是一年前很紅的那部電影啊!女主角後來得癌症死掉的那一部!」我給了一點提示。
「不是得癌症死掉的,是車禍!」小晴瞪了我一眼。
「可是我好像記得女主角有得癌症啊!」話說回來最近每一齣戲的女主角全都得了癌症,看來可能是我記錯了?
「她是有得,但是後來骨髓移植成功了以後她就痊癒了,誰知道最後卻出了車禍,太可憐了…」可能是又想起劇情吧,女魔頭竟然眼眶泛紅。可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部電影也才兩個小時而已,也塞太多東西了吧?
「我不記得,還有事嗎?」醫生看起來已經受夠了,至於站在他旁邊的女朋友依然保持著婉約的笑容,真是個性好到嚇死人。
「當然有事,喂!妳是不是白希玲?」眼看醫生這條路不通,小晴馬上轉向他的女朋友。
「白希玲?」醫生的女朋友疑惑的看著醫生,「我不是白希玲,我是張理慧。」
「是嗎?」看著張理慧,小晴有些失落。
「好了!你們鬧夠了吧?我要走了。」醫生拉起理慧的手,轉身走人。
「等一下!」張銘寺突然說話了,「這個女人的腦波有點怪怪的…」聽到張銘寺的話,醫生的臉色變了一下。
「請讓我測試一下…」張銘寺拿起微型電腦,在醫生來不及擋下來前,微型電腦已經靠上理慧的頭,而且還傳來輕微的爆裂聲,理慧突然倒下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7-7-2010 06:33 AM | 显示全部楼层
「怎麼回事啊!」我忍不住大叫,好端端的一個人突然躺下去,張銘寺是做了什麼好事啊!

「這位小姐不是人類。」張銘寺看著倒在地上的理慧推了推眼鏡。

「靠!她不是人是什麼啊!」我對著張銘寺吼,旁邊的人已經開始看我們了。

「你做了什麼事!」醫生終於從理慧身邊站了起來,猛力的搖張銘寺,表情相當的嚇人。

「我只是把一些常見的電波直接傳到她的主機裡而已啊。」張銘寺再度拿起他的gameboy。

主機?我看著倒在地上的理慧,主機?我看向醫生,他卻沒露出奇怪的表情,難道他已經知道了?

「喂,你們先解決一下目前的問題吧,想看警察嗎?」小晴提醒了呆在現場的我們,理慧就這樣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一定會惹麻煩的!

我們三個互看一眼,「我開車來的,先回我家吧。」醫生最後說話了。

「好,就去你家!」我馬上做了決定,現在我最不想做的就是惹麻煩,我已經過著很麻煩的生活了…

醫生開始抬起理慧,但卻一副沒力的樣子,不愧是弱雞一號!於是我走過去幫忙。

媽呀!理慧看起來不到五十,怎麼扛起來比一頭熊還重?我和醫生一人抬肩一人抬腳費盡力氣也只能勉強把理慧拉離地上幾公分。

「你們好像在運屍喔!」這隻閒閒沒事的女鬼還在旁邊說風涼話,不過我也沒有心情理她,現在都已經快重死了。旁邊的人已經開始對我們指指點點了,不過現代社會果然缺少正義感,根本沒人報警或站出來詢問。

在快要脊椎斷裂前,我們終於到醫生的車上了,他開的還是BMW的,看來人造器官還蠻好賣的。一上車醫生就開始飆,顯然是非常關心他的女朋友。

一下子就到了他家,外面看起來很高級,裡面也是,不過重點不是這個。

「你到底把理慧怎樣了!」醫生其實很適合當喜劇演員,一把女朋友安置好馬上繼續搖張銘寺。

「我說過只是傳了一點電波,看來是她的主機性能太差了…」張銘寺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怎麼完全…看著地上的理慧,那個好的不像人的個性,主機,壓死人的重量…她是個機器人?

「不會是機器人吧?」小晴代替我提出了疑問。

「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機率是這樣。」張銘寺推了推眼鏡,看來根本就是這樣。

「你是在那裡找到她的啊!」我看著醫生,要是一個月前我一定不會相信世界上有機器人,但既然已經有女鬼和外星人了,機器人就不算什麼了。

「我…」醫生似乎是在考慮要不要說,可能是覺得會有幫助吧,他還是說了。

「我是在放大型傢俱垃圾的地方撿到的。」看著醫生,我呆滯了一下,這根本就是漫畫的情節!問題出在畫歸畫,有那個正常人看到一個女人倒在地上,不管是機器人還是女鬼什麼的,就真的會把她撿回家的?

「我一開始也很猶豫,但最後還是撿回來了…」醫生呆呆的看著理慧,「我一直想要找一個能符合我要求的女朋友,但始終找不到…」

「真的假的?」我和小晴帶著懷疑的眼光看著醫生。

「不,其實我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不會吧?我看著醫生,實在看不出來他竟然這麼可憐,雖然我也沒交過啦。

「我從小開始就每天專心唸書,考上醫學系以後更是用心做研究,從來不管念書以外的事。我大學的時候,不管是聯誼還是班遊都一次也沒去。偏偏我們系也沒什麼女生,當然也沒什麼機會認識對象了…」原來醫生是個書呆子,想想他連一年前當紅的電影都不知道,這也難怪。也許這就是發明人造器官的代價吧?

「可是其實你應該還是很受歡迎吧?對了,醫院裡面不是很多護士嗎?」我大聲的問,而且他還是個醫生,女人緣絕對不會差到那裡去。

「不,你不了解,這個世界上根本找不到幾個符合我要求的女人!雖然投懷送抱的人很多,但都不是我喜歡的那種…」這個王八醫生越講我越想扁他。

「你的要求是什麼?」小晴好奇的問話。

「其實我的要求也不多啊!主要是身材要好,長得要漂亮。除此之外我只要求她每天待在家裡煮飯打掃,把家事全部做好。我說什麼都聽,絕對不能回嘴,我想要什麼都要盡量做到。我不想說話的話就別來煩我,但是我想要說話的時候她就一定要陪我,我想去那裡都要微笑跟著我。我在做研究的時候絕不能吵我,不能無理取鬧,不要一天到晚叫人陪,也不能吃醋,看見我的時候一定要笑…」

「夠了!你這隻沙豬!你活該沒有女人要你!」小晴生氣的大吼,事實上連我身為男生都覺得醫生有點超過了。

「這關你什麼事?」自己的價值觀被批評讓醫生看起來不太爽,「我說過了,我一直在尋找能和我匹配的女人!」

「閉嘴,你這個從石器時代來的沒教養野生沙豬!」小晴真的發脾氣了,她其實是個徹徹底底的女性主義者,我已經受害很久了。

「是妳該閉嘴吧,妳這個潑辣又沒氣質的女人!」醫生也發火了,看來再這樣下去一定沒完沒了了。

「你說什麼!」聽到醫生的回罵,讓小晴氣到說不出話來,你可以說一個女人長得醜,但不能說她沒氣質,更何況說一個美女沒氣質,那更傷。

「好了啦,你們兩個!」我站出來當和事佬,「你們要吵也先把理慧姐的事情解決吧?不管她是什麼,一直倒在那裡也不是辦法。」

聽完我的話所有人都看向躺在沙發上的張理慧,不管她是不是機器人,趕快讓她醒過來才是現在最重要的。

要怎麼辦呢?

-------------------------------------

附帶一提,金承浩是第四十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7-7-2010 06:3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8)科學怪人的新娘.下
「醫生你還是先說清楚找到理慧姐的經過吧。」不是我要和醫生的女朋友裝熟,而是她光躺在那裡就讓我有一種不知不覺當姐姐的氣質,這是裝不來的,知道我是在說誰吧?

「嗯…」醫生一副陷入回憶的模樣,「我前天去丟沙發的時候看見她倒在垃圾堆中間,一開始我還以為是棄屍,不過仔細一看又覺得不對,我想也許是娃娃吧,就把把她撿起來了…」

「你撿娃娃幹什麼啊?」不好意思,男生對這個特別敏感。

「要你管!」醫生的臉色不太好,「總之一拉就覺得重量不對,接著我就在她脖子後面發現USB的插槽,我馬上就發現她可能是機器人了。於是我拿拖車吧她運上我的車然後回到我家,接著我就幫她…」

「你夠了沒!講話說重點好不好,你以為你在記帳啊!」小晴沒耐性的看著醫生,老實說對於醫生和理慧的相識史我也聽不下去了。

「最後她就動起來了…」這也跳得太快了吧?

「你也稍微講清楚一點好不好!」我看著醫生,這個白癡。

「都是你們的話!」醫生不滿的說,「我把她整理好了以後開始找開關,找到以後她終於睜開了眼睛!然後她問了我的名字,我也幫她取了一個名字,最後她說要跟我永遠在一起,從此我就是她的主人…」

「喔,那麼她有沒有叫你許願?」小晴狠狠的瞪著醫生,看來她和醫生的八字一定不合。

「妳很無聊好嗎?總之她動起來之後我卻發現一件很嚴重的事!」醫生的表情很嚴肅,「她的電腦裡只有基本工作程式,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所以你就幫她輸入了嗎?」我無奈的看著醫生,這種事有什麼好嚴重的?漫畫不都是這樣畫的?不過我差點忘了,對這種搞不好連電視都不看的人來說,會看漫畫的可能性不高。

「沒錯,所以我就幫她輸了不少必要知識…」醫生看起來還有很多話,但是…

「你幫她輸了什麼?」小晴陰陰的靠向醫生的臉,看來這是她整個事件裡最在意的一件事。

「當然是重要的知識囉!像是這本『如何成為好女人』,這本『如何讓妳的男人滿意』,還有這本『女性優良典範』、『列女傳』、『女誡』,然後還有…」醫生看來還有很多法寶,真佩服他在現代還能找到這麼多這種過時的書籍,最近我去書店只看得到『惡女一百招』之類的書。

「你夠了沒?」小晴已經可以比美世界女高音了,「你這隻沙豬!現代的女性腦袋裡怎麼可以沒有西蒙波娃、愛麗絲‧史瓦茲、伊蓮.西蘇?你怎麼可以無視她們卻輸入那一堆蠢書!」

我看著小晴,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會這樣自找麻煩。

「少囉嗦,總之最後我得到了符合我心目中標準的女神了,本來我的人生即將完美了,誰知道!我又遇到你!」醫生發瘋似的指著我罵,「先是沒事跑來我們醫院把我準備好的心臟弄走,害我差點被五湖幫下追殺令,現在又好不容易找到我人生伴侶了,你又跑來把她毀掉!」

說的我好像是專門來破壞他的人生一樣,他以為我想嗎?真正不幸的是我好不好!

我轉頭看著張銘寺,「喂!事情是你惹出來的,你要解決,快把她修好吧。」要不然我會被醫生恨一輩子的。

「可是我又不會修。」伴隨著醫生的慘叫,張銘寺推了推眼鏡,仔細看著躺在沙發上的理慧。

「開什麼玩笑!」我瞪大眼睛看著張銘寺,「你不是有超級科技的外星人嗎?」

「我問你,你會用手機嗎?」他又推了推眼鏡,這是什麼鬼問題?

「會啦,問這幹嘛?」

「那你會修嗎?」

聽到這句話讓我呆了一下,這麼說也是啦,只是…

「你還是要把事情解決啊!你可是始作俑者欸!別想給我混過去!你快想現在要怎麼辦啊!」我用力拉著張銘寺的領子,這可不是說著玩的,我還不想被釘草人。

「放心吧,事情很簡單。」張銘寺又推了推眼鏡,「只要打電話就好了。」

「打電話?」小晴好奇的飄回來,「打給誰?」

「打給這個。」張銘寺指著理慧的左手腕,上面赫然印著服務電話四個大字,底下還有一串號碼。

「醫生啊?你都沒注意到這個電話嗎?」我看著這個白癡兼弱雞。

「關了燈什麼都看不到啦…」醫生衝忙的拿起電話,沒注意他講了什麼。電話一接通他卻突然把話筒塞給我,一副緊張的樣子,看來他不僅是白癡兼弱雞,還是隻膽小鬼。

「喂?」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好聽的女聲,「曠男怨女服務公司您好。」

「曠什麼?」我沒聽錯吧?

「曠男怨女服務公司,請問有什麼我能替你服務的嗎?」對方很有耐心。

「呃…,我們這邊有一個機器人…」我想著要怎麼解釋這個複雜的問題。

「要升級嗎?」對方聽起來很高興。

「不是,其實是這個機器人不動了,好像壞掉了…」

「要維修嗎?」是我聽錯了嗎?對方聽起來好像更高興。

「嗯,是啊,麻煩妳們了。」我尷尬的說。

「好的,請把機器人送到這個地址來…」我連忙叫醫生抄下地址。

過了幾分鐘,我們已經在路上了,我從來沒做過這麼快的車,時速一定超過一百了!我們正趕往一個偏僻的地方,根本沒有正常人會跑到這一區來。很快的,車子就停在一棟房子前,老實說這棟房子相當詭異。

在一片廢地上,大馬路旁,週圍沒有任何其他的建築,就這樣一棟不規則四邊形的三樓白色透天房子立在那裡。

「這是什麼鬼房子啊!」連鬼都這樣說,你看有多怪?

我上前敲門,希望裡面住的不是鬼婆婆,就算是目標也不要是我。

「來了,歡迎光臨。」開門的人出乎意料的正常,是個清秀的女人。

「歡迎你們來到曠男怨女服務公司,是要維修嗎?」她看著車上的理慧微笑。

「沒錯!你們會修嗎?」醫生著急到不行。

「放心吧,我們什麼都會。」女子輕輕微笑,指示我們用推車把理慧推進來。

屋子裡擺了幾具電腦,地上亂七八糟散著電子零件,還有另一個臉色陰沈的男子坐在裡面,冷冷的看著我們。女子熟練的把線插上理慧,開始操作電腦,一下子就得出結論了。

「葉明!是軟體的問體,被攻擊了,你帶她進去好好整理一下,順便升級一下。」聽到她的話,男子站起身來把理慧推進去,醫生當然緊緊的跟在他後面,兩個人類加一個機器人走進後面的房間裡。

「這位小姐…」沒辦法,我實在太好奇了,而且小晴一直戳我叫我問。

「叫我葉華就好了,歡迎你們來到曠男怨女服務公司,請問一件事,你知道…他的經濟情況嗎?」女子帶著親切的笑容看著我,看著裡面房間的門口。

「嗯…,他應該還蠻有錢的吧…」這種黑心醫生應該能賺很多錢才對。

「是嗎?太好了!」這個叫葉華的女子突然笑得很燦爛。

「請問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看著女子,反正一定要把事實弄清楚才行,要不然太奇怪了,等一下被抓去賣了都不知道。

「沒什麼啦,本公司是專門設立來服務一些沒辦法和人類正常交往的人,我們提供完全照顧客要求設定製作的機器人做為他們的伴侶,不管是外表身材還是個性聲音行為模式等,只要你想得到的我們都做得到。」露出自信的微笑,葉華看著我和張銘寺,「你們需要嗎?」

開什麼玩笑!我旁邊一個就已經夠我受了,再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取代完美的班花。可是如果我想更進一步問話的話,絕不能這樣回答。

「妳知道五湖幫嗎?醫生和他們有點關係妳知道吧?」這正是拉關係的好時機,看著葉華敏銳的雙眼我繼續說,「我是他們老大的義子,我告訴妳!只要是我想要的東西他一定會幫我弄到手的…」果然,她現在已經對我改觀了。

「當然,不知道您喜歡什麼樣子的女孩子呢?」她親切的連出一本目錄來,一翻開裡面是一堆女人的照片。

「不…,呃,我想先了解一下這裡的情形,機器人是誰做的?」我隨手翻翻目錄,提問才是我的主要目的,因為小晴想知道。

「喔,是我和我弟弟一起做的,我負責機械的部分,我弟弟負責電腦主機的部分…」葉小姐開始認真解釋。

「妳們的機器人有感情嗎?」張銘寺提問了,看來他對於機器人還蠻有興趣的。不過老實說理慧看起來很正常,一點也不僵硬。

「嚴格說起來是沒有,但是我們可以做到像有一樣。」葉華開始思考,「本公司是採用制定規則的方式,每一個出產的機器人軟體都有至少九千五百萬條人類常用的通則,再附上自行學習系統,可以幾近完美的表現得像人類…」

「她弟弟一個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小晴不可置信的看著葉華,「真的假的?」

看到我露出懷疑的表情,葉華再做解釋,「我說的是真的喔!我弟弟有亞斯伯格症,智商超過八百呢!至於我本人的智商也超過五百,」媽呀!真的假的?

「對了,再請問一件事,醫生…不是,剛剛進去那位先生說他是在垃圾場撿到機器人的欸…」我仔細的看著葉華的表情。

「喔~別擔心,那是本公司新的推銷手法,我們先找到適當人選,再在他的附近擺機器人等他撿回家,過一陣子他們總是會打電話來的。」葉華笑得很開心,「畢竟我們走的本來就是小眾路線,也沒什麼人會冒著洩露秘密的危險把我們介紹給別人,所以我們只好主動出擊啦!」

「總是會打電話來?這麼說你們的機器人很容易壞掉囉?」想到張銘寺隨便放一下電波就把理慧掛掉,實在讓我擔心她們的品質。

「喔~您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啦,我們主動送出去的機器人都是用家電隨便拼一拼的,特別訂作的等級當然不一樣囉!」葉華小姐親切的解釋。

「家電隨便拼一拼?」小晴和我當場傻眼,難怪這裡滿地都是拆開的電器殘骸。

「那壞掉怎麼辦?」張銘寺推了推眼鏡,顯然對於地球人的黑心商品相當不能認同。

「喔,這也不用擔心,雖然一開始很爛,但是可以常送回來升級啦!不管是機械還是軟體部分,只要有要求我們一定會為你改善,只要付一點小錢就行了。」葉華笑得很開心,「能改良到什麼地步就看自己的財力囉。」

「當然,如果是直接向我們訂的機器人,我們一定會為您做到最好的,保證絕對沒問題!只須要一個月換一次電池就可以活動自如,還有一年保固期喔!當然,基於專業評估,我們還是建議您每半個月回來做一次掃毒,一個月做一次機械檢查,三個月做一次軟體升級,半年做一次機械保養,八個月做一次徹底清潔,一年做一次…」葉華說個不停,我現在很確定醫生掉進了一個錢坑。

看來所謂的人生伴侶其實是個無底洞,就某個方面來說這也算是人生吧,但願醫生的人造器官夠賺。

「對了!問她為什麼那個機器人長得那麼像白希玲!」小晴想起了追上醫生的真正原因。我當然馬上發問,老佛爺的話誰敢不從?

「喔~,那是因為根據我們的匿名調查,白希玲型的機器人是最好銷的,幾乎百發百中呢!」葉華帶著親切的笑容回答我。

原來如此。

「那請問您喜歡那一型的女孩子呢?」她當然沒忘記做我生意。

「呃…」我的腦海裡浮現出班花的臉,但我可不想要複製品。

「讓我好好考慮,順便看看醫生用得怎樣。」我裝作一副認真考慮,好像隔天就會下訂單的臉,一邊努力的翻目錄。

「當然沒問題,這是很重要的嘛!不過其實您也不用太擔心,如果您看膩了機器人的臉,隨時可以換一個,絕對沒問題的。」葉華帶著生意做定了似的笑容回答我。

「喂!不能這樣說啊,我不喜歡這樣,我才不是這樣的人!」我拿出純情小生的表情,好人都是這樣的。

「當然,有像您這樣的顧客真是我們的榮幸,這是我們的名片,考慮好的時候隨時可以通知我們喔!」葉華遞出了名片,相當的和藹,同時也給了張銘寺一張,這個叫開發潛在客戶。

「你們看!」醫生總算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帶著滿臉的笑容,理慧正跟在他後面,帶著溫柔的微笑,看起來和剛剛在街上的時候一樣沒什麼差別。

「我花了一點錢做了程式升級,過一陣子我還要再帶她回來做機械升級!我一定會給理慧最好的照顧!」醫生顯然因為太過高興,沒發現這個消費陷阱。

「哼!挑到最後挑個機器人?活該!這個就叫做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就讓他賠死好了。」小晴帶著冷笑小聲的說,「反正看來這傢伙下半輩子的錢都要賠在那個機器人上了,也算為女人報了一箭之仇。」

真受不了,醫生燒錢跟為女人報仇有什麼關係?

看著醫生開心的牽著理慧的手走向汽車,突然覺得相當好笑,他牽的可是等於他下半輩子的存款欸!但是話說回來如果他甘之如飴的話,是誰都講不聽的的,更何況我也不想勸他。俗話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但要是旁觀者太多嘴的話,通常下場就是被釘十字架之類的,這個真理在我和小晴一起生活後變得非常清楚。

「人類這種生物的完美伴侶原來是機器人…」張銘寺再度拿出他的gameboy開始打,看來應該是在準備記錄片吧,雖然他錯的很嚴重,但也不是全錯,總之我也懶得糾正他了。

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每次我出個門總是會搞得很累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7-2010 12:1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第一章觉得有点矛盾,不知是不是作者的疏忽,如果心脏停持才算死亡,那么主角的心早就停了,又不见被拉去阴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7-2010 12:4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还有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7-2010 03:1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加油加油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7-7-2010 10:4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7# jianxin82


应该是他不算是死者的关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7-7-2010 10:5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9)足垒大混战.上-
  闲闲没事幹的星期三下午自习课,我在今天早上终於拿到了全部的考卷,在刚刚的一个不具可能性但绝对真心的保证下靺鞃鞀靿,小晴终於决定放过我。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已经混这麼久了摥搴摽摋廎成绩当然不好啊!所以妳也不用急,我保证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每天用功唸书鄩邓鄯邻,下次一定会考进全班前十名,毕业之前一定会拿到全校第一名韍韎韶领,然後我一定会考上台大的!」我早就把国小写的那篇「论诚信」的作文踩到地心去了。靠!我对我妈都不用这样说,现在竟然要向一个年轻背後灵这样宣示。

  「好吧。」小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这次就放过你,但下次月考再是这种烂成绩的话,」她把脸靠近我,狠狠的说,「小鸟超人你就当定了!」

  在出卖了自己的未来以後,我暂时得到短暂的安全,下次月考在短短的三个礼拜之後,真不晓得到时候要拿什麼去考,不过这是以後的问题啦,以後再想。

  「各位同学!我有事情要宣布!」一个洪亮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注意。同时原本吵到一个境界的自习课也瞬间安静下来。

  上台讲话的是我们班的体育股长,才高一就长到一百八十八公分,体型魁梧,绰号正是大熊。不过他虽然长得很『庞大』,但其实是个做事认真老实的好人。

  「我刚刚接到消息了!足垒比赛的第一场我们要对十六班!」大熊脸色激昂的说,同时挥着那张赛程表。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全班立刻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

  我们学校是以活动多而着名,其中高一的三大活动分别是班际足垒赛,英歌合唱比赛和高一高二大露营。本来比个赛是没什麼,重点是对上了十六班!开玩笑,我们十四班和十六班可是班仇欸!虽然起因很无聊…

  话说我们班在厕所旁边,当然是负责扫厕所。而十六班班上有几个菸枪,每堂下课一定会到厕所报告。当然,我们班对於抽菸的高中生都没意见,但是他们抽归抽,还把菸蒂直接丢在地版上,搞得我们班被卫生组长念了很多次,慢慢的引起了班愤。

  最後,稟着忍无可忍就无须在忍的精神,本班的体育股长兼扫厕所组组长大熊趁着一个风和日丽的第七节下课,十六班菸枪抽菸时,打了通手机到教官室。

  然後就全部记过。

  本来事情应该这样就结束了,谁知道有个天兵教官大嘴巴,每堂军训课逢班就说:「你们知道吗?我当教官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有学生会告密有人抽菸欸!大家一定要学学一年十四班的精神…」结果就这样,全校都知道是我们班告的密。

  二天後,我们班的黑板出现了铁乐士喷上的、色彩鲜艳的脏话。虽然没逮到犯人,但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一定是十六班的人。至此之後我们就成了班仇,在走廊上看见一定要互瞪,操场上一定会互呛,现在比赛碰到了,当然绝对打死不能输!

  「各位同学!本来我是抱着体育活动大家玩一玩、快乐一下、交个朋友就好的心情来处理这次的足垒比赛的!但现在我们遇到了十六班,绝对不可以就这样随便出赛!我们一定要组成立校以来最强的队伍,全力打趴十六班!」大熊激情的在讲台上大吼,全班更是给予热烈鼓掌。

  「所以我们要选出九个人来代表我们班出赛,学校规定一班至少要有三个女生,这个週末我们就要开始练习…」一听到後面这句话,全班都冷静下来,谁也不想在快乐的星期六日陪大熊在操场上追逐一颗符合物理原则,却不符合自己心意的圆型物体跑来跑去。

  「这个就叫人情冷暖啊~」发言的是坐在我旁边看书的女鬼。

  「有谁自愿的?」大熊扫了全班一眼,最後停在金承浩身上,我们学校的篮球天王,运动神经一流,会不找他才有鬼。

  「好啦,我参加。」在被全班行注视礼的情况下,他想说不也很难。在金承浩答应的同时,他的亲卫队功能同时启动,像「浩浩~我们会去替你加油的!」之类的呼唤此起彼落。

  「谢谢啦!」大熊很高兴的开始填名字,「各位同学!我们还要七个人喔!请大家涌跃报名!」

  「我自愿。」张铭寺竟然举起手来,他发疯了吗?

  「欸!你在想什麼阿!你外星人会踢球喔!」我和小晴都看着他。

  「成功记录片的拍摄者一定会融入其记录的环境中。」推了推眼镜,张铭寺一脸正经直视前方。

  「这位同学!我真是太激赏了!」大熊相当高兴,「还剩六个人,请大家涌跃报名!我们要三个女生喔~女生!有没有人自愿的?」

  「班长啦!」白痴阿才大声的叫着,自从班长上次公正的把他记上点名薄後,他就一直记恨到现在。

  戴着眼镜、头髮绑成一隻麻花辨的一年十四班班长六指琴魔…,不!是李宜湘,她的外号六指琴魔正是阿才取的,因为班长曾经拿过国中组全国胡琴冠军,是本校国乐社的内定未来社长。

  「好啊~就拜託班长代表啦~」女人这种生物有时候真的很没同情心,尤其是一群在一起的时候。

  「我是可以啊,不过我参加的话李明才也要参加。」班长冷冷的看着阿才。

  「好!我参加!」对白痴阿才来说,可以看班长出醜才是最重要的,踢颗球根本不算什麼。看见阿才的反应班长显然觉得失算,但已经来不及了。

  「我真是太激赏了!还剩四个人,谁要自愿的?」大熊高兴的看着全班。

  「抽籤啦!」自己已经下海了,阿才像唯恐天下不乱一样开始提议。

  在全班一致附合的情况下,大熊拿起平常是老师在用的籤筒。

  「三十四号!」像是乐透开奖一样,全班一致欢呼,除了被抽中的人。

  「为什麼是人家啦!」班花的好朋友希文一脸错愕,清秀的脸庞朦上一层阴影,但群众这种东西是很没同情心的,正常大熊準备继续抽的时候,

  「等一下!我自愿!」一个男声叫着,

  「非!」希文劝阻式的叫他的暱称,齐革非乃本班第一白面书生,是这次月考的全校第二名,也就是本校的实质第一名。外表非常斯文,要不是有金承浩这支大型霓虹灯在那裡闪,他一定会是我们班最受欢迎的男生。

  但是他已经快脱团了,他和班花的好朋友希文可望成为本班第一组班对,目前正在演出「youjump,Ijump.」的奥义。

  不过大熊绝不会让他只停留在脱衣服準备跳的情况,「好,就这样啦!还剩两个人,有没有人自愿的!」靠,这种时候鬼才会自愿!

  「好吧,那我来陪希文好了。」该、该死,班花这个时候竟然举手?

  这下最後一个名额我不用说你们应该都知道是谁了,星期六早上九点练习。
  
  「热死了!」小晴不爽到一个境界,「我为啥得为这什麼鬼比赛陪你出来晒太阳啊!你知不知道本小姐生前最恨的就是晒太阳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7-7-2010 10:5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反正妳又不会怎样,晒一晒太阳对身体健康啊!」从公车下来,我走向学校操场,我们学校的操场和校舍被马路分开,再用天桥连在一起。

  「少囉嗦!你幹什麼发神经举手啊!你以为你伟大到可以阻止外星人入侵地球喔!好好的一个星期六都被你毁了!你不趁週末好好读书出来幹什麼?这次要是你没有全班前十名,我一定会让你做小乌超人超到死!」小晴狠狠瞪着我和在前面走的张铭寺,真正的原因当然不可能跟她说,所以我昨天用的理由是要控管张铭寺。

  我们终於走进操场,大家都已经到了,看见我和张铭寺,大熊一脸安心的表情,难道他以为我们会落跑?想太多了,为了班花,上天下海我都会去!

  「好了,足垒的规则大家都知道,我现在来简单测试一下。」大熊举起手来,开心的指示我们排成一排準备踢球。

  一轮踢下来,男生都还可以,金承浩不用说,真的很远。我当然是第二远的,至於张铭寺在踢的时候我还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幸好他不是只有洗脑强,踢球也挺人模人样的,一切中等。至於齐革非和阿才也不错,毕竟还是男生,再怎麼样也差不到那裡去。

  只是再来女生就惨了,班长只能擦到球的边,希文则是看到球过去就尖叫着跳开,班花虽然踢得到球,但不是出界就是前往投手方向的高飞球。

  「好吧,大家都不错…」大熊做着违心之论,「再来我们来看一下大家守备的情况。」

  这下我们才发现大熊是真正的强者,不管远近,他的力道都控制的很好,实在太厉害了!除了班长和希文以外,其他人接球的状况都不错,再加上大熊展现的绝佳控球功力,让我们对胜利燃起了那麼一滴滴的希望。

  「大熊!你真的很厉害!那学来的啊?」金承浩难得在运动上服人。

  「没什麼啦~我国中就是足球队的,可惜我们学校没有足球社的。」大熊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眼裡竟然看得到沧桑。

  「你留在我们学校实在太浪费了,你应该去当国手的,然後将来像王建民一样为国争光!」很难得阿才会说人话。

  「别提了!」,像想到什麼似的,大熊摆摆手,「我们快点练习吧。」

  「唉唷!我没看错吧?猴子也会练习唷?」很碍耳的声音,说话像怕人家不知道他们是反派一样,没错,十六班的人。

  我抬头看着前方,大约有十个人左右正朝我们走来,应该也是来练习吧?这一群人都身材高大,走过来的模样让我想到史莱哲林的魁地奇代表队,懂吧?不过很奇怪,他们的队伍裡没有女生。

  「最近的高中生发育真好。」小晴在我旁边发挥她的毒舌功力,「看起来像猩猩,长得也像猩猩,是吃了什麼啊?」

  「吃太多饲料就会变这样。」我小声的回答小晴。

  「放屁,那种东西那来这麼多营养可以吃成这样!」小晴指着後方左边第一个,看起来像是一台坦客车,而且还低能。

  「妳就想像一下是在餵猪嘛!」我插起手来,看着他们做评估。

  「你以为要养出这种神猪级的东西,光是饲料行吗?」小晴和我一人一句,努力的造口业。
  
  「其实我给你们良心建议,不用练了,因为你们一定会输。」对方的头头说话了,和其他人不同,他看起来还蛮会算的,也是啦~一群人裡面总有一个是有脑的。
  「最好是啦!不比谁知道?」金承浩看着对方。

  「对啦,不比谁知道?我们一定会让你们输到脱裤子的!」这次说话的右後方一个很高的男生,他正用着狠毒的眼神看着金承浩,两个人死命互瞪。

  我用眼神询问阿才,他用脣语回答我对方是篮球社的,和篮球队本来就有心结。
  「可是为什麼输了要脱裤子啊?」发言的是散发着纯真气息的希文,这个问题立刻把现场气温降低十度。

  所有人面面相覷,互看有谁要解释,好说明这只是一种宣告己方一定胜利的说法。

  「希文!妳就不了解了,他是说要和男生打赌,谁输了就要脱裤子!」班花一脸严肃的看着她的好友,听到这句话,现场所有男仕的脸色马上沈了下去,看得出来谁都不想为了这场比赛的输赢脱裤子。

  「喔~你们男生这麼拼命喔?好吧,本来我是想随便玩玩就好,可是从现在开始我会好好认真的,放心吧!」希文天真的看着现场所有男士,我发现金承浩正看着我,像是在求救。该死!这种泼出去的水怎麼救?谁说不要就是谁没种。

  「妳们误会了啦!」不得已我还是站出来说话,为这种事脱裤子实在太不值得了,「他说的是足垒的一个典故啦,美国人在输了以後,为了表示难过都会把裤子脱下来擦眼泪啦~所以脱裤子就是输了的意思啦!不过话说除了美国人以外没人会这样啦!对不对!」我看着十六班的球员们,为了不想脱裤子,他们全部乖乖点头。

  「是这样吗?世间还真是无奇不有。」班长用讽刺的眼神看着我,难道她想要看我们脱裤子啊?还是其实她主要是想看阿才脱裤子?

  「就是这样!」大熊快刀斩乱麻,「关仔!你刚刚为什麼说我们会输?」

  「原来你们还不知道啊?」带头的人继续说,「你们一年十四班的诅咒啊!」

  「什麼诅咒?」班花一脸兴奋的看着他,对方显然被这个奇怪的反应搞得有点傻住,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了。

  「那是在十三年前的比赛上,有一个带婴儿来看十四班比赛的妈妈,因为临时想上厕所,所以就拜託当时十四班一个队员抱一下,谁知道她前脚一走那个队员就要上场了,所以就把那个婴儿塞给场边一个女生照顾。谁知道等到那个妈妈回来她的小孩就不见了,心痛之餘就对一年十四班下了永远都不会拿冠军的诅咒!不久之後才发现是他们班的女生把小孩子带回教室去了,但说也奇怪,在那之後十四班真的就再也没拿过冠军了,在校史上称这个诅咒为babylose魔咒!」

  听见这个诅咒我们全都呆住,太扯了吧?

  「我会破除诅咒的!」大熊大声的回答关仔,从他的表情看来好像还真有这个诅咒。

  「这个诅咒是真的吗?」班花眼睛发亮的盯着大熊。

  「不知道。」听到这种真情告白,所有人都停止思考,那你认真什麼啊!

  「不过你们也一样。」大熊看着眼前的十六班成员,「你们也有诅咒。」

  对方显然震动了一下。

  「八年前的比赛时,你们十六班的队长踢出了一个全垒打,对方的外野手衝去接的时候鞋子掉了,只好穿着袜子衝去接球。也因为这样他的袜子就脏掉了,谁知道那是他女朋友在那年七夕送给他的,那可是他女朋友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不眠不休的亲手织出来的!她的女朋友当场发飆,诅咒你们十六班永远不能再得冠军,所以自从那年的冠军之後,你们一年十六班也再也没拿过冠军了!在校史上称这叫黑袜事件!」

  这麼说来起跑点就是一样的了,我们两队在操场上对立着,没有一点风,太阳大的要死。比赛最重要的就是气势,这个时候谁也不能让!
  
  「妈的,不练的话就早一点回家好不好!」一阵冷风吹来,所有人都缩了一下,一个只有我听得到的、不属於在场人类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们去讨论战术吧!」大熊回头招呼所有人。
  
  〞〞

  「就是这样!」大熊拍了拍黑板,我们已经听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模拟演练,黑板上布满了大熊的图示,用上了本班的各色粉笔,但是我唯一的感想是大熊有空应该要练习画画。

  「我练篮球都没这麼烦…」金承浩小声的抱怨,张铭寺则是努力的玩着他的Gameboy,应该是在做记录吧?阿才已经睡死了,班花有些幌神的看着黑板,班长正大光明的做起数学来,希文和齐革非则是在说悄悄话。

  而我正在努力的安抚小晴暴燥的脾气,再二个小时她要看的连续剧「冬天罗马恋曲」就要重播了,要是我让她错过的话,不是当小鸟超人就可以了事的。

  「各位!战术都知道了以後,我们就可以结束了,我会在比赛前把顺位排出来…好吧…应该没什麼事了…嗯…」大熊总算要结束了,大家开始收东西。

  「欸~我们是不是最好取个代号啊?」现在每个人都想搯死阿才。

  「说的也对!我真是太激赏了!我们来取代号吧!」大熊眼睛一亮,「那我还是叫大熊就可以了,金承浩你呢?」

  「我啊…」金承浩想了想,「叫我贝克汉好了。」真是不要脸。
  「那我要叫王建民!」阿才大叫。

  「你好歹选个和脚有关係的好不好。」我提出良心建议。

  「不管!我就是要叫王建民!」阿才认真的吼。

  「好,王建民是吧?」大熊安抚着阿才,看向张铭寺,他正在用微型电脑猛找资料。

  「张铭寺,你呢?」

  「那我就叫杨传广吧。」没料到会听到这麼古老的名字,但能去奥运比十项全能的人足垒一定也不错。

「那我叫纪政好了!」班花带着天使的微笑,没关係,铃羊应该很会踢球才对。
  「那我取…」班长话还没说完,阿才已经大吼了,「六指琴魔!」

  「我是文,革非是非。」希文带着微笑报告,我看了看齐革非,他竟然像是乐在其中一样,恋爱中的人果然是盲目的,连才子也会变白痴。

  「剩你啦!王国辉!」金承浩拉回我的注意。

        我努力的想着要叫什麼…

  「大头辉。」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已经很习惯在被老师点到的时候靠小晴作答了。

  「大头辉!」在我意识到我说了什麼前,这个称号已经註定要跟我三年。
 
  天啊,比赛要怎麼办啊!

  算了,反正不用脱裤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7-7-2010 10:5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10)足垒大混战.下
    今天的天气一整天阴沈沈的,还隐隐的传来雷声,就如同我的心情。
  风萧萧兮易水寒网緄緀綡,梦夺奩奫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这一句千苦绝唱正好说明了一年十四班垒球代表队九个人的心情。
  因为在上星期六之後我们再也没有全体到齐练习过。

  金承浩要綀蓝球,班花要帮忙蓝球队。班长说她要参加全国高中胡琴组比赛僧僭僱僳,舔舞艋艵老师恩准她不用练。齐革非要补习,希文当然也要补习。结果真正每次都到的只剩下大熊、张铭寺和阿才。我呢?我是有练啦…不过也蹺了好几次就是了。

  今天慷慥戧戫,榠榙榛榬终於要比赛了,什麼荣誉心我早就把它踼到外太空去了慳愨慒慟,榫榩榤榨我现在只求赶快把比赛比完,就算输给神猪也没关係!我看向十六班的坚强阵容,我现在知道为什麼他们班上次女生没有练习了,因为她们看起来比男生还强。妈的!我怎麼不知道他们班有人国中是练举重和铅球的!

  「各位!」大熊带着悲壮的表情看着我们,「不用担心,其实我们是很强的!」

  看着大熊的表情,我们突然都有些不好意思。

  「顺序我已经排好了,贝克汉你踼第一个!然後是杨传广、大头辉、王建民、我、非、纪政、六指琴魔,最後是文!然後是守备,贝克汉守一垒,杨传广二垒,大头辉三垒,王建民游击手,非守中外野,文右外野,六指琴魔左外野,纪政当投手,我当补手。懂了吗?」大熊认真的看着我们,但是我们一头雾水的望着他。

  「你说什麼?」金承浩呆呆的看着大熊,看来他早就忘了代号这回事,而且不只是他,我们大家都忘得差不多了,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我们这一队是明星队咧。

  「当然是叫大家的代号啊!放心吧,等一下在场上我绝不会叫真名的,以免被十六班破解。」大熊看着我们解释。

  「可是如果我们自己都破解不了怎麼办?」班长小声的说。

  「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用代号吧~要不然反而不好指挥。」金承浩现在才发现他也许会当众在操场上被大叫贝克汉。

  「可是…」大熊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们。

  「对啊,还是叫真名吧!反正他们本来就会特别守金承浩,取了也没用!至於其他人,反正十六班本来就一个都不认识,没差啦!」我提出了专业建议,希望可以说服大熊。

  「…」,看着我们,大熊考虑了一下,「好吧,那还是叫真名吧。」

  我们九个人走上球场,靠!明明已经放学了,怎麼还那麼多人?看来想看我们和十六班好戏的人很多。当然,我们全班都来了,不断的唸着:「我们精神上支持你们!」靠!精神不需要你们,当初人给我过来帮忙就好了!而且可能是有社员下场的关係吧,篮球队和篮球社都全员到齐,看起来要演出全武行了。不过最重要的是,现场还有…

  「浩浩!我们永远支持你!」「浩浩必胜!」「浩浩最帅了,啊~浩浩好帅啊!」

  我们一群人冷冷的看着金承浩。

  「我…我有什麼办法?」金承浩无辜的看着我们,「没有女生在旁边欢呼我不能冷静嘛…」

  「所以你就叫一群人来看我们输?」我瞪着金承浩。

  「放心吧!我们不会输的!」张铭寺突然说话了,他推了推眼镜,冷静的看着我们,这让所有人吓了一跳。

  「真是太激赏了!没错,说的太好了!」大熊已经快痛哭流涕了,「十四班必胜!」他热血的衝向操场的队伍準备区,呃,看来这就是他想好的进场方式。

  「喂!你是说真的还是假的啊?」我边跑边靠向张铭寺,场边的欢呼声实在很夸张,这不过是一场预赛啊!

  「嗯,我已经準备好一个必杀技了。」我突然想起张铭寺这几天都一个人在操场晃来晃去,也许真的是有準备了,再怎样都是外星人嘛。

  我们走进球场,对方的头头关仔已经等在那裡了,他的身後站着他的队伍,可以的话大熊一定想换球员。

  「两队队长出来猜拳!」体育老师拿着球站在中央,不知道为什麼觉得他的脸特别臭,因为天气不好吗?

  关仔赢了,他们决定先攻,意思就是我们要去防守…,等一下,我守那?

  站在三垒上,我很怀疑我可以做什麼,算了,反正球过来就接住就是了。三垒板的位置远离人群,遗世而独立,除了女鬼之外。

  「你们实在很无聊欸~随便踢一踢就好啦,快一点啦!我要回家!」小晴在我旁边不爽的念,她现在只想回家看她的冬季罗马恋曲首播。

  「妳以为我想在这裡喔!」我无奈的站在三垒上,对方已经準备好了,班花正投出第一球,没想到班花投球还投得不错。看着十六班的队伍,也是把女生排在最後,看来足垒果然不是壮就可以的。

  第一个人踢出深远的一球,看来是会落到…惨了!希文那裡!

  希文呆呆的看着球从天而降,靠!连动也不动!她以为是看流星啊!不过流星马上就变成殞石了。

  「文!」齐革非拼命的衝向他的爱人那裡…

  「接杀出局!」体育老师大叫。

  「非!」希文带着哭音抱着齐革非,两人一起抱着那颗球。

  「妳有没受伤?」靠!连碰都没碰到,最好是会受伤啦!

  「我没事,你才是,有没有事?」希文拉着齐革非的手。

  「不,我没事,只要妳没事我就没事。」那你已经没事了,老兄请你快把球传回去吧。

  「同学!球!」体育老师不爽的吼着那一对乱世佳人,看起来都已经青筋暴露了。

  第二棒正是金承浩的死对头蓝球社员!班花没问题吧。

  班花看了他一眼,马上就把球滚过去。

  球~衝向…靠!这次是班长那边,怎麼偏偏这样?看来对方已经撤底研究过我们了。

  班长应该会接吧?我看向班长,没想到她也原地不动。

  「天啊!她怎麼不接球啊!」我忍不住大吼。

  「笨!她要比胡琴,接球手受伤怎麼办?」小晴在我身後冷语。

  「靠!」我只好离开三垒衝向班长,没办法,只要一想到大熊就觉得我应该做一点事,虽然我也几乎蹺光了所有的练习…好啦,我承认,在那天之後我也都没去过了啦!

  「接杀出局!」我稳稳的接下这一球。

  「我可不抱你喔。」班长看我接着球,竟然用手护住自己的胸,「然後我也不给你抱。」

  妈的!鬼才要抱她!我马上把球传回去,希望可以快一点结束比赛。

  「加油,剩一个人就换场了!」大熊很高兴的大吼。

  但大熊要失望了,因为接下来三个人都往希文和班长的方向踢,而且故意把方向踢得离我和齐革非很远,摆明是要累死我们。很快的,他们接下来的三个人都上垒了,这就是精兵和杂鱼的差别吗?

  接下来,该死!最後一个男生正是队长关仔。

  班花想都没想就传出球,我已经準备好要跑了。但没想到这次是衝向一垒和二垒中间的滚地球,太好了,总算脱离地雷区了。

  但我错了,因为两个人都没有动。天啊,金承浩要留下来接球,他当然不能动啊!但是…张铭寺为什麼不动!球就这样飞滚过去,滚到…该死!希文那裡。看着又飞又蹦的球,希文果然还是呆在远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7-7-2010 10:5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接下来那两个人又开始乱世佳人,佳到他们四个人全部跑回本垒。

  「你为什麼不接啊!一垒和二垒中间明明就是你该接啊!」从金承浩根本不管後面那两个来看,他已经放弃他们了。

  「可是,球离你比较近,近0.4公尺。」张铭寺推了推眼镜。金承浩看起来很想拿终於传到他手上的球砸他。

  「四比零!」体育老师大叫,我发现他看手表的时间比看比赛多。

  「没关係!剩一个了,再解决一个就好了。」大熊悲壮的大喊,看起来像抱着皇帝準备跳海的陆秀夫。

  「喂!投好一点啊~不要让本小姐失望!」上来的是十六班的女猩猩,听说她国中练过举重,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她无法再往上发展,只能往横发展。

  班花面无表情的投出一球,女猩猩猛力一踢,球正面朝着金承浩飞去。

  「接杀出局!」太好了,总算可以换场了。
  
  幸好今天是个大阴天,所以我们不用在烈日下踢球。虽然看起来要下雨了,但总比因为出大太阳被小晴嫌得好。

  「我们男生一定要努力,这一局一定要拼回来!」大熊对着男生奋力演讲。

  对方的投手正是关仔,他看着我们整队。「看到那面墙了吗?」关仔像是在演舞台剧一样,指着我们学校後方的绿色大楼,「那一面墙马上就会变成你们一年十四班的哭墙!」

  「不!你休想,那面墙将是我们的全垒打墙!」大熊大声的呛回去。

  开始了,第一棒是金承浩,他踢出了漂亮的滚地球,上到一垒。

  再来是张铭寺。

  关仔投出了一球,张铭寺不动。关仔再投出一球,张铭寺还是不动。关仔再投出一球,妈的!张铭寺你是要来地球当不动明王的喔!

  「三振出局!」体育老师还是一副大便脸。

  「你不是说你有秘密武器吗?」我看着从我身边走过去的张铭寺。

  张铭寺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推了推眼镜,「我在等待『好球』。」

  等你妈个头啦!

  现在是我上场了,我看着场上的动静,原来他们把女生都拿来守垒,难怪都是练臂力的,一垒是铅球狒狒,二垒是举重猩猩,三垒是标枪猴子。好吧,就赌猩猩吧。

  其实像我们这种业餘的足垒比赛是没什麼技术可言的,反正球过来就踢出去就好了,也不难控制球的方向。总之蛮力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所有球类运动的通则,在绝对蛮力的面前,只要技术不要太差,几乎等於是无敌的。

  我踢出往二垒的微高飞球,开始感谢大熊那唯一一次的教育指导。如我所料的一样,她跳不高,球到後面已经变滚地了,最後我和金承浩都平安的上垒了。

  再来是阿才,或许是狗屎运吧,虽然他踢的不怎样,但是接球的人跌个狗吃屎。
  
  「你们是有烧香喔?」小晴在我旁边看着满垒的局面。

  「我们是天降奇兵啦!」我得意的站在二垒上,虽然饱受旁边母猩猩的毒电波侵袭,但还很高兴。

  接下来一点都不用担心,因为要上场的正是我们班的王牌大熊。
  
  不负众望,他踢了个全垒打。
  
  「四比四!」老天还是开眼的!
  
  不过再来就没这麼好运了,齐革非踢了个内野滚地球,死了。班花则是踢了个往投手方向的飞球,被冷笑接下。

  「换场!」体育老师竟然一边主持比赛一边打手机,是在幹嘛啊?远处开始打雷了,看来等一下真的会下雨。
  
  换场了~,休息五分锺,我们一行人受着全班的欢呼,真是太爽了。
  
  「张铭寺!你刚刚在搞什麼啊!」大家异口同声的嘘他,我则是拉了他就走,以免他又说了什麼好话。

  「喂,你刚刚到底在想什麼啊?」结果竟然是由小晴主动问他。

  「我在等待好球。」张铭寺严肃的推了推眼镜,「我这几天都在测量操场的各种方位角度,不管是草纹、土堆还是水沟盖全部都纳入计算,终於算出了一个一定全垒打的路线。」

  「然後呢?」听起来很厉害,但为什麼不用?

  「但是刚刚的球都不是那个路线…」外星人你慢慢等吧。
  
  休息结束回到场上,我们才发现情况不对。

  体育老师咧?场上站的那个裁判,明明就是关仔的女朋友。

  「体育老师要提早回去,今天他女朋友生日。所以换裁判!」关仔的女朋友奸笑的通知我们。这个女人长得明明就还好而已,却老是自称校花,兴趣是以美女自称向男生撒娇,看来刚刚她就是这样把体育老师骗回去然後让她当裁判的。
  早知道我就先去。

  很快的,我们就发现完了,因为不管班花怎麼投,她都判坏球。

  「靠!学校的班际性比赛也敢这样搞!要作弊也作得漂亮一点好不好!」看着班花被欺负,我心裡就一把怒火!不只是我们,场边的我方阵营也都不平的大吼,现在整个现场非常的混乱。

  「全球性的比赛都有人敢这样搞,你这个算什麼?起码十六班还没有来人海战术好不好?」小晴悠哉的在我旁边飘。

  结果他们靠着作弊拿到强迫换场的七分,真是太卑鄙了!如果他们可以,那我们也可以。

  「小晴,帮个忙吧。」我看着小晴,虽然我是不知道在五公尺限制她能幹什麼啦。

  「喔?要我帮忙?你要拿什麼来换?」像是早就料到的一样,小晴得意的看着我,还把下巴抬得高高的。

  「别忘了妳只有五公尺。」我提醒小晴,好防止自己被敲诈。

  「哼!你也太小看我了!」小晴对我冷笑,「不要想我能为你做什麼,而要想你能为我做什麼!」我的妈呀,小晴比美国总统还鸭霸。

  接着我想起来,为了可以让我不用离开电视机前,小晴每天晚上八点都可以用念力洗碗、拖地、晒衣服…,什麼?我妈?她去打牌了。

  「每天準时回家看冬季罗马恋曲?」谈判第一首则,不要一开始就提对方最想要的东西,以免再被敲一堆东西。

  「还有全套DVD,我还要手工巧克力。」

  「换蛋糕好不好?」妈的,DVD用烧的就好,那种巧克力都是算公克的欸!

  「免谈!」我分析着小晴的表情,看来是没有空间了。

  「…」,我只好跑向金承浩,「喂!」

  「幹嘛?」金承浩现在也在不太爽中。

  「你负责买巧克力。」

  「啊?」

  最後在我的利诱加诈骗下(骗他是买大波露),金承浩和我们变成了同谋。
  
  结果比赛下半场变成我校足垒赛史上一场传奇,在外人眼中,我们这群十四班代表实在是受到上天眷顾如同足垒之神下凡的队伍。随便踢都是比美大空翼那无视物理原则和肢体限制的魔球,不过他只能转一个弯,我们可以转七个弯。更不用说对手还常常摔倒和漏接,最後我们也快乐的拿了七分回来。
  
 「中场休息。」关仔的女朋友失落的宣布,我们大家疲惫的走回场边,空气裡的溼气越来越重,远处一直打着闷雷。
  
  「小熊~」一个胖胖的欧巴桑向我们走来,手裡还牵着一隻…山羊,真是是山羊!

  「妈?」大熊惊愕的看着他妈,「妈妳怎麼知道…」

  「欸唷!啊小熊你有比赛怎麼都有跟你妈妈说,害妈妈今天听弟弟讲才知道,啊你知不知道妈妈好久没看你比赛了啊!」大熊的妈妈带着满脸的笑容看着大熊,至於那隻山羊看起来一直想吃前面女生的裙子。

  「呃…,哈哈」大熊干笑了两声,「妈,我去装水。」

  出於好奇,我跟了上去。

  「那个是你妈吗?她看起来很喜欢看你比赛欸~」大熊走的很快,我几乎要小跑步才追得上他。不是我腿短!是大熊太高了!

  「嗯…,不过自从上次参加国手选拔以後,我就没怎麼比过了,所以她很高兴吧…」大熊看起来非常的感慨。

  「你参加过国手选拔?」难怪这麼厉害!

  「是啊,不过落选了。」大熊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僵硬,现场气氛也一样。

  「不过,大熊!为什麼你妈会牵山羊啊?」眼看情况不对,我赶紧转换话题。

  「喔…,你说咩咩喔。」走到饮水机旁边,大熊开始装水,「因为我奶奶生了一种怪病,我们带她走遍全台湾的医院都治不好。最後我爸向文昌帝君发愿说如果能治好我奶奶的病,他就一辈子都不吃糖。」

  什麼时候生病是拜文昌帝君的?还有,发愿不是都说吃素的吗?

  「然後呢?」看着大熊装水,我想等一下去买个绿茶喝好了。

  「发愿不久以後,有一天我家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她开了一帖药,然後说一定要用羊奶做药引子…」

  这不是三十六孝吗?或许是看出我的想法了吧,大熊接着说。
  
  「我是觉得我奶奶得的是和郯子的妈妈一样的病啦,所以最後我们家就养了一隻山羊。」

  「用订的不就好了?」小晴在後面吐槽。

  但不等我问,大熊又说话了,「其实我们换了很多家羊奶,结果都没有效果,直到养了咩咩药才开始有用。」
  
  这年头连羊奶都是黑心的。
  
  「好了,我们要回去比赛了,我们一定要赢!要破除诅咒!」大熊大步的向前走,看起来无比的悲壮。

  呃…我都忘了诅咒这回事了,babylose魔咒vs黑袜事件,大熊不会相信真有这种东西吧?

  走回场边,关仔向我们走过来,「喂,我们想了想,我们还是公平的来吧,我是不知道你们搞了什麼,但从现在开始都不准再搞了!」

  靠!做贼喊抓贼?但大熊豪爽却的说了句:「好!」

  大熊都这麼说了,我能怎样?接下来的比赛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精兵发挥了功力,五分!

  论到我们了,没了狗屎运,一切恢复正常,金承浩上垒,张铭寺还是不动,我和阿才也都上垒,和上一场的模式一样,又一个四分!

  齐革非这次则很幸运的碰上对手漏接他的高飞球,不过看来我们班就到这裡了,因为再来是轮到女生了…

  班花站上了本垒板,她刚刚因为对手滑倒加踢出一个三迴转的魔球而得到一分,但这次没有小晴了。
  
  关仔冷笑一声,看来是準备结束比赛了,他稳稳的投出一球。
  
  球花神色紧张的用力一踢。
  
  球光速的往前飞去〞〞
  
  正中投手的脸。
  
  「关仔~~~~~~~~~」裁判的关爱声比谁都大,场边更是一阵哗然。

  在全场错愕下,我赶紧大喊:「跑啊!」

  班花和齐革非这才醒了过来,用力的向前跑,一二垒又重新有人了。
  
  不过再来是希文,看来这次真的是没救了。
  
  但很意外的,希文看着场上的齐革非,眼神无比坚强,恋爱的力量真是伟大。

  「非!我一定会让你得分的!」希文两眼直视着关仔,两人开始拼气势。

  刚刚才被球K的关公,不,是关仔,现在看起来更兇了,眼神都充满杀气。

  投出一球,再投一球,最後一球。
  
  「非!对不起!我还是怕球!」希文哭丧着脸看着齐革非,恋爱的力量看来也没什麼。

  「没关係!不要受伤就好!」离得这远还听得到她的蚊子叫,恋爱的力量不知道到底是强还是弱。
  
  再来是班长了,看来是babylose魔咒比较强,起码还有一样是赢人家的。
  
  班长深吸了一口气,球滚了过来。
  
  球出去了…

  而且到了最麻烦的地方〞〞二不管地带!班长没力的一踢把球只往前推进了二点五公尺,正好是投手和补手都不能马上反应的地方。只见十六班的补手和关仔都赶紧向球衝。
  
  不会吧?我们又满垒了。
  
  金承浩再度上阵,旁边的亲卫队叫的更为疯狂,他这次踢出了正常的一脚。

  齐革非衝回得分,十六比十六!
  
  而且还是满垒。
  
  天气更阴了,闷雷响个不停。
  
  换张铭寺了。
  
  「看来比赛就这样啦~,冬季罗马恋曲快做啦!」小晴在旁边高兴的欢呼。
  
  第一球,外星人果然还是没动。
  
  第二球,他还是没动。
  
  第三球滚了过来,看来可以打包了。
  
  等…等一下,张铭寺他动了?
  
  那表示,他会,全垒打?
  
  现场一片安静,眼看张铭寺就要出脚了〞〞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一道闪电从天上劈下来,正中操场边的一个莲雾巨木,莲雾巨木倒下来,顺倒拉倒了旁边的电线竿,两样庞然大物以排山倒海之姿撞向操场。
  
  然後开始起火燃烧。

  「重铺PU跑道要多少钱?」小晴冷静的看着我。

    靠,这个时候谁还管比赛啊,日头赤炎炎,随人顾性命,跑啊!
  
  混乱中,我看见大熊一个人站在火焰前自言自语。

  「为什麼我妈每次带那隻山羊来,我的比赛就一定会比不完?」

  之後我们学校的操场整修一个月,我们那一年足垒比赛全部停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8-7-2010 12:3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u o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7-2010 02:0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11)柴山行記
      離那場毀了我們學校操場的足壘比賽已經過了一星期銂鉾銎銙,這天,星期五三、四節的社團課時間朅朢榰榗,我正坐在教室裡。沒錯,是社團課嶉嶄嵺嶁,唯一的問題是,沒有校長。

  其實上上禮拜也沒有校長嘔嘍嘓團,上禮拜還是也沒有,這禮拜當然更沒有。其實除了入社考試那次以外熂熉熗熅,校長再也沒有出現過。上上禮拜他說要參加座談會,上禮拜的理由是他要檢討校務,最新的理由是要去實體考查,真不曉得原來校長是這麼好當的。

      「好涼啊~,早知道我就去練藍球。」金承浩說出了我的心聲。

      「是啊,實在太無聊了。」趴在桌上,我已經睡到不想睡了。在遇到小晴之後唯一幸運的事就是進了這個閒到不行的社團,我開始考慮下禮拜可以蹺課。

      「你如果會無聊的話就去數學研究社!」小晴從小說中抬起頭來,瞪了我一眼。

      「我還沒無聊到那種地步。」幸好她現在比較關心的是書裡的角色是怎麼死的,真搞不懂她為什麼喜歡看那種全部死光光的小說。

      當然,本社有兩個人不但不覺得閒,還很自得其樂。
   
  張銘寺一個人猛打他的gameboy,班花則是在做剪貼。對於張銘寺只要他不要考慮把我當作實體示範教學對象,要做什麼都隨便他,須要好好關心的對象當然是班花。

      「林卉珊,妳在幹嘛啊?」我靠到班花的旁邊去。

      「叫我珊珊就可以了啦。」班花自動替我升級,真是太爽了!

      「真的可以嗎?」我知道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像搖尾巴的狗,可是只要是男人都一定能了解我的心情。

      「沒問題啦~大家都這樣叫我啊。」呃…,後面那一句不用說沒關係。

      「妳在忙什麼啊?珊珊?」看我和班花講話,金承浩也走過來。

      「我在做精華剪報啊~」班花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繼續剪她的報紙。

      「精華剪報?」我看了看班花桌上,放了三本雜誌,旁邊的椅子上還放了厚厚一疊報紙。

      「妳在剪什麼啊?要不要我幫忙?」我一屁股坐在班花前面的椅子,從金承浩的表情看來他顯然覺得失誤,不過這種東西就是這樣,先搶先贏。

      「嗯,不用了,我要先分析一下再剪。」班花對我笑了欸!

      「妳對研究新聞有興趣嗎?」金承浩蹲在班花旁邊,像她的狗。

      「嗯,是啊!新聞這種東西雖然不一定是事實,但有時候卻會隱藏很多不可告人的真相!」可能是興趣來了,班花開始眼睛發亮。

      「你們看這一則!」我和金承浩都把頭靠過去,是一個自殺案件。

      「新聞上說,這個人早上都還好好的,下午卻突然自殺了,像這種案件就很有問題!我想很有可能是因為超自然的因素導致他自殺,說不定是鬼喔!」

            一聽到那個字,金承浩臉色發白,腿軟到直接跌坐在地上。

      「小浩你怎麼了?」班花驚訝的看著金承浩,後者當然馬上說沒事爬起來。

      「可是很多憂鬱症不是也看不出來嗎?」我提出了現實考量。

      「這麼說也是啦…」班花有些失落的放下那一份報紙。

      「然後還有這一件,你們看!明明沒有任何的碰撞痕跡,可是卻有一個人就這樣死在車子裡!這說不定也是鬼!」班花更興奮了,金承浩現在看起來像被打結的章魚。

      「那也許只是被人殺掉放進去吧…」金承浩乾脆的提出另一種可能,真是搞不懂,這種事情有一千萬種可能性,為什麼班花偏偏要選最不可能的那種?
   
  「總之真討厭,為什麼這些事情都發生在外縣市呢?害我都不能去調查…」班花相當不甘願的看著報紙,我和金承浩互看一眼,我想我們兩個想的都是,幸好老天保佑不是發生在高雄。

      「啊!」班花突然高興的舉起一本雜誌,「你們看!柴山欸!」

      我和金承浩連忙看向那份報導:柴山鬼影出沒!

      媽的!這是什麼雜誌啊?我看向旁邊另一本,八周刊?這是什麼啊?

      「珊珊,那種雜誌說的不能信啦…」金承浩現在看起來快尿出來了。
   
  「不可以這樣說!我們靈學研究社的宗旨就在要在看似平凡的事情中找出不平凡的事情來!」班花看起來非常具有研究精神,只是我怎麼都不知道我們這個社團有這個宗旨的?「你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多少真正的事件被掩埋在這種雜誌裡嗎?」

      我和金承浩傻傻的看著班花搖頭。
   
  「根據統計,每大約有百分之九十八的真正超自然事件就這樣被遮掩過去了!」班花一臉嚴肅,但我真的很想問班花這是誰統計的,「你們說我們怎麼可以就讓它們這樣掩埋在黑暗中呢?這可是是身為人類的義務吶!」班花現在非常的神聖,可是人類的義務很多,我怎麼想就是想不起來有這一條。

      「難得有事件發生在高雄,我一定要去調查!」班花開始細心的看起報導來,「這個報導上面寫說,柴山最近出現在一個神秘野人…」

      「野人?」金承浩突然眼睛發亮,「那不是鬼囉?」

      「嗯,好像是妖怪或魔神仔之類的吧…」這兩種有差別嗎?

      「很好!那我們一定要去調查!真相永遠只有一個,我們靈學研究社一定會讓他水落石出的!」一聽到不是鬼,金承浩馬上恢復一尾活龍,他想跟班花出去想瘋了嗎?
   
  「我也去,說不定這是尚未發現的神秘生物,有調查的必要。」張銘寺突然說話了,我們這才想起原來這個教室裡還有這麼一個人存在,不過最好是柴山還有未發現的神秘生物啦。

      「說的太好了!」班花非常高興,「我也覺得說不定是喜馬拉雅山上的雪人之類的…」如果是喜馬拉雅山的雪人為什麼會在柴山啊?

      「大頭輝,你不會不敢來吧?」金承浩斜眼看著我,靠!我會不敢?連鬼都不怕了我會怕野人?

      「誰說我不敢?走就走啊!」我看著金承浩,輸人不輸陣!

      「走你個頭!」小晴突然猛力飛過來,讓金承浩差點摔倒。

      「下禮拜就要月考了你還給我去找什麼柴山野人!你是很想當小鳥超人是不是啊!」真是奇妙啊,明明是很漂亮的臉,怎麼可以扭曲成這樣?女鬼的潛力真是無窮。
      
      可是沒辦法,為了避免輸在起跑點上,我明天一定得到才行,說什麼都要去!

      「珊珊,雜誌借我一下!」我從班花手中接過雜誌衝出教室。

      「我警告你!你上上上禮拜才跟我保證過你這次一定會考進全班前十名的,想當小鳥超人想瘋了是不是?」小晴的記性在這一方面特別好,我早就忘記我說過什麼了。
   
  「妳看!根據報導,這個野人殺人如麻,至今已經犯下無數慘案了,他還是國安局秘密十大要犯的榜首,負責的調查員們死傷慘重!你知道我是負了多大的生命危險去那裡嗎?」我指著雜誌上血肉模糊的照片,雖然我上禮拜才在另一份報紙上看過一樣的照片配不同的劇情。

      「是嗎?」雖然小晴看起來不太信卻又有點心動。

      「還是妳捨不得我?在一起生活了兩個月,妳開始日久生情,不願意讓我負生命危險了?」這一招是必殺技,而且最重要的是千萬別讓小晴看到雜誌的名字。
   
  「我會捨不得你?」小晴飄的更高,「哈哈!我會捨不得你那張銘寺就會跳踢踏舞!很好,你就安心的去吧,我已經開始期待陰間帶路的工作了!」雖然我不知道這和張銘寺跳踢踏舞有什麼關係,但這種問題現在最好不要提出。
 
      總之明天我去定柴山就是了。

      ─────
      「大頭輝?你到底是要去柴山看野人還是要去鹽水看烽炮啊?」看著我整理裝備,小晴疑惑的問,張銘寺則站在她旁邊。
   
  我看著我手上整理的東西,雨衣、安全帽、蛙鏡(因為沒有護目鏡)、手套、雙截棍(我爸有一陣子發瘋買的)、N95口罩(我媽因為禽流感買了一堆)、手電筒、釘鞋…

      我很有自信,「我帶的絕對比去鹽水看烽炮還齊全!」

      「你是去給人家殺的,別忘記了。」小晴插著腰看我,還真是沒血沒淚。

      「我還不想死,謝謝。」我瞪了她一眼。

      「那其實你帶一張嘴就夠了。」她以為我在演百變金鋼嗎?

      「你真的覺得你會死嗎?」難得張銘寺的話會帶著疑惑的語氣。
   
  「那當然!我告訴你!我們高雄柴山的猴子早在幾年前就進化成特殊亞種了,更何況你以為在遇到小晴之後有那一次我是平平安安出門快快樂樂回家的?」我跳起來指著小晴,「我已經遇到鬼、黑道、外星人和機器人了!誰知道我去柴山會不會遇到配備烏滋衝鋒槍的武裝猴子團?」

      「可是跟據我的調查,柴山目前最新的問題是野狗。」張銘寺舉起他的微型電腦。

      「啊!對喔!還要帶棒子!」我連忙衝出房間找尋可以當棒子用的東西。

      小晴跟著我飄出來,「記得帶農藥,要是遇到生不如死的情況可以自殺。」媽的,自殺的方法那麼多,她偏偏要叫我用一個很痛苦的,看來明天難過了。
      
      〞〞
      隔天一大早,我騎機車載著張銘寺,什麼,沒駕照?相信我,在遇到警察之前都沒有駕照問題,更何況坐公車去我要幾點起床啊!我們約九點集合欸!

      小晴當然是在我旁邊飛,當鬼還真方便,只是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時速限制。

      「你們很慢欸!」金承浩不高興的看著我們,班花和他都是自己騎車。沒錯,班花真的是自己騎車。金承浩昨天嚕了她很久,幸好班花為了機動性還是自己騎。

      「還不都是她要換衣服!」抬出小晴這塊神主牌來,金承浩當然立刻閉嘴。

      「好了,靈學研究社出動!」班花看起來很高興,沒想到她騎起車來竟然比男生還猛!

      我們一行人衝上柴山,一路跟著班花騎,一直騎到山的裡面。柴山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想想要藏一個野人也不是不可能,問題是我總覺得武裝猴子團更有可能。

      「好了,我們就先停這裡計畫一下吧。」慢慢的減低車速,班花選了個沒人陰涼的地方停下車來。俐落的下了機車,「我們先來想想野人可能出沒在那裡。」

      我們所有人跟著下機車,開始看班花準備的地圖,聽說是去登山社要來的,不知道登山社準備柴山的地圖幹什麼。

      「嗯…那邊看起來比較容易躲人呢…」我們一群人一起看那一張小地圖,不過除了班花以外的人類想的應該都是怎樣才容易碰不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7-2010 02:0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我們往更裡面騎騎看好了,野人不知道喜歡那一邊。」結果班花還是決定往偏僻的地方走。
   
  我們一群人再度騎上機車,越騎越裡面,我開始認真的想,其實柴山雖然在高雄市,但它其實並不全在人類的掌控之下…,媽的!不知道不是不心理因素,真的越騎越詭異啦…
      
      「前面好像也沒什麼了。」班花慢慢的停下來,我看了看四周,林木茂密,陰陰暗暗的,還真的很陰。

      「我覺得野人應該比較喜歡陽光普照的地方吧…,我們騎回去好不好?」金承浩這個沒用的罪魁禍首現在已經發現不對勁了。

      「不行啊~我想我們還是要研究一下,沒遇到野人遇到鬼也好啊!」班花開心的拿起DV,她是想投搞到鬼影追追追嗎?

      「哈哈…」金承浩現在看起來活像有人塞了一條大巨魷到他的嘴裡,但是班花沒發現金承浩不對勁,她現在正異常熱情的四處拍攝。

      「這裡面不知道有什麼喔?」媽呀!班花現在竟然想離開馬路往樹林裡走?

      「等一下啦,珊珊,妳這樣很危險啦!」我連忙阻止她,要是她出事了那我們怎麼辦啊?

      「沒關係啦~」天啊!她還越走越裡面?

      「等一下!珊珊妳這樣我們怎麼和妳哥哥交待!」金承浩也覺得情況不對。

      「放心啦,我馬上就回來。」班花對我們招招手,shit!她再走我們就看不見她了。

      「等一下!我去好了!」下定決心大吼之後,我現在相當的明白國父孫中山的心情〞〞捨我其誰啊!我走向班花,上天請你保佑我吧。

      現場的人,外星人和一隻鬼都驚訝的看著我,除了班花以外。

      「沒問題,我們一起去吧。」班花笑的很高興,可是…算了,也不錯。
      「等一下!我們去就好,珊珊妳在這裡等我們。」他媽的!金承浩一副慷慨就義的表情,他是寧願見鬼也不給我機會就是了啦。

      「可是…」班花看起來還在遲疑,但是金承浩一把搶過她手上的DV。

      「放心吧,妳在這裡等我們就好!有事我們一定會叫妳的。」金承浩誠懇的看了班花一眼,接著就主動的往樹林裡走。我能怎樣?當然跟著走。

      我們小心的避開地上的樹根,沈默的走了一段距離之後,金承浩開口說話了。

      「你旁邊的那個仙女會保護你吧?」金承浩滿懷希望的看著小晴,在我的玄天大帝破功後,她的九天玄女效果竟然還在,美女真的有差嗎?

      「不會。」我冷靜的打破他的希望,事實上她還希望我英年早逝。

      「你是開玩笑的吧?」金承浩看起來還不願意面對現實。

      「他不是開玩笑的喔~我今天是來幫他帶路的。」這應該是小晴和金承浩第一次主動對話吧,小晴的笑容雖然漂亮,今天卻帶了一分陰森。

      「帶路?」,第一次被鬼回答問題,金承浩顯然相當的不能習慣,但這幾個禮拜他應該已經看習慣了,更何況小晴的死相還不錯。

      「妳是來帶我們找野人的嗎?」怎麼有可能?

      「不,我是來帶他回陰間的,假如他今天可以死成功的話。」媽的,小晴是想到什麼笑得那麼高興?金承浩現在錯愕的看著我,他以為我想嗎?

      「那是一個複雜的故事。」我現在突然覺得很累,今年才十六歲的我人生經驗已經超越很多人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該來的總是要來,張銘寺從來沒問過我什麼,枉費我想了一堆說明。沒想到今天竟然派上用場了。於是我開始說故事,金承浩現在看起來相當的傻眼,我可以理解,要不是小晴就在旁邊,鬼才會信這種事。不過女主角本身可能不想聽吧,她現在飄到樹上看松鼠。

      我們一邊往裡面走,一邊說話,過了五分鐘,我終於把故事講完了,看來我的人生要是寫成小說絕對非常精彩,也許那天可以賣錢吧。

      「原來是這樣。那你今天還敢來這裡?你就那麼喜歡看珊珊啊?」金承浩現在已經換一種眼神看我了。

      「…,你也很喜歡她嗎?」不說話代表我默認,但我也要搞清楚他的想法。

      「我也蠻喜歡她的啊,只是可能沒你那麼喜歡吧。」金承浩抓了抓頭髮,他也沈默了一暫子,「可是我要說,我並沒有不喜歡到想直接放棄。」

      我們互看了一眼。

      「很好,那我們就是競爭對手了。」我簡單的下了結論。
   
  「沒錯,而且我覺得我們應該結盟,你知道籃球隊裡有多少人想追珊珊嗎?」金承浩避開了一根斷成半截的樹幹,「現在是因為她哥哥還是隊長,沒有人敢動。可是隊長今年就要畢業了,我再怎麼說都是學弟,不能搶的太難看。而且想追她的人不只有籃球隊裡的人。」我現在明白他的想法了。

      「雖然想追她的人很多,但是目前全校最接近她的人就是我們了。」我看著金承浩,有什麼比興趣本身最能吸引一個人的注意?

      「對!所以只要我們兩個好好防守,誰都不太可能接近她。等到她哥畢業以後,她就沒有人情問題一定要當經理了。」原來金承浩還是會思考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們要讓她盡量把注意放在靈學研究社這裡,慢慢的淡出籃球社。她不當經理你不會在意嗎?」我繞過一塊大石頭。

      「放心吧,比起給那堆傢伙肖想,還不如不要去。更何況!想當我專屬經理的美眉早就可以一路排到火星去了…」金承浩一臉得意的樣子,媽的,這傢伙一定欠打!

      「喂!你們兩個!前面好像有人種東西欸~」小晴突然飄下來。

      種東西?我和金承浩往前走去,還真的像是有人種東西的感覺,一叢一叢的,我蹲了下去摘了一把下來…
      
  事情就這麼突然!一個…生物就這麼站起來,我和金承浩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它。眼前的東西從頭到腳穿著或該說是披著或套著一仵類似簑衣像是用樹枝編成的東西,看起來非常的厚重,我們看不到它的臉,只看得到它的兩隻走腳沾滿泥巴,而且重點是在它手上拿了把開山刀。

      大概是太突然,眼前的東西也嚇到了,我們雙方呆了一分鐘。
      
      「鳴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和金承浩轉身就跑,他的聲音像是殺豬一樣,雖然我也有叫啦…,不過這不是重點,因為它也追來了!

      「那是什麼鬼東西啊!」金承浩臉色蒼白的猛跑,被拿著開山刀的東西追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

    「說不定那就是柴山野人!」媽的,金承浩越跑越快,是想把我當犧牲品嗎?剛剛還在那裡說要結同盟的是誰啊!

      「喂!你跑慢一點啊~我可是想當嚮導想很久了~」靠,現在還有女鬼來亂!我開始想像明天的報紙頭條說不定是『柴山慘案,少年遊山遭亂刀砍死!』。
   
  幸好柴山野人的速度雖然不慢,但也還追不上,我們雙方現在保持著幾公尺的距離。我開始發誓,等到我平安的回到山下,我一定會培養出良好的體能,反正只要繼續被小晴附身下去,一定會派上用場的!

      我跟著金承浩用力的跑,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往那裡跑。不過反正只要被追到就死定了,除了電影明星現在誰還有心思去想要往那邊跑?

      跑了幾分鐘,我看見前方出現一道曙光,看起來像是剛剛走進來的路口!沒想到金承浩在逃命這件事上還蠻有天份的,簡直就是鴿子嘛!
      
      「珊珊!快跑!柴山野人來了!」平常要是說這種話一定會丟臉丟到死,但現在可是生死一瞬間!張銘寺?誰管他啊!

      我和金承浩終於跑回大馬路上,眼看跳上機車一定來不及發動,我們當機立斷的繼續跑…

      但是班花和張銘寺都沒有動,張銘寺不動就算了,但是班花可是肉做的,怎麼可以不動?

      我轉過頭去,金承浩也一樣,接著我們看到難忘的一幕。
      
      班花使出一個漂亮的擒拿手,當場把柴山野人摔倒在地。
      
      「小寺!拿繩子!」靠!張銘寺什麼時候變小寺了?還主動去翻班花的包包?話說回來班花帶繩子幹嘛啊?

      眼看情況完全逆轉,我和金承浩慢慢的走回去,小晴則在我身後很沒形象的破口大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7-2010 02:0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好了,柴山野人抓到了!這可是我第一次抓到超自然生物欸!」班花現在就像一朵嬌麗的玫瑰花一樣,笑容好比天使,手上卻拿著柴山野人掉的開山刀。
   
  看著張銘寺一個人綁柴山野人相當吃力,我和金承浩趕緊過去幫忙,要是被它跳起來就不好了。綁著柴山野人的同時,我突然想到,如果班花的哥哥可以是籃球隊隊長,那班花的運動神經絕對差不到那裡去,那麼上次擊中關仔的那一球,說不定不是故意的…

      「綁好了…」金承浩喘了口氣坐在地上,「珊珊妳太厲害了吧?」

      「嘿嘿,因為我爸爸是警察啊!」班花雖然笑得很可愛,但全台灣那麼多警察,有一個高手女兒的可不多。

      「現在要怎麼辦啊?」我看著這個不斷掙扎的怪東西,難道我們要把它運下山展覽?

      「小寺剛剛說交給他就行了!」靠!那不等於宣判柴山野人就此絕種嗎?

      「那你要怎麼做?」我看向張銘寺,後者保持著一貫的面無表情。

      「解剖。」推了推眼鏡,邪惡外星人冷靜的回答。聽到他的回答,不斷扭來扭去的柴山野人停了下來,等一下!他聽得懂人話?

      「他媽的!你們敢?」柴山野人會說人話,還是說髒話。

      張銘寺用行動帶替回答,他拿出了一把銳利的手術刀,為什麼他會隨身帶這種東西啊!
      
      「等…等一下…你們要講人權啊!」柴山野人現在看起來真的在擔心了。

      「地球上只有人類才講人權。」金承浩看著倒在地上的柴山野人,他想必還為了剛剛的失態覺得丟臉,不過他不知道我已經看得很習慣了。

      「我、我是人類啊!」柴山野人在地上無辜的大喊。

      「拿開山刀的殺人魔也沒有人權。」我冷冷的看著他,這傢伙害我一大早莫名其妙的跑了一段馬拉松。

      「我不是殺人魔啦!」柴山野人在地上扭來扭去,看起來非常害怕。

      我和金承浩對看一眼,「那你幹麼追我們?」

      「因為你們搶了我的錢啊!」柴山野人竟然理直氣撞的指責我們,真是太好笑了,我們什麼時候搶他的東西了?

      「放屁。」金承浩言簡意賅。

      「證據就在那傢伙的手上!你們還敢說不是!」柴人野人瞪著我,我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接著發現自己手上竟然還抓著剛剛摘下來的草,順手把它拍掉。

      「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還真難拍,都黏住了。

      「啊啊啊…!」柴山野人看著我拍手,竟然發瘋似的大喊!
      
      「你怎麼了?」班花一臉關愛的看著他,顯然還不認為他是人類。

      「我的錢…」他拼命的向我拍下的東西推進。

      「這是什麼啊?」看著他這麼拚命,我蹲了下來揀起一片。張銘寺也靠了過來開始猛按他的gameboy。
      
      按了五分鐘,他終於得出了結論。

      「Cannabissativa.」

      看了他一眼,我沒好氣的說:「講中文!」
      
      「大麻。」
 
      聽到這個答案,我呆了一下,在演電影嗎?

      「這麼說你是人囉?」班花突然恢復冷靜,「為了種大麻所以故意穿成這個樣子好嚇人讓別人不再來這裡,雜誌裡的報導也是你買的吧?」都不用換氣的,太強了。

      看了班花一眼,柴山野人嘆了口氣,「不是,是我投稿的。」

      那間雜誌社的編輯也過的太輕鬆容易了,這個世界上輕鬆容易的工作還真不少。

      「那我不能解剖了嗎?」所有的人都白了張銘寺一眼。

      「怎麼辦?我們要報警嗎?」金承浩看著地上種大麻的柴山野人。

      「不要!我拜託你們千萬不要報警!」一聽到報警,柴山野人突然大吼,這也難怪,一但被抓到種大麻,這傢伙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不行喔,犯法就要做牢才行。」班花不愧是警察的女兒。

      「那…那我帶妳們去看柴山猴子王好不好!牠很神奇的喔!會超能力喔!」厲害,才認識班花十分鐘就知道她的弱點,不過你犯法在先,沒救了。

      「真的嗎?柴山猴子王會超能力嗎?」班花兩眼放光,欸,妳老爸是警察吧?

      「真的真的,妳先幫我鬆綁…」靠!這傢伙兩眼只看著班花手上的開山刀。

      「欸!珊珊,不要啦,他騙妳的!」雖然我知道這個時候沒有事情可以說服班花…
      
      「喂!你們幾個!」突然傳來一陣吼叫,我抬起頭來,遠方一個警察正騎著機車過來。

      班花俐落的把刀往樹林裡一丟,我則馬上用腳把地上的大麻踢散,雖然我不認為警察認得出來,但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太好了,遇見人民保姆就代表我們安全了。

      「你們幾個在這裡幹什麼!」眼前這個壯壯的警察看了我們幾眼,「駕照呢?」

      靠!我忘記這幾年開罰單是警察的首要工作。

      「呃…」我們幾個看著警察大眼瞪小眼。

      「你們幾個是高中生喔?無照駕駛喔?六千!」眼前這個警察非常高興的拿出一本罰單來。

      「警察叔叔!你誤會我們了!」我大聲的阻止他開始開單的動作。

      「喔?那是怎樣?」警察不耐煩的看著我們,似乎非常想下筆。

      「我們是來做科展的,我們要參加全國高中組科學研究展覽會。」我努力的擺出一付精英的模樣,事實上我上高中以來燒杯都沒碰過一個。

      一個人站在最前面,我看不到其他人的表情,只希望大家都放機靈一點。
   
  「真的喔?」警察的表情改變了,這年頭只要提到『科學研究』四個字,當事人頭上就會出現金光。更何況我的身後還有宜室宜家的班花,全校第一名的外星人,看起來很陽光的金承浩,最後還有演技高超的我。
   
  「我們的研究題目是『柴山彌猴對機車噪音的敏感度』。所以我們才會弄了這麼多機車來,其實那些機車都是這位李先生熱心提供的,全部都是他一部一部騎上來的,我們絕對沒騎。」誠懇是騙人的第一步,現在我臉上的表情絕對可以直接去演連續劇裡的好人。

      「對不對?」我看著倒在地上的柴山野人,他當然猛點頭。

      「為什麼他會被綁起來?還穿成這樣?」警察不解的看著柴山野人。

      「民族療法治駝背,八週刊寫的。」班花一臉自信的看著警察。

      「是喔…」警察呆呆的看著我們,顯然是想再說點什麼,「真的嗎?」

      「真的真的,這個方法很有用,一流的啦!」柴山野人在地上用力附合。
      
      「警察叔叔,你要不要也拍一下,會在全國科展上面放喔!」我搶過金承浩手上的DV,開始拍起來。

      「真的喔?全國喔?」看著鏡頭,警察先生開始梳理起頭髮來。不過這段影片唯一可能放映的機會是投稿到鬼影追追追。

      一邊拍片,我一邊做下最後一擊,「警察先生你叫什麼名字?我們一定會在指導老師的地方寫上去的!」

      「啊我叫…」結果警察先生連家裡的地址和電話號碼都告訴我們,也許再加把勁可以騙出銀行密碼也說不定。
      
      拍了整整十分鐘,警察先生的無線電突然響了起來:「有小孩被猴子咬!快來!」

      「真是的!我在拍片子欸!」警察先生不太高興的拿起無線電,「好啦!等我一下!」

      警察先生慢吞吞的騎上機車,臨走時又轉過頭來,「啊你們剛剛說科展的題目是什麼啊?」

      「『柴山彌猴對機車噪音的敏感度』。」世界上最笨的人就是忘了自己說的謊話的人,不過其實我常忘。

      「是喔~啊結果怎樣?」機車已經發動了,求求警察先生你就快走吧!

      「非常敏感,猴子全都嚇跑了。」

      「是喔~得獎要通知我喔!」絕對不會有這一天的。
      
      看著警察走遠,我們一群人都坐了下來,伴著野人越來越誇張的叫罵聲。

      「再來怎麼辦?」金承浩看著我,我看著柴山野人。

      「回家吧。」,要是等一下剛才那個警察發覺不對勁回來就慘了。
      「那他怎麼辦?」

      「丟在這裡吧。」班花站了起來,「反正他本來就不是好人,竟然欺騙全台灣的超自然研究人員,罪無可恕!」他的罪應該是種大麻吧?

      「可是這樣會不會有點狠啊?」金承浩似乎是我們之間最有良知的人了,因為我也開始準備騎車走人。

      「不會。」我已經快累斃了,更何況再待下去說不定真的會遇到武裝猴子團。
   
  結果我們就真的這麼走人了。雖然事後想想那麼做並不是最好,不,應該說是很不好。不過當時我們已經沒有心力再去處理那件事了,明明才一個小時,我們卻好像過了一整天一樣。
      
      而且我回家又遇見一件慘痛的事。

      當天晚上在家裡,我正舒服的躺在床上聽音樂。

      「大頭輝啊~」小晴笑的很燦爛,一定有問題。

      「什麼事。」我馬上坐起來。

      「今天在柴山上,我在看松鼠的時候,聽到一件事情欸~」天啊,笑得這麼甜絕對有問題。

      「什麼事?」該死,我想不起來她可能聽到什麼。

      「你啊~說你喜歡林卉珊喔!」

      「…,是啊,不行嗎?」與其說謊不如直接認了吧。

      「是啊,為什麼不行呢?」小晴笑盈盈的靠了過來,「是不是還想跟她結婚啊?」

      「沒什麼不可以啊…」看來她只是想嘲笑我吧。

      誰知道她瞬間變臉,「媽的!成績爛得要死!你以為你養得起兩個女人是不是!」

      「喂!讀書跟娶老婆有什麼關係啊!」

      「我告訴你!絕對有關係!你現在連半個我都養不起,還想要養兩個?休想!」

      小晴狠狠的瞪著我,「死又死不掉,書又唸不好,你憑什麼啊你!」

      不會死才能養老婆吧?

      「我告訴你!我一定會破壞你所有的機會!你只專心想著怎麼賺錢買我的東西就可以了!」小晴居高臨下的指著我,變態到不行。

      「妳這個超級敗金女!妳敢這樣我就跟你拚了!」我從床上跳起來,靠!現在就已經夠辛苦了,老天你是還要怎樣!

      「可以,我就在等你這句話。」小晴突然恢復笑容,女人實在太複雜了。

      「你不用跟我拚了,你只要跟這本書拚了就好了。」小晴突然從上次買的書堆裡抽出一本來。
      
      我接過那本書來,『托福完全必勝手冊』。

      「這是幹啥?」我不解的看著小晴。

      「我想了想,養我一個唸台大應該還勉強過得去,但現在又加上一個林卉珊,這樣一定不夠。」小晴帶著笑容,恐怖的笑容。

      「所以呢?」

      「所以從現在開始你的目標不再是台大,而是美國哈佛大學。」

      「啊?」我呆呆的看著小晴,她瘋了是不是?

      「我限你在半年內把這本書唸到滾瓜爛熟,要是做不到的話…就等著當小鳥超人吧!當然,追別的女生也別想!」小晴現在惡狠狠的看著我。

      「可是…」我現在腦筋一片空白…

      「還有,下禮拜四、五的月考,考不好的話。小鳥超人就等著你,知道嗎!」
      
      該死該死該死!難道下禮拜這我的人生小說將變成限制級的嗎?我不要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7-2010 02:1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ypersong 于 12-7-2010 02:11 AM 编辑

(12)冥婚婚友社   
  交完考卷,我現在覺得全身快虛脫了…,這次月考比上次更為悲慘朄朅朢榰,我根本沒有那幾天是有睡過三小時的。不過這次我學乖了,與其花一堆時間念根本不認識的數學和英文還不如傾全力猛背國文、歷史、地理和生物箖管箜箅,這樣我的保護小鳥計畫成功的機率還大一點。
   
  考完之後我一點都不想知道答案,真佩服希文和齊革非才一打鐘就馬上奔向書包榬樆榪榼,兩個人開始為了零點幾分在那裡哀聲嘆氣。我趴在桌上看著世態炎涼,值得佩服的人不只是齊革非他們甃甂甀甄,阿才也很讓人欽佩,他竟然敢大聲的吼著他剛剛在考卷上寫台灣第一任巡府是林志玲,因為她是台灣第一名模。
   
  「大頭輝!你到底考的怎樣?」小晴靠到我旁邊來,我昨天鄭重的警告她,如果在我寫考卷的時候有人(或鬼)站在我旁邊,我就寫不出來。所以她今天儘可能的離我遠一點。

      「我還是有看考卷喔!你們考的都超簡單的,應該沒問題吧?」小晴冷然的看著我,非常的變態。

      「最好是很簡單啦!」我白了她一眼,反正在結果出來之前我暫時都不用煩惱,出來之後?有空我再想想…

      「大頭輝~你等一下有事嗎?」天使的聲音從後面傳過來,有事我也會說沒事。

      「沒事啊,怎麼了嗎?」我看著班花,她站在她的位子上,似乎在計畫什麼。

      「太好了,你想去旗津嗎?」聽見我的回答,班花明顯很高興。

      「好啊好啊~好久沒去旗津了!」老實說在考試完去旗津真是有夠沒創意的,可是如果是班花提的,那就算用爬的我都會去。
   
  「大頭輝?去旗津很開心喔?」小晴現在露出冷笑,「你皮給我繃緊一點!不要忘記今天晚上的冬季羅馬戀曲,錯過了我就讓你這輩子都不會想再出門!」靠,這個時候那有心情去理小晴,我眉毛動都沒有動一下,威脅聽多了也是會麻痺的。
   
  「太好了!希文要和小非去補習,我還怕找不到人欸~那就這樣囉!小浩和小寺也都要去,等一下打掃完在教室集合喔!」班花笑得很甜,現在她轉身去拿掃把準備整潔工作了。
      
      但是到底是為什麼,我就是該死的覺得這個組合代表了不幸?
      
      我、張銘寺、金承浩三個人在公車上大眼瞪小眼,在這種「尖峰時間」公車上本來就是一位難求,現在只有班花有位置坐。

      「旗津有什麼?」張銘寺發問了,兩隻手都要扶把手,他根本不能按gameboy,也沒功夫推他的眼鏡。

      老實說旗津這個地方非常的難分類,說好玩又不是很多東西,要說無聊嘛,自high也不是多難的事。

      「旗津啊~有海啊。」金承浩很廢話的說明,「對了,珊珊,等一下我們要去幹什麼?玩水?海之冰?烤小卷?還是我們要去燈塔那邊?」

      「也可以去西子灣啊~」我也提出了建議,雖然我暫時想不出來三男一女在西子灣除了走來走去以外還可以幹嘛,四個人塞一個坑嗎?

      提出基本建議後,我們三個人都看著班花,不管我們有什麼提議,一律都要班花認可才有可能成行。現在女主角正陷入了思考,側著頭的班花看起來真是超級可愛。

      「嗯…,其實啊,我已經想好了,可是等一下再跟你們說!」班花笑得很開心,該不會是什麼秘密基地吧?
   
  我們很無聊的坐到火車站,再轉車。看來無聊的人還真不少,因為公車上根本就是制服展覽會,這次連班花也沒座位。不過她似乎一點也不介意的樣子,看來似乎是在期待什麼。

      再來的事情其實更無聊,就坐渡輪啦,在旗津晃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班花終於露出「我要說了」的的笑容。
      
      「其實我之前一直想去旗津的一個地方…」聽見班花的真情告白,我忍不住開始猜測,依珊珊的個性,她想去的地方要不是燈塔旁的吊人樹就是海邊的水鬼必經之路。

      「我一直想去的那個地方聽說很陰…」看吧?沒錯吧?班花的眼睛再度亮起來了。聽到陰這個字,金承浩的臉色也馬上陰起來,不過他當然不敢說什麼。

      「我一直想去那裡試試看,可是只有女生去那裡好像沒什麼用,所以我就一直想找男生陪我去…」是什麼地方這麼神奇?嚇人還挑男女的。

      「其實就在前面不遠…」班花現在看起來欲言又止,非常的不好意思。

      「沒關係啦,是什麼地方妳就直說吧。」班花還是要開開心心的才像她。
      
      「好吧,其實也沒什麼啦,那個地方還蠻有名的,就是二十五淑女墓啦。」班花再度綻放出笑容來,只是現場男性再也笑不出來了。

  「民國六十二年九月三日的破曉黎明由旗津中洲開往前鎮加工區的民營渡輪「高中二號」在航行途中,因船小乘客眾多,而造成機器零件失靈,不幸船體翻覆沉沒,罹難者二十五人,其中多為中洲地區正值青春年華、正要散發光亮的少女們,且大多任職於前鎮加工出口區,瞬時成天人永隔,變成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張銘寺推了推眼鏡,gameboy在手,資料無窮。

      「那是什麼啊?珊珊妳要掃墓嗎?」金承浩還在不知死活的發問,他是都沒在聽鬼故事的嗎?真是笨死了,他竟然不知道二十五淑女墓真正有名的是…

      「不是啦,小浩。」班花露出婉約的笑容,「傳說二十五淑女墓的少女們總是一直在找人陪,常有男性在那裡出車禍死亡,而且聽說有兩個已經冥婚出去了。」
      
      我現在很確定金承浩正在後悔剛才為什麼不轉身就走。

  「老實說我一直很好奇,可是我是女生啊,她們可能根本就不想理我,所以我就一直想找男生來試試看…」班花現在開心到不行,搞不好是想到要是我們有人冥婚成功的話,她就可以一天到晚看鬼了。

      「可是…我想這只是傳說吧…」金承浩只差沒有大叫說『我要回家』了。
   
  「小浩,傳說通常都有一定的事實做基礎的,不過沒關係,我想要不然我們走過去晃一下就好了,看看有沒有什麼陰風陣陣嘛…」班花非常的體諒我們,提出了最低程度的實驗。

  結果我們一群人就這樣往二十五淑墓前進了,一邊走我一邊請求老天千萬不要讓我被什麼淑女看上,我旁邊已經有一個魔頭了…,走過一排白色石丘,過了個牌坊,二十五淑女墓就在一環圍牆裡。
   
  金承浩不知道那找來一副墨鏡,頭更是垂的低低的,看來他真很怕會看見什麼東西。不過張銘寺到是非常大方的東張西望,看來搞不好他很想弄一位回去做示範教學對象也說不定,不過他家就是我家,說什麼都要看緊他。另外班花現在看起來非常的開心,甚至拿起數位像機猛拍,似乎是想抓住那一點點靈異的機會。

      「你們真是想太多了,你以為她們會看上你們這種沒用的草包高中生?」小晴在我旁邊涼涼的發言。

      「這麼說這裡真的有…淑女囉?」我好奇的看著小晴,她算是人形靈體雷達吧?

      「當然有囉,人家現在在泡下午茶,還不只二十五個呢。」小晴往旁邊的大樹飄過去,意思是她不想曬太陽,我也趕緊靠過去,要是動作稍微慢一點一定會被罵死。

      「為什麼不只二十五個啊?」這裡不是二十五淑女墓?

      「我想附近應該還有別的墳墓吧,熱鬧的很呢。」小晴不知道在看什麼,怪了,可是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啊。

      「她們也會泡茶啊?」我只好假裝好奇以免冷掉,「不會無聊嗎?」

      「怎麼可能會無聊?」小晴冷笑一聲,「一群女孩子在一起總比跟你在一起好吧!」靠,怎麼又有我的事?
   
  「想想也是,現在的男人越來越沒擔當,與其找冥婚對象不如泡茶!」擺明拐個彎罵我沒用就是了,也不想想真正沒用的是誰,當初狠一點兇過牛頭馬面的話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總之她們不會找我們麻煩就是啦?」只要這點確定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小晴白了我一眼,「你以為鬼都很閒啊?」是是是,全世界的鬼都很忙,就妳最閒。
   
  我們一人一鬼站在樹下,開始進行無聊的對話,諸如剛剛在旗津公園看見的新娘長得如何之類的。根據這兩個月來的相處,我現在很清楚只要找個開口讓小晴評論,她就會自己說個沒完沒了,我只要每隔五分鐘發個狀聲詞就可以閒上很長一段時間。
   
  「奇怪,為什麼一點事情都沒有呢…」過了半個小時,班花相當失望的朝我走過來,金承浩和張銘寺也根在後面,看來今天的二十五淑女墓之行已經平安結束了,老天終於開眼了嗎?

      「快回去吧。」金承浩現在看起來像是遇上SARS一樣,連口罩都拿出來了。

      我們一群人總算離開了那淑女俱樂部,踏著歸程的腳步實在是讓人輕鬆不少。走上大約十分鐘後,總算大家又再度能說說笑笑,基本上想知道那個地方乾不乾淨

      ,只要看金承浩的臉就好了。
   
  我之前曾經找機會問金承浩到底路上有多少鬼。根據他的說法,大部分的鬼看起來都和常人沒兩樣,所以他常常分不出來,但有某些比較特別的地方,會有一大群待在一起,那就很明顯了。但是多數時候他其實看不到什麼東西,只有在特殊的狀況下他才會感覺得到,看來他是沒什麼靈力的陰陽眼。
      
      「啊!烤小卷!」離開了靈異地點,班花看起來再度是個普通的陽光少女,現在她注意的東西是吃的。
      
      「請妳吃吧。」我和金承浩異口同聲的說出同一個想法,接著死瞪著對方。

      「不用了,我請客。」班花帶著微笑跟小販要了六隻小卷,等一下,她要六根幹嘛?難道真的要回去掃墓?還是她知道淑女俱樂部正在泡茶,要回去送點心?
      
      幸好我的猜測是錯誤的,班花買六隻是因為她要一個人吃三隻。

      「豬啊!」小晴看著正在啃小卷的班花,不客氣的毀謗。但誰理她啊?現在我正在享用班花第一次請我吃的東西,這會是我一輩子的美好回憶。
      
      但我忘了老天總是跟我過不去。
      
      「同學!要不要訂英文雜誌?」一個好聽的女聲從我後面傳來,我們四個人同時轉過頭去,是一個…,很辣的美女。

      「同學?要不要訂訂看海底英語教室?我們的編排很棒喔~」雖然眼前的女人妝化得有點濃,但身材真是好的沒話說,笑容又是無懈可擊,是男人都會想靠過去啦!
      
      但是我們這裡有班花啊!怎麼可能就這麼遵從本能的走過去?

      「不好意思喔,我們在趕時間喔~」班花所使用的是在火車站發展出來的趕推銷員初級招數。

      「沒關係啦!看一下就好。」初級招數通常也代表沒有用,女人熱情的拉著班花的手往她的小攤位上走,班花都過去了我們能不跟嗎?
   
  結果我們一群四個人坐在這位自稱洪小姐的女人的小攤位上,看著她開心的講解海底英語雜誌有多美好,問題是我聽到這個名字只會想到賽巴斯丁打鼓的畫面。至於她所講的在未來英文有多重要,不會英文往後的人生將會毀滅,全民英檢沒過的話你就不用活了之類的話我倒是沒什麼感覺。

      在講了差不多二十分鐘之後,洪小姐終於停了下來,拋出了最重要的問題。
      
      「你們要不要訂個雜誌?」誰會想要在路邊訂個雜誌啊?更何況還是英文雜誌?這個世界只有鬼才會想要訂英文雜誌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7-2010 02:1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結果這次我說對了。

      「大頭輝,聽起來不錯欸?」小晴在我身後心動的說,是長什麼腦袋的鬼才會相信這種『只要訂了我們雜誌一年內就能通過全民英檢高級』的謊言?

      「對啊,大頭輝,你訂一下嘛~」靠!金承浩這傢伙為了快點脫身,竟然狐假虎威靠小晴來陷害我。

      「我…」看著洪小姐期待的眼神,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

      「多少錢?太貴我不訂喔!而且我只訂一個月!」管他的,我就是只想訂一本不行嗎?

      「沒問題!你只要在訂購單上簽個名就好了!一期只要一九九!」不知道是不是神經錯亂,洪小姐還是很高興。

      在我簽完名之後,掏出了兩百塊給她,只見洪小姐非常慎重的拿出一本簿子寫收據,並且撕下了紅色的複頁紙包上一塊錢還給我。

      「恭喜喔~往後你將會前途無量的!」洪小姐笑得非常的媚,但我現在心裡只有一個字,為啥我得為了這什麼鬼雜誌花兩百塊啊!
      
      之後我就回家了,誰知道麻煩才正要開始。

      因為當天晚上十二點一到,我的房間就多了個女人。
      
      「相公~」其實那個聲音不難聽,但嗲到一個可怕的地步。

      聽至這句話我差點從床上滾下來,因為小晴每個晚上都掛網,所以本著不看白不看的心理,我只好看她買的書,如果她那麼喜歡上網的話還買那麼多書幹嘛啊!

      我和小晴同時看著那位突然出現的女人,她看起來十六七歲,穿的也是現代的衣服,那幹嘛叫相公啊!

      「妳是誰?」小晴坐在電腦前冷冷的看著房間裡的另一隻鬼,後者顯然很錯愕。

      「呃…我是…」她看向我,「他的…娘子。」

      「開什麼玩笑,我才沒有娶老婆咧!」我趕緊大聲的辯駁。

      「你有!你今天答應的啊!相公~」天啊!她所有的話都很正常,為什麼只有最後一個名詞唸得這麼詭異!

      「我那有!妳不要胡說八道!」我看著小晴扭曲的表情,再不趕快澄清我就死定了!

      「有啊,洪小姐說你已經娶了!」對方理直氣狀的大聲講話。

      「洪小姐?」我和小晴同時提問,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妳說清楚一點,什麼洪小姐?」我無奈的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孩子。在此招告全天下的男性,當你家裡還有一個的時候,絕對不可能再多一個,就算是自己送上門的也一樣。

      「洪小姐是冥婚婚友社排名第一的顧問啊!你知道要排上她的流程要排多久嗎?」眼前這個女孩子現在不耐惱的看著我,那有剛剛那個叫『相公』的感覺。

      「我才不管她是什麼冥婚代理人咧!反正我根本就沒娶妳,妳可以回家了!」

      「你已經娶我了!結婚證書你都簽了,你看!你要養我!」這個女孩子非常大方的拿出一張紙,那明明就是我今天簽的訂購單。

      「那是訂英文雜誌的好不好!」我打醒她的夢,但是結果是我被打醒。

      「不,這是結婚證書,你看!」少女指著密密麻麻的字堆裡的一小行字:『本人願意娶倪瑤莉為妻,並負擔其往後一切費用。』

            靠!這根本就是詐欺!這是那門子的冥婚婚友社啊,根本是冥婚逼婚社!我轉過頭去瞪著小晴,雜誌是她要我訂的,要娶也應該是她來娶才對!

      「你為什麼要大…他?」接收到我的眼神,小晴只好自己出來收這個爛攤子。

      「我也不想啊,可是洪小姐說嫁我有什麼辦法?」眼前這個女孩子無奈的看著小晴,我咧,她以為她是受害者嗎?

      「拜託,人家叫妳嫁妳就嫁啊~」小晴白了她一眼,那來的天兵啊。

      「我有什麼辦法,我也不想啊。」她現在一臉無辜的看著小晴。

      「妳今年幾歲了啊?」我看著她,會叫人家相公,不管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年紀很可能都已經一大把了,就用這個理由退婚吧。

      「我今年十六歲啦。」對方擺擺手,看起來確實是現代人的樣子。

      「那妳幹嘛叫得那麼噁心啊!我還以為妳是清朝人咧!」我看著這個女孩子,訂購單好像叫她什麼莉的。

      「我看電視上面冥婚的都是這樣叫的啊…」現在她看起來更無辜了,都什麼年紀了還學電視演古裝劇。

      「總之,我不想跟妳結婚,妳回去好不好?」我誠懇的看著這個什麼莉,希望她願意自己回家。

      「不行啊!你以為我很想嫁嗎?還不是因為我奶奶他們都說想抱孫子才這樣的!」現在這個什麼莉的眼淚都噴出來了,太厲害了,水龍頭嗎?

      「妳才十六歲欸!抱什麼孫子啊!妳祖母神經病喔!」小晴才不管她哭不哭,不客氣的駁回她的爛理由。

      「可是…」她的鼻涕都流出來了,「可是我曾祖母說她那個年代女生十六歲就生兩三個的一堆啊!」

      「那是妳曾祖母那個年代,不是這個年代,妳快回去說妳不要嫁。」小晴現在看起來像急著下班的公務員。

      「可是我二叔公又說女生要早點找人養比較好啊…」什麼莉的情緒慢慢的平靜下來,說哭就哭,說停就停,女人真是太恐怖了。

      「現在女人要靠自己好不好,妳管妳二叔公去死啊!」明明就為了自己逼我讀書,還敢嚷什麼靠自已…

      「可是我二叔公已經死了啊…」這個叫什麼莉的顯然抓不住重點。

      「就算他死了,妳還是可以不用理他。」小晴果斷的回答。

      「可是我外曾祖父、曾叔公、三舅媽、五阿姨,八姨婆、大伯父、四姑姑都這麼說啊!」這件事是告訴我們人死了以後絕不是一了百了。

      「我才不管他們說什麼,總之現在沒有人十六歲就嫁人的啦!」小晴的忍耐已經快到極限了。
   
  「可是…我六姑婆說女生要趁年輕的時候替自己打算,早一點結婚以後會比較輕鬆,太老了就沒人想娶了。我覺得這也是真的啦…」什麼莉相當靦腆的看著我們,話說回來就早一點打算這點來看小晴不用人教都很行。

      「可是妳也太年輕了吧!相信我,十六歲的女生也沒人要娶啦!」小晴已經開始瞪人了。

      「可是電視不是很喜歡演什麼十六歲新娘嗎?」什麼莉的一臉天真的看著我們,她都在看些什麼東西啊!

      「吼!妳怎麼那麼笨!妳到底是怎麼死的啦!」小晴的理智線已經斷裂,開始問起玩碟仙時禁問的問題。

      「我喔…」一談到死因什麼莉的眼眶又開始泛紅,「其實我也不想死啊…,我只不過是一邊聽MP3一邊過馬路,結果沒注意到紅燈嘛…」果然是笨死的。

      「少囉嗦了!反正妳快點滾回去!這裡沒妳的地方!」小晴飄到她面前,惡狠狠的看著她,什麼莉顯然嚇到了。

      「妳到底是我相公的誰啊…為什麼這麼兇?」來了這麼久才發現最關鍵的問題,也真是夠笨了。

      「我?我可是他的再世恩人,他的命是我救回的,跟我一比妳只是個屁!快回家!」雖然小晴說的都是事實,但又好像不是這麼回事。

      「你…」什麼莉突然委曲的看著我,「原來你想要腳踏兩條船!」

      「最好是啦!」我瞪了她一眼,「明明就是妳想騙婚!」

      「我騙婚?」什麼莉倒抽一口氣,「你怎麼可以始亂終棄!」靠!連開始都沒有我怎麼棄!
   
  「閉嘴啦!」眼看再下去沒完沒了,小晴跳了出來,「妳也不看看妳自己的長相,三頭身大餅臉小眼睛塌鼻子香腸嘴暴牙蘇!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能看的,要身材沒身材,要長相沒長相。頭腦只能拿去和蟑螂比大小,才十六歲看起來像六十歲,沒知識沒常識只會看電視,誰娶到妳誰倒楣,妳還是趕快滾回妳的棺材裡順便托夢不用撿骨了,以免人家撿骨師看到妳的骨灰半夜都會嚇到剉起來!」
   
  沒換氣講完這一大串話還臉不紅氣不喘,小晴的功力實在高,說實話什麼莉的其實沒那麼糟,可是為了趕她走也只好說得狠一點了,而且說話的人是大美人,這更是讓她沒半句可以反駁。
      
      我看著什麼莉,她呆呆的站在原地消化小晴那一堆話,過了三分鐘總算有回應了。
      
      「鳴哇…,妳欺負我,我要回去告訴我媽媽…」她就這樣哭著跑走了。
      
      太強了,不愧是變態女魔頭。
      
      「哼!看以後有誰敢跟我搶我的東西!」小晴得意的坐回椅子上,我們兩個再度回到原位繼續著原來的事。

      可是,『我的東西』是什麼意思?算了,反正沒事了。

      但我錯了,剩下的問題是我們忽略了什麼莉話中的真意。

      「夭壽死囝仔!你敢欺負我孫女!」平靜不到十分鐘,一陣可怕的聲音傳了進來,接下來的畫面送去鬼影追追追的話足以嚇死全台灣的觀眾。

      數不清的亡靈從我房間的四面牆壁穿了隻來,每一個看起來都兇神惡剎,有普通的,當然也有難看的。唯一的共同點是他們全都狠狠的看著我。
   
  「我孫女養到這麼大,沒收聘禮白白送給你,你還敢欺負她?」帶頭的是一個老到不行的老太婆,看起來像具乾屍,兩粒眼珠像是要從眼眶裡掉出來了,而且是往我掉過來。

      「我…」我呆呆的看著現場畫面,開始想林正英遇到這種畫面會怎麼辦。

      「他欺負我啦…他說我騙婚,還說我長得很難看他不要我啦…」很難看明明就是小晴說的,怎麼推到我身上。

      「你這個死囝仔,我孫女長那麼漂亮要嫁給你還不要?」老祖母瞪著我,雖然什麼莉稱不上醜,但離很漂亮也還有一段距離,老花眼不愧為老人家的煩惱。
      
      「呃…我…」我看著這一大伙人,開始思考我到底是娶一隻鬼還是娶一家鬼。
      「其實我一點都不好,配不上妳的孫女啦,她可以找到更好的啦…」我開始貶低我自己,隨便他們去找什麼高薪的經理還是竹科工程師都行,總之不要是我就好了。

      「對啊,這小子配不上我們瑤瑤啦!」靠!是她配不上我,雖然這麼想,但我臉上還是保持著呆滯的表情,這種時候就算被當智障也無所謂。

      「不會啦,其實這樣的小孩比較好啊,腳踏實地才有前途啦~」一個老頭子突然看著我笑,媽的,什麼時候都好,就是不要這個時候誇我。

      「對呀~不是帥哥啦,可是長得也可以了啦!」靠!不要性騷擾!七老八十了還捏我的臉。

      「看起來了蠻健康的啦,抱孫子應該不難啦~」又一個變態老頭!要孫子不會自己去生喔!

      「反正我孫女就交給妳了,洪小姐說你不錯就不錯,你要好好照顧我們家瑤瑤一輩子!」老祖母把什麼莉的推過來,我現在只想哭,看向小晴,她也是一臉錯愕。
      
      「呃…實不相瞞,我已經有一個了。」我指著小晴,為了脫身,就算等一下被小晴打死也無所謂,拼了!
      
      現場所有人這才注意到坐在電腦前的小晴,不愧是一家人。
      
      「啊你這個不要臉的人,有我們家瑤瑤了還敢去捻花惹草!」一個老太婆指著我罵,最好我是可以下午結婚晚上就再找一個回來啦!

      「不,您誤會了,我才是先來的,妳們家瑤瑤是來做小的。」小晴笑盈盈的飄到我旁邊,還算她有良心。
      
      現場所有人都傻住了,這下他們該走了吧?
      
      「我就說洪小姐不簡單嘛,雖然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但是娶得到這麼漂亮的,這小孩一定不簡單。」一個老頭開心的拍手,這年頭是夫以妻為貴嗎?

      我感覺得到小晴的頭上隱隱的暴出一條青筋來,她已經做出了認識以來最大尺度的犧牲,結果一句話就被擋掉了。
      
      「對啊,沒關係啦,薛平貴還不是娶兩個。」意思是小晴是王寶釧就是了。

      「嗯,大男人有個三妻四妾也沒什麼了不起。」說這話的是個古裝老頭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1.336464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