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9675|回复: 134

槟城能!世界头号走私通缉犯原来是槟城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4-2010 05:4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楂波龙爪手 于 1-4-2010 05:59 PM 编辑

国家地理杂志2010年1月刊刊载了bryan christy的一篇长文,文章描述他了在野生生物管理局为期五年的卧底后终于抓获野生动物走私大贩枭anson wong,然而在anson wong不到4年的监狱生活被释放后,他更加猖獗的继续着这一买卖。anson wong从事的走私野生动物包括了:苏门答腊和爪哇岛犀牛角,藏羚羊毛,长冠八哥(据称野外总数不到150),斯皮克斯金刚鹦鹉(这个据称已经灭绝了,大拿最近还卖出了三只),此外还包括了雪豹皮和熊猫皮!

anson wong,有谁认识他吗?




在墨西哥引渡至美国的照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0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1998年9月14日,墨西哥城国际机场,一个身形瘦削、戴着眼镜的名叫 Wong Keng Liang(黄景良,音)的马来西亚人从日本航空公司第12号航班的飞机上走下来。他穿着一条褪了色的蓝牛仔裤、一件印有白色鬣蜥头的T恤外加一件淡蓝色外套。由五名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精英探员组成的“特别行动(Special Operations)”卧底小组的领头人 George Morrison,已经在这儿恭候多时。Anson (安森,全世界野生生物贩子和野生生物执法人员均这么称呼 Wong Keng Liang)被捕几秒后,戴着手铐的他便被墨西哥联邦警察押解下楼,囚禁在该国最大的监狱——臭名昭著的北方监狱(Reclusorio Norte)。
对 Morrison 和他的小队而言,把走私濒危物种的世界头号通缉犯 Anson Wong 抓捕归案是一生最大的收获。Anson 的落网是一场来之不易的胜利,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新西兰和美国当局均参与了抓捕行动。这个历时5年的卧底行动的最终成果,仍被普遍认为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国际野生生物调查。

长久以来,太多国家(包括美国)把“野生生物”一词放在“罪行”之前,从而降低了罪行的严重性。美国联邦检察官希望通过将 Anson 定罪,向世界表明野生生物走私贩是罪犯。他们除了根据美国野生生物贩卖法《雷斯法案》(Lacey Act)起诉 Anson 外,他还被控犯有串谋、重罪走私和洗钱罪行。

Anson 抗争近两年,不希望被引渡到美国受审,不过最终他签署了辩诉协议,承认犯下了最高可判入狱250年和罚款1250万美元的罪行。2001年6月7日,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法官 Martin J. Jenkins 判处 Anson 在美国联邦监狱服刑71个月(已含候审期间被羁押的34个月)和罚款6万美元,并禁止他在刑满释放后的三年内,在美国向任何人出售动物。

如果法官认为对 Anson Wong 的一纸禁令能起作用,那他就错了。在他被捕后不久,Anson 的老婆兼生意拍档 Cheah Bing Shee 便开了一家名叫“CBS野生生物(CBS Wildlife)”的新公司,该公司在 Anson 服刑期间继续向美国出口野生生物。他的总公司“Sungai Rusa野生生物(Sungai Rusa Wildlife)”无视禁令,继续开展运输野生生物的业务。如今 Anson 获得了自由,他开始了一项新的野生生物冒险事业——建立一个有望成为迄今为止他最雄心勃勃的企业的动物园。

数字游戏
为了其肉食、皮毛、兽皮、啼声、观赏价值、宠物价值,或作为香水和药品的一种成分,地球上几乎没有一种动物或植物物种没有被合法或非法地交易过。每年,中国、美国、欧洲和日本从诸如东南亚等世界上生物资源丰富地区,购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野生生物,它们不断地掏空这些国家的公园,和掠夺那些往往是伐木公路刚抵达的蛮荒之地上的生物资源。

虽然有些贩子(Anson Wong 便是其中一名)甚至会派遣假扮成游客的偷猎者偷捕猎物,但野生动物从大自然走向市场的路径,通常还是从贫困猎人和农民为当地商人捕捉动物开始,这些商人把收到的动物递上供应链中。在亚洲,野生动物最终出现在宴席上或者药房里;在西方国家,它们登入了珍禽异兽爱好者的客厅。野生生物经济学与艺术品拍卖一样浅近易懂:越稀罕的货品价格越高。大自然正在消亡,而她的稀世之作的价码却不断飙升。

虽然无人确切知道非法野生生物的贸易规模有多大,但可以肯定的是:利润异常丰厚。野生生物贸易的利润率是毒枭们梦寐以求的。走私贩通过在合法货物中夹带非法野生生物、贿赂野生生物部门和海关官员以及篡改外贸单证的方式,躲避核查人员的检查。被捕人数寥寥无几,而且他们受到的惩罚通常不会比一张违章停车罚单严厉到哪里去。贩卖野生生物很可能是世界上最赚钱的非法贸易形式,简直是无与伦比。

走私贩还钻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简称 CITES)的一个空子。拥有175个会员国的 CITES 是世界上保护野生生物的主要条约,该条约根据物种被认为濒临灭绝的程度来把野生生物分为三大类。附录I中的动物,例如老虎和猩猩,因为被认为几乎灭绝而禁止了与它们有关的贸易行为。附录II中的物种被认为濒危程度较轻,在许可证制度下可以进行贸易。而附录III中的物种,受到把它们加入附录列表的国家的法律保护。CITES 有一个空子:圈养繁殖的物种不受其野生同类所受到的同样保护。毕竟,CITES 的适用对象是野生生物。

圈养繁殖的支持者辩称该方式能消除野生种群所受到的压力、减少犯罪、满足那些永远存在的国际需求,以及将钱放入那些愿意投身于野生生物“养殖业”的人的口袋里。然而,只有那些执法政策足以震慑违规者的国家才能获得上述好处。事实上,走私者先建立起假的繁殖场,然后宣称那些从野外偷猎回来的动物和植物是圈养繁殖的。假装圈养繁殖,只不过是 Anson Wong 为世界上其中一个最大的野生生物走私集团经营一项秘密的幌子业务所用到的其中一种手法而已。

如今,世界上最恶名昭著的曾被判刑的爬行动物贩子正朝着一个新方向进发,这可能会为地球上其中一种最受人敬畏、最富有魅力和最濒危的动物——老虎,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0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变色龙行动
1993年秋,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局的“特别行动”卧底小组开始了搜捕 Anson Wong 的工作。该行动小组以扳倒规模庞大的商业贩子为荣。他们对珍奇雀鸟贩子的调查取证工作,最终导致了世界各地雀鸟走私活动的崩溃——许多人被美国法院宣判有罪,并促成了《1992′野生鸟类保育法》(Wild Bird Conservation Act of 1992)的通过,该法案禁止了许多易危(Vulnerable,IUCN 红色名录的 VU 保护级别)雀鸟品种的进口业务。一夜间,金刚鹦鹉(Macaw)、非洲灰鹦鹉(英文名:African Grey Parrot;学名:Psittacus erithacus)和其他鹦鹉的进口数量从每年数十万只急跌至数百只。

到了20世纪90年代,非法爬行动物源源不断地涌入美国。它们的价格飞涨,一只稀有的乌龟或一条科莫多巨蜥(又名科莫多龙;英文名:Komodo Dragon;学名:Varanus komodoensis)就叫价2万美元或更高。爬行动物容易走私:它们个头小(至少在初生期)、耐力强且是冷血动物,能长时间不吃不喝。贵重而又方便携带的爬行动物,成为了野生生物交易中的钻石。

线人们多年来都有提到 Anson Wong 这个名字,行动小组怀疑他是全球爬行动物非法贸易的幕后主脑。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Anson 已经因为给一名佛罗里达州的商人偷运珍稀爬行动物而在美国境内遭到通缉。据说他非常清楚自己是一名不法分子。不可能再诱捕 Anson Wong 了,甭指望骗他到一个酒店房间里做一笔一次性买卖,或在飞机场里当场抓获他携带爬行动物。要想逮住他,行动小组必须想出点聪明的办法来。

受命带领行动小组的特工 Morrison 身高6尺5寸,他是一名终身猎人,其父亲是一位律师。他和上司——特工 Rick Leach,在旧金山市外距离核武器设施劳伦斯利物莫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不远的商业大楼内租了一个单元房。他们新开设的名叫“环太平洋(Pac Rim)”的批发公司,堆满了他们手头上唯一可以销售的商品——上次调查行动中留下来的一卡车贝壳和珊瑚,这里面有鳞砗磲壳、螺旋马蹄螺壳、硬珊瑚以及水族用品店和海滨购物商店出售的白色和粉红色旧货。他们在杂志上为自己的拳头产品打广告,当接到合法订单时,这些经验丰富的反罪恶战士便会亲自装箱和填写贝壳订单。

作为环太平洋公司的补充,行动小组在内华达州里诺市外开设了一家名叫“银山州异国奇珍(Silver State Exotics)”的零售店。这样的商业组合为特工提供了一个循环经济模式——他们可以通过环太平洋公司成批进口动物,然后将那些不需要用作证据的动物放到银山州异国奇珍店零售,从而让环太平洋公司给人一个全球业务和营业收入蒸蒸日上的印象。

1995年10月19日,Morrison 给 Anson 的 Sungai Rusa 野生生物公司发了个传真,声明自己是一名有兴趣把业务范围扩展到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的贝壳和珊瑚批发商。Anson 回了一纸价目表,表示能提供一些不到5美元的低档青蛙和蟾蜍,以及仅值30美分的壁虎(这些东西在宠物行业内被称为垃圾动物),列表中这些动物被标上了拉丁学名。Anson 甚至以自己的名字为一个亚种命名:ansoni。在价目表中,两种动物跃然纸上——猪鼻龟(又名飞河龟;英文名:Pig-nosed Turtle;学名:Carettochelys insculpta)和伞蜥(英文名:Frilled lizard;学名:Chlamydosaurus kingii),它们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整个分布范围内均受到法律保护。在与完全陌生的 Morrison 进行首次接触时,Anson 已为其提供了一个小尝非法野生生物滋味的机会。
不久,Anson 就向 Morrison 兜售地球上最稀有、最有价值的 CITES 附录I中的爬行动物:印尼科莫多巨蜥、新西兰刺背鳄蜥(Tuatara)、扬子鳄以及马达加斯加陆龟(又名安哥洛卡象龟;英文名:Madagascan Plowshare Tortoises;学名:Geochelone yniphora),这些动物都是稀有中的稀有。Anson 利用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市联邦快递分公司的一名腐败雇员,把受保护的生物快递到一个虚假的揽收地址,这里面包括CITES附录I中的东南亚马来鳄(英文名:False Gharial;学名:Tomistoma schlegelii)和马达加斯加辐纹陆龟(英文名:Radiated Tortoises;学名:Astrochelys radiata)。Anson 把科莫多巨蜥藏在手提箱内,由一个名叫 James Burroughs 的美国带货人拉着过关,直接把蜥蜴从马来西亚送到了 Morrison 的手上。他在发送马达加斯加辐纹陆龟时,先用胶布把龟腿封在龟壳里,然后用黑色袜子包裹,再放到合法爬行动物货柜的底部。

Morrison 对 Anson 的圆滑手腕惊叹不已。他压根无需染指秘鲁的海龟,就能以中介的身份把它们弄出来。在新西兰,他把针对一野生生物庇护所的偷猎行动外包出去。在越南,他拥有自己的野生生物生意。他还吹嘘有能力动用中国力量来执行自己的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Anson 利用 CITES 在人工养殖方面的空子,声称他出口的野生动物均来自养殖场。Anson 用这条诡计经迪拜往世界各地发运大量印度星龟(英文名:Indian Star Tortoise;学名:Geochelone elegans),声称它们是在迪拜的圈养繁殖场繁殖出来的。当调查人员检查这个所谓的养殖场时,发现那其实是一间花店。

Anson 要 Morrison 放心,称他们用不着担心马来西亚当局。在马来西亚,野生生物走私由海关和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部(Department of Wildlife and National Parks,也称Perhilitan)联合执法。说到他手下那个美国带货人,Anson 告诉 Morrison:“我有另外一个海关人员带他出机场,然后开车送他到我的办公室。

在一次交易中,Anson 向 Morrison 提出以15000美元的价格卖20条帝汶蟒(英文名:Timor Python;学名:Python timoriensis)给他。Morrison 说他感兴趣,但担心这些蟒蛇拿不到 CITES 的许可文件。Anson 说:“它们肯定会带有 CITES 许可文件的。我会找个替罪羊,然后他会被捕,并且货物也会被没收,而有关部门会把这些货卖给我。”

其后,Anson 又向 Morrison 提供苏门答腊犀牛(英文名:Sumatran Rhinoceros;学名:Dicerorhinus sumatrensis)和爪哇犀牛(英文名:Javan Rhinoceros;学名:Rhinoceros sondaicus)的角,它们均是禁止捕猎的 CITES 附录I里的动物。他公开谈论从藏羚羊身上获取羊毛(shahtoosh,俗称羊毛之王)的事情。他能搞到一些珍奇的雀鸟,其中包括据估计野生种群数量少于150只的长冠八哥(又名罗斯柴尔德八哥;英文名:Rothschild’s Mynah;学名:Leucopsar rothschildi)。他还吹嘘他的斯皮克斯金刚鹦鹉(英文名:Spix’s Macaw;学名:Cyanopsitta spixii),声称最近卖出了3只,这种鹦鹉目前被认为已在野外灭绝。在黑市里,一只斯皮克斯金刚鹦鹉报价10万美元。他那张不断扩大、令人震惊的非法珍稀动物货表还包括熊猫皮和雪豹皮。

只把 Anson Wong 看成是一个爬行动物走私贩就大错特错了,这使得他能自由穿梭世界各地。人们对爬行动物敬而远之,敬而远之意味着无形,而无形正是金钱之所在。如果 Anson 能履行自己的承诺,那么将廉价、合法的爬行动物运送到世界各地的宠物店,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非法野生生物走私帝国的幌子罢了。

Anson 给 Morrison 写道:“我可以在这里从任何地方获得任何东西。这只取决于某些人要得到多少报酬。告诉我你要什么,我权衡风险后再告诉你这单生意需要花你多少银子。”

他大言不惭地说:“谁也动不了我。我还卖熊猫呢,是啊,啥事没有。只要我人在这儿,我就很安全。”

最后,经过5年时间和价值50万美元的非法贸易往来,Morrison 已准备好突入“马拉西亚堡垒(Fortress Malaysia)”——他给 Anson 总部起的名字。他提议 Anson 与他合伙搞一个新项目,建立一个类似“濒危物种有限公司”的公司,专门从事地球上最稀有动物贸易。Anson 回应道:“价格最高,数量稀少的东西。我已经处在这样一个地位,卖家在找别人前会先问我要不要。”他上钩了。
Morrison 建议他们的新业务从走私中药成分熊胆汁着手。Anson 同意这一做法,原因是中国和韩国对熊胆汁的需求量很大,他还说有个客户愿意为一盎司熊胆汁支付多达100美元。他给 Morrison 写道:“请记住,我不会直接销售,这样太危险了。”相反,他会通过一个中间人来完成交易。

Morrison 说他也有一个合作伙伴,这个人有办法从加拿大搞来熊胆汁,但她只有亲自见到 Anson 才会与他合作。Anson 不大愿意。他告诉 Morrison,因为他背着一张未执行的逮捕证,所以他不能踏入美国领土,而且他对加拿大存有戒心。
“我们可以在亚洲任何地方会面,”Anson 写道。阿根廷、南非、秘鲁、法国和英国都行。他规定:“不能在新西兰或澳大利亚。”
最后他们定在墨西哥碰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0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来西亚的菲尼克斯
1998年9月 Anson Wong 被捕那天,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局完成了任务,但也许它输掉了一场战争。George Morrison 对我说:“我们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最高点上。”精疲力竭的他辞去了全职卧底工作。小组主管 Rick Leach 退了休,不久后,“特别行动”小组几乎停止了运作。

2003年11月10日,服刑六年的 Anson 出狱了。记者蜂拥到马来西亚,他们把车停在了位于西海岸外小岛槟城中的 Anson 总部门前,千方百计想要拍摄他的照片。他拒绝对媒体发言。

当时,马来西亚正卷入了一桩走私西部低地大猩猩(英文名:Western Lowland Gorilla;学名:Gorilla gorilla gorilla)的丑闻中,这种大猩猩属于极危物种(Critically Endangered,IUCN 红色名录的 CR 保护级别)。走私贩利用尼日利亚伊巴丹大学(University of Ibadan)的动物园作为幌子,把4只从喀麦隆森林掳走的猩猩宝宝偷运到马来西亚的太平动物园(Taiping Zoo)。“太平四(Taiping Four)”事件激起国际公愤。在这场风波闹得沸沸扬扬之际,Anson 坐在电脑前,在国际野生生物商人经常使用的商业信息留言网站 Vorras.net 上打了一行字:“我们需要尼日利亚灵长类动物。请报出到马来西亚的到岸价。”
Anson 重操旧业了。

事实上,他从来没有真正歇过手。在他服刑期间,他老婆 Cheah Bing Shee 继续经营着这盘生意。现在,Anson 开始频频登录网上留言板,寻找印度、马达加斯加和苏丹的爬行动物和莫桑比克的昆虫货源,以及“每月10吨”的羊角。同时,他也提供了大量野生生物,其中包括马来西亚爬行动物、八哥、鹦鹉以及价值50万美元的野生沉香木,这种木材因为其芳香的特质而享有盛誉。对于提供死鸟和哺乳动物的要求,他的回复是:“我们这应有尽有。”

Anson 出狱后,只有一次差点儿触犯了法律。2006年3月16日,泰国航空公司驻马尼拉的雇员 Manny Esguerra 非常警觉,对一批从菲律宾发往马来西亚 Sungai Rusa 野生生物公司、途径马尼拉的爬行动物存有疑问。该批货物没有出口许可证,这有违菲律宾法律。按泰国航空公司的规定,Esguerra 打电话给收货人,后者确认了付运的货物。Esguerra 将此事汇报给菲律宾当局,随后,运输记录上的菲律宾供应商人间蒸发。在当局有机会展开进一步调查前,这批检获的爬行动物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它们出现在菲律宾一个偏远的救助中心里。地方报纸报道将此事作为成功事例渲染,但事件中无人被捕。唯一与非法运输有关联的、可辨认的人——Anson Wong,正安坐在他的马来西亚堡垒中。

最初引起我注意 Anson 的是 Mike Van Nostrand 的一句随口而出的评论,他是南佛罗里达州 Strictly Reptiles 公司的老板,该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爬行动物进出口批发商,同时也是 Anson 最大的客户之一。我当时在写一本关于 Van Nostrand 以往的爬行动物走私贩生涯的书。2004年夏天,Van Nostrand 对我说:“Anson 出狱两个星期后,问我要不要一些东西,他压根不应该有这些东西的。”他们所说的是一条葛氏巨蜥(英文名:Gray's Monitor;学名:Varanus olivaceus),这种以水果为食的菲律宾蜥蜴在20世纪70年代末前,一直被认为已然灭绝,而 Anson 锒铛入狱,其中一个原因是他走私了这种动物。曾因走私爬行动物而蹲过监狱并且不愿再走回头路的 Van Nostrand 对 Anson 的提议感到震惊,他回复道:“天啊,你从不收手。”

2006年9月,我在南佛罗里达州租了一间公寓,并到 Strictly Reptiles 公司工作。我在一个仓库里呆了三个月,扫扫地、洗洗蛇笼,拆包爬行动物货件(其中一个来自 Anson),我做这么多只是为了问 Van Nostrand 一个问题:“你能把我介绍给 Anson 吗?”Van Nostrand 的雇员多次指控我是联邦特工。他们拍下我的照片,抄下我的车牌号码。我曾被拿着根棒球棍的人威胁,还试过被一把.357口径手枪抵着我的头。不过,我和 Van Nostrand 最终成为了朋友。在我的租约到期前几天,我向他提出了我的问题。他回答说:“当然可以。Anson 会跟你聊,他喜欢讲自己的事情。”

深入堡垒
坐落在槟城的时尚地段浮罗池滑(Pulau Tikus,俗称鼠岛)上的 Sungai Rusa 野生生物公司,很容易会被误以为是一间发廊。它并不比一个住宅车房宽敞多少,而且没有标识,它是一条安静的商业街上几十个零售店铺中的一个,这些店铺提供收腹、护肤和 Spa 按摩等服务。2007年3月2日,当我走进这家公司时,一辆黑色宝马和一辆印有 Anson 槟城爬行动物养殖场地址的无窗送货车停在了公司门前。公司隔壁是一家由 Anson 老婆经营的名叫 Xie Design 的室内装修设计公司。
Anson 特别使劲地握住我的手,就像有些男人在松开你的手之前狠握你一下。他带着我经过一堆堆养在熟食店杯子里的活狼蛛、七零八落的文件和装运箱,来到他的私人办公室。这是一间狭窄、没有窗户的房间。虽然他在网上登了公司的广告,宣称年销售额“5000万到一亿美元”,可他办公室里最值钱的东西是桌面上的手机。

待我坐下后,Anson 指着三张粘在办公室门上的过塑照片说:“我老婆把它们粘上去,以此来提醒我问自己这么做是否值得。很漂亮,是吧?”

这些是他走私印度星龟的证据照片,每张都盖有加州北区联邦地方法院的印章。也许这些照片是 Anson 老婆为他准备的醒脑之物,但它们也成为每个踏进他办公室的人的借鉴:我 Anson Wong 曾经受到最严厉的法律惩罚,如今我一身自由。

他有一副非常具有欺骗性的孩子气面容。他戴着一副宽大的圆形眼镜,梳着马尾头,头发花白。49岁的他,脸上没有一丝经受压力的痕迹。他身上有着一股成功艺术家(或许是个雕塑家)的文化气息,他一口极好的英语带着令人愉快的英腔。他头后有一张世界地图。我背后躺着一条世上最大的蟒蛇——网纹蟒蛇(英文名:Reticulated Python;学名:Python reticulatus)。

Anson 说他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与一家名叫 Exotic Skins and Alives 的公司进行野生生物贸易。他说那时候的马来西亚只对本土野生生物提供法律保护,因此他可以在马来西亚境内自由地买卖来自世界各地的濒危物种。Anson 笑了笑。“任何东西,”他说。

我对他说我在写一本关于他的美国顾客 Mike Van Nostrand 的书,这位老哥也曾与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局玩过猫捉老鼠的游戏。我说:“你是亚洲的主要人物,Mike 对我说,要不是 Anson Wong,美国就没有爬行动物这一行当了。”

Anson 说了一个印尼和另一个马达加斯加的竞争对手的名字。然后他笑着摇了摇头:“嗯,我想干我们这一行的人是不多。”
我对他说,野生生物是每个亚洲经济体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且我对人和自然的界限很感兴趣。

Anson 举起双臂、握起拳头互相轻轻敲打,说:“啊,这永远是有冲突的。”

未来的冲击
他指着桌面上一叠长达30页、题为“Anson Wong, 动植物生态村(Anson Wong, Flora and Fauna Village)”的文件说:“我正在建另一个动物园,昨天该计划获得了批准。”我开始翻阅建筑图纸。

Anson 的合作伙伴是他老婆和国际著名兰花商 Michael Ooi,Michael 的哥哥 Gino 经营着马来西亚最大的珍稀雀鸟场——槟城鸟园(Penang Bird Park)。多年来,Anson 夫妇和 Michael Ooi 在槟城经营着一个名叫“布吉詹伯兰花、木槿和爬行动物园(Bukit Jambul Orchid, Hibiscus and Reptile Garden)”的动物园。

动物园是很好的幌子。掌控动物园的走私贩能手持 CITES 的许可文件转移濒危物种,而且动物园可以借口繁殖计划来解释新动物的出现。在园方把动物进口回来后,CITES 通常不会再监察它们的情况:大猩猩可在国内销售,如果它死了(或被杀死),人们可以切开它,或为其肉食,或为其肢体部分,甚至做标本。动物园中,属于Anson 的那部分叫“布吉詹伯爬行动物保护区(Bukit Jambul Reptile Sanctuary)”。他在这里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自然爱好者和野生生物专家,与此同时,他通过他的其他公司秘密走私珍稀动物。

Anson 对我说,他的新动物园将远远胜过布吉詹伯园。他会继续展出爬行动物,而且几乎不收门票,不过他期望这一票能赚大钱。他有一个新焦点:大猫。“我爱老虎,”他说。

Anson 笑着说,“圈养繁殖,这才是未来。”

我激动地抬起头。老虎几乎在野外灭绝,总数只剩下4000只。现在 Anson Wong 正计划把老虎作为他的特色货品。

老虎在黑市上价值巨大。西藏人穿着虎皮长袍;富有的收藏家炫耀着他们的虎头;异国风味的餐馆出售虎肉;虎鞭据说有春药之功用;中国人渴望得到虎骨,作为治病之用,其中包括被称为中药“鸡汤”的虎骨酒。专家估计,一头死了的成年雄虎在黑市上值1万美元或更多。在一些亚洲国家,被称为虎园的旅游景点暗地里从事着圈养老虎的勾当——屠宰圈养的老虎以取其身体各有用部分,同时也为野生老虎偷猎者提供了一个有潜力的市场。(饲养一只成年老虎,单是食物每年就要花费5000美元,但一粒子弹只需一美元。)
Anson 有过一次贩卖老虎的黑暗历史。在变色龙行动中,他曾求助 Morrison,希望对方帮他把圈养的老虎制作成狩猎纪念品出售。他提出过把一只美洲狮偷运出美国,也曾想把一只属于 CITES 附录I的纹猫(英文名:Marbled Cat;学名:Pardofelis marmorata)卖给 Morrison。Anson 出狱后,他拥有的虎崽被发现在吉隆坡的一家宠物店里展出。在马来西亚,只要弄到“特别许可证”——当局在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部的推荐下颁发给个人、主题公园和动物园的执照,便能绕过该国关于饲养老虎和其他濒危物种的禁令,Anson 深谙此道。

他瞥了我的肩包一眼。“George Morrison 把所有东西都记了下来,”他说。说完后他站了起来,用手指敲了敲墙上的挂历。“我忙着呢,”他边说边指着即将要做买卖的地方:台北、香港、泰国。

“这个周末我在这里,”我提道。

他回答说:“周末是留给家人的。我们会再聊的,不过不是这一趟。”

他亲自送我到门口。“你写完这本书后,我们该聊聊我的故事了,”他说。

就在这个时候,我犯了一个错误。我告诉他我写了一篇文章,揭露美国政府与一名英国钱币商达成了一份可疑的协议,出售世界上最宝贵而且还是偷回来的钱币,然后分赃。正常的情况下,你告诉一名前重罪犯说你曾经让政府丢了颜面,这肯定会促进你们的关系。可我一时把变色龙行动的前提给忘掉了:Anson 和他的政府是朋友。

Anson 盯着我。“这么说,你是个记者,”他语气生硬、冷冷地说道。

显然,他误以为我是一个传记作家。我开始抗辩,但他打断了我。他语气平静地说道:“揭露人们不想曝光的东西的记者会被杀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0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呛辣小辣椒
2007年12月底的一天,Anson 的黑色奔驰驶进槟城国际机场,接走了两名马来西亚野生动物部门的高级执法官员,他们分别是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部执法部门的主管 Sivananthan Elagupillay,和他的上司、副局长 Misliah Mohamad Basir。这两位官员从吉隆坡飞抵槟城,出席 Anson Wong 的动植物生态村的开幕式记者招待会,如今该生态园是槟城林业部与 Anson Wong 和 Michael Ooi 两人合办的企业。它坐落在直落巴港森林保护区内(Teluk Bahang Forest Reserve),占地5英亩,并获得了槟城州政府70万林吉特(20万美金)资助。马来西亚报纸《星报》(The Star)刊登的照片显示政府官员正在视察动物园内新建的虎穴。

“因为我们建立这个生态村的目的还包括帮助保护濒危物种,所以这个价钱是非常经济实惠的了,”Ooi 对记者说,
动物部门的官员。她给 Anson 签发 CITES 许可证。在 Anson 被捕后的4年间,她被提升为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部执法部门的主管,而到2007年,她成为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部的二把手。

我想知道,Misliah 对这个男人在她鼻子底下走私那么多濒危野生动物有何感想。

在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部总部大楼,Misliah 坐在她那宽敞办公室里的书桌后面咯咯地笑道:“他是我的好朋友。”她是一位身材矮小、体态丰腴的女士,戴着白色穆斯林头巾的她看上去几乎只剩下一个圆圆的头。她穿着马来装(一件长身衬衣加一条莎笼),外披一件天蓝色披肩,脚踏一对棕色小凉鞋。说实话,她的声音是我听过的最甜美的声音。

有人警告过我,Misliah 有两个偏见:她不喜欢美国人,而且她认为所有美国人都痴迷 Anson Wong。
我说:“要知道,我是美国人,而且当谈到马来西亚和野生动物时,我们在美国听到的全都是一个模子。”
“是什么?”她高兴地问道。

我笑道:“Anson Wong。”

Misliah咯咯地笑了。20世纪80年代初,她进入了马来西亚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部,大约在同一时间,Anson 开始了他的爬行动物生意。在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Misliah 都被派驻槟城。“10多年来我一直在检查他的货箱,”她说。我努力想象 Misliah 手持铁橇撬开 Anson 的板条货箱,把手伸进塞满了咬人的蛤蚧(英文名:Tokay Gecko;学名:Gekko gecko)、有毒的黄环林蛇(Mangrove Snake)和其他让人望而却步的好斗动物的箱子里时的情景。Anson 管这些动物叫掩护物种,因为他把它们放在非法野生动物的上面。

她表示,在刚开始工作时并不太了解爬行动物,但如今很熟悉了。“我所知道的关于爬行动物的一切,都是在打开 Anson 的货箱时学到的。”Misliah 转过头看她的书架。虽然她调到吉隆坡后与他很少见面,不过她仍不时向 Anson 借一些鸟类鉴定书籍。当她的官员无法辨认某种动物时,她会叫他们打电话给 Anson。她说:“在鉴定野生生物方面,他比部门里所有人都在行,那为什么不找他呢?在我们国家,他懂得最多。”

我发现 Misliah 很少眨眼。

她继续道:“他非常聪明,”她解释说,Anson 通过电话完成了所有交易。“在马来西亚,你必须当场抓住他们非法携带动物。不像在美国有《雷斯法案》支撑,”她轻蔑地说道。

《雷斯法案》规定,违反野生生物保护法是联邦犯罪,哪怕违反的是外国的法律,而且野生动物走私犯即使没有被人赃并获,也会面临重罪起诉。Misliah 认为根据《雷斯法案》判 Anson 有罪是不合法的,并且公开指责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局诬陷 Anson。
Misliah 说:“他们说他有科莫多巨蜥,可他从来不会亲自买卖动物的——到处都有他的跑腿。Anson 蹲监狱时给我写信。他上下都买通了。他们像对待国王那样待他!”她解释说,Anson 服刑期间,他的生意由老婆来打理,而且的确淡了下来。“不过,现在又兴旺起来了,”她说。

马来西亚野生动物执法部门的二把手在谈到他们国家最恶名昭著的非法商人时,表现得就像一位溺爱侄子的婶婶。
Misliah 满脸笑容地说:“人们说,‘你怎么能给他发许可证呢?’他是个非常坏的孩子,即便我们不给他发许可证,他也会照干不误。”她声称,这样子他们能监视他的举动。

直到今天,Misliah 还为 Anson 做担保。2008年,她的办公室在向新闻界发表的一份声明中断言:“Anson Wong 合法开展业务,并遵循国家法律顺应人们的需求和要求。他本人和他在马来西亚半岛的业务一直受到这个部门的监视。”
她还赞成老虎养殖和养熊场抽取活熊胆汁合法化。“有何不可?”她问我。

如此不起眼、样子看来这么善良的 Misliah Mohamad Basir,是地球上最有影响力的野生生物决策人之一。在她的看管之下,马来西亚成为全球野生生物贩卖中心。

她可爱的样子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曾问过一名马来西亚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部的高级官员:“难道 Misliah 不是你遇到过的最可爱的小女人吗?”

那名官员打量了我一番,然后笑道:“在马来西亚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部,我们对她有这么个说法:别以为辣椒小就不辣(Kecik-kecik cili padi)。”

站在一旁的护林员一个劲点头。
“最小的辣椒总是最辣的。”

群雄觅首
Misliah 提到过一个名叫 Chris Shepherd 的对手,他是一名坚韧不拔的调查员,一直关注着整个东南亚的野生生物黑市活动。Misliah 带着明显蔑视的口吻对我说:“他说我们是一个中转国,不采取任何措施阻止走私活动。”

加拿大人 Shepherd 为 TRAFFIC 组织工作,该组织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简称WWF)和国际自然及自然资源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简称IUCN)监察野生生物贸易的前哨部队。TRAFFIC 总部设在英国剑桥郡,其办公室遍及全球,它的调查人员监视野生生物犯罪,并将获得的信息通报给相关国家的执法机构。TRAFFIC 东南亚总部设在马来西亚的八打灵再也市(Petaling Jaya),Shepherd 是该部门的首席调查员。在过去的10年里,他发表了大量报告,揭露非法买卖熊类器官、大象、果子狸(Civet)、印尼噪鹛(Indonesia's Laughing Thrush)、印度星龟、鬚羚(Serow)、罗地岛蛇颈龟(英文名:Roti Island Snake-necked Turtle;学名:Chelodina mccordi)和苏门达腊虎(英文名:Sumatran Tiger;学名:Panthera tigris sumatrae)等野生动物的行为。他被普遍认为是该地区最出色的调查员,而且他的报告给世界各地的保育人士和执法带来很大帮助。

我在拜访 Shepherd 时问他能否给我看看 Anson Wong 的档案,他茫然地看着我。他打开文件柜,从半空的抽屉中取出一个薄薄的文件夹,翻了翻那几页纸后,他摇起了头。

我在东南亚见到的所有非政府组织的调查员,包括 Shepherd 在内,都没见过 Anson Wong。我一再遇到不同的专家迫不及待地带我见证暴行:越南人把熊崽浸在沸水里以加强熊掌汤的“生命力”、印尼将军把猩猩拴在后花园,以及亚洲市场公开贩卖濒危雀鸟。然而,当我问他们单独个案与犯罪组织有何关联时,没人能举出一个那种人们期望在低成本警匪片里所看到的被揭开庐山真面目的犯罪集团。

“他们的大脑就像一台照相机,” George Morrison 对我说。非政府组织、他们的捐助者和媒体往往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所能看到的野生生物犯罪上,而跨国犯罪集团在林林总总的公司记录、CITES 许可证和贸易数据的掩饰下干着各种非法勾当。

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在有限的时间内要完成许多工作:募集资金、撰写物种报告、会见记者、开展市场调查、与捐助者举行会议和支付帐单。非政府组织不是警察,它们没有执法权。这些组织的雇员能否拿到签证,取决于那些他们或会对其展开调查的野生生物部门的官员,要是非政府组织逼得太紧,他们会惹上麻烦。2008年,TRAFFIC 发表了一份关于苏门答腊买卖老虎器官的报告,并敦促印尼加大执法力度。印尼对此的回应是冻结了 TRAFFIC 在印尼境内的所有活动,这一举动等同于把他们驱逐出境。作出这一决定的印尼林业部官员 Tonny Soehartono 在解释此举理由时说:“TRAFFIC 攻击了我的祖国。”

TRAFFIC 本身仅有三名调查员负责东南亚事务,而且全球员工加起来也不过百人。CITES 秘书处只雇了一个人,没错,就一名执法人员。国际刑警组织同样也只雇了一人处理其野生生物犯罪方面的事务。其他国家有一些诸如窃听局等有用的工具,但它们不具备《雷斯法案》所能产生的法律效力,而现在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局的“特别行动”小组的特工人数已缩减到三人甚至更少。
在一次关于国家安全和野生生物贩卖活动之间联系的美国国会委员会听证会上,我遇到了一位帮助准备了一些宣传材料、有兽医学博士学位的女士。“我想去东南亚当卧底,”她对我说。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位年轻有为的专业人士迫不及待地想要过卧底特工的生活。“我的假期快到了,到时我就这么办,”她说。

有没有其他执法领域,能令一个平民百姓甚至想象在休假期间跑去当卧底的?

Misliah 不喜欢 Shepherd ,因为他的批评意见出现在新闻报道中。不过,只有那些因为涉及标志性动物而获得像“太平四”或“曼谷六(Bangkok Six,走私猩猩)”这类朗朗上口的名字的案子,才会引发媒体效应。如果案件涉及的的动物只是普通的苏眉,或在中国海岸附近一艘弃船上发现了14吨海龟、巨蜥和穿山甲,它们的媒体效应就差远了。

一个新成立的区域性组织或会带来新的希望——东南亚国家联盟野生生物执法网络(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Wildlife Enforcement Network,简称ASEAN-WEN)。于四年前成立的 ASEAN-WEN 将来自10个会员国的报关人员、野生生物官员、检察官和警察汇聚一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也参与其中,该组织的大部分资金由美国国际开发署(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提供。Anson Wong 订阅 ASEAN-WEN 的通讯证明了它所具有的潜力。

去年8月,Misliah 对她的部门与 Anson Wong 之间存在腐败关系的指控作出回应:“就马来西亚而言,只要他遵守本地法律和持有所需的牌照,他在国外干什么与我们无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0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楂波龙爪手 于 1-4-2010 06:15 PM 编辑



FOR IMMEDIATE RELEASE

FWS

(202) 208-5634

FRIDAY, JUNE 8, 2001

DOJ (202) 514-2008

TDD (202) 514-1888

WILDLIFE DEALER SENTENCED FOR RUNNING INTERNATIONAL

SMUGGLING RING

Business Trafficked in the World's Rarest Reptiles



华盛顿特区 - 景良“安森”黄,国际野生动物交易商谁花了在墨西哥的战斗引渡到美国监狱近两年来,已被判处在旧金山联邦法院71个月监禁和1 60,000元罚款,昨日晚后承认犯有重罪指控从1998年40产生和在世界上最稀有和濒危物种的一些爬行动物的贩运1992年起诉。


对其中的指控包括黄承认洗钱,阴谋,走私,作出虚假陈述,违反了雷斯法案,联邦法律禁止在根据联邦,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或国际贸易的法律。

一个在非法贸易所涉及的物种,如科莫多监视器及犁铧龟,数量,都在濒临灭绝的边缘,但现在只在非常有限的,地理上孤立的栖息地。

1996年至1998年,黄牵头的国际走私集团的非法进口和销售超过300个受保护的爬行动物原产于亚洲和非洲。卧底的联邦调查成功渗入这个爬行动物贸易,这表明黄隐瞒非法进口的快递包裹,航空行李他们爬行动物,动物和依法宣告大型商业运输。

黄是在这些交易中涉及的时间,他已经想在美国的类似罪行。 1992年,在佛罗里达州一个联邦大陪审团起诉他的阴谋走私濒危的国家出售给一家美国佛罗里达州经销商爬行动物。

“爬行动物贩运是一种高利润的犯罪企业,美国是其最大的市场之一,”马歇尔说,代理服务总监琼斯。 “这种贸易剥夺了他们的自然遗产的国家和需要,不能以美元计算的代价。”

1998年7月,一个联邦大陪审团在旧金山返回一对黄和他的同伙3,密封起诉书上显示,马来西亚的商人,谁拥有并经营“野生动物在槟城双溪鹿莎”,发送到14个非法货运证据美国载有保护价值超过50万美元在黑市上的爬行动物。

1998年9月,黄被美国指责墨西哥对这些官员被逮捕后,他在抵达墨西哥城机场会见卧底谁是作为美国爬行动物经销商构成。

“把安顺皇绳之以法表明该部的决心制止贩卖濒危物种,”环境部表示,约翰克鲁登,署理助理总检察长在司法部。 “我们将采取一切步骤,我们可以在这里和在国外关闭爬行动物和其他受保护动物的黑市场。”

在墨西哥被监禁,黄打引渡到美国,直到2000年6月,当他提出在放弃他的努力,以避免在这个国家,墨西哥法院起诉文件。 8月29日,2000年,他被带到美国元帅保管和飞往旧金山受审。 12月13日,2000年,黄承认40联邦重罪在旧金山和佛罗里达州的案件被指控的罪行。由于他与美国认罪协议的一部分,黄同意的动物,他在旧金山走私案件单独的市场价值超过50万美元。

贸易中的走私动物和黄出售的监管下,国际濒危野生动植物(濒危物种公约),一个全球性的协议,控制进口和对危及动物和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数百出口。阿他走私的动物数量也由联邦濒危物种法案,禁止向美国商业目的的进口保护的珍稀动物。

由黄买卖的濒危物种包括两个岛屿国家,特别是从稀有的爬行动物。在科莫多监视器(又称科莫多龙),是世界上最大的蜥蜴,是只分布在印度尼西亚的一个相对较小的区域。在犁铧龟(又称马达加斯加带动龟)由许多人认为是最稀有的龟种,只在马达加斯加岛发现,距非洲东南海岸。无论是科莫多龙和耜龟可以各自提出每人约30,000元在黑市上。

王还贩卖在诸如扬子鳄(其中栖息在长江下游等珍稀物种);假加维尔(1鳄鱼的范围仅限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泰国南部地区),以及辐射乌龟,另一只在马达加斯加发现的物种。这些濒危爬行动物,由5,000元至15,000元每人黑市价格。由黄走私的其他物种包括格雷的监视器,蜘蛛龟,缅甸星龟,印度星龟,Boelen的Python,东帝汶的Python,绿树Python和飞河龟。

除了黄,其他7名被告被定罪或认罪与走私集团有关的联邦罪行。詹姆斯迈克尔伯勒斯旧金山,在1999年承认犯有共谋和2重罪与他作为一个航空公司的走私动物行李人类快递方面的作用走私指控。他正等待宣判。亚利桑那州爬行动物经销商杰弗里查尔斯米勒承认在2001年2月和4个阴谋走私侵犯与他的角色,在接收皇动物联邦快递运输和出售给美国买家的联系。米勒将被判处今年夏天晚些时候。亚利桑那爬虫经销商博李刘易斯2001年3月被定罪的16联邦重罪,包括串谋,洗钱,走私和野生动物犯罪与他的六个走私黄在1997年和1998年联邦快递的货物收据动物方面,由一个联邦陪审团。前联邦快递员工罗伯特帕卢赫。试图随着刘易斯,是四个联邦重罪,包括串谋,走私和野生动物罪,他在与刘易斯的促进作用,罪名成立,联邦快递货物从黄载有走私进口的动物。刘易斯和帕卢赫将被判处8月2日。亚利桑那州居民布赖恩和南希Luebking莫特也承认轻罪与他们对计划的便利连接联邦罪行,并已在亚利桑那州区被判刑:既收到罚款和缓刑..加州爬行动物爱好者马克比安卡涅洛承认一项联邦重罪罪名用于接收来自野生动物黄走私动物。比安卡涅洛将被判处在旧金山今年夏天晚些时候。第九个人,与王和他的美国同事,毓华被起诉的“奥斯卡奖”之兆,香港居民在该市谁经营野生动物的进口/出口业务,是一个逃犯。

对于清洗黑钱的最高刑罚为20年监禁和罚款50万元,其余费用均携有5年监禁的最高刑罚及罚款25万元。

卧底黄和他的商业伙伴联邦调查是由特工从鱼和来自美国海关人员对野生动物保护局的特别行动,执法单位的非法野生动植物贸易秘密调查专业,科,墨西哥总检察长办公室,国际刑警,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加拿大警方。案件被起诉的美国司法部,加州和野生动物和海洋生物资源组,司法部环境与自然资源部北区办事处。

美国鱼类和野生生物服务是主要的联邦机构负责养护,保护和加强鱼类,野生动物和植物,为美国人民的利益继续它们的栖息地。该服务管理的94万英亩的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系统,包括超过535个国家野生动物庇护所,小型湿地和其他特殊管理领域的数千人。它还设有70个国家鱼类孵化场,64个办事处和78个渔业资源生态服务领域站。该机构执行联邦野生动物保护法,濒危物种法管理,管理,如湿地候鸟种群,恢复全国重要的渔业,保存和恢复野生动物栖息地,并帮助外国政府用自己的保护工作。它还负责监督联邦援助计划派发捕鱼和狩猎装备数亿美元的消费税,以鱼类和野生动物的国家机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0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楂波龙爪手 于 1-4-2010 06:17 PM 编辑

黃景良“改邪歸正”‧“絕不再走私野生動物”


黃景良已經改邪歸正,和妻子及兒女過著安定的生活。(圖:星洲日報)


(吉隆坡)曾涉及全球最大宗野生動物非法走私案的大馬人現身說法,針對野生動物的貿易、當年被美國當局逮捕的經過,敘述親身的經歷!

大馬人黃景良(譯音)於2001年因非法走私野生動物,被美國政府判監禁71個月及罰款6萬美元;黃景良在出獄後返回檳城,與妻子及兒女居住,目前經營航空運輸的生意。

已“改邪歸正”的黃景良直言,自2004年返馬後,他不再犯罪。

“我不要再坐牢了。我在裡面面對睡眠問題。我看見他人打架、強姦。你認為我還要過那種生活麼?”


腦海只有兒子畫面

他指出,當他被逮捕時,他第一個感覺就是“遊戲結束了”

(Game Over),他腦海只有兒子的畫面。

“我可以坐牢100年,成人必須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價,但那很傷心。我不能聯絡家人,我感到十分羞恥。”

他說,一名大馬大使館官員當時指這宗案件已刊登在所有報章,因此他必須聯絡家人。

“他給我一張價值100比索的電話卡。當我致電家人時,我的兒子接聽電話,但電話突然斷線了。當時我感到很痛心。”




星洲日報‧2009.08.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0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楂波龙爪手 于 1-4-2010 06:24 PM 编辑

民联政府有难了...

黄宏振:除非与走私王合作  建槟老虎园谈何容易!



(北海31日讯)马来西亚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MAZPA)全国财政黄宏振博士透露,槟州要建老虎园除非与世界头号野生动物走私王ANSON WONG合作,否则不能实现!

他说,单靠入门票维持老虎园运作费是不可能办到的,除非有大财团资助,又不计得失,一旦老虎园出现过剩老虎时可以承担培殖费。

他揭露,因为亚洲区大部分老虎公园,都会把园内过剩老虎运出国,而被运走的老虎大多数被宰杀。

他称,由于老虎浑身是宝,肉和内脏熬煮成汤、虎皮制衣、虎牙当辟邪物、虎鞭壮阳、虎骨磨粉制药酒,然而它也是世界濒临绝种的动物,在受保护条例下,非法捕虎活动将受对付。

“当市场有这些需求时,作为养殖老虎的场所自然成为背后的供应商,而在这种情况下,走私集团自然成为中介人。”

站在人道立场,他坚决反对槟州政府建老虎园计划,他相信,国内非政府组织也会赞同。

拟拨地40亩兴建

黄宏振也说,州政府准备拨出面积40英亩的土地作为老虎园,老虎数量之多,饲养费相应提高,然而老虎有它的生活作息,数目多了会发生打斗情况。

“种种基设条件,包括培殖幼虎的工作,控制老虎生育等都要计算在内。”

同样情况,受保护鸟类比起老虎,成为盘中餐的几率偏低,生育量也比老虎来得低,距离空间的饱和还有一段距离。

目前,黄氏经营的槟州飞禽公园饲养超过300种稀珍鸟类,他坦言,受保护鸟类皆作为国外飞禽公园的交换品,其余的则与大马野生动物保护局合作,放生于班台亚齐森林保护区。

不受保护鸟类如中国锦鸡,将卖出国外当作收入。

甫上任槟景点公会主席  整顿会员册 当务急

甫上任槟州旅游景点公会主席的黄宏振透露,该公会在过去5年无法为会员提供良好的宣传管道,以致有潜质的旅游业者终止会员籍。

他指出,公会在2005年成立,仅接纳从事槟州旅游业的业者(酒店与餐厅除外)为会员,过去的任务只不过是一年4次推出旅游册子,至于与政府的交流及合作就鲜少执行。

他当务之急要做的是整顿会员册,把脱离的会员如战争博物馆及玩具博物馆等重新加入,一起推动槟州旅游业。

目前他即将实行与槟州旅游委员会商讨的事宜包括:1、争取更多旅游广告牌;2、与中央政府商讨快捷通的旅游专线;3、推广威省旅游业;4、1年推出3次旅游册子。

针对威省旅游业,他将致函要求北海斗母宫及大山脚圣安纳教堂等加入成为会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0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楂波龙爪手 于 1-4-2010 06:37 PM 编辑


越南一个养殖场中,一头黑熊被镇静剂放倒在地抽取胆汁,国家法律惨遭践踏。为供应这种传统药材而遭捕获的野生熊类已达数千头。


印度尼西亚一座市场中,渔民正从船上卸下一条真鲨。这条大鱼可在海滨拍卖上卖到大约100美元,收益的三分之二都来自鱼翅,这种合法商品将运往香港和台湾。


印度尼西亚一家屠宰场内,工人们划开野外捉来的血蟒。为方便剥皮,蟒蛇体内注满了水和空气。爬行动物的表皮可制成奢侈皮具,是世界上可合法销售的动物器官中最热门的一种。


中国上海,鲨鱼翅汤象征着财富和地位。以前仅有少数人才掏得起腰包的这种美食,如今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需求使得鲨鱼数量极具减少。


印尼雅加达 Jatinegara 市场,卖家兜售着竹管装的蟋蟀,从野外捕获来用于当宠物的斑点林鸮和花冠皱盔犀鸟。


在西藏,穿有云豹(左)和水獭(右)皮缝制而成的礼服的人被看成是富有而又地位的人,知道2005年当地政府才禁止这一服装制法。


83岁高龄的中国老人精于象牙雕刻,1989年时国际上早已禁止象牙贸易,陈先生目前收有两个徒弟。


被营救出来的孤猿在印尼一家生存园中学会自我生存。这些孤儿们的爸妈多数被油棕榈工厂的工人们射杀而死,他们则被卖去当宠物。


泰国曼谷,执法人员搜救出若干只蜂猴。蜂猴在日本和俄罗斯较受欢迎,据说每只卖到1000美元。其实早有国际公约禁止这种夜间动物的交易活动。


据报案人提供的线索,泰国警察在 Chatuchak 市场逮捕了3名兜售蜂猴的不法分子,然而让环保人员气愤的是2名被释放,1名只罚款600美元。


印尼棉兰市森林警察局里存放着许多搜缴来的野生动物,包括老虎,云豹,玳瑁海龟。


泰国,高速公路检查站的x光照片显示,这俩装运纸的卡车前部偷运有100余头穿山甲,后者在广州地区尤为受欢迎。


桂林,游客们正在给私立动物馆的老虎喂食,这种私立组织拥有合法销售圈养虎的权利,动物保护者认为任何形式的合法交易可能使得野生虎濒临灭绝。


印尼屠宰场,工人们正在展开一张张蟒皮,这些原材料将被制作成名包,名鞋或名衣,那时的价格也早已翻数番。


印尼,幼绿树莫瑞蟒被抓来放置在培育器中,杯具中的树枝均采自它们生长着的热带森林里,这些幼蛇将被卖至养蛇人手中,对他们来说养幼蛇肯定比养成年蛇要靠谱。


四川小金县,买家正在挑选虫草,虫草被认作是神物,每年4至7月都有大批人来到青藏高原挖虫草,留下的圈圈眼眼也进一步破坏了那里的草地。


广州清平,工人们正在卸货乌龟。随着龟需求的不断增长,本地龟(aka 土鳖)已经消失殆尽,红耳龟(巴西龟)占据了我们的餐桌。货源来自缅甸,越南,柬埔寨,印尼,老挝和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野生动物工作人员将非法运输的孟加拉巨蜥放归国家公园,这种早被法律禁止交易的物种人们通常也将它们用于药疗而食用。


印尼雅加达 Jatinegara 市场,宠物卖家正夹去长尾猕猴的尖牙以免咬伤人,像这种小家伙仅仅只卖20美元,它们绝大多数是野生捕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0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楂波龙爪手 于 11-10-2010 06:57 PM 编辑

馬來西亞‧走私95紅蟒‧黃景良認罪 2010-09-03 16:05

(馬來西亞)曾涉及全球最大宗野生動物非法走私案的黃景良(Anson Wong),週四(9月2日)因走私95條紅尾蟒出國而被控上雪邦地庭,並在庭上認罪。

黃景良(52歲)被指為國際野生動物販賣商,他週四承認在沒獲得準證的情況下,於今年8月26日晚上8時50分在吉隆坡國際機場,非法走私95條珍貴紅尾蟒出國。

紅尾蟒是一種大型,身有條紋與色紋,容易在各種氣候與環境下生存的蟒蛇,它可在中南美州以及部份地中海島嶼尋獲。

黃景良是在吉隆坡國際機場轉機前往印尼雅加達途中,因其行李中的95條紅尾蟒逃出行李輸送帶,才揭發他走私受保護野生動物的行徑,並在2008年國際商業受保護動物法令10(a)條文下被控。

在這條文下,一旦罪成將面對最高10萬令吉罰款,或最高7年監禁或兩者兼施。

黃景良曾於1998年9月被捕,並於2001年6月7日因非法走私野生動物的罪名,被美國政府判監禁71個月(之前服過34個月可抵免)及罰款6萬美元,並禁止他出獄後3年內在美國販賣任何動物。

他在2003年11月10日出獄後曾現身說法,表示自己已改邪歸正,自2004年返馬後不再犯罪,和妻子及兒女過著安定的生活。

據說,他目前經營航空運輸生意。(馬來西亞星洲日報






未獲政府批准‧黃景良私自遷移2老虎




檳城9日訊)早前才因走私野生動物而判刑的黃景良(Anson Wong),再度被媒體揭發,其擁有的2隻孟加拉老虎,在未獲得相關當局適當文件處理下,被遷移至他處。

檳州衛生、福利及愛心社會委員會主席彭文寶說,這2隻老虎於去年7月29日遷移至直落巴巷的私人地段時,並未獲得政府機構的合格文件,檳州政府將探討,為何發生這樣的問題。

“去年,我們要求檳州野生動物保護及國家公園局,出示發給黃景良的特別執照及準證,但至今我們仍未獲得該份文件。”

2隻老虎原本關在武吉占姆蘭花園內,並準備搬遷到直落巴巷爬蟲公園,但是,該公園內的老虎籠一直達不到安全規格和要求,老虎數度要搬都無法成行,最後在今年2月被暫遷移至直落巴巷私人地段。

由於現任檳州野生動物保護及國家公園局主任諾阿利夫,將於10月1日開始被調往登嘉樓州,但已從9月7日開始休假。因此,彭文寶表示,檳州政府將與新主任接洽瞭解詳情。

他也強調,本身從來不曾與黃景良接洽。

黃景良日前因利用行李非法走私95條紅尾蟒而被推事庭宣判罪名成立,被判坐牢6個月及罰款19萬令吉。但是,天然資源及環境部及總檢察署卻認為罪刑太輕微,因此提出上訴。

2000年時,黃景良因走私野生動物而在美國被判坐牢71個月。



光明日報‧2010.09.0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0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楂波龙爪手 于 11-10-2010 07:00 PM 编辑

2造连捣黄景良2基地 送野生动物回家 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 凌晨一时五分


(槟城8日讯)野生动物局执法员昨日直捣国际知名野生动物走私商“Anson Wong”在槟城的两个养育园根基地后,执法队伍今早上再动员到位于直落巴巷带走一批野生动物,其中包括两只孟加拉虎。
除了两只孟加拉虎,其余被执法员带走的动物还包括1只大鳄鱼、4只山猫及4条蟒蛇。周五早8时许,约20名的野生动物局执法员,抵达黄氏位于直落巴巷的根基地展开行动。执法员在进入根基地后,即马上麻醉关在笼里的两只老虎。
接着,10余人即刻火速把老虎抬出基地外。从基地抬出外头全程约200公尺。执法员把老虎关在铁笼上锁时,除了以一条白布遮盖老虎的眼睛外,官员还拔虎爪。
据了解,两只老虎重量约400公斤,已在根基地度过20年,有村民指以前见到两只老虎时,体状只有一只小猫的体积。此外,野生动物局官员也把一只约5尺长的鳄鱼及4只山猫带出来。关在铁笼里的山猫,在被众人准备抬上罗里时,还发出惊叫声。在结束行动前,执法员另又搜出4条蟒蛇。
负责展开这次搜查行动的野生动物局官员来自吉隆坡,并获得槟州野生动物局及马六甲野生动物局官员的协助。当局出动的交通工具包括3辆四轮驱动车、1辆罗里及1辆运载大象的罗里。另外,野生动物局官员不愿对今早行动发表谈话,他们皆告诉媒体一切疑问可向其上司询问。
居民争看壮硕“山君”
两只老虎将送往马六甲动物园收留,而老虎被载离基地前仍处于昏迷状态,相信是官员注入的麻醉剂还未完全消退。
两只老虎被带出基地时,也引起当地村民好奇,一拥而上围睹两只“山君”,议论纷纷。两只老虎的体积壮硕,相信一直以来都获得良好的照顾。据知,黄景良除了有这两只老虎外,消息也指他早前曾出售另2只老虎,而当时他出售老虎的价格近30万令吉。
2龟太老不带走
野生动物局周五早上重返直落巴巷黄景良的根基地,带走老虎、蟒蛇、山猫等,但有2只高龄乌龟则留在该处。据知,官员基于这两只乌龟非进口及高龄因素,所以没把乌龟带走。野生动物局至截稿为止,尚未公布所充公的动物品种及数量。
两只老虎被带走 “爸爸”不舍?
当地一名居民兹娜敦指出,与黄景良关系有如亲戚一样,她也知道黄氏被逮捕。
她说,黄景良被捕当天还发短讯给她,并告知他人在新加坡。她表示,黄氏两只老虎被带走感到可惜,毕竟与老虎“相处”也有一段时间。
持5买卖及特别执照 黄景良遭除牌
黄景良遭撤除其持有的5张买卖及持有野生动物及特别执照后,来自吉隆坡的野生动物局执法员于昨日奉命行事,联合槟州野生动物局前往其位于直落巴巷及浮罗山背双溪鲁沙(Sg Rusa)的根基地。
该局是于昨日下午先直捣双溪鲁沙的一个农场,带走多只八哥鸟,随后于傍晚6时许再辗转前往直落巴巷即距热带果园约100公尺外的一个爬虫及野生动物私人养育园,带走数10只的各类四脚蛇及蟒蛇。
被带走的爬虫类及八哥,将在较后带返野生动物局在槟城的分局。据了解,由于在直落巴巷的充公行动进行时天色已暗,是老虎活跃时段,为了安全考量,野生动物局于该处的两个小时充公行动后,将原定的捉虎行动挪至今天早上。
据了解,野生动物局也于今日前往黄氏在玻璃池滑尊士律(Jones Road)的另一个根基地,该根基地据称是其买卖交易的行政室。据知名的“国家地理杂志”的报导宣称,后者养育一条最长的蛇即养于该处。黄景良──野生动物刽子手
黄景良(Anson Wong),一个令全世界野生动物走私贩子“肃然起敬”、而令警方和动物保护组织深恶痛绝的名字。绰号“蜥蜴王”的他,是走私濒危物种的世界头号通缉犯。今年1月出版的《国家地理》杂志主题为《亚洲野生动物交易──滴血的买卖》,以10页文字之多的篇幅叙述了黄景良多年来从事野生动物买卖,以致被捕入狱的故事。
走私濒危物种的头号通缉犯
至今还难以得出结论,52岁的黄景良是何时、怎样开始从事野生动物走私,其规模和金额有多么庞大。《国家地理杂志》和网上数据显示黄景良走私野生动物包括:苏门答腊和爪哇岛犀牛角、藏羚羊毛,长冠八哥(据称野外总数不到150)、斯皮克斯金刚鹦鹉(这个据称已经灭绝了),还有雪豹皮和熊猫皮。
1993年秋,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局的“特别行动”卧底小组开始了搜捕黄景良的工作。受命带领行动小组的乔治莫里森是一名终身猎人,为和黄景良建立联系,他开设了一家名叫“环太平洋”的批发公司,堆满了他们手头上唯一可以销售的商品──上次调查行动中留下来的一卡车贝壳和珊瑚。
01年在美监71个月罚6万美元
不久后,“环太平洋”引起了黄景良的注意,他开始向莫里森兜售地球上最稀有、最有价值的爬行动物:印尼科莫多巨蜥、新西兰刺背鳄蜥、扬子鳄以及马达加斯加陆龟。经过5年时间和价值50万美元的非法贸易往来,莫里森提议合伙搞一个新项目,专门从事地球上最稀有动物贸易,两人定在墨西哥碰面。
1998年9月14日,黄景良在墨西哥城国际机场落网。他于2001年6月7日因非法走私野生动物的罪名,被美国政府判监禁71个月(之前服过34个月可抵免)及罚款6万美元,并命令他出狱后3年内不准在美国贩卖任何动物。
黄景良在2003年11月10日出狱后曾表示自己已改邪归正,自2004年返马后不再犯罪,与妻子及儿女住在槟城。
无论如何,黄景良在2010年8月26日从吉隆坡准备飞到印尼首都雅加达时,因其行李在运输带上破了,蟒蛇逃出行李输送带,机场人员通知国家公园及野生动物保护局官员前来捕捉,才揭发了他走私受保护野生动物,结果被捕。官员当场捕获95条红尾蟒、两条犀角蝰蛇以及一只枫叶龟。
黄景良被法官宣判每条蛇罚款2000令吉,总计19万令吉及监禁6个月。


■ 野生动物局把充公的动物抬上罗里。


■ 老虎被载离开前基地前仍处于昏迷状态。


■ 约5尺长的鳄鱼也被充公。


■ 2只高龄乌龟留在该处。


■ 山猫发出叫声,吓跑拍摄中的记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2010 06:2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照片应该更好看。。。尤其是各种濒临绝种动物的照片,一边看照片一边读解说,比较有耐心看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2010 06:2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好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4-2010 06:4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照片应该更好看。。。尤其是各种濒临绝种动物的照片,一边看照片一边读解说,比较有耐心看下去。。。
FiShy小魚 发表于 1-4-2010 06:21 PM



放上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2010 06:4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TNND... 连熊猫皮也敢走私!!!! :@
应该扛去埋~!!


。。 听报道说他好像跟SJaya飞禽公园的老板是认识的。。。{:3_8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2010 07:1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扎波兄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2010 07:1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和他喝完茶, 叫他小心点有记者, 没想到还是被拍到。 还好没拍到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2010 07:1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跟“风雨逍遥”网友的样貌有点相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2010 07:1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好累喲會不會太長些,還沒看完,等一下才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4-2010 07: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华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版权所有 © 1996-2021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服务|免控|投诉|联络|关于|黑屋|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17-1-2022 06:03 PM , Processed in 0.100491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