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
颜色选择
阳光橙
深夜黑
天空蓝
葡萄紫
薄荷绿
深海蓝
首页
论坛
佳礼报道
新闻
搜索
55675
查看
390
回复

书籍介绍与分享

[复制链接]

楼主: e=mc2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于 25-12-2006 11:1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本书排列方式的说明

注释
                  
                  在每一段所引用的话后,必有两个数字,其间用一斜线分开(如47/21-23)。斜线左方的数字乃代表每章参考文献上所列的数目,斜线右方的数字代表该参考资料的页数。
                  
                  参考文献
                  
                  我们将全书九章参考书目全部归纳放在本书书末,以免中英文相杂引起阅读时的不便。
                  
                  全书大纲之排列法
                  
                  此书所用之方法与传统大纲之分段法略有不同。
                  
              
    传统的分段法  
                   
                    1.   
                  
                     A.
                      
                      1.
                      
                        a.
                      
                          (1).
                      
                                                  (a).
                     
本书所用的方法
                  
                1A.                1B.
                  
                1C.
                  
                1D.
                1E.
                1F.
                1G.
              

                  而每章之前的大纲分段并不一定代表该章实际分段的方式,只是略举内容数例,章前的分段只是供读者事后临时用来参考用。
                  
                  书中引用之作者简介
                  
                  书末将列出一部分较有名的作者及其简介,盼望略有助于读者对作者背景的认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1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序 言

什么?又来了一本书?
  
不!这不是一本书,这不过是我在准备讲题“基督教:骗局乎?事实乎?”时的讲章资料。
  
有关基督教信仰的历史证据这方面的参考资料一向十分缺乏,我经常遇到基督徒学生、教授与非信徒问道:“我们该到那里去找这类的资料?找到了又该如何用呢?”
  
用这本书做什么?
  
我希望青年基督徒无论是写课堂的论文或在辩论会及见证会中,一旦有机会论到耶稣这个人、圣经这本书以及基督教对今世的影响这类题目时,都能尽量使用本书的资料。
  
已有不少读者写信告诉我,他们如何使用这本书的资料。
  
有一位写道:
“在我的演讲课上,我用您书中的资料准备了三篇讲稿。第一篇谈到圣经的可靠性,第二篇谈到耶稣基督这个人,第三篇论复活。”
  
另一位学生这样写道:“……你的资料帮助我们敢在教室中发言……促使基督徒为真道辩论……”

还有一位学生这样说:“我用您的资料来准备演讲稿,最后在比赛中得胜。我准备在毕业生致谢辞中也用同样的资料,老兄,谢谢你了!”
  
留意你的态度
我盼望读者应用本书资料时,都有一个正确动机,是为了使耶稣的名得到彰显与荣耀--却不是为着在辩论时一争胜负。卫道学不是用来证明神的话,只是为信仰打下一个基础。
  
当一个人在为真理辩护时,应存温柔敬畏的心,正如彼得所说:“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书三章15节)
  
这些资料若能被正确的使用,相信必能引导一个人诚心地考虑耶稣基督,使他回转到最中心,也是最基本的问题上--耶稣的福音。

对那些实在有疑问的人,我个人传福音的方法总是先告诉他许多卫道方面的资料,满足他的好奇心后,再转换话题,问及他个人与耶稣基督的关系如何。辩道的资料只是一个引子,不能用来代替神的话。
  
此书为何采大纲方式?
  
因为讲章资料原是用大纲方式写成,各段与各段间意义的转移,未被仔细标出。使用此书最好的方法是读者能将每段读毕后,先仔细思想消化然后再继续下段。最后重组思构,想出自己的结论来。这样书中内容就成为自己的,而不再是别人的思想。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或是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使用大纲式的缺点,是可能会引起读者对其中一个观念或一个证据的误会。对凡是你不甚了解之处,请留意不要随便下定论。最好的方式是重读数遍,再参考其他资料后才下结论。
  
一生中最值得的一项投资
我建议每个基督徒都应拥有以下诸书,如果经济许可,你也可以将它们收购后,捐给自己就读大学的图书馆,或建议大学图书馆订购这些书。  
  
  1、Wilbur Smith.Therefore Stand.Baker Book House.
  2、John Warwick Montgomery.Shapes of the Past.Edwards Brothers.
    3、John Warwick Montgomery.History and Christianity.Inter  Varsity Press.(中译本:《历史与基督教》,校园出版。)
    4、Carl Henry (Ed).Revelation and the Bible.Baker Book House.
    5、Clark Pinnock.Set Forth Your Case.Craig Press.(中译本:《岂能缄默》,浸宣出版。)
    6、F.F.Bruse.The New Testament Documents:Are They  Reliable?Inter-Varsity Press.
    7、F.F.Bruse.The Books and the Parchments.Fleming Revell.
    8、John Stott.Basic Christianity.Inter-Varsity Press.(中译本:《基督教是否可信》,证主出版。)
    9、Griffith Thomas.Christianity Is Christ.Moody Press.
    10、Bernard Ramm.Protestant Christian Evidences.Moody Press.
    11、Paul Little.Know Why You Believe.Inter-Varsity Press.(中译本:《你为何要信》,证主出版。)
    12、Gleason Archer.A Survey of Old Testament.Introduction.Moody  Press.
  13、K.A.Kitchen.Ancient Orient and Old Testament.Inter-Varsity  Press.
  14、Norman L.Geisler and William E.Nix.A General Intro-duction  to the Bible.Moody Press.
    15、Peter Stoner.Science Speaks.Moody Pres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2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引 言

1A.让我们先有一个了解
  
  1B.运用卫道学(Apologetics)
  
“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卫道之)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书三章15节)
  
“卫”是指“保卫”(Defense)(希腊原文作apologia),是以“行为与步骤来保卫。”卫伯.史密斯(Wilbur  Smity)对“卫”字有如下的解释:“……以言辞保卫,以讲演的方式来护卫一个人的行为或一个人所信的真理……”(录自《真理长存》Therefore  Stand,Baker Book House)11/481

“Apologia”是希腊古时常用的一个字,“但并无抱歉之意,亦无掩饰,或纠正错误之意。”1/48
  
“Apologia”一字在英文新约圣经中译为“defense”(保卫)共有作八次之多。(包括彼得前书三章15节)
  
使徒行传二十二章1节:
“诸位父兄请听,我现在对你们分诉(defense)。”

哥林多前书九章3节:
“我对那盘问我的人,就是这样分诉(defense)……”

提摩太后书四章16节:
“我初次申诉(defense),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于与他们。”
  
腓立比书一章7节:
“……无论我是在捆锁之中,是辩明(defense)证实福音的时候,你们都与我一同得恩。”
  
腓立比书一章16节:
“这一等是出于爱心,知道我是为辩明(defense)福音设立的。”
  
使徒行传二十五章16节:
“我对他们说,无论什么人,初告还没有和原告对质,未得机会分诉(defense)所告他的事,就先定他的罪,这不是罗马人的条例。”
  
哥林多后书七章11节:
“你看!你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从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诉、自恨、恐惧、想念、热心、责罚,在这一切事上你们都表明(defense)自己是洁净的。”
  
毕诺克(Clark Pinnock)在《岂能缄默》(Set Forth  Your Case;Craig Press,中文版庄宗贤译)一书中指出彼得前书三章15节之运用defense这字,主要不是面对警察之询查而言,而是提出一个非正式的问话:“为什么你要做基督徒呢?”对这个问题,信徒有责任提供一个合适的答复。7/3
    
李德尔先生(Paul Little)在“你为何要信”(Know  Why You Believe;Scripture Press)一书中曾引用史托德(John  Stott)的话说:“我们对人在理智上的骄傲不必想得太多,但我们要能满足他们寻求智识的诚意。”(我要在此再加上一句,对任何诚恳的询问,我们要能给予一个诚恳的回答。)4/28
    
贝提(F.R.Bettie)说:  
“基督教若不能重于一切,那它就是人类生活中最不足道的一件东西。它若非最真实的实体,便是人类最大的一种幻觉……如果它重于世间一切事物,那么人人都应该充分认识基督教信仰中所包含的永恒的真理,明白自己的信仰确实是有根有基的。仅是不假思索地或被动地接受这项真理是不够的。”1/37-38
  
所谓基要的卫道学内容乃是这样的:
  
“宇宙间有一位无限、全智、全能、全爱的神,它藉着自然与超自然界中的创造物,藉着人生、以色列族与教会的历史,藉着道成肉身的基督,藉着圣经中的经文,以及藉着因听福音而得救之信徒的心灵,将自己向世人彰显出来。”8/33
  
  2B.基督教乃是讲究事实的宗教

  
基督教离不开史实,辛普森(P.Carnegie Simpson)称史实乃是“最明显也最易收集的资料。”他又说:“耶稣基督乃是历史上的一个人物,诚如其他历史人物一样地可信。”
    
安德生(J.N.D.Anderson)在《基督教:历史的见证》(Christianity:The  Witness of History;Inter-Varsity Press出版)一书中,引用金克斯(D.E.Jenkins)的话说:“基督教乃是建立在无法辩驳的事实上……但我不是说……基督教是建立在无法辩驳的推理上……”15/10
    
毕诺克(Clark Pinnock)对何谓无法辩驳的事实一词有如下的解释:
    
“基督教所谓的事实,不是指某些特殊的宗教事实。而是可以看见的、可以报导的事实,也是所有历史上、法律上以及在日常的抉择上都可以用作参考的种种事实。”7/6-7
  
我们呈现这些“基督教证据”的目的,乃是要向世人举出一些无法辩驳的事实,并要叫世人看明基督徒对这些事实的解释是否最合乎逻辑。卫道学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要不知不觉的说服一个人,使他违反己愿,变成基督徒。
  
毕诺克(Clark Pinnock)又说:
    
“卫道学所求的,乃是能用理智可解的手法,将福音的证据公诸世人面前,使他们能在圣灵的感动下,自动去作一项有意义的选择。如果脑子不以为真的事,却要心灵去心悦诚服的接受,这是不可能的事。”7/3
  
最好的防卫术是……
  
  3B.靠好的攻势
  
还在研究所念书的时候,我曾选修一堂哲学的卫道课程。课程中我们得写一篇论文,题目叫“基督教最好的防卫术。”我总是一再迟延执笔,倒不因为没有可写的材料,主要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想写的东西与教授的期望相距甚远。(很显然的,教授期望我能依照他课堂上的讲章记录来写。)最后,我决定要将自己的信仰诚实地表明出来。于是我开门见山地写道:“有人说:最好的攻势在于好的防守,但我却认为,最好的防卫术乃是靠好的攻势。”我继续解释说:“我觉得最好防卫基督教的方法,就是将耶稣的地位以及他究竟是谁这些道理,用简单、清楚的方式陈述出来。”接着我写下四个属灵的定律(The Four SpiritualLaws),与自己的见证:“我如何在1959年12月19日下午八时卅分,也就是我大学二年级的那一年,接受了基督。”最后我以主复活的证据作为全文的总结。
    
这位教授必定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去思考我的论文,他也必然同意我的看法,因为最后我得到96分。
  
丁德尔(William Tymdale)说得好,“一个相信圣经的乡下孩子要比一位疏忽圣经的学者更能了解上帝。”换言之,一个乡下的牧童在与人分享福音上,往往会比哈佛大学的教授凭理智来辩论更为有效。
    
希伯来书四章12节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有能辩明。”
  
我们对以上攻势、守势的说法要能保持一种平衡的看法,一方面我们要肯于去传福音,另一方面当别人来问我们的时候,我们也要随时备好回答他们,什么是自己心中所盼望的缘由。
  
圣灵(约翰福音十六章8节)能使人明白真理,其他人不必在他头上施加压力。“有一个卖紫色布匹的妇人,名叫吕底亚,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来敬拜上帝。她听见了,主就开导她的心,叫她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使徒行传十六章14节)
  
毕诺克(ClarkPinnock),这位出色的卫道学家及耶稣的见证人所下的结论十分合宜,他说:“一个有智慧的基督徒应能指出非基督徒立场的缺点,并提出对福音有利的事实来与人辩论。如果我们卫道学不能帮助我们向别人传讲福音,那么它就是一个不够完善的卫道学。”7/7
    
  2A.让我们先打下巩固的基础

  
一个人在审察基督教信仰的种种证据之前,他应该首先设法排除自己心中一些错误的观念,同时还要了解几项基本的原则。
  
快!我要一片阿斯匹灵……
  
  1B.盲目的信仰(迷信)
  
世人对基督徒最普遍的一项批评便是:“你们基督徒实在使我倒尽胃口!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盲目地相信。”世人一直以为一个人若要变成基督徒,就必须要“理性的自杀”!
  
但对我而言,“如果脑子不以为真的事,要心灵心悦诚服的去接受是不可能的。我的心与大脑都是神创造的工作和信奉,两者必须能和谐互助。”耶稣不是曾命令我们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吗?(马太福音二十二章37节)
  
当基督和他的门徒劝人信神时,并不是叫人“盲目的相信”,而是要“信得有智慧”。保罗说:“因为知道所信的是谁”(提摩太后书一章12节),耶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八章32节)
  
一个人的信仰包括“理智、感情及意志”三方面。贝提(F.R.Beattie)说得好:“圣灵并不要在人心中制造一个盲目、无根基的信仰……”。1/25
  
李德尔先生(Paul Little)在《你为何要信》(Know  Why You Believe;Scripture Press  出版)一书中很正确的指出:“基督教的信仰是建立在证据上,它乃是一种合理的信仰。基督教的信仰在必要时要能超过理性,但它却不能违反理性而盲信。”4/30信仰是藉着充分的证据,在心里得到的确实证据。
    
一种政治策略(避免讨论要题)
  
  2B.基督教的信仰是客观的信仰
  
基督教的信仰是客观的信仰;因此,必须要有信仰的对象。基督教乃是谈“救恩”的信仰,目的使一个人与(信仰的目标)建立起个人间的关系,因此它与今日课堂里通常的哲学上所谈的信仰完全迥异。世人常用一个口号:“只要你肯信,不论信什么都可以。”这种观念首先应遭摒弃。
  
且让我慢慢说个明白。
  
我曾有机会与美国中西部一所大学的哲学系系主任辩论。在回答一个问题时,我碰巧提到基督复活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我的对手立刻抓住这点,打断了我的话,并以十分讽刺的口吻对我说:“算了吧!麦先生,问题不在复活这件事是否真正发生过,而是‘你相信它曾发生过没有?’”他乃是在暗示我,他竟冒失的断言信心才是最重要的。我立即反辩说:“先生,我身为基督徒,因此知道复活这件事非常重要,因为基督徒信仰的价值不在于一个人有没有信心,而在于他信仰的对象。”我继续说:“如果有人能证明耶稣没有复活,那么我也没有理由要信基督徒了。”(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十四节)
  
基督徒的信仰就是信仰基督,它的价值不是要信的人,而是在所信的基督--不是在人是否相信,而是在那位可以让人信靠的上帝。
  
保罗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这证明了基督的福音乃是以耶稣基督为中心的。
  
孟沃华(John Warwick Montgomery)在其著作“过去的形式”(Shape  of the Past;Edward Brothers)一书中说道:“如果我们所‘信仰的基督’与圣经中‘历史上的耶稣’有所不同,那么这种不同将使我们失去真正该信仰的基督。”当前最伟大的基督徒史学家伯特非(Herbert  Butterfield)如此说:“神学家们一面想要保留基督教历史特色,一面又想将他们心目中的基督与历史上的耶稣分开来,这诚然是很危险的一种错误。”12/145
    
  “不要再用事实来混淆我。”这个成语不是一个基督徒该说的。是我亲眼看见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2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3B.亲自眼见的见证人(目击者)
  
  新约圣经作者们所记载的,若不是他们所目睹的事实,就是根据目击者所见的直接口述而记录下来的。
  
  彼得后书一章16节:
  
  “我们从前,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他降临的事告诉你们,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言,乃是亲眼见过他的威荣。”
  
  门徒们当然能分辨神话、传说与事实间的差异。一位教世界文学史的教授,在我演讲的课堂上这样问我:“你对希腊的神话作何想法?”我反问说:“你的意思是说,耶稣一生的事迹,他的复活,为童女所生等等都是神话?”他说:“是的。”我回答说:“在基督的史迹与希腊神话间有一个显著的不同之处,但却常常被人所忽略。在希腊神话里,复活等奇迹并不发生在有血、有肉的人身上,而仅仅发生在神话中的角色们身上。但在基督教的信仰里,这些奇迹是发生在一个历史性的拿撒勒人耶稣身上。记载这些史实的作者们,他们都亲自认识耶稣,也知道他确实在历史上某个时空里存在过。”
  
  这位教授答道:“你是对的,我以前从未想到这一点。”
  
  爱斯特本(S.Esthborn)在《被基督擒拿》(Gripped by Christ;LutteerworthPress出版)一书中,对以上一点作了更进一步的解释。他以纳斯氏(AnathNath)为例。纳斯氏曾下工夫研学圣经与印度经Shastras。圣经中有两点特别吸引他:“第一,是道成肉身的事实。第二,是人类罪的得赎。他极力想将基督教的这两个教条与印度经取得和谐,他发现吠陀文学中所提到的一位创造之神--Prajapati亦有基督教自我牺牲的精神,但他又同时找到两者间极大的不同之处。吠陀中的神乃是神话的象征,它能以不同的化身出现,但拿撒勒人的耶稣却是历史上的人物。他说:“耶稣是真正的吠陀,它才是真正的世界救主。”17/43
  
  柏莱洛克(E.M.Blaiklock)在其所著之《信徒的答案:检视新神学》(Layman's Answer:An Examinationof the New Theology;Hodder &Stoughton出版)一书中,引用腓利士(J.B.Phillips)的话说:“我读过许多希腊文与拉丁文写成的神话,但在圣经里,我却找不到一点神话的意味。凡是懂希腊、拉丁文的人,无论他们对新约的记载所持态度如何,都不能不同意此点……
    
  “神话的定义可以说是‘在科学尚未发展之前,某些现象引起神话作家们的兴趣,这些现象有些是真的,也有些是假设的,于是他们凭着自己的幻想企图解释这些现象。更正确一点地说,它乃是这些人对不能解释的现象,所作自圆其说的努力。因此神话往往是针对人的感情,但非针对理智而写的。在过去一个不重理解的世代里,这种做法是相当普遍的。’”18/47
  
  目睹的见证
  
  约翰一书一章1至3节:
  
  “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
  
  路加福音一章1至3节:
  
  “提阿非罗大人哪!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写给你。”
  
  使徒行传一章1至3节:
  
  “提阿非罗啊,我已经作了前书,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直到他藉圣灵,吩咐所拣选的的使徒,以后被接上升的日子为止。他受害之后,用许多的凭据,将自己活活地显给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们显现,讲说上帝国的事。”
  
  哥林多前书十五章6至8节:
  
  “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
  
  约翰福音二十章30至31节:
  
  “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
  
  使徒行传十章39至42节:
  
  “他在犹太人之地并耶路撒冷所行的一切事,有我们作见证。他们竟把他挂在木头上杀了。第三日,神叫他复活,显现出来;不是显现给众人看,乃是显现给神预先所拣选为他作见证的人看,就是我们这些在他从死里复活以后,和他同吃同喝的人。他吩咐我们传道给众人,证明他是神所立定的,要作审判活人死人的主。”
  
  彼得前书五章1节:
  
  “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
  
  使徒行传一章9节:
  
  “说了这话,他们正看的时候,他就被取上升,有一朵支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见他了。”
  
  孟沃华(John Montgomery)在他所著的《历史与基督教》(History andChristianity;Inter-Varsity Press出版。)一书中写道:“从圣经中,我们若不能分辨耶稣的自称与新约作者们对他的称呼,这并不是一件可悲的事,因为(一)这与所有其他历史上的人物情形完全类同,象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大帝、查理曼大帝等,他们都没有为自己写过传记,但没有人会埋怨他们,因此看不清这些历史人物的画像。(二)新约的作者们都是亲眼目睹的见证人,所以读者可以相信他们记载有关耶稣的史实都是可靠的。”5/8
    
  以下的经节将证明门徒们都见证过耶稣复活后的生命:
  
  路加福音二十四章48节
  使徒行传十三章31节
  
  使徒行传一章8节
  使徒行传二十二章15节
  
  使徒行传二章32节
  使徒行传二十三章11节
  
  使徒行传三章15节
  使徒行传二十六章16节
  
  使徒行传四章33节
  哥林多前书十五章4至9节
  
  使徒行传五章32节
  
  
  使徒行传十章39节
  哥林多前书十五章15节
  
  使徒行传十章41节
  约翰一书一章2节
  
  
  是的,你亲自经过,你知道……
  
  4B.直接得来的知识

  
  新约的作者将他们直接得来有关耶稣基督的事实与证据,传讲给读者及听众。
  
  这些作者不但说:“你看!我们看过这些,我们听过那些……,”同时他们还能对那些尖刻批评他们的人据理力争:“你们自己也知道这些事……你们也眼看过那些事;你们自己心里有数。”
  
  当一个人要对反对他的人说“你们自己也知道”这句话时,必须十分小心,因为如果说得不准确,对方很容易就能叫他哑口无言。
  
  使徒行传二章22节:
  
  “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神藉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神迹,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
  
  使徒行传二十六章24至28节:
  
  “保罗这样分诉,非斯都大声说:‘保罗,你癫狂了吧!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保罗说:‘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癫狂,我说的乃是真实明白话。王也晓得这些事,所以我向王放胆直言。我深信这些事没有一件向王隐藏的,因都不是在背地里作的。亚基帕王啊,你信先知么?我知道你是信的’。亚基帕对保罗说:‘你想稍微一劝,便叫我作基督徒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2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5B.历史上的偏见
  
  很多时候,有人这样对我说:“如果有人肯把基督的生平当作‘历史’好好来研究,他就会发现基督也只不过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而已,但绝不会是神的儿子。”也有人会换一种方法对我说:“你若用新式的‘历史研究法’来研究,就无法证明基督复活这回事。”这话也许是真的,但在你尚未下定论之前,先让我作一番解释。在研究历史时,人已经先存了无神论的思想:神迹是不可能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系统里,宇宙间不会有超自然的事发生。先存着这类的假设,他们才开始以所谓“苛刻的、开通的、诚实的”态度来从事研究工作。等到他们研究基督的生平及读到他所行的神迹与复活等事实的记载时,他们立刻就下结论说,那些并不是神迹,也没有复活的事,因为我们知道(这种知道不是来自历史眼光,而是哲学上的假设)上帝并不存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封闭的系统里,神迹是不可能的,超自然的事不会发生。所以,这些事都不可能有。事实上,这般人开始用历史性的研究方式来研究复活之前,他们已经根本抹杀了基督复活这件事的可能性。
    
  他们这类的假设并没有历史上的根据,完全是出于哲学推理上的一种偏见。
  
  他们的整套历史研究法都是建立在所谓的“合乎理性的假设”上,而根据理性,基督是不可能从死里复活的。因此研究时,他们不由历史上的资料开始研究,反而凭着抽象的揣测,将复活的事实一笔勾销。
  
  孟沃华(John Montgomery)写道:
    
  “事实胜于雄辩,复活是不可能用纯哲学的立场予以推翻的。除非你事先已经否定复活,复活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这种事先即存否定的态度,却不合正统历史研究的法则。”6/139-144
  
  在讨论这个问题时,我将会多次引用孟沃华的话,因为他激发了我对历史考据的深思。
  
  孟沃华(Montgomery)又说:
  
  “康德曾结论过,所有的辩论与系统都是根据某种假设而成立的。但这并不表示,所有的假设都是同样的合宜。在设立一种假设之前,最好象我们一样,能先决定(导致真理的)方式,而不是先决定将会发现的内容(如事先假定某种真理已经存在)。在我们现存的世界里,我们发现根据经验论的方法来设立假设是最合理的。但是,请留意,我们应当按科学方法所成立的假设去寻求真理,而绝不能按有‘科学的宗教’(The Religion ofScience)之称的科学论Scientism,以理性主义的推理为基础来设立假设。”6/144
    
  孟氏(Montgomery)论到历史怀疑论(Historical  Skepticism)一点时,曾摘录赫仁佳(Huizenga)的话说:
    
  “要辩驳相信历史怀疑论的人并不难,最有力的方法是这样的:凡是对正确的历史证据及历史传统之存在有所怀疑的人,他也不能接受自己所收集的证据、判断、综合及推论。同时,他不能仅仅将自己的怀疑限于历史批评上,也应当把这种同等的怀疑精神带到自己的生活当中。这时他很快就会发现,平日生活中那些他习以为常的许多事,事实上都是缺少有力的证据的,他甚至会发现,凡事都没有证据。换句话说,他若要相信历史怀疑论,他也会被逼着接受普通哲学观点上的怀疑论(PhilosophicalScepticism)。哲学性的怀疑论也许是合乎知识分子口味玩玩的一种游戏,但没有人能照着哲学观点上的怀疑论而生活。”6/139-140
    
  孟沃华又引用耶鲁大学研究“死海经卷”的专家鲍罗斯(Millr  Burrows)的话说:
    
  “今天有许多基督徒相信……基督教的信仰只不过是在一个相信基督教的团体里,每一位信徒所接受的信条而已,而这些信条并不需要理智及证据来印证。持这种立场的人,他们不会承认研究历史性的考证会对了解基督的独特性有任何的启发作用,他们对一个人能否了解历史性的耶稣也常存着猜疑的态度,并且似乎颇能以忽视这样的知识为自满。但我不能同意这样的观点,我深信神藉着历史彰显拿撒人耶稣这件事,乃是真正基督徒信仰的奠基石,所以任何有关这位在十九世纪以前居住在巴勒斯坦的真实耶稣的历史问题,都是基本最重要不过的。”5/15-16
  
  孟沃华更进一步地说:
  
  “历史上所发生的各种事件都有它的独特性,举凡事件都具有论及事实的本质,而这些事实之所以被接受为事实,乃是因为我们肯接受并使用传统参考档案、文件的方式作为研究这些史实的根据。没有一位历史学家应该采用封闭式的系统来分析各事的起因,正如康乃尔大学的逻辑学家白莱克(MaxBlack)在他一篇论文‘Models and Metaphors'(Ithacaornell UniversityPress,1962,p.16)中所说的:‘凡事的起因都有它的特殊性,不可能是永远对称的,也很可能是出于一种极不寻常的见解所引起。’因此,‘若是一概笼统地想为某件事的起因找出一个一般性的起因律来解释,必然等于是徒费工夫。’”5/76
    
  史学家史涛弗(Ethelbert Stauffer)在他所著之《耶稣与它的故事》(Jesus  and His Story;New York:Knopf,1960出版p.17)一书中建议我们应如何去研究历史:
    
  “我们史学家们在面临出乎平常的意外时,尤其当我们所查考出来的事实竟然与我们的信念;甚至我们在现阶段所能了解的真理全然相反时,我们应当怎么办呢?我们所说的,应当与任何一个伟大的史学家在类似情况之下都会说的话一样:‘这当然是可能的。’为什么不呢?因为对一个善于批判的历史家而言,历史上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5/76
  
  史学家沙夫(Philip Schaff)在《基督教会书》(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Wm.B.Eerdmans ublishing Co.,1962,Vol.1,p.175)中作了更进一步的说明:
    
  “何恩(Robert M.Horn)在所著的《自我表明之书》(The  Book That Speaks For Itself;Inter-Varsity Press出版)一书中,对我们在了解人们研究历史时所持的偏见上,有很清楚的说明:
    
  “坦白地说,一个不信神的人是不会相信圣经的。”
  
  “有人认为神是没有个性的,他只是一切最终的终极,一切生存的基本。持有这种看法必然就不能接受道成肉身的道理,更不能接受圣经就是那位‘自有永有的’神自己所说的话(出埃及记四章14节)。
  
  “凡否认超自然的事的人,他们自然就不会相信这本记载着基督徒死里复活的圣经。”
  
  “还有些人认为神无法藉着罪人传讲它的真理,而真理还能不被曲解。于是,他们认为圣经,至少是基中的一部分,逃不出人为的错误。”8/10
  
  我个人对历史一字的定义是:“按照别人的见证所得来有关过去的知识。”有人立刻会说:“我不同意。”那么我要问:“你相信林肯曾活过,并做过美国总统吗?”“当然啦!”然而在我遇见的人当中,没有一个曾亲眼见过林肯,唯一能让我们知道林肯之存在的都是来自别人的见证。”
  
  请留意:当你给历史下定义时,你得确定你所听来或读来的见证是否可信、可靠。
  
  我必然是个瞎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6B.向哪个方向跳跃?
  
  许多人指控基督徒,说他们是盲目的“往黑暗中跳跃”!这个观念是起源于齐克果(Kierkegaard)。
  
  但对我而言,信基督教并不是“往黑暗中跳”,却是“跳进光明之中”。我把自己所能收集到两方面的证据放在天平上,天平的指针是指向基督是神的儿子,他曾由死里复活。由于天平很着实地指向基督,所以当我变成基督徒时,我不但没有“跳入黑暗里去”,反而“跳进光明之中!”
  
  我若真的“迷信”的话,那我必然只有放弃相信耶稣,置所有的证据于不顾了。
  
  请注意!我并没有全然证明耶稣是神的儿子。我所做到的乃是收集所有的证据,然后将之权衡轻重。但我所得来的结果却是:基督必是如他自己所宣称的,现在轮到我必须作一个选择,我也作了这样的选择。许多人立时的反应是:你找到你想找到的事。但事实并非如此,藉着考据我反而证实了我所要反驳回的道理。我开始是想证实基督教的不可信,因我起初对基督教颇有偏见。
  
  苏格兰的哲学家休姆(Hume)必会说历史的证据是不可靠的,因为人无法建立“绝对的真理”,但我不是在寻找“绝对的真理”,我要寻找的是“在历史中的或然率。”
  
  孟沃华(John W.Montgomery)说:
  
  “若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人就无法作一个有意义的选择。复活这件事可以被用来作为考验基督教信仰在历史的可能性上的一块试金石,虽然这个考验只是有关可能性,而不是绝对性的。但是,岂不是人在任何一种选择上都多少要靠可能性,而非靠其绝对性么?惟有推理逻辑和纯数学才谈及‘绝对的真实性’,但它们是出于无需证明的假设(如同意语的重复tautology,如果是A,它就是A)他们的推理不需要用事实来证明,一旦进入事实的圈子,我们就必须依赖或然率,也许这是一种不幸,但却是无法避免的。”12/141
  
  孟沃华(John W.Montgomery)在《他的》杂志( HIS Magazine)中连载了四篇有关历史与基督教的文章,最后他这样说:“……历史的可能性指出耶稣是上帝的道成肉身,是全人类的救主,也是未来世界的审判官的可靠性。如果或然率确实支持这样的设法(我们查明了证据,又如何能否认呢?)那么我们就必须据理相信。”5/19
  
  真正的推诿先生会站起来吗!
  
  7B.理智上的推诿(Intellectual Excuses)
  
  违拒基督往往不是出于“头脑”,主要是出于“心愿”,并不是说:“我不能信”,而是“我不要信。”
  
  我曾遇见许多人,他们有“理智上的推诿”,但极少人是有“理智上的问题。”(虽然,我也确实碰过几个。)一个人若真想推诿,他很容易就可以找出许多藉口来。我十分佩服一个人,他曾下工夫研究过耶稣对自己的宣称,最后还是决定不能信。一次我有机会和一个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信基督教(的证据和其历史性)的人辩论,因我知道我为什么信(这些证据与其历史性),我俩可说都是站在相同的立场辩论(只是得来的答案各不同而已)。
  
  我发现大部分的学生之所以拒绝相信基督,不外下列几项原因:
  
  
  无知--罗马书一章18至23节(却是出于自作自受的)。
  
  
  骄傲--约翰福音五章40至44节。
  
  
  道德的问题--约翰福音三章19、20节。
  
  我曾劝导过一个学生,她对基督教听得够厌烦了。她认为基督教既没有历史的根据,又缺乏事实上的凭据。她甚至能说服周围的人,她之所以不信,是因她的大学教育使她在追寻真理的过程中遇见过许多知识上的困难,于是周围的基督徒们,一个个想用理论来说服她,并设法解答她对基督教许多责难之处。
  
  我听了她,再问了她几个问题,在三十分钟之内她就承认她过去愚弄了每一个人。她之所以想出这许多理智上的疑难,是为了要给她自己那种不道德的生活找个藉口。
  
  在新英格兰区的某个大学里,一个学生对我说,他对基督教有许多知识上的问题,因此他也无法接受基督为他个人的救主。我问他:“为什么不能信呢?”他回答说:“新约圣经不可靠!”我又问:“如果我能证明新约圣经是古典文学中最可靠的一部作品,那么你可愿相信呢?”他答道:“不!我不愿相信。”于是我说: “那么可见你的脑子并没有疑问,只是你的心不愿相信而已。”
  
  同一所大学里的一位研究生在听我演讲完“复活:骗局乎?事实乎?”那篇讲章之后,立刻跑上来用兴师范问罪的方式大大对我疲劳轰炸了一番(事后我才发现他对其他的基督徒讲员亦是如此)。最后经过40分钟的对话以后,我问他说:“如果我能向你说明基督已从死里复活,并且证明它就是神的儿子的话,你可愿考虑接受他吗?”他立刻理直气壮地回答说:“绝不考虑!”
  
  甘迈高(Michal Green)在《逃避的世界》(Run Away World;Inter--Varsity Press出版)一书中曾摘录无神论者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话。这位被誉为最伟大的知识分子--赫胥黎先生,曾摧毁了许多人的信心,但在他Ends and Means(p.p.270ff.)中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偏见。他说:
  
  “我不要这个世界有意义是别有动机的;我先假设世界是没有意义的,然后再找出理由来证明我这项假设是对的,这一点也不困难。认为世界是无意义的哲学家,他并不真关怀形而上学,他乃是要证明这个世界没有理由可以阻止他自己为所欲为,或者他的朋友们没有理由不能篡夺政权,实行对自己最有益的措施……对我而言,万事皆无意义的哲学主要是男女间性解放与政治解放的工具。”19/36
  
  罗素(Bertrand Russell)是知识分子无神论者中的典型,他对基督教的证据从来不予仔细的考察。在他的论文“我为何不是基督促徒”(Why I Am Not a Christian)中,很显然的,我们看出他从来没有思考过基督复活的证据。以他自己的话看来,他曾否读进新约圣经都令人怀疑。复活乃是基督教的基础,一个人若对这个道理不假思索与考察就一并摒拒基督教,实在是不可理喻之人。19/36
  
  约翰福音七章17节向人们保证说:
  
  “人若立志遵着他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神,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
  
  一个人若真想知道基督的教训是否是真实的,并且愿意如果发现这些教训是真的后,肯接受并顺从他的教训,他自然就会寻见真理。但是一个人若存心不想考察真理,他自然也就找不到那个真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4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圣经的独特性

[tr][td=4,1,648]1A.经文的独特性
  
  1B.序言
  
  好像是一张破唱片,我一次又一次地听见人这样说:“噢!你不会去读圣经吧!是不是?”有时话是这样说的:“圣经不过是另外一本书而已,你还该读……等等。”有一个学生把一本尘封未动的圣经,与其他的世界名著一齐排在书架上,且引以为荣。
  
  曾有一位教授,他总爱在学生面前毁谤圣经,并常讥笑说竟会有人去读它,当然他更反对把圣经放在图书馆里。
  
  当我还不是一个基督徒时,我非常反对人说圣经是上帝对人说的话,自己对上述的看法也颇能苟同。但经过考证之后我却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论,那些人的论调纯粹是出于一群有偏见、歧视或是根本无知之人的口,是无心阅读圣经之人所常用的一个口头禅。
  
  圣经应当被单独地安置在书架的最高层,因为圣经有它的“独特性”。不错,它确是独一无二的一本书,我曾费尽心思想描写圣经,结果发现只有“独特”这两字最能形容它。
  
  Noah Webster,书氏大字典的编注人,在解释“独特”一字时,很可能心里也正想到这本“万书之书”的圣经,因为他说独特乃是指:“1.惟一的、仅有的、单独的、惟我独尊的。2.与众不同的,不可同日而语的或无与伦比的。”
  
  可拉特(Sidney Collett)在其所著之《圣经注释》(All About the Bible; Fleming H.Revell Co.出版)一书中曾引用蒙地洛威廉(Montiero Williams)教授的话。这位教授曾花费四十二年的工夫,研究东方宗教的经典,并将之与圣经相比较,事后他这样说:
  
  “你可以把这些东方经典堆起来放在你书桌的左边,再把你的圣经单独放在右边,但中间一定要留些空隙。真的,这些所谓的东方经典与圣经之间差别太大,任何高深的宗教思想都无法沟通两者间的鸿沟。”8/314,315
  
  2B.圣经有它的独特性
  
  这是一本与“众不同的书”,兹列举一些不同之处(当然有许多未被列入):
  
  1C.其独特的连续性
  
  此书:
  
  1.前后写作的时间共计1600年。
  
  2.总共花费六十年代的光阴才写成。
  
  3.由四十多位不同职业的人所写成,作者包括:君王、农夫、哲学家、渔夫、诗人、政论家及学者等等:
  
  摩西是政治领袖,在埃及的大学里受过教育与训练;彼得是一个渔夫;阿摩司是一个牧人;约书亚是一个军事首领;尼希米是一个斟酒者;但以理是宰相;路加是医生;所罗门是君王;马太是税吏;保罗是犹太人的教师。
  
  4.分别在不同的地点写成:
  
  摩西在旷野中写;耶利米在地窖中写;但以理在山脚下及皇宫中写;保罗在牢狱中写;路加在旅途中写;约翰在拔摩海岛上写;其他也有人是在军旅征途中写的。
  
  5.在不同的时候写:
  
  大卫在战时写;所罗门王在泰平盛世时写。
  
  6.在不同的心情下写:
  
  有的写在喜乐的高潮,有的则在悲伤、失望的低谷中写的。
  
  7.在三个不同的洲写:
  
  亚洲、非洲及欧洲。
  
  8.以三种不同的文字写成的:
  
  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  
  列王纪下十八章26至28节中称之为“犹太的语文”;以赛亚书十九章18节中称之为“迦南的语文”。
  
  闪族语系中的亚兰文(Aramaic)是当时远东通行的语文,直用到亚历山大大帝得势时为止(公元前六世纪至公元四世纪)14/218
  
  新约圣经则是用希腊文所写成的,也是耶稣在世时所通行的国际语文。
  
  9.圣经中的主题包括许多意见分歧的问题,一旦提出讨论时,势必引起许多争论与反对的意见。
  
  然而圣经的作者们,当他们讲到数以百计容易引起纠纷的题目时,自创世记直到启示录为止,却均能以和谐与连续的口气陈述不紊,其间属次出现的信息就是:“上帝为人准备了救赎之道。”
  
  盖司乐与尼克(Geiseler and Nix)在《圣经通介》(A General Introduction to the Bile,Moody Press,1968出版)中如此说:“在创世记中所‘失去的乐园’,在启示录中成为‘复得的乐园’;在创世记中神封闭了通向‘生命树’的大门,但在启示录中此门却为信徒永远敞开了。”14/24
  
  布如斯(F.F.Bruce)在《经书及羊皮古卷》(The Books and the Parchments,Fleming H.Revell Co.出版)一书中评述:“若要解释人体任何的一部分,则最好要根据全身的功能来述说,同样的,要解释圣经的一部分,则最好按整部圣经为依据。”6/89
  
  他又结论道:
  
  “圣经在乍看之初,好像是一本文集--其中大部分都是犹太人的作品。但如果我们肯进一步地研究下去,就可以发现这些作者写作的年代历近一千四百年的时光。他们在各个不同的地方写,西达意大利,东及米索不大米亚,更可能远及波斯。作者也都是一群出身迥异的人,不但出生前后相隔千年,生长的地点也各相隔千百哩。尤有甚者,他们的职业也各不相同,有君王、牧人、军人、立法者、渔夫、政治家、官宦、祭司与先知,一个是织帐篷为生的犹太教法师、一位是外科医生,另外还有许多我们不知其行业,只知其作品的人。他们中间每个人写作的风格与形式大不相同,包括史记、法律(民法、刑法、道德法、祭礼及卫生法)、宗教诗、劝告书、抒情诗、寓言、譬例、传记、个人的书信、个人回忆录、目录,外加圣经特有的预言及启示等。
  
  “由以上所说的看来,圣经的背景确实相当复杂,但圣经绝不只是一本文集,其中有贯彻全书的统一性。文集须由一编者编集,但圣经却没有编者。”6/88
  
  10. 论圣经的连续性与西方世界巨著丛书的比较
  
  有一次一位推销“西方世界巨著丛书”(Great Books of the Western World)的代表到我家里来,想游说我参加他们销售员的行列。他把该丛书的资料样品展开来,花了五分钟讲解这套丛书的好处,我们却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向他讲解我们所信仰的这本“巨著中的巨著。”
  
  我向他挑战,请他挑出十位作者,都是出于同一职业,同一世代、同一地点、同一心情、同一大洲、同一语文,选出一个唯一意见分歧的题目(圣经提到成百个意见分歧的题目,但仍不失其谐和性与统一性)然后我问他说:“他们(这些作者们)能彼此同意对方的说法吗?”他略为考虑了一下,说:“不!”我又追赶问说:“你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呢?”他立刻回答说:“一盆炒杂合菜。”
  
  两天之后,他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基督(圣经的主题)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其实很简单!任何一个诚心追求真理的人,必然都会对一本具有“独特性”的书加以慎重考虑的。
  
  2C.在销路方面的独特性
  
  我仅仅摘录圣经公会所发表的统计数字,这些资料来自《大英百科全书》《大美百科全书》(Americama)《一千件有关圣经的奇事》(One Thousand Wonderful Things About Bible,Hy Pickering著)、《圣经诠释》(All Avout Bible,Sidney Collet著)、《基督徒信仰的确据》(Protestant Christian Evidence,B.Ramm著)及《圣经通介》(A General Introduction to the Bible,Gesiler and Nix著)。                                     
  
[/td][/tr][tr][td=4,1,648]

圣经出版总数资料
至1804年(据英国圣经公会)                409,000,000
1928年(据美国基甸会)                    965,000
(据苏格兰圣经会)                        88,070,068
(据都伯林圣经会)                          6,987,961
(据德国圣经公会1927年资料)               900,000
  1930年                                12,000,000
  至1932年                              1,3330,213,815
  1947年                                14,108,436
  1951年                                952,666  
  1955年                                25,393,161
  1950-1960(每年)                     3,037,898
  1963年                                54,123,820
  1964年(美国圣经公会)                 1,665,559  
  (其他)                               69,852,337
  1965年                                76,953,369
  1966年                                87,398,961



  圣经的读者要比任何一本书的读者为多,译成他种文字的次数也较其他任何书籍为多。历史上,圣经全书或部分单行本的发行量也较任何其他书为众。也许有人会反辩说,在某年,某月某书的销路比圣经大。然而综合来看,世间没有一本书可与圣经相比拟的。第一部主要的圣经是“拉丁通俗译本”(Latin Vulgate),是在古腾堡(Gutenberg)的活字版上印成的。49/478-480
  
  辟克林(Hy Pickering)说,在30年前,英国及外国圣经公会若要供应市场的需要,它们必须日以继夜以每3秒的时间印一本圣经。换句话说,必须以每分钟印22 本;每小时印1369本;每天印32876本圣经的速度进行才行。这些圣经被分别包装为4583包,分送世界各地计重490吨。36/227
  
  盖司乐与尼克(Geisler and Nix)引用《剑桥圣经历史》(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the Bible)的一段说话:“没有一本书有近乎圣经这样源源不绝的发行销路的。”14/122
  
  圣经的批评家们说得对:“这并不就证明圣经是神的话,但它却证实了圣经的独特性!”[/td][/t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4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圣经的独特性

3C.翻译版本的独特性
  
  圣经是第一本被翻译的书,希腊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乃是被译成希腊文的希伯来文旧约圣经,约在公元前250年译成。50/1147
  
  圣经被翻译,又被重译过,也被意译了无数次,其次数远较现存之书为胜。
  
  大英百科全书这样记载说:“到1966年为止,圣经已被译成240种文字及方言,……其中一部分或某卷书已译成739种译本,总计有1280种语文版。”12/588
  
  从1950至1960年间,世间有三千个圣经翻译人员在从事圣经翻译的工作。12/588
  
  圣经在翻译版本方面确是独特无双的!
  
  4C.圣经常存的独特性
  
  1D.经久常存
  
  在印刷术尚未发明之前,圣经多半是手抄的,然后再被重誊在易损坏的材料上。但是其文体,正确性及其常存性却是历久不衰。至今圣经手抄经卷的证据之存在量,仍要较任何十种古典文学加起来还丰富。
  
  罗拔逊(A.T.Robertson)是精通新约希腊文文法的一位学者,他写道:“拉丁通俗译本圣经的手抄卷凡八千件,另外至少有一千卷其他更古的抄本,再加上四千卷希腊手抄本的经卷总共计一万三千种部分新约圣经的手抄本。此外,我们还可从早期基督徒作品中收集到不少的新约经文。”39/70
  
  孟沃华(John Warwick Montgomery)在《历史与基督》(History and Christianity; Inter--Varsity Press出版)一书中写道:“若有人对新约各书的内容有所怀疑的话,也就等于同时贬低了所有古典文学的价值,因为自古代存下来的资料中,没有任何一种比新约圣经更久经考据的了。”34/29
  
  兰姆(Bernard Ramm)在《基督徒信仰的确据》(Protestant Christian Evidence,Moody Press出版)一书中提及圣经古卷的正确性与权威性,他说:
  
  “犹太人那种处心积虑保存经卷的精神一向是史无前例的。犹太文字的特别系统可以计算每一个字母,每一个音节,每一个字及每一段落。在犹太人的社会文化里有专门一种阶级的人,他们唯一的责任是保存并传递这些经文资料,使之无误、无讹,以臻完全--这批人就是文士、律师及马所礼人(Massoretes)。有谁会去计算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作品里的字母、音节及字句呢?西赛录(Cicero)及沈尼加(Scneca)的作品也无专人来仔细分析,估定字句的真伪与正误。
  
  至于新约圣经,总共约有一万三千种全部及部分的抄本,其中包括希腊文及其他语文的版本。这些抄本均自古存留至今,没有任何其他的古典作品是经过许多考验后还能无误地留存下来的。”36/230-1
  
  李昂(John Lea)在《世界上最伟大的一部书》(The Greatest Book in The World)一书中把圣经与莎士比亚的作品相比:
  
  “在北美回瞻杂志(North American Review)的一篇文章里,一个作者很有趣地将圣经与莎士比亚的作品相比较,却发现人们对圣经的手抄本所费的心思,所花的劳力要远较莎翁作品为多,虽然后者是印刷版,前者却是手抄本。他说:
  
  “‘这实在令人咋舌。莎士比亚的作品至今只隔280年,其中的疑难及差误却远比1800年前的新约圣经为多,何况其间有近1500年的时间,圣经都是以手抄本的形式存在的。但在新约中,除了十至二十处的地方外,对其他的每节经文,圣经学者们均能表示同意。而且他们所不能彼此同意的地方也都只限于经文的讲解,而非是对经文的本身有所疑问。但在莎翁37本剧本中,每一个剧本至少有一百处以上的地方要引起人的争论,而且这些差异处都是足以影响整个文句的意义的。’”30/15
  
  2D.遭逼迫却仍然常存
  
  没有一部书曾遭致圣经一般的恶意攻击。许多人想焚烧它,禁止它。36/32
  
  可拉特(Sidney Collett)在《圣经注释》(All About the Bible)一书中说道:“伏尔泰(Voltaire)这位法国著名的无神论者死于公元1778年,生前他曾预言,在他死后一百年,基督教将不复存在,人们只可能由历史中读到它而已。但历史胜于雄辩,伏尔泰早成历史人物,而圣经营销售量仍继续在各地有增无减,并且藉着它把福音与祝福带到世界每一个角落。举例来说吧!在以往占之霸(Zanzibar)地方的贩奴市场上,筑起了英国最魁伟的教堂,当年用来鞭打奴隶的地点如今立起领圣餐的桌子。这类的例子在世界上真是不胜枚举。……有人说得好:‘如果要想禁止圣经的推销,犹如叫众人用肩膀抵住太阳的火轮,企图禁止它运行一样。’”8/63
  
  针对伏尔泰预言基督教及圣经在百年之内即将绝迹的狂言,盖司乐与尼克(Geisler and Nix)指出:“在伏尔泰死后五十年,日内瓦圣经公会就用他的印刷机与印刷所印行了成堆的圣经。”14/123-124
  
  这真成了历史上的大笑话!
  
  公元303年,戴克里仙大帝下旨:“将所有的基督徒及他们的圣经予以摧毁”[见《剑桥圣经史》(Cambridge History of the Bible,Carn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63出版)]。并传令各地各方:“申令将所有的教堂与圣经焚烧;凡信基督教的人,在朝者失其官职,在野者失其自由。”49/476;13/259
  
  然而以上焚经的圣旨却遭到历史的讥诮,在戴克米仙大帝下旨25年后,继位的君士坦丁大帝就下令希腊史学家优西比渥(Eusebius)用政府的钱备制五十本圣经。
  
  圣经在其历史不灭一事上是独特的,这并不证明圣经就真是上帝的话,但它证明圣经在万书中有如鹤立鸡群的一部书。一个有心追求真理的人对于这本独特的书理当加以研读。
  
  3D.在批评下仍站得住
  
  赫斯丁(H.L.Hastings)对圣经在屡经无神论者及怀疑论者的攻击及批判之下仍能矗立不倒,作了强而有力的阐明:
  
  “1800年来,许多不信圣经的人竭力驳斥圣经,想推翻圣经,但圣经却仍如磐石一般的矗立不移。它的销路增加,如今更为人所爱读及爱戴。不信圣经的人对圣经之攻击实在有如用小铁槌敲打埃及金字塔一样,结果实在微不足道。当法国国王提议迫害国内的基督徒时,一位老政客兼战士对他说:“‘万岁!神的教会是块铁砧,曾磨损尽许多的铁槌。’正是如此,不信圣经之人的铁槌都被磨损了。而铁砧却依然长存。如果圣经不是上帝的书,人们早就把它摧毁了。帝王与教皇,国王与祭司,公子及领袖们都想要设法毁灭圣经,如今他们都已过世,而圣却依然活着。”30/17-18
  
  兰姆(Bernrd Ramm)说:“圣经的丧钟响过千万次,送葬的行列聚集了,墓碑上的文字也雕刻妥了,葬礼辞也宣读了,可是尸体从未长眠于此。
  
  “没有任何一本书,象圣经这样被宰割、被刃杀、被考察、被查缉、被诽谤。有什么哲学、宗教、心理学、古典或现代的诗词书籍曾经历过这么多集体的攻击?被如此刻毒地批判过?如此彻底的摧毁过?人们对其中的每一章、每一行、每一个字都不肯轻易放过?”
  
  “然而如今圣经仍为数以百万计的人所爱、百万计的人所读、百万计的人所研究,且乐此不倦。”36/232-233
  
  以往有句流行的话说:“这是圣经批评家所保证的结论”,如今这些批评家都已落泊潦倒,而他们批评的圣经却仍长存。用“资料假设” (Documentary Hypothesis)作比方吧!它起源是基于批评摩西五经(Pentateuch)不可能是出于摩西之手,因为根据“圣经批评家所假定的结论”,证明当摩西的时代这些作品都尚未产生,他们相信摩西五经必定是出于后期作家的手笔。于是圣经批评家们开始动脑筋建议,摩西五经必然是由约伯记、传道书、箴言及申命记的作者们集体写成的,他们甚至有本事把一句经文分析成是三个作者的作品,他们为批评学建起无谓的空中楼阁。
  
  但是就在这时候,有人发现黑古董(Black Stele)的存在。50/444,在这些石碑上刻有楔形文字,其中详细记载着汉摩拉比法典,难道这也是摩西以后的作品吗?当然不是!这是摩西以前的作品;不但如此,这实在是亚伯拉罕以前的作品,约存在于公元前二千年左右,比摩西的作品至少要早三百年。50/444这真是妙不可言的一件事!这些都存在摩西之前,而圣经批评家却认为摩西是个原始人,生长在根本没有文字与字母的世代!
  
  这诚然是历史对人类的讥诮!虽然如今在某些学府中“资料假设”的学说仍在被传授,但其起初的理论基础(“圣经批评家假定的结论”)已被取消了,而且视为谬误无稽。
  
  圣经的批评家们说,耶利哥城的城墙不可能倒下来,你知道他们又错了,因为耶利哥城墙确实倒了。
  
  “圣经的批评家假定的结论”中,根本没有旧约时代的赫提特人(Hittites),因为历史上没有关于此民族的其他资料可查,他们必是出自神话。但这个结论又错了。由于考古学家的挖掘,现在有数以百计的参考资料记载者长达1200多年的赫提特文化。
  
  西方保守派浸信会神学院的院长雷长马省(Earl Radmacher)借用前辛辛纳提城希伯来联合大学犹太神学院院长,也是世界三大著名的考古学家之一的葛鲁克先生(Nelson Glueck)的说话:
  
  “我听见葛鲁克先生在德州达拉市的以马内利会堂(Temple Emmanuel)中红着脸辩论说:‘有人指控我在校中教导学生圣经是上帝口传的真理,而且字字绝对正确。但我要大家了解,我从来没有这样讲过,我只是说在我所从事的考古研究中,我从来没有发现一件古物是与圣经中上帝的话相抵触的。’”51/50
  
  圣经在面对批判之下是独特无二的,历史上再没有一本书能象圣经一样。一个有心追求真理的人对这本独持的书理当加以研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5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redrabit 的帖子

自我安慰够了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52 PM | 显示全部楼层
3C.翻译版本的独特性
  
  圣经是第一本被翻译的书,希腊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乃是被译成希腊文的希伯来文旧约圣经,约在公元前250年译成。50/1147
  
  圣经被翻译,又被重译过,也被意译了无数次,其次数远较现存之书为胜。
  
  大英百科全书这样记载说:“到1966年为止,圣经已被译成240种文字及方言,……其中一部分或某卷书已译成739种译本,总计有1280种语文版。”12/588
  
  从1950至1960年间,世间有三千个圣经翻译人员在从事圣经翻译的工作。12/588
  
  圣经在翻译版本方面确是独特无双的!
  
  4C.圣经常存的独特性
  
  1D.经久常存
  
  在印刷术尚未发明之前,圣经多半是手抄的,然后再被重誊在易损坏的材料上。但是其文体,正确性及其常存性却是历久不衰。至今圣经手抄经卷的证据之存在量,仍要较任何十种古典文学加起来还丰富。
  
  罗拔逊(A.T.Robertson)是精通新约希腊文文法的一位学者,他写道:“拉丁通俗译本圣经的手抄卷凡八千件,另外至少有一千卷其他更古的抄本,再加上四千卷希腊手抄本的经卷总共计一万三千种部分新约圣经的手抄本。此外,我们还可从早期基督徒作品中收集到不少的新约经文。”39/70
  
  孟沃华(John Warwick Montgomery)在《历史与基督》(History and Christianity; Inter--Varsity Press出版)一书中写道:“若有人对新约各书的内容有所怀疑的话,也就等于同时贬低了所有古典文学的价值,因为自古代存下来的资料中,没有任何一种比新约圣经更久经考据的了。”34/29
  
  兰姆(Bernard Ramm)在《基督徒信仰的确据》(Protestant Christian Evidence,Moody Press出版)一书中提及圣经古卷的正确性与权威性,他说:
  
  “犹太人那种处心积虑保存经卷的精神一向是史无前例的。犹太文字的特别系统可以计算每一个字母,每一个音节,每一个字及每一段落。在犹太人的社会文化里有专门一种阶级的人,他们唯一的责任是保存并传递这些经文资料,使之无误、无讹,以臻完全--这批人就是文士、律师及马所礼人(Massoretes)。有谁会去计算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作品里的字母、音节及字句呢?西赛录(Cicero)及沈尼加(Scneca)的作品也无专人来仔细分析,估定字句的真伪与正误。
  
  至于新约圣经,总共约有一万三千种全部及部分的抄本,其中包括希腊文及其他语文的版本。这些抄本均自古存留至今,没有任何其他的古典作品是经过许多考验后还能无误地留存下来的。”36/230-1
  
  李昂(John Lea)在《世界上最伟大的一部书》(The Greatest Book in The World)一书中把圣经与莎士比亚的作品相比:
  
  “在北美回瞻杂志(North American Review)的一篇文章里,一个作者很有趣地将圣经与莎士比亚的作品相比较,却发现人们对圣经的手抄本所费的心思,所花的劳力要远较莎翁作品为多,虽然后者是印刷版,前者却是手抄本。他说:
  
  “‘这实在令人咋舌。莎士比亚的作品至今只隔280年,其中的疑难及差误却远比1800年前的新约圣经为多,何况其间有近1500年的时间,圣经都是以手抄本的形式存在的。但在新约中,除了十至二十处的地方外,对其他的每节经文,圣经学者们均能表示同意。而且他们所不能彼此同意的地方也都只限于经文的讲解,而非是对经文的本身有所疑问。但在莎翁37本剧本中,每一个剧本至少有一百处以上的地方要引起人的争论,而且这些差异处都是足以影响整个文句的意义的。’”30/15
  
  2D.遭逼迫却仍然常存
  
  没有一部书曾遭致圣经一般的恶意攻击。许多人想焚烧它,禁止它。36/32
  
  可拉特(Sidney Collett)在《圣经注释》(All About the Bible)一书中说道:“伏尔泰(Voltaire)这位法国著名的无神论者死于公元1778年,生前他曾预言,在他死后一百年,基督教将不复存在,人们只可能由历史中读到它而已。但历史胜于雄辩,伏尔泰早成历史人物,而圣经营销售量仍继续在各地有增无减,并且藉着它把福音与祝福带到世界每一个角落。举例来说吧!在以往占之霸(Zanzibar)地方的贩奴市场上,筑起了英国最魁伟的教堂,当年用来鞭打奴隶的地点如今立起领圣餐的桌子。这类的例子在世界上真是不胜枚举。……有人说得好:‘如果要想禁止圣经的推销,犹如叫众人用肩膀抵住太阳的火轮,企图禁止它运行一样。’”8/63
  
  针对伏尔泰预言基督教及圣经在百年之内即将绝迹的狂言,盖司乐与尼克(Geisler and Nix)指出:“在伏尔泰死后五十年,日内瓦圣经公会就用他的印刷机与印刷所印行了成堆的圣经。”14/123-124
  
  这真成了历史上的大笑话!
  
  公元303年,戴克里仙大帝下旨:“将所有的基督徒及他们的圣经予以摧毁”[见《剑桥圣经史》(Cambridge History of the Bible,Carn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63出版)]。并传令各地各方:“申令将所有的教堂与圣经焚烧;凡信基督教的人,在朝者失其官职,在野者失其自由。”49/476;13/259
  
  然而以上焚经的圣旨却遭到历史的讥诮,在戴克米仙大帝下旨25年后,继位的君士坦丁大帝就下令希腊史学家优西比渥(Eusebius)用政府的钱备制五十本圣经。
  
  圣经在其历史不灭一事上是独特的,这并不证明圣经就真是上帝的话,但它证明圣经在万书中有如鹤立鸡群的一部书。一个有心追求真理的人对于这本独特的书理当加以研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5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3D.在批评下仍站得住
    
    赫斯丁(H.L.Hastings)对圣经在屡经无神论者及怀疑论者的攻击及批判之下仍能矗立不倒,作了强而有力的阐明:
    
  “1800年来,许多不信圣经的人竭力驳斥圣经,想推翻圣经,但圣经却仍如磐石一般的矗立不移。它的销路增加,如今更为人所爱读及爱戴。不信圣经的人对圣经之攻击实在有如用小铁槌敲打埃及金字塔一样,结果实在微不足道。当法国国王提议迫害国内的基督徒时,一位老政客兼战士对他说:“‘万岁!神的教会是块铁砧,曾磨损尽许多的铁槌。’正是如此,不信圣经之人的铁槌都被磨损了。而铁砧却依然长存。如果圣经不是上帝的书,人们早就把它摧毁了。帝王与教皇,国王与祭司,公子及领袖们都想要设法毁灭圣经,如今他们都已过世,而圣却依然活着。”30/17-18
    
    兰姆(Bernrd Ramm)说:“圣经的丧钟响过千万次,送葬的行列聚集了,墓碑上的文字也雕刻妥了,葬礼辞也宣读了,可是尸体从未长眠于此。
      
    “没有任何一本书,象圣经这样被宰割、被刃杀、被考察、被查缉、被诽谤。有什么哲学、宗教、心理学、古典或现代的诗词书籍曾经历过这么多集体的攻击?被如此刻毒地批判过?如此彻底的摧毁过?人们对其中的每一章、每一行、每一个字都不肯轻易放过?”
    
    “然而如今圣经仍为数以百万计的人所爱、百万计的人所读、百万计的人所研究,且乐此不倦。”36/232-233
    
  以往有句流行的话说:“这是圣经批评家所保证的结论”,如今这些批评家都已落泊潦倒,而他们批评的圣经却仍长存。用“资料假设”(DocumentaryHypothesis)作比方吧!它起源是基于批评摩西五经(Pentateuch)不可能是出于摩西之手,因为根据“圣经批评家所假定的结论”,证明当摩西的时代这些作品都尚未产生,他们相信摩西五经必定是出于后期作家的手笔。于是圣经批评家们开始动脑筋建议,摩西五经必然是由约伯记、传道书、箴言及申命记的作者们集体写成的,他们甚至有本事把一句经文分析成是三个作者的作品,他们为批评学建起无谓的空中楼阁。
     
  但是就在这时候,有人发现黑古董(BlackStele)的存在。50/444,在这些石碑上刻有楔形文字,其中详细记载着汉摩拉比法典,难道这也是摩西以后的作品吗?当然不是!这是摩西以前的作品;不但如此,这实在是亚伯拉罕以前的作品,约存在于公元前二千年左右,比摩西的作品至少要早三百年。50/444这真是妙不可言的一件事!这些都存在摩西之前,而圣经批评家却认为摩西是个原始人,生长在根本没有文字与字母的世代!
      
    这诚然是历史对人类的讥诮!虽然如今在某些学府中“资料假设”的学说仍在被传授,但其起初的理论基础(“圣经批评家假定的结论”)已被取消了,而且视为谬误无稽。
    
    圣经的批评家们说,耶利哥城的城墙不可能倒下来,你知道他们又错了,因为耶利哥城墙确实倒了。
    
    “圣经的批评家假定的结论”中,根本没有旧约时代的赫提特人(Hittites),因为历史上没有关于此民族的其他资料可查,他们必是出自神话。但这个结论又错了。由于考古学家的挖掘,现在有数以百计的参考资料记载者长达1200多年的赫提特文化。
    
    西方保守派浸信会神学院的院长雷长马省(Earl  Radmacher)借用前辛辛纳提城希伯来联合大学犹太神学院院长,也是世界三大著名的考古学家之一的葛鲁克先生(Nelson  Glueck)的说话:
     
    “我听见葛鲁克先生在德州达拉市的以马内利会堂(Temple  Emmanuel)中红着脸辩论说:‘有人指控我在校中教导学生圣经是上帝口传的真理,而且字字绝对正确。但我要大家了解,我从来没有这样讲过,我只是说在我所从事的考古研究中,我从来没有发现一件古物是与圣经中上帝的话相抵触的。’”51/50
     
    圣经在面对批判之下是独特无二的,历史上再没有一本书能象圣经一样。一个有心追求真理的人对这本独持的书理当加以研读。
    
    5C.其教训的独特性
    
    1D.预言
    
    以读万卷书闻名的书伯史密斯先生(Wilbur Smith)在他所著《无可比拟之书》(The  Incomparable Book;Beacon Publications出版)中结论说:“无论人们对我们圣经的权威与信息有何种不同的看法,从好些方面来看,全世界都会同意,圣经是在人类五千年历史当中最不寻常的一本书。
      
  “无论在个人或集体创作当中,圣经是唯一一本论及预言最多的书。这些预言有涉及个人和各个国家,论及以色列国、全地的居民,又涉及有关某些城市,以及救世主弥赛亚来临的种种预言。古时有许多方法来预测未来的事,如占卜、占兆、占卦、预兆等。但在所有的希腊及拉丁文的文献中,虽然也用到先知及预言等字,我们却找不到有对任何真的重大史事将发生在长远之未来的详尽推测,也找不到有关人类救主的预言……”43/9,10
    
    2D.历史
    
    从撒母耳记上到历代志下,我们可以读到五百年的犹太人历史。《剑桥古代史》(The  Cambridge Ancient History)第一卷第222页中明文记道:“犹太人确有史学家的天才,旧约圣经中充满了历史的记载。”
      
  卫伯史密斯(The Biblical Period)曾抄录著名考古学家亚布莱特(WilliamAlbright)教授的名著《圣经时代》(The BiblicalPeriod)称:“希伯来民族的传统对其部落及家族之起源均有详尽的描述,其记录远胜于所有其他的民族。在埃及与巴比伦,在亚述及腓尼基,在希腊及罗马,我们都找不到类似的记录,而德国人民的传统中亦没有类似的记载。此外印度及中国亦无类同的史记,因为他们早期的历史是记载歪曲的朝代传统,除了原始神人及君王的记叙外,毫无有关牧人与农夫的记载。无论是从最古的南美秘鲁遗迹中所发掘之印卡族的历史,或是古希腊的史记当中,我们都找不到有关印欧及希腊民族曾是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南迁而来的史实。亚述人对他们的祖先的记忆亦不详尽,只记下他们的名字,但无他们的事迹可寻,我们仅知他们原是帐篷居民,而来自何处的资料早已失传。”43/24
      
    [以上这篇论文取材自Louis Finkelstein编著之《犹太人,他们的历史、文化及宗教》(The  Jews,Their History,Culture,and Religion一书)]。
      
    3D.人品
    
    查非(Lewis Chafer),是德州达拉市神学院的创始人兼前任校长,他说:“圣经不是人想写便写得出来的,也不是人愿意写便能写得成的。”
      
    圣经很坦白地描写其中人物的罪行。试读今日的传记,请看多少书中人物阴暗的一面都被遮盖了,或被省略了。就以历代伟大的文学家们为例吧!他们都被描绘得有如圣人一般,圣经却不然,圣经总是照实记载:
    
    族人的罪被指责无遗--见申命记九章24节
    
    族长们的罪--创世记十二章11至13节;四十九章5至7节。
    
    布道家们描写自己的过错及使徒们的过失--马太福音二十六章31至56节;八章10至26节;马可福音六章52节;八章18节;路加福音八章24节、25节;九章40-45节;约翰福间十章6节;十六章32节。
    
    教会的混乱--哥林多前书一章11节;十五章12节;哥林多后书二章4节等。
    
    很多人问:“圣经为什么要把大卫与拔示巴的那一章写出来呢?”原因就是圣经对任何事实都是据理直言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5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6C.圣经对其他文献之影响
  
  麦克非(Cleland B.McAfee)在《最伟大的英国古典文学》(The Greatest English Classics)一书中写道:“假如每一个大城市中的圣经都被摧毁了,单单由各城市公共图书馆的书架,收集其他书中所引用过的圣经字句,我们仍可以把圣经的主要部分重新拼凑起来。差不多所有伟大的作家们都曾在自己的作品中,论及圣经对他们的影响。”32/134
  
  史学家沙夫(Philip Schaff)在《基督其人》(The Person of Christ,American Tract Society,1913)中维妙维肖地描写圣经与救主的独特性:
  
  “拿撒勒人耶稣既无金钱又无武力,但他比亚历山大、凯撒、穆罕默德、及拿破仑所征服的人更多数百万;他既无科学背景,又未进过高等学府,但他在人与上帝的知识上所赐下的亮光,远超过所有哲学家与学者总和的成就;他没有受过正式口才的训练,但他所说出的生命之语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模仿的,他话语所产生的效果远较演说家及诗人为强;他从未写下一行字,但他促使多人写作,他供应了无数证道、演证、讨论会、巨著、艺术及歌颂的主题,他对人类的影响远超过所有过去及现代伟大作家们的影响力。”
  
  兰姆(Bernard Ramm)在《基督徒信仰的确据》(Protestant Christian Evidence;Moody Press,1957出版)一书中更进一步地说:“有关研究圣经的文献是任何其他科学或人类学问所望尘莫及的。从公元95年前的先圣父老直到今天,文学创作有如江河洪流均发源于圣经--圣经字典、圣经百科全书、圣经辞典、圣经地图及圣经地理等。但这不过是略举一例而已,此外,俯拾皆是的有关神学、神学教育、圣乐学、海外宣道、圣经文字、教会历史、宗教传记、灵修书籍、解经书籍、宗教哲学、历史证据、卫道学等等文献,真是不胜枚举。”36/239
  
  来德里(Kenneth Soott Latourette)在《基督教历史》(A History of Christianity,Harper and Row 1953)一书中说道:
  
  “耶稣的重要性,他对历史的影响以及他奇妙的存在都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任何其他人能在这个地球上这样吸引各国各民为之大书而特书,而这个写作的浪潮不但没有逐渐消逝,反而更加浪涌涛汹起来。”28/44
  
  3B.结论是很明显的
  
  以上的说法并不证明圣经就是真的,但对我而言,却证明圣经的独特性。(与众不同,无法望其背脊的。)
  
  一个教授曾对我说:
  
  “如果你是个有知识的人,如果你想追寻真理,你一定会读这本比其他书吸引更多人的书。”
  
  又及:你曾否知道圣经是第一本被带入太空的书(缩影版);它也是第一部因描写地球的来源而被宣读的书。(太空人在太空中读创世记第一章第一节--起初,上帝创造……)试想,伏尔泰竟说不到1850年圣经就要绝迹?
  
  你也许该知道,圣经也是世上最贵的书之一(若非是世上最最贵的一本书)。古腾堡的拉丁文通俗译本圣经(Gutenberg’s Latin Vulgate)售价十万美金。俄国曾把一本早期希伯来文西乃山手抄本的旧约古卷(Codex Sinaiticus)卖给英国,售价五十一万美金。36/227
  
  另外也许你还想多知道一点,世上最长的一份电报是从纽约打到芝加哥的新约圣经新译本的全部字句。36/22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54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圣经是如何产生的?

2A.圣经的写作
  
  许多人对圣经的背景、其中章节之划分及其出版材料等等有很多的问题。本章将介绍一些有关圣经的结构,深信对读者在了解上帝的话必得裨益。
  
  1B.书写所用的材料
  
  1C.书写材料
  
  1D.纸草(Papyrus)
  
  由于纸草的腐朽性,古时的手抄经卷能存留至今的,为数不多。
  
  古时最通用的写作材料是纸草,纸草是由纸草植物制成。此种芦苇盛产于埃及与叙利亚的浅湖、浅河中。大量的纸草由叙利亚的白百罗港(Byblos)出口。希腊字白百罗乃是书的意思,即由此港得名。英文的纸字(paper)也是从希腊字纸草(papyrus)而来。
  
  《剑桥圣经史》(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the Bible)中有一段记述,描写纸草是如何被制为书写的材料的:
  
  “芦苇须先去皮,再切成等长的窄条,然后排成经纬,再打成一片。待干后,将其白色的表面以石块或其他工具磨平。普利尼(Pilny)说:纸草有好些种品质,厚度不等,表面各异。在新王朝时代(The New Kingdom Period)的出品,纸草通常很薄,且呈半透明色。”9/30
  
  最早的纸草遗片约系出于公元前2400年间[见葛林理(Harold G.Greenlee)的《新约版本校勘》(Introduction to New Testament Textual Criticism,William B.Eerdmans Publishing Co,1964)]。19/19
  
  最早的纸草经卷是很难保存的,除非是在极干燥的地区,如埃及的沙漠及死海经卷发现之地昆兰山洞内(Qumran Caves)。
  
  纸草的使用一直很受欢迎,直到公元后第三世纪为止。19/20
  
  2D.羊皮卷(Parchment)
  
  皮卷乃指被抄写在绵羊皮、山羊皮、羚羊皮或其他兽皮上的经文而言。此等兽皮必须经过去毛等处理过程,以期制成经久耐用的抄写材料。
  
  布如斯(F.F.Bruce)谓:“皮卷原文prachment系出自小亚细亚的别迦摩城(Pergamum,今土耳其境内),该市以出产写用材料闻名。”6/11
  
  3D.牛皮卷(Vellum)
  
  此专指小牛皮而言,此种牛皮通常被染为紫色。所存留至今的皆为此种紫牛皮古卷,写在牛卷上的则是金色或银色字。
  
  葛林理(Harold Greenlee)认为:“最早的牛皮卷约存于公元前1500年前左古。”19/21
  
  4D.其他的书写材料:
  
  1E.瓦片(Ostraca)。这是一种未上釉的陶器,甚为普通人民所爱用。
  
  曾在埃及与巴勒斯坦一带掘出很多。(约伯记二章8节)
  
  2E.石碑以“铁笔”拓写而成者。
  
  3E.粘土碑及以利器刻写,而后干燥,以为永存之记载(耶利米书十七章13节,以西结书四章1节)。这是最便宜,而又最持久的书写材料。
  
  4E.蜡板。平木板上涂上一层蜡,然后用金属笔抄记而成。
  
  2C.抄写之工具
  
  1D.锤子:一种雕刻石器的铁器。
  
  2D.金属笔:“一种三角形的工具,有一平面的笔头,用来刻划粘土版及蜡板。”14/228
  
  3D.笔:一种尖头的芦苇。“以灯心草制成,长六至十六英寸,一端做成锤追形,以便使用宽面或狭面作或粗或细之笔划。此种芦苇笔在米索不达米亚公元第一个一千年里颇为流行。至于羽毛笔则是在公元前三世纪时才由希腊传来的。”(耶利米书八章8节)49/31
  
  这种笔系用在牛皮卷、纸草及皮上。
  
  4D.所用之墨水系由木炭、胶和水所制成。6/13
  
  2B.古卷的形式
  
  1C.书卷或羊皮纸卷轴(Rolls or Scrolls)
  
  系由纸草粘成长卷,卷在木棒上。这种书卷不能制得太长,否则使用时极为不便。通常仅抄写一面,两面都有文字的经卷称为“书卷”Opisthograph(启示录五章1节)。有的书卷长达144英尺,普通的书卷长约20至35英尺。
  
  难怪在亚历山大图书馆工作的编目专家卡力玛加斯先生(Callimachus)曾说:“大书实在是大麻烦。”33/5
  
  2C.古书版本或书形(Codex or Book Form)
  
  为了阅读方便,并使书不要太庞大起见,纸草也有被钉成书形的,并在两面抄写。葛林理(Harold Greenlee)说,基督教乃是导致发展手抄本的主要原因。
  
  古代文学巨著的作家多将文字抄写在书卷上,直到第三世纪为止。
  
  3B.书体的形式
  
  1C.正楷(Uncial Writing)
  
  以大写字母小心抄写而成,这种字体又称为“书手”(Bookhand),梵帝区抄本(Vanticanus)乃西乃山抄本(Sinaiticus)都是正楷的抄本。
  
  2C.草书(Minuscule Writing)
  
  以草书,“字字相连而写成。”62/9这种书体的改变系始于第九世纪。33/9
  
  希伯来及希腊的手抄本,字间往往不留空白。(希伯来抄本中原无母音Vowels,直到公元九百年马所礼人Massoretes时代才创母音。)
  
  莫志杰(Bruce Metzger)在《新约圣经》(The Test of the New Testament,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68出版)一书中,曾如此答复那些埋怨连笔写成的经文难以阅读的人说:
  
  “希腊文中并不常见这种含糊不清之处,除了极少数的例外。大半的希腊文都以母音字母为一字之尾,或以V、P、及S三个子音为结尾。而文句连续抄成并不致产生特殊的阅读困难,因为相应成习的,古希腊人有高声朗读的习惯,即使独自一人时亦然。如此,句句之间虽未能空白,但朗诵时,一音节一音节地念,很容易就能读出这些不间断的经文了。”33/13
  
  4B.分划
  
  1C.书卷
  
  2C.分章

  
  第一次的分段是发生在公元前586年,摩西五经(Pentateuch)被分为154段(Sedarim),以便三年内能诵读完毕一次。
  
  五十年后,又再进一步地被分成54个部分(Parashiyyoth)及669个小段,以便于寻找参考资料。这种分段法则是用在一年诵读一次的读经计划中使用的。
  
  希腊人在公元250年左右曾将圣经分章。最古的分章系统约发生在350年左古,注在梵帝冈抄本(Codex Vanticanus)的边缘上。33/22
  
  盖司乐及尼克(Geisler &Nix)写道:“直到第十三世纪,抄本中的这些章段才又有更改……兰顿(Stephen Langton),这位巴黎大学的教授,后任英国坎特伯雷大主教(Archbishop of Canterbury)将圣经分成现今的章段(约在1227年左右)。”14/231-232
  
  3C.分节
  
  初期的分节方式并不统一,乃按字句、字母或数目为标记,其间空一格。这些标记当初并未被有系统的广泛的运用。第一个标准的分节是在公元后900年左右。
  
  拉丁文通俗译本圣经(Latin Vulgate)是第一部新旧约全部分章分节的圣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5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正经

3A.正经
  
  1B.序言
  
  1C.“正经”(Canon)一字的字义
  
  正经(Canon)这字根是出于“苇”字(英文为cane;希伯来文为ganeh;而希腊文为Kanon)。“苇”乃衡量之尺度,后来作“标准”解。
  
  最初,“Canon被作为‘信仰的条例’,人们衡量与估计的标准……”
  
  后来作为“目录”或“备注”解。6/95
  
  Canon这字运用在圣经上,其意为“一套为官方接受的书卷目录。”11/31
  
  有一点我们要记住,教会并没有创造Canon或正经,再把他们收集在我们今日所谓的圣经里面。事实上,教会只是把上帝默示后经人写成的书卷重新予以组织编纂而成。
  
  2C.如何测验一书是否能列为正经之一部分
  
  我们不确切的知道,在早期的教会选用正经的标准是怎样的,在决定某卷书是否属于正经或圣经,盖司乐与尼克(Geisler  and Nix)列下五大选用的原则:14/141
    
  
  是否具有权威性--是否出自上帝的手?(该书中是否有“主如此说”的话?)
  
  
  是否具有预言性--由上帝的人所写?
  
  
  是否真实?(选书的教会神甫们抱着“若有疑问,就舍弃该书”的原则,如此加强了“他们选择正经的可靠性”。)
  
  
  是否有活力--是否有上帝改变生命的力量?
  
  
  是否被接受、蒙收纳、被诵读、被运用--是否被信上帝的人所接受。彼得认可保罗的著作,视它们与旧约经文同等。(彼得后书三章16节)
  
  2B.旧约正经(Old Testament Canon)
  
  1C.选择旧约正经的几项因素
  
  1D.犹太人献祭的系统在公元70年因耶路撒冷及圣殿被毁而终止。从此犹太人流离失所,他们需要确定哪些书卷是具有权威性的上帝的话语,因为此时不仅圣书分散各地,而且许多经外的书卷开始流传民间。犹太人是一“书”之民,唯有此“书”能使他们团结在一起。
  
  2D.基督教开始成长,许多基督徒的作品开始流行。犹太人要能很有效地暴露这些作品,以期与他们自己的作品分辨出来,而不致被误用在犹太人的会堂之中。
  
  犹太人都应能仔细分辨希伯来的正经与其他的宗教文献。
  
  2C.希伯来的正经(The Hebrew Canon)
  
  1D.以下是犹太人旧约正经的纲目(这是按照我在神学院中的笔记所编成的,读者由许多现代版的犹太人旧约圣经中也可找到。)请参考《圣经》(The  Holy Scripture),《希伯来马所礼经卷》(According to  the Massoretic Text)及《希伯来圣经》(Biblia Hebraica)[均为克达尔及葛尔(Rudolph  Kittel,Paul Kahle)所编。]
    
 律法(Torah)著作(Kethubhim或Haglography) 
 
1.创世记
  2.出埃及记
  3.利未记
  4.民数记
  5.申命记
A.诗书
  1.诗篇
  2.箴言
  3.约伯记
  B.五卷(Megilloth)
 
 先知书(Nebhim)
    
A.早期先知书
    1.约书亚记
    2.士师记
    3.撒母耳记
    4.列王记
    B.后期先知书
    1.以赛亚书
    2.耶利米书
    3.以西结书
    4.十二先知书
1.雅歌
    2.路得记
    3.耶利米哀歌
    4.以斯帖记
    5.传道书
    C.史书
    1.但以理书
    2.以斯拉记-尼希米记
    3.历代志上、下
 
 

    基督徒虽有同样的旧约正经,但在编卷上与希伯来正经略有出入。我们将撒母耳、列王记、历代志各书分为上下两书。犹太人则将小先知各书合为一卷。书卷的排列前后次序亦有异。基督徒的旧约正经乃是依照标题排列,而非按官方次序排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5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3C.耶稣也曾引证旧约正经
     
    1D.路加福音二十四章44节。

    
    耶稣对楼上的一群门徒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从这经句上,“耶稣指明希伯来圣经共分为三部分--律法书、先知书及著作(或称‘诗篇’,因为诗篇乃是这第三部中的首篇而且是其中最长的一卷书)。”6/96
    
    2D.约翰福音十章31─36节;路加福音二十四章44节。
    
    耶稣不同意法利赛人对口授的传统所持的看法(参见马可福音第七章,马太福音十五章),但并没有反对他们对希伯来正经所持的观念。6/104
    
    “我们也找不到任何耶稣要和这些犹太人为旧约正经卷辩论的原因。”52/62
    
    3D.路加福音十一章51节(及马太福音二十三35节)。
    
  “……从亚伯的血起,直到被杀在坛和殿中间撒迦利亚的血为止。”耶稣在这里肯定他对旧约正经的见证。亚伯,人人皆知,是世上第一位殉道者(见创世记四章8节);撒迦利亚则是最后一位被记名的殉道者(按照希伯来旧约的次序,请参2C,1D的纲目),他在“耶和华殿的院内”向众民说预言时,被他们用石头打死(见历代志下二十五章21节)。创世记是希伯来正经中的第一卷书,历代志则是最后的一卷书。耶稣基本上乃是说:“从创世记直到历代志”若按我们的次序则是从“创世记直到玛拉基书”。6/96
    
    4C.经外作家们的见证
    
    1D.最早有关旧约共分三部分的记载是在传道书(公元前130年版)的前言之中。此前言乃是传道书的作者其孙所写,其中说到:“律法、先知书及其他父老们的著作。”这里圣经显然被分为三部分。
    
    2D.约瑟夫(Fiavius Josephus)于公元后第一世纪末时,曾在“与亚平先生答辩书--上”(Contra  Apion 1)中写道:
      
  “自波斯王亚达薛西(Artarerxes)到现在为止,所有发生的事都有明文的记载,但却不似以往的记载那样可靠,因为历代相传的先知时代已告终止,然而我们仍然对自己的作品深具信心,我们的行为可以为我们作见证。虽然经过颇长的一段时间,没有人肯在这些书中加添什么或删减什么,又没有人肯修改任何我们的作品。”
          3D.犹太人的他勒目(The Talmud)(犹太教法典)
      
    1E.《手之洁净礼注释》三章5节(Tosefta Yadaim  3:5)中说:“福音书及异端经书都不使人手污秽,赛拉之子众书(The  Books of Ben Sira)及自他以后所写的书则不属正经之内。”70/63;32/129
      
    2E.《新世界的程序》第三十章(Seder Olam  Rabba 30)中写道:“先知们藉圣灵说预言直到今日为止(亚历山大大帝的时代),从今以后,你得倾耳细听智者的话。”14/129
      
    3E.巴比伦版的犹太他勒目(Babylonion Talmud)(犹太教法典)
      
    在《撒都该文献》(Tractate Sanhedrin Ⅶ-Ⅷ,24)中记有:“自后期先知哈该,撒迦利亚及玛拉基之后,圣灵就离开了以色列国。”
      
    4D.米里托(Melito)是沙底斯的主教(Bishop of  Sardis)约在公元后170年左右,写下最古的旧约正经目录。
      
  第四世纪的希腊史家优西比渥(Eusebius)在《教会历史》(EcclesiasticalHistory,Ⅳ.26)中曾留有米里托的注释。米里托称在叙利亚旅行时,得到这个可靠的目录。在致他友人安纳西米亚士(Anesimius)信中,米里托如此说:“这些目录记有摩西五经:创世记、出埃及记、民数记、利未记及申命记,并约书亚记、士师记、路得记、列国四书、历代志两书、大卫之诗篇、所罗门之箴言(又名智慧之书)、传道书、雅歌、约伯记。其中所包括之先知书有:以赛亚书、耶利米书、合为一卷的十二小先知书、但以理书、以西结书及以斯拉记。”
      
  布如斯(F.F.Bruce)曾评论:“可能米里托将耶利米哀歌合在耶利米书中,尼希米记合在以斯拉记中(虽然以斯拉记罕有被列入先知书中者)。若是这样的话,则他的目录除了以斯帖记以外,已将所有的希伯来正经均包括在内了[按照希腊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的次序排列],以斯帖记可能不在他从叙利亚得来的资料当中。”6/100
    
    5D.目前犹太正经分三部分(共计11书),是由米示那经卷(Mishnah,也就是犹太人他勒目的评释经卷)得来(Babe  Bathra tractate,公元后第五世纪)。14/20
      
    5C.新约圣经中见证旧约之处
    
    马太福音二十一章42节;二十二章29节;二十六54节、56节
    
    路加福音二十四章
    
    约翰福音五章39节;十章35节
    
    使徒行传十七章2、11节;十八章28节
    
    罗马书一章2节;四章3节;九章17节;十章11节;十一章2节;十五章4节;十六章26节
    
    哥林多前书十五章3,4节
    
    加拉太书三章8节;三章22节;四章30节
    
    提摩太前书五章18节
    
    提摩太后书三章16节
    
    彼得后书一章20,21节;三章16节
    
    约翰福音七章38节:“就如经上所说。”这句话虽未指出经上何书何卷,但显然表明听众对旧约各书间的连带关系必有一般性的了解。
    
    6C.吉尼亚会议(The Council of Jamnia)
    
    许多学生对我说:“是啊,我知道正经是怎样搜集来的,是在一个会议上,宗教领袖们聚在一起,决定那些书对他们最有帮助;然后强迫信徒接受这些经书。”这样的说法不但与事实相违,且远至极点。(但对某些人而言,在这个太空的时代里,远距离已经不算一回事了。)
    
    布如斯(F.F.Bruce)在《经书与羊皮古卷》(The  Books and Parchments H.Revell 1963出版)一书中说道:
      
  “所以有人会问及旧约圣经中‘著作’部分,是否在主耶稣在世时已经完成,主要是因为公元70年耶路撒冷城被毁以后,有好些犹太人的拉比(教法师)讨论到希伯来正经有关‘著作’部分的问题。当圣城与圣殿即将被毁之际,有一位名叫犹迦南的拉比,他是札凯之子(Yocharan benZakkai),也是当时法利赛当中属西洛派(School ofHillel)中一位杰出的拉比。他获得罗马当局的许可,基于纯宗教的立场在犹太地约帕城及亚锁都城之间的吉伯尼(Jabneh)或称吉尼亚(Jamnia)城重组犹太教的高等议会。吉尼亚会议中所论及的事项,先以口传,后来则记录在拉比著作中。在他们的辩论中,他们曾考虑到箴言、传道书、雅歌、以斯帖记各书应否列入正经之内。反对这些经卷的理由各各不一,用以斯帖记为例,其中就未曾提及上帝之名;而传道书则似乎与当时的正统信仰格格不入。但经吉尼亚会议辩论的结果,终于确定所有的这些书卷都应属于圣书范围。”6/97
      
    杨以德(Edward J.Young)在《无误之书》(The Infallible  Word,Presbyterian and Reformed Publishing Co.出版)一书中,曾极恰当地引用罗列(H.H.Rowley)在《旧约圣经之成长》(The  Growth of the Old Testament,London,1950,p.170)一书中的话说:
      
    “我们对吉尼亚会议的可靠性要略存保守的态度,我们知道拉比曾在该地有过一番讨论,但我们也知道,从该会议中,没有产生任何正式或确定性的决议。很可能这些讨论都属非正式的,但却有助犹太人传统的成形,并助其传统变得生根稳固。”52/7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5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7C.旧约的伪经文献(The Old Testament Apocryphal Literature)
     
    1D.简介

    
    “伪经”这个字词原是由希腊字apokruphos一字而来,为“隐藏”或“封闭”之义。第四世纪的耶柔米(Jerome)乃是第一位称此类文献为“伪经”的人。
    
    2D.为何不能列入正经之中?
    
    这些书除了达不到正经的标准之外;《翁格圣经字典》(Unger’s  Bible Dictionary,Moody Press,1966)又加上下列的理由:
      
    1.“它们含有历史与地理上的错误及时代上的谬误之处。”
    
    2.“其中传授假的道理,包含与圣经相违的教训与行为。”
    
    3.“它们以文学为准,充满人造的内容,与圣经形式迥异。”
    
    4.“它们缺乏圣经特有的神圣性,如预言的能力,诗意及宗教上的感受。”50/70
    
    3D.各书的总结
    
    尔勒(Ralph Earle)在他的佳作《圣经是如何来的》(How  We Got Our Bible,Baker Book House,1971出版)中对每一卷书的来源都有一段简短的记述,我个人因其说得完善,故将之转载于此:
      
    “新约在公元前150年左右写成的艾斯达前书(I  Esdras)论及犹太人如何在被掳至巴比伦后,又重返耶路撒冷城的事。其中大部分的资料是取材自历代志,以斯拉记及尼希米记等,但也加添了一些传说的资料。
      
  “其中最有趣的乃是关于三个守卫的故事,他们辩论到什么是世上最坚强的东西。其中一个守卫说‘是酒’,另一个说:‘国王’,第三位则说:‘是女人与真理’。这三个守卫把他们的答案放在国王的枕套底下,当王醒来时,他召这三个人来解释自己的答案,最后他们共同决定:‘唯有真理最伟大而且坚强无比。’因为所罗巴伯(Zerubbabel)能提供这个答案,王赐他奖赏,令他重建耶路撒冷的圣殿。
    
    “公元100年左右写成的艾斯达后书(II Esdras)是一部伪经,其中包括七个异象。据说马丁路德曾一度被这些异象弄得疑惑不解,最后竟将该书投入以伯河中(Elbe  River)。
      
    “托必得记(Tobit)(约在公元前二世纪前叶完成),具有短篇小说的风格,显然带有法利赛人的作风。注重法律、洁净的食物、仪式性的洗濯、慈善事业、禁食及祷告等。很显然其中说到施舍可以赎罪的话是不合圣经教训的。
    
  “朱丽记(Judith)约在公元前二世纪中叶写成,也属虚构,其中也含有法利赛人的色彩。故事的主角是位名叫朱丽的女人,她是一个美丽的犹太寡妇。当她所住的城被困后,她领着随身的女仆,带着洁净的犹太食物,去到攻城的敌方将领的帐篷里。他为她的美色所掳,将她在帐篷中留了下来。幸运地,他饮酒过度,醉倒不省人事。朱丽便取出他的刀,把他的首级斩下,将他的头放在一个袋子里,然后与她的女仆离开了敌营。她们将此敌将之首级高挂在邻城之上,亚述的军队因失去领袖,很快就被击退了。
    
  “以斯帖记补遗(Additions toEsther)约在公元前100年完成,旧约中的以斯帖记是一本没有提及上帝之名的书。我们知道以斯帖与末底改曾禁食祷告,但不知他们祷告的内容。为弥补此一缺点,在补遗中列入他们两人长篇的祷告辞。并附有两封信,据说是波斯王亚达薛西(Artaxerxes)所写的。
      
    “所罗门的智慧(The Wisdom Solomon)约于公元40年写成,警戒犹太人不要坠入疑惑、物质主义,和拜偶像的恶习中。如同箴言一样,《所罗门的智慧》也将智慧拟人化,其中包含许多崇高的情操。
      
    “传理书(Eccleiasticus)或称《赛拉齐的智慧》(Wisdom  of Sirach),约在公元前180年写成,具有高度的宗教智慧,与箴言相像。书中包括许多实际的忠告。例如,对筵席之后的演讲,书内有如下的忠告(三十二章8节):
      
    “‘讲得简短切要,用少数的字句表达无穷的涵意。’
    
    “‘要装作好像是一个知道得比他讲的还多的人。’”
    
    在三十三章4节中,又有如下的话说:
    
    “‘准备好你要说的,那样才有人听你。’
    
    “卫斯理(John Wesley)在他的证道辞中,曾数度引用传理书中的话。在圣公会教派中,传理书仍被广泛地运用。
      
  “巴录书(Baruch)约写于公元100年,相传原来是耶利米的书记,巴录,在公元前582年时所写。但实际上,书中内容却是解释耶路撒冷城在公元后70年被毁的原因。此书鼓励犹太人不要再叛变,当顺服统治的君王。虽有此书,但反抗罗马的巴可其巴革命(Bar-CochbaRevolution)仍于公元132至135年间发生。在巴录书第六章里,包含着所谓的‘耶利米书信’,大力警告拜偶像的事--可能是针对在埃及亚历山大城的犹太人而说的。
      
  “我们的但以理书(Our Book ofDaniel)共有十二章,在公元前第一世纪时又加添了第十三章,苏珊纳记(Susanna)。苏珊纳是巴比伦城中一个德高望重的犹太人妻子,家中常有犹太的长老及士师们来访。其中两位深为她的美色所惑,想勾引她。当她大声呼救时,这两位长老反诬告说,他们发现苏珊纳躺在一个青年人的怀中。于是她被领去受审,因为当时有两个假见证人作证,她被判有罪,宣布处死。正在这时,一位名叫但以理的年青人出来,打断了审判的程序,起来反问见证人。即把这两个人分开来审问,究竟是在花园那棵树下苏珊纳与她的爱人幽会,两个伪证人的答案各不相同。于是他们被处死,苏珊纳得以释放。
      
    “贝尔与龙(Bel and the Dragon)是同时期加添的一卷伪经,成为‘我们的但以理书’的第十四章。其主要的目的乃在说明拜偶像是件愚蠢的事,实际上它包含了两个故事:
      
  “在第一个故事里,居鲁士王(King ofCyrus)问但以理,他为什么不敬拜贝尔。贝尔每天吞噬许多只羊、面粉及油来彰显其神。于是但以理是晚将灰洒在祭礼的庙堂地上。翌日王率但以理去庙堂,看神象贝尔是否将所有的食物都食尽。但以理向王指出地上灰中衬出祭师们与他们眷属在桌子下面的脚印。于是祭师们全部被斩,庙堂亦被摧毁。
      
    “龙的故事显然出自传说,与托必得记、朱丽记及苏珊纳记可同归为纯粹犹太人的小说类,并无宗教价值。
    
    “希伯来三童之歌(The Song of the Three Hebrew Children),此书被列在公元前三世纪盛行的希腊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及罗马时代通用的拉丁文通俗译本圣经(Latin  Vulgate)中但以理三章23节之后,主要内容是借用诗篇一四八篇,又仿诗篇一三六篇以启应诗的方式写成,副歌中有三十二次重复同样的词句:‘向他歌唱、颂赞他的名直到永远。’
      
    “玛拿西的祷告(The Prayer of Manasseh),是在马克比时期(Maccabean  times)所作,约属公元前第二世纪,相传是犹太暴君玛拿西的祷告。很显然是根据历代志三十三章19节而来--‘他的祷告,与神怎样应允他……都写在何赛的书上。’由于此祷告在旧约中找不到,故文士就自行加添进去了!
      
  “马克比前书(IMaccabees)约在公元前第一世纪写成,也许是所有伪经中最有价值的一卷书。其中描述马克比三兄弟--犹达西(Judash),约拿单(Jonathan)及西门(Simon)反抗亚述统治的事迹。这卷史书与犹太史学家约瑟夫(Josephus)的著作一样重要,也是世人研究最重要、也最动人的这段犹太历史的主要参考资料。
      
    “马克比后书(II Maccabees与前书同时),但非前书的延续,只是同时间的导报,提到犹达西抗敌胜利的经过。一般认为要比前书更具传说性。”11/37-4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5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4D.历史证实伪经不应纳入圣经之内
    
    盖司乐与尼克(Geisler and Nix)在《圣经通介》(A  General Introduction to the Bible,Moody Press,1968出版)一书中,提出十点古老的史实反对接受伪经为旧约的一部分:
      
    
    费罗(Philo)是亚历山大城的犹太哲学家(生于公元前40年至公元20年间,经常引用旧约,也承认圣经应分三部分的说法。但他从未引用过伪经,也不承认伪经是神所默示的。
    
    
    约瑟夫(Josephus),生于公元后30年至100年间,他是犹太人的史学家。很清楚地表明伪经不在旧约之中,他称旧约共有二十二卷,也从未将伪经当作旧约圣经来引用。
    
    
    耶稣与新约圣经的作者从未引用过伪经,却无数次的引用旧约正经。
    
    
    参加吉尼亚会议的旧约学者们(公元90年左右)均不承认伪经为圣经的一部分。
    
    
    在公元第一至第四世纪中,没有正经或任何基督教的会议承认伪经是神所默示的。
    
    
    许多早期的教父明言反对伪经。其中有俄利根(Origen)、耶路撒冷的西瑞(Cyril  of Jerusalem)及亚山那西(Athanasuis)等人。
      
    
  耶柔米(Jerome,340-420)是伟大的学者,也是拉丁文通俗译本圣经的译者,公开反对伪经属正经的一部分。他隔着地中海与奥古斯丁为此书辩论。起初甚至拒绝将伪经译成拉丁文,后来才草率地译了几部。直到他死后,旁人违其所愿,将古拉丁文版的伪经收入耶柔米的拉丁文通俗译本之中。
    
    
    许多罗马天主教的教父们,从起初直到更正教改革时期,均明言反对伪经。
    
    
    马丁路德与一些改教领袖也都反对视伪经为圣经。
    
    
    直到公元1546年,罗马天主教会召开天特大公会议(Council  of Trent)在这反更正教的会议上辩论时,才决定视伪经与正经为同等。17/173
      
    3B.新约正经(The New Testament Canon)
      
    1C.如何测验一书是否应被选为新约正经
    
    2D.
最基本考虑一书是否应属新约正经,首先要看是否为神所默示的,其次乃是它所含的“使徒性”。14/181
    
    盖司乐与尼克(Geisler and Nix)将上点分述如下:
      
  “按新约圣经中的话,教会是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以弗所书二章20节)。主耶稣曾应许要藉圣灵引导他们明白一切的真理(约翰福音十六章13节)。耶路撒冷的初期教会也是‘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使徒行传二章42节)。当我们说到‘使徒性’这个名词时,它并非指该书必须由‘使徒所写成’或在‘使徒督导之下所写成的……’
    
    “也许高森(Gaussen)、华费尔(Warfield)及何记(Charles  Hodge)以及一般基督教的学者们的说法更适当。所谓‘使徒性’,乃是指‘使徒的权威性’,或是为使徒所认可的,这才是最主要测验新约正经的因素,并非靠该书由使徒所写而定。14/183
      
  史东毫(N.B.Stonehouse)曾说:“在新约圣经中,使徒的权威性从未离开过主的权威性。在各个书信当中,使徒们一再强调教会只有一个绝对的权威,那就是主自己。无论何时,只要使徒运用权威来说话,他们就是运用主的权威说话。比如,当保罗自诉他的使徒权威时,他说他的职份乃是单独且直接由主而来的(加拉太书第一章、第二章)。即使主没有直接的话交托下来,但他有权威能负责处理教会的生活,宣称他所说的话带有主的权柄。(参见哥林多前书十四章37节;哥林多前书七章10节……”97/117,118
    
    “在新约圣经中,唯一能直接以真正的权威性发言的,只有主耶稣自己。”53/18
    
    2C.新约正经经卷(The New Testament Canonial Book)
     
    1D.三项需要鉴定新约正经的原因。11/14
    
    1E.约在公元140年左右,马吉安(Marcion)开始散布异端,写成一套自己的正经。教会需要决定何为正统的新约正经,以抵制马氏的影响。
    
    2E.许多东方的教会在崇拜时开始运用一些来源不正的经卷,因此在正经抉择上实有必要作一决定。
    
    3E.公元303年罗马大帝戴克里仙下诏,宣告摧毁所有的基督教经书。谁肯为任何一本宗教书而殉命?因此信徒需要知道何为真正的圣书。
    
    2D.亚历山大城的亚山那亚(Athanasius),在公元367年时列出最早的新约目录,与我们今日的新约圣经完全相同。这目录记在他写给众教会的一封嘉庆快信之中。
    
    3D.自亚山那西之后,另有两位作者耶柔米(Jerome)和奥古斯丁(Augustine),厘定新约正经共分二十七卷。6/112
    
    4D.坡旅甲(Poylcarp,公元115年)、克里门(Clement)及其他的学者们都以“正如经中所说”的字句来描写旧约及新约全书。
    
    5D.犹斯丁(Justin Martyr,公元100-165年间)在其卫道学书(First  Apology1.67)中论及“圣餐”一事:说
      
    “在主日,无论是城市或乡村,人们聚集在一起,只要时间许可,尽可能宣读使徒的回忆录或先知们的著作。诵读完毕之后,主席宣讲教训,并鼓励听众效法书中之善举、良言。”
    
    犹斯丁在其“与蔡福对话录”(Dialogue with Trypho)一书中屡屡使用“经上写道”字句,乃是引用福音书的经文。他与蔡福两人必知“经上写道”的这经是指什么。
      
    6D.爱任纽(Irenaeus,公元180年),布如斯氏(F.F.Bruce)曾记载爱任纽之影响:
    
  “最重要的证据在于爱任纽与门徒时代的联系,以及他与众教会间的关系。他生长在小亚细亚一带,曾是约翰的门徒波里克的弟子。在公元180年成为高卢(今西欧部分,包括意大利北部、法国、荷兰、比利时及瑞士)的里昂大主教(Bishop ofLyons)。他在自己著作中证实以下新约各书均为新约正经的主要部分:四福音书,使徒行传,罗马书,哥林多前、后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提摩太前、后书,彼得前书,约翰一书及启示录。在他的著作《真道辩》(AgainstHeresies)三卷二章8节中,很明显的指出,到公元180年时,四福音书在基督教的领域中早已被视为不可否认的事实,正有如罗盘针的四个方向或东西南北四方一样无法为人所否定。15/109
      
    7D.伊格那丢(Ignatius,公元50年至115年)曾说:“我不愿象彼得和保罗一样的命令你们,因为他们是使徒……”Trall.3.3.
    
    8D.为教会的大会议所认可,这与旧约全书的情形相仿。
    
    布如斯(F.F.Bruce)说:“有一次的教会会议--也就是公元393年所召开的赫波宗教大会(The  synod of Hippo)终于决定新约全书计有二十七卷书时,他们并没有另为各书加添权威性,仅是记下以往已被确定的新约正经而已。赫波宗教大会的决议在四年后又为第三届迦太基宗教大会(The  Third Synod of Carthage)所重新宣扬于世。”6/109
      
    自这时起,罗马天主教或基督教对新约全书二十七卷的确定就不再有任何的疑问。
    
    3C.新约的伪经(The New Testament Apocrypha)14/200─205
     
    伪巴拿巴书信(Epistle of Psendo-Barnabas),写于公元70至79年左右。
      
    哥林多人书(Ancicnt Homily),公元96年左右。
      
    古代训诫(Ancient Homily),又名克里门后书(Second  Epistle of Clement),公元120至140年左右。
      
    何马斯牧人书(Shephard of Hermas),公元115年至140年左右。
      
    底太齐书或称十二使徒讲道集(Didache,Teaching of  the Twelve),公元100至120年左右。
      
    彼得的启示(Apocalypse of Peter),公元150年左右。
      
    保罗与西克拉行传(The Acts of Paul and Thecla),公元170年左右。
      
    达老底嘉人书(Epistle to the Laodiceans,第四世纪?)
      
    希伯来福音(The Gospel According to the Hebrews),公元65年至100年。
      
    波里克达腓立比人书(Epistle of Polycarp to Philippias),约在公元108年写成。
      
    伊格那丢七书(The Seven Epistles of Ignatius),约写于公元100年。
      
    另外还有许多其他伪经,不一一列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5-12-2006 11:59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圣经的可靠性

第一部分

历史文献印证圣经的可靠性


4A.圣经的可靠性与可信性
  
  1B.序言

  
  这里我们要证实的乃是圣经在历史上的可靠性,而不是讨论圣经是否神的默示。
  
  在查证圣经在历史上的可靠性时,我们必须采用考证一般历史文献时所用相同的衡量标准,这样才算公平。
  
  森德斯(C.Sanders)在《英国文学史研究简介》(Introductionto Research in English Literary History)一书中曾列举三种基本考验及编纂史料的原则:参考文献的测验(BibliographicalTest)、文内证据的测验(Internal Evidence Test)、及文外证据的测验(ExternalEvidence Test)。
  
  2B.新约圣经之可靠性--按其参考文献考验方式来衡量
  
  所谓参考文献的测验乃是检察所留传下来的文件,看其中章节及文字的真伪。换句话说,在缺乏原本的情况下,抄本的可靠性如何?抄本的数目共有多少?又抄本与原本之间共相隔多少时间?34/26
  
  1C.学者印证新约的可靠性
  
  美国圣经校订委员会委员艾博特(Ezra Abbot)在其《批评文字》(CriticalEssays)一书中论道:“经文具有各种不同的抄本,其数目之多令无心的读者咋舌,但我们要记这个数字通常只是一般不信基督教之作家们所提供的数字,说总计‘共有十五万种!’数目如此之大,这样看来岂不证明新约圣经确实不甚可靠,这会不会影响我们信仰的根基呢?
  
  “其实不会,根据诺顿(Norton)先生的看法,在这15万种希腊新约抄本中,有百分之九十五都是不可靠的,可以将它删去。因为显然都是膺品,很少受到圣经权威人士的支持,也没有经文批评家会正式接受它们。这样一来,我们就只余下7500种待鉴的版本。然而再经细察之后,我们又发现,在这7500种抄本中,其中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抄本差异都是不足影响版本内容的,他们只涉及拼字法、字法结构、字句排列次序等方面的差异,这些对研究经文内容实无伤大雅。
  
  “至于那些只注重辞句表达的方式,却不重经文含意的版本,我们亦可略去。这样一来,真正余下来值得考证的抄本只有四百种左右。但其中涉及真正不同经文含意的抄本并不太多,有些抄本在经文字句的增减上稍有出入,但能真正引起学者的好奇与兴趣的并不多,只有极少数的版本是真正算是有问题的。但如今圣经批判学家们人多势众,评审、鉴定抄本的工具充足,因此这些抄本中所谓较严重的问题都得以一一解决,被经学家们断定为真的经文均是相当可靠的。这与鉴定古代的文学作品有何其大的差别,许多文学古著我们不但不能完全肯定它的字句,连对那些用来解释原文的文字其可靠性,我们也都会有所怀疑,然而圣经内容的鉴定却没有这类的困难!”30/4
  
  沙夫(Philip Schaff)在《希腊新约圣经版与今日英文版之比较》(Comparisonto the Greek Testament and the EnglishVersion)中表示,在所有15万种抄本中,只有400种版本其中经文原意可能是有疑问的经文,然而在这四百本中仍只有五十种是真正值得待鉴的。但沙夫强调说,尽管有版本上的差异,它们“却不足以影响基督教的基本信仰及信徒的职守,因为有他处的经文,甚至他处已被证实的经文以及整本圣经中连贯的思想都能印证这些基要的教训,全书不会只因一两处不能确定的经文影响而动摇。”42/117
  
  华费尔(Benjamin Warfield)在《新约文句批判》(TextualCriticism of the New Testament)之序在引用艾博特(FzraAbbot)对十五万种抄本中百分之九十五的差异都是不值得考证的看法说:“……。他们为数虽众,却极少受经文批评家的支持,这百分之九十五的差异实微不足道,无论采不采用,对经文本身之意义实不生影响。”54/14
  
  盖司乐与尼克(Norman Geisler and WillianNix)对取舍抄本中之差异有如下的建议:“若说从新约圣经抄本中,我们能找出20万处文稿的差异来,这种说法则未免太过含糊一些,事实上只能说新约中约有一万处左右的差异。因为如果一个错字在三千本抄本中出现,我们仍算是三千个差异。”14/361
  
  何德(Fenton John AnthonyHort)曾毕生研究圣经抄本,因此一直被视为经卷考证的权威,他说:“圣经中有八分之七左右的部分,被专家们认为是可信的,至于其余的八分之一在经文批评学中看来,只限于文句排列的先后次序的不同,有些太过琐碎根本无足轻重。
  
  “如果这个取舍的原则是正确的,那么差异的范围就可大为缩减。如果我们手边有二、三种不同的抄本,而我们已下定决心,若非找到绝对的证据,将不轻易武断地决定经文的对错,然后我们姑且再略去抄本拼字法不同的差异不论,那么新约圣经中的字句真正值得我们怀疑的,大约只占全部新约全书的十六分之一。若以此计算,那么我们就知道一般所谓的差异都是极琐碎的,真正值得研讨的只占差异总数的极小部分,甚至不超出全部的千分之一。”22/2
  
  盖司乐和尼克(Geisler andNix)对何德的看法有如下的补充说:“其实只有八分之一的差异是真正算是有份量的,其他仅仅是拼字法和文体上的出入。就整体而论,只有十六分之一的差异是重要的,或算是为‘较严重的差异’。若用数字来统计,那么新约圣经中有百分之八十八点三三(88.33%)的部分都是纯正无误的。”14/365
  
  华费尔(B.Warfield)大胆宣布说:“新约圣经留传至我们手中时,其中内容全部,或几乎全部都是无误的,即使是最差的版本亦不例外,我们可引用班德赖(RichardBently)的话来证明:‘圣经的经文绝对真实、准确……其中的信条与道德教训均被完整保存着--无论你如何挑选版本,即使故意挑选最差的版本,其中内容依然不会改变’。”54/14;55/165
  
  沙夫(Philip Schaff)分别引用崔格拉及史瑞挪(Tregellesand Scrivener)的话说:
  
  “我们拥有这么多的圣经版本,又有这么多的考证工具,因此我们不必用凭空揣摩的方式,将版本中差误的部分除去。”摘自崔格拉所编之《希腊新约圣经一序言》(GreekNew Testament,Prolegormena,P.X)
  
  史瑞挪(Scrivener)说:
  
  “虽然抄本数目太多,有时使真正学圣经的学生深感疑难、困惑,但这却也能同时引导他从这些差异中更进一步地体会出圣经的完整性。如果伊果齐鲁(Eschylus)的读者能同时拥有这许多伊氏作品的版本资料,使他们在欣赏伊氏升华性的诗篇时不必伤透脑力,费尽耐性,而能寻得诗句的准确性,他们将不知会有多喜乐呢!”42/182
  
  布如斯(F.F.Bruce)在《经书与羊皮古卷》(TheBooks and theParchments)一书中写道:“万一没有其他客观的文字证据能用来修正圣经抄本中显然的错误,经文批判家则须靠臆测的方式来修正此错误,但要使用臆测的方式则需要高度的律已精神,它不但要能说明修正时所选用的字是绝对正确的,它也必须能说明版本中原有的错误究竟是如何产生的。换句话说,这种修正不但对‘原文来说是合理的’,在运用到‘不同抄本上时也一样合理’。然而各新约版本中需要使用这种臆测修正法来修改经文错误之处者,却几乎可以说没有。证明经文之准确性的证据为数甚众,可谓俯拾皆是。从成千的证据当中,至少总有某处的某一版本,能将真正原来的经文保存下来。”6/179,180
  
  甘扬爵士(Sir Frederic Kenyon)乃当今最伟大的新约文字批评家,他一再强调经文的错误绝对不足影响基督教的基本信仰。他说:
  
  “我最后还要再次提醒大家,基督教的基本信仰并不建立在一句会引起争论的经文上。但如果我们一味只提及这些经文的错误和文句上的差异,必然使人对圣经的内容及文字产生怀疑,以为圣经是经不起审定的。
  
  “我们强调圣经内容绝对可信,实非言过其实,特别新约圣经其经文内容尤其可靠。它除有多种抄本之外,又有早期的新约译本及教会早期作品中所引用的新约文字,可以用作勘校的参考资料。任何一处有问题的经节,都可以从这些参考资料中找出其正确的愿意来,世界其他的古典文学作品却没有这样的优点。
  
  “世间学者对一些重要的希腊及罗马作家们,诸如:沙孚克理斯(Sophocles,古希腊悲剧作家)、苏西载得士(Thucydidus,希腊史学家)、西赛禄(Cicero,罗马政治家及演说家)、魏吉尔(Virgil,罗马诗人)这些人所遗留下来的作品甚觉满意,对这些作品的内容正确与否也从不怀疑。但这些作品只有少数抄本流传于世,至于新约圣经却有成百成千的抄本留存于世。”25/23
  
  华费尔(Benjamin Warfield)说:
  
  “我们若采目前新约圣经的经文,与古时的新约抄本相比,我们就……不得不为两者相近似的程度感到惊异。新约圣经是经人细心抄写才留传下来的,抄写的人之所以细心,完全是出于他们对上帝的话敬爱的缘故。这也是上帝格外的恩赐,使他的教会能在每个时代中保存一部全部无误的经书。若与其他世俗的古典文学相比较,所留传下来被世人一直使用的新约圣经远较任何古书数量为众。不仅如此,许多早期信徒所留传下来的其他著作及见证中,足供我们鉴定、修正新约版本中为数稀少的不准确部分,这些优点都远非其他古典作品所能及。”54/12f。
  
  英语重订标准译本圣经(Revised Standard Version)的编者说:
  
  “任何一位生于1946年的细心读者都会同意,基督教的信仰不会因出版重订标准译本的圣经受影响。他所信仰的内容正与1881年或1901年的信徒所信的完全相同。理由很简单,圣经在版本上虽有许多差异,但从没有一个差异大得足以让我们将基督教的教条提出加以修改的。”16/42
  
  史垂特(Burnett H.Streeter)相信由于有大量的新约版本流传下来,“经文的可靠性应当是很高的。”46/33
  
  甘扬爵士(Sir F.Kenyon)在《圣经的故事》(TheStory of the Bible,Wm.B.Eerdmans PublishingCo.出版)一书中又说:“经过多年来苦苦追寻经卷的底细,经过多年来的研究工作,我们终于印证圣经的准确性,也看出我们手中所拥有的这卷书诚然是可信的,它是上帝真实不变的话语。”26/113
  
  耶鲁大学的鲍罗斯(Millar Burrows)在《石版的意义》(WhatMean These Stones?Meridian Books,1956年出版)中写道:“再一次将希腊文的新约圣经与古代纸草经卷比较的结果,能使我们对经文流传的正确性又增添不少信心。“68/52
  
  鲍罗斯又说,经文“在流传时所保存的准确性实令人钦佩,人对其中所含之教训实不应再起任何的疑惑。”68/52
  
  福斯(Howard Vos)在《我应否相信圣经》(Can I TrustMy Bible,Moody Press,1963年出版)一书中宣称说:“单由考证文学证据的立场来评断,新约圣经的可靠性就已远较其他古书来得有力。”79/17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6-12-2006 12:0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tr][td=1,1,679]4C.新约圣经手抄本写成的年代印证圣经的可靠性
鉴定年代的方法:以下数种因素可以确定手抄本写成的年代:14/242246
1.材料
5.字体的装饰
2.字母的大小与形状
6.墨水的颜色
3.标点符号
7.皮卷的质料和颜色
4.章节之划分
 
赖兰抄本(John Ryland MMs)是最早的一份新约圣经手抄本,约在公元130年左右写成,现存于英国曼彻斯特的赖兰图书馆:“因为它发现的日期甚早,所发现的地点(埃及)距离一般新约书卷写成的地点小亚细亚一带甚远,因此这一部分的约翰福音手抄本可以印证该福音约在第一世纪末期时写成的。”32/268
莫志杰(Bruce Metzger)谈及如今已经止息的圣经评论说:“如果这一小部分的经卷能在半世纪前就被发现,那么由托宾根教席教授波尔(Ferdinand Christian Baur,Tubingen Professor)所兴起强辩第四部福音书是在公元160年才写成的说法,早就不攻自破了。”33/39
彻斯贝弟纸草抄本(Chester Beatty Papyri)约在公元200年左右写成,现存在都柏林的贝第博物馆,其中一部分经卷属美国密西根大学所有。这部藏书包括纸草写成的经卷,其中三卷包含大部分的新约经文。6/182
甘扬爵士(Sir Frederic Kenyon)在《圣经与现代学术研究》(The Bible and Modern Scholarship)一书中说:“这卷书的发现是继西乃山经卷后最重要的另一项发现。它大大缩短最早手抄本与新约书卷传统所定写成日期间的距离,更证实圣经的可靠性。没有任何古典文献有如此多及如此早期的见证,来印证其原著的可靠性。凡是心无成见的学者都会承认这些流传给我们的经卷是可靠的。” 23/20
宝地母纸草经卷手抄本(Bodmer Paparus Ⅱ)约在公元150年至200年间写成,现存于世界文学宝地母图书馆中,经卷中主要包括的是约翰福音。
莫杰志(Bruce Metzger)说:
“这份手抄本是‘自彻斯贝第纸草手卷后的另一项最重要的发现……”33/39,40
维也那国立图书馆纸草经卷收集部负责人汉格(Herbert HUNGER),曾在1960年第四卷的“奥地利科学会月刊”中第12033页上著有“宝地母纸草经卷的年代鉴”一文(Zur Datierung des Papyrus BodmerⅡ),他认为应将宝地母纸草经卷写成的日期订早66年,若非是第二世纪初叶时期写成,则应在第二世纪的中叶所完成的。参看其论文。33/39,40
Diatessaron乃四福音合参之意。希腊文dia Tessaron一字则是“四合的”意思。6/195,这是指塔弟安(Tatian)在公元160年所完成的同时叙述耶稣生平的四福音书而言。早期教父优西比渥(Eusebius)在《教会历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IV,29Loeb ed.,1,397)中写道:“……他们的领袖塔弟安(Tatian)写成四福音的合并文集,命名THE DIATESSARON(四部合谐之义),此书至今尚在……“塔弟安乃亚述的基督徒,相传是抄写四福音的第一人,如今仅有一小部分手抄卷存留下来。14/318-319
西乃山抄本(Codex Sinaiticus)约在公元350年写成,现存于大英博物馆中。12/579这份手抄经卷除缺马可福音十六章9-20节及约翰福音七章53至八章11 节外,几乎包括新约圣经的全部及旧约圣经的大部分。是在1844年在西乃山的修道院中,为德国学者戴辛多夫(Tischendorf)所发现,后由该修道院于1859年呈赠俄国沙皇,至1933年圣诞节时,复由英国政府及人民合资以十万英磅向苏联买下来。4/183
亚历山大抄本(Codex Alexandrinus)在公元400年间写成,现存于大英博物馆。大英百科全书相信此卷是在埃及以希腊文写成,几乎包括整本圣经内容。
梵帝冈抄本(Codex Vaticanus)约在公元325至350年间写成,现存于梵帝冈图书馆内,抄本包括全本圣经。莫志杰(Bruce Metzger)认为这是最有价值的希腊手抄本。
以法连抄本(Codex Ephraemi)写于公元400年,现存于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中。大英百科全书称它“约在第五世纪时问世,其中所提供的证据,使新约圣经的部分经文得以确立。”12/579;6/183
此抄本中除缺帖撒罗尼迦后书与约翰二书外,整本圣经中各书均包括在内,这是一份羊皮卷,其上曾题过字,后被刮去,重新用来书写经文。
贝撒抄本(Codex Bezae)约在公元450余年时写成,现存于英国剑桥图书馆中,包含同时用希腊文及拉丁文写成的四福音及使徒行传。
华盛顿抄本,又称福利康奈抄本(Codex Washingtonensis or Ffreericanus)约在公元450至550年间写成,所包括的四福音,乃以下列次序写成:马太福音、约翰福音、路加福音及马可福音。
5C.自新约抄本之权威性得来之结论
布如斯(F.F.Bruce)说:
“古典作品中没有一部象新约经卷一样,能拥有这么丰富的证据。”6/178
葛林理(H.Harold Greenlee)也说:
“……新约圣经的手抄本数目远较一切古典作品的手抄文为众。再说,现存最早的新约手抄本,其抄成的时期与新约圣经首先写成的时间相隔甚短,这也是一般古典文献所不能及的。”19/15
何德(F.J.A.Hort)说得不错:“新约圣经的准确性完全可由各种客观的证据得到印证,这些证据种类繁多,一般古典作品实难望其项背。”22/561
何德曾花费二十八年的时间研究新约圣经的文字,难怪邵德实(Alexander Sautes)称何氏与魏思考(Brooke F.Westcott)合作对新约圣经的简介,实乃“任何国家均无法超越的一项颠峰成就。”44/103
葛林理(H.H.Greenlee)在《新约版本校勘简介》(Introduction to New Testament Textual Criticism)中谈到新约书卷写成的日期与其手抄本相继完成的日期,其间隔的时间时,他说:“大多数的希腊古典作者,其最早的手抄本多半是在作者死后一千年之后才有的,罗马作者们手抄本间隔原著的时间则较短,最短的是魏吉尔(Virgil,罗马诗人),只隔三百年的时间。然而新约圣经,其中最重要的二份手抄本都是在新约圣经原著完稿后不及三百年就都已完成了,甚至某些片段抄本完成的时间与新约原著完成的时间相隔尚不及一百年。”19/16
葛林理又说:“古典文学作品手抄本与原著时间相隔甚远,手抄本的数量不多,但学者们从来不怀疑它们的价值,这样看来新约圣经的可靠性不是比它们更为显而易见么?”19/16
莫志杰在《新约经文》(The Text of the New Testament)中曾叙述两者的比较:“多数的古典文献都是藉着不十分可靠的线路流传给我们的。比方说,彼得克特(Velleius Paterculus)所著《简略的罗马史》之第一版只靠一份不全的原稿编成--然而到了十七世纪,当这份文稿最后一次在阿姆巴克(Amerbach)由雷纳那斯(Beatus Rhenanus)抄录后又不幸失落。”
“再用塔西图(Tacitus)的《年鉴》为例,头六册资料均根据一份来自第九世纪的手抄本所编成。1870年时,常被早期基督教编者编入教父文集中的‘致底亚格拿塔斯书’(The Epistle to Diagnetus),忽因法国史查斯堡图书馆(Strasbourg)着火而焚毁。与以上资料相比,新约圣经的经文批判家能享用如此丰富的资料,岂不该引以为傲么?”32/34
盖司乐与尼克(Geisler and Nix)比较新约文献与古典作品本文的差异后,这样总结说:“经比较后,仅次于新约圣经,拥有最多参考文献的就是荷马的史诗伊利亚德(Iliad,写于 643年),两者均被视为‘圣书’,两者的希腊抄本同时在版本内容上有所改变,同时均受过专家们的批判。新约圣经原包括2万个字句。”14/336
他们又继续说:“伊利亚德则有15600句。新约圣经中有40句(或400个字)是有疑问的,伊利亚德中有764句有疑问。换句话说,伊里亚德中有百分之五的部分有问题,圣经只有百分二点二的部分值得校勘。
印度国定的史诗,Mahabharata其中错误的地方更多,比伊利亚德和奥德赛合起来的25万句中所能找出的错误尚多八倍,其中有百分之十的部分均与原稿内容有关。”
手抄本数目众多另有一个好处,因藉这些抄本我们较易重组原文。
 
[/td][/tr][tr][td=1,1,679]
[/td][/tr][tr][td=1,1,679]自PZ的部分开始,我们可以重构成原稿A来。
  
  6C.早期译本印证圣经的可靠性
早期的手抄本可以印证原稿的可靠性,主要“因为古代作品很少在初流传之际立即被译为他国文字的。”19/45
但基督教自创始就是一种向外传的信仰。
“新约圣经最早的译本是由一群传道士用古叙利亚、拉丁及北非文字写成,为向这些外国人传福音,便利他们阅读所准备的。”33/67
以叙利亚及拉丁文写成的新约圣经在公元150年左右开始出现,这与新约本身写成的时间十分相近。
[/td][/tr][tr][td=1,1,679]
[/td][/tr][tr][td=1,1,679][/td][/t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6-12-2006 12:07 AM | 显示全部楼层
1D.古叙利亚文版本
古叙利亚文版本约在第四世纪时所抄成,包括四部福音书在内。但我们要注意,“当时人们称信基督教的闪族人为叙利亚人,这些译本乃是用一种特殊的闪族亚兰语字母写成。”6/193
莫伯索西亚的席亚多(Theodore of Mopsuestia)写到:“它被译为叙利亚的文字。”6/193
叙利亚文通俗译本(Syriac Peshitta)Peshitta字的原意为“简单”,此乃公元150至250年左右所完成的标准译本。自公元400年流传下来的此类译本尚有350份左右。15/317
斐罗圣尼版本(Philoxenian)约在公元后508年时写成,是教会先父波里克为马博主教(Bishop of Mabug)斐罗圣尼(Philoxenas)所译成的新叙利亚文新约圣经。37/49
哈克兰叙利亚文版本(Harkleian Syriac)由哈克地的多马(Thomas of Harkle)于公元616年译成。
巴勒斯坦叙利亚文版本(Palestinan Syriac)一般学者考据此版本是在公元400至450年(第五世纪左右)所译成。33/68-71
2D.拉丁文版本
古拉丁文版本(Old Latin)在第四至第十三世纪时,一直有人见证说在第三世纪时,有一种“古拉丁文新约版本在北非及欧洲流传……”
非洲古拉丁文版本,又称巴比尼士版本(African Old Latin,or Codex Babbiensis)约在公元400年左右完成。莫志杰(Bruce Metzger)说:“劳依(E.A.Lowe)曾给人看他自第二世纪纸草经卷上抄录下的古文记号。”33/72-74
可比安拉丁文版本(Codex Corbiensis)其中包含四福音书,约在公元400至500年间完成。
委西冷兰拉丁文版本(Codex Vercellensis)约在公元360年写成。
巴拉丁拉丁文版本(Codex palatinus)约在第五世纪时写成。
拉丁文通俗译本(Latin Vulgate)耶柔米乃大马士革城的教区秘书,后成为罗马主教。他曾应主教之命,将新约圣经于公元366年至384年间译成拉丁文。6/201
3D.北非(或埃及)文版本
布如斯(F.F.Bruce)认为第一部埃及文新约圣经很可能是在第三或第四世纪时所译成。15/214,6/214
沙希德版本(Sahidic)于第三世纪初叶开始出现。67/79-80,33/79-80
巴海里克版本(Bahairic)编者克色尔(Rodalphe Kasser)认为该版本是在第四世纪左右所译成的。19/50
中埃及文版本(Middle Egyptian)于第四或第五世纪。
4D.其他文字版本
亚美利亚文版本(Armenian)约在公元400多年时,似乎是从君士坦丁堡的一本希腊圣经翻译而来。
乔治亚文版本(Georgian)俄国外高加索人所用的文字
7C.早期教会学者印证抄本的可靠性
大英百科全书说:“考证经文的学者虽然审查过不同的抄本后,若尚未参考过早期教会学者们的著作,他仍算没有用尽新约圣经的证据。因为早期基督徒的著作经常与一两种抄本的文体有区别。当传统的原文字句遗失后,这些早期教父的作品往往就成了唯一用来查考圣经原始文字的代表资料,尤其如果他的作品能与其他手抄本的文字相符时,这些作品就成了最好的核勘参考文献,经文批判学家们在未参考这些人的作品前,不应任意下断语评论抄本的真伪。”12/579
葛林里(H.Harold Greenlee)说,在早期基督徒的作品中多处引用新约圣经中的经文:“次数极多,即使不用新约抄本,单从这些被引用的经句,拼凑起来,也可重新编出一部新约圣经来。”37/54
莫志杰(Bruce Metzger)论及在一般解经书籍及讲道集中所引用的圣经经句时,也重复以上葛氏的看法说:“是的,被引的经节数目甚多,即使任何其他有关新约经文的知识均告遗失的话,我们由这些引用的经句中仍可以重新编纂出一整部的新约全书。”33/86
盖司乐与尼克(Geisler and Nix)说:
“引用之经文实在太多太广,即使没有新约抄本留存至今,单由早期教会早期领袖们的著作中,我们仍可以重新整理出一部新约圣经来。”14/357
盖司乐与尼克最后在其《圣经通介》(General Introduction to the Bible)中引用李齐(Charles Leach)所著的《我们的圣经是如何得来的》(Our Bible:How We Got it,pp.35-36)中戴平波爵士(Sir David Dabrymple)的一段话,当戴氏正在思量早期教会作品中超量的经文数量时,有人向他说:“如果新约圣经被人摧毁,至第三世纪结束前,每一部新约的手抄本亦均告遗失,我们单从第二及第三世纪教父们的作品中能否重新编出新约圣经来呢?”
经过长期的研究与考察,戴平波爵士(David Dabrymple)终于结论说:
“现在请看这些书,你还记得所问有关新约圣经与早期教会领袖们作品的问题吗?那个问题引起我的好奇心,由于我个人拥有许多现存的第二、第三世纪教会初期领袖们的作品,我开始收集资料,至今为止,除了缺少十一节外,从他们作品中我几乎找到整本新约圣经的章节。”14/357
请留意:安格士(Joseph Angus)在《圣经手册》(The Bible Handbook)第56页中提及只使用教会初期的领袖们作品收集新约圣经所可能面临的一些困难。
  • 他们引用的经句有些未必每字均准确。
  • 有些抄写人常生笔误,或将经文任意更改。
教会初期领袖(犹太教法典)俄利根(Origen)在De Principus第二卷第三章中称罗马的克利门(Clement of Rome,公元95年),是使徒们的学生。4/28
另一教会初期领袖特土良(Tertullian)在《真道辩》(Against Heresies)第二十三章中,亦称克利门是使徒彼得所挑选的门徒。
爱任纽(Irenaeus)在《真道辩》(Against Heresies)第三卷第三章中说:“他仍有门徒的讲道回响在他耳中,他们的教训曾留在他眼前。”
他引用下列诸书卷:
马太福音哥林多前书
马可福音彼得前书
路加福音希伯来书
使徒行传提多书
伊格那丢(Ignatius),在公元70-110年间曾任安提阿教会总督,后为主殉道。他深识耶稣的门徒,也是坡旅甲(Polycarp)的学生,他的七篇书信中曾分别引用新约圣经中以下各书卷:
马太福音
以弗所书
帖撒罗尼迦前、后书
约翰福音
腓立比书
提摩太前、后书
使徒行传
加拉太书
彼得前书
罗马书
歌罗西书
 
歌林多前书
雅各书
 

坡旅甲(Polycarp,公元70-156年)八十六岁时为主殉道,曾任士每拿(土耳其西方一海港)教会总督,是耶稣门徒约翰的学生。
巴拿马(Barnabas,公元70年)
何马斯(Hermas,公元95年)
塔弟安(Tatian,公元170年)
爱任纽(Irenaeus,公元170年)曾任里昂教会主教。
亚历山大城的克利门(Clement of Alexandria,公元150-212年),他除有三本书未引用过之外,曾引用新约全书中经节达2400句之多。
特土良(Tertullian,公元160-220年)曾是非洲迦太基城教会的长老,其作品中引用新约圣经章句达七千余次,其中有3800句来自四福音书。
海波里多(Hippolytus,公元170-235年)引用1300多句新约经文。
犹斯丁(Justine Martyr,公元133年)曾极力与公元二、三世纪的马吉安异端Marcion相抗,马西翁异端不信旧约圣经与大部分的新约圣经。
俄利根(Origen,公元185-253或254年)这位善辩的作家曾写成六千多本作品,其中列举1万8千多句的新约经文。32/253
赛伯令(Cyprian,死于公元258年)曾任迦太基主教,引用740句旧约经文及1030句左右的新约经文。
盖司乐与尼克(Giesler and Nix)最后结论说:“只要我们略加统计就可以发现,在教会于公元325年举行尼西亚会议(Council of Nicea)之前,这些基督教教父们已经引用过3万2千多次的新约经文。这还不是全部的经文来源,因为第四世纪的其他作品尚未包括在内。如果我们将在尼西亚会议之前及会议同时的闻名作家优西比渥(Eusebius)的作品也加入计算的话,所被引用的新约经文数目则要超过3万6千的数字。”14/353- 354
除上列所举的早期作家外,你尚可再加入奥古斯丁、安马比亚(Amabius)、赖汤帝纳(Laitantinus)、奎实顿(Chrysostom)、耶利米(Jerome)、罗曼拿(Gaius Romanus)、亚山那西(Athanasius)、米兰的安伯罗(Ambrose of Milan)、亚历山大城的西瑞(Cyril of Alexandria)、叙利亚的以法连(Ephraem of Syrian)、波易特的海拉瑞(Hilary of Poitiers)、乃沙的格里哥利(Gregory of Nyssa)等人。
我建议读者购买盖司乐与尼克(Giesler and Nix)所著的《圣经简介》(General Introduction of the Bible,Moody Press出版),他们在研究圣经抄本的权威性上下过极大的功夫,颇值得我们细读。
早期教会领袖作品中引用新约经文的次数
 
作者
福音书
使徒行传
保罗书信
其他书信
启示录
总计

犹斯丁
268
10
43
6
3
330
    
(266次间接提及)
 
爱任纽
1,038
194
499
23
65
1,819
亚历山大城的克利门
1,017
44
1,127
207
11
2,406
俄利根
9,231
349
7,778
399
165
17,922
特土良
3,822
502
2,609
120
205
7,258
海波里多
734
42
387
27
188
1,378
优西比渥
258
211
1,592
88
27
5,176
总 计
19,368
1,352
14,035
870
664
36,289
*资料来源14/35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登入

本版积分规则

 WeChat
 CARI App
Get it FREE Google play
 Instagram
cari_malaysia
FOLLOW
- 版权所有 © 1996-2019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483575-W) -
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
0.202176s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