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礼资讯网

 找回密码
 注册

ADVERTISEMENT

查看: 254278|回复: 1250

一个背负了好久好久的经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7-9-2008 05:5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几天在这里看到了几个人在网上所留下的帖子,都是有关于被警察扣留的一些事情,想了很久也考虑了很久,最后决定了把我自己的一些经历写了出来,或许有些人看了会觉得我的经历好像很假的,好像是一篇故事,但是没有关系,如果你们觉得像故事的话,那么就把它当作是故事来看吧,不过只是希望你们看了可以从中得到一些训示,不要重蹈我所犯过的错,我的经历真的很长也过了很久,不过对我还是很印象深刻,我会尽量写出那时的情形,希望大家可以有耐性看完整篇.



2003年

我的父亲在我form1时就不幸去世了,不过很好运的是他离去时有留下一笔钱给我们,所以在往后的几年,我的家里的环境都还算还好,不过也因为我父亲早逝的关系,我从小在自己的观念里就有了一种做人不可以天天伸手拿钱的观念,因为家里的钱是有出无进的,花的越快那么就越快没有了,所以我在form2就出来半工读了,一面做着散工一面读书.做了很多分工,直到我考完pmr的那年,我还记得那时我pmr的成绩也不会说是很差,不过在我拿到成绩的那一天,我一个人就去到一个湖边(我也不知道哪个算不算是湖)静静的想了很久,最后我下了我一个影响我人生最大的决定.



我决定了去跟我一个亲戚捞偏门,因为在我觉得我自己不是一个读书的料,捞偏门或许就是我的一个出路来的,那时刚好我spm考完也就放了假,我就去告诉了我亲戚,他也没有反对,因为他也想找个信任的人来帮忙他打理他在丁加奴那里的生意,不过他让我帮他的条件就是第一要我的妈妈同意,第二就是要上去丁加奴那里,因为他这里的生意已经稳定了,也已经有了很充足的人手,不需要再加人了。



我答应了他,过后我就回家和我妈妈商量,我妈妈刚开始死都不答应我的要求的,但是那时我和我家人的关系不是很好,又在我很坚持的情况下我的妈妈屈服了,我还记得那时我讲过最伤我妈妈的话就是我对我妈妈说就算你不答应的话,我也是一样会过去的,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最多就待在那里然后不回来而已,这句话是我到现在都一直耿耿于怀的一句话….



我妈妈答应了我让我过去不过条件就是要我最少每两个月回来一次,我答应了.过后我老板就买了飞机票也安排了人载我去飞机场,那时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的想法竟然会觉得自己去做偏门好像很光荣的.



到了那里,才知道原来丁加奴是那么的偏僻的,好像很多东西都没有,而且基本设备也没有,不过那里最好的就是没有万字行,而我老板派我过去那里就是要我去做地下万字,刚到了那里也有人接我,过后他们载我到一间家里叫我在那里先休息,过后我才知道原来那天他们有做工,因为老板还没有交代他们让我进去,所以他们不敢给我进厂,只是让我在家里呆着.



等到差不多他们回来了,我就和他们一起去吃饭,那里差不多有整十一个人,有一半是那里的人也有些是和我一样都是从外地过来的,认识了他们之后,原来他们都是和我差不多年纪的,都是十出到二十多岁而已,不过有两三个就比较老了,差不多是三四岁了.就酱在那里开始了我的一个错误决定所造成的生涯
我之前还一直以为做偏门的人都是不用做的,只是在那里虾虾霸霸,然后就有人会给他们工钱了的,但是直到我自己进去做工的那一天,我才知道原来做偏门不是那么的容易的,也是很多东西要学的,就好像我是做地下万字的一样,我第一天进工,老板不敢给我太难得东西做,所以只是叫我在那里帮忙算一下那些由外面的脚收上来的单,或许我应该先说说地上万字的系统是怎样的,首先就是由外面那些人(我们叫作脚)他们会负责在外面找人写万字,然后他们就会全部写在一张纸上,等他们差不多收到四五张了之后,他们就会打电话来叫我们打给他们,然后我们就用fax机打给他们接过来那些单,然后就先把单的total amount算出来了就pass给同事他们key进电脑里,然后再用电脑帮那些数据传输出去给老板,而我第一天的工作就是负责帮忙算单而已,算真的算单真的也不是一个容易的工作来的,因为我们一天的单差不多有300~400单,每张都是A4 Size的然后,我之前算一张都需要整20分钟然后还会算错的,到后来我熟悉了之后我一张单最久都只是用了2分钟而已,而且错的巴仙率不会高过10%.

在那里做了一段日子,也发生了很多的事,和我的同事在一起也相处到不是很好,或许是我那时自己的脾气不是很好,大家都知道啦,年轻人嘛,什么都要争什么都要赢,所以就常常在不知不觉中得罪到很多的同事,也试过很多次和他们吵了起来,然后自己又不是很有心去学习去做,什么都不会但是却得罪到一大堆的人,他们也开始排挤我,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去管他们,因为我以为老板是我的亲戚,他们不可能奈的我何的,也因为酱我反而变本加厉的,直到最后我老板来找我出去谈,说是谈不如说是骂比较好,因为他们全部一起去向我的老板投诉说我不能做事,又很喜欢顶撞,什么都不会,

我觉得不管你做什么事都好,你都可以在里面看到和学到很多的东西,我永远都记得那天我老板对我所说的话,‘你真的以为你嘴巴厉害就真的很厉害了吗?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知道吗?嘴巴这么厉害顶撞人就能赚到钱吗?你要记得你来这里是为了找吃的,’

那天差不多是我做了两个月之后,也刚好是我form4刚开学回,我老板就看到我和同事之间的关系和我的办事能力之后,他就决定了不要再用我了,他把我送回了我的家乡.
有时我在想如果那时我就酱乖乖的服从了,
如果那时我没有那么崛强的话,那么现在的我会是怎样的呢?
不过不管你在怎样的想都是没有用了的,发生了的就是发生了的,这世界并不像叮当的世界里,拥有时光机可以让你回到从前去.
我那时就很不甘愿被人酱踢出来,更不甘愿就酱输给了人,我为了要拿回多一个翻身的机会,我就直接跑去教育局申请转校,申请转去哪里,然后我就打给我老板告诉他我已经转校了,
不能在申请回来这里读了,除非去哪里一年了才能在转回来,因为我很清楚知道我老板是一个比较心软的人,而且又是自己人来的,所以他不会让我书又没有的读然后又没有工做的,所以到最后他答应了让我回去丁加奴一边做工一边读书,不过条件是我不可以在跟哪里的同事吵架,我答应了,也就酱我争取到了一个翻身的机会。

说真得那时我上去那里也不是真心的想读书的,我只是不想输给别人看而已,到了那里我就专心的去学那里的东西,例如那些算单的技术都是要一直长久的用计算机来熟悉才能练出来的,同事他们就算怎样的讲我酸我,我都是一笑而过而已,我不和他们吵,因为我知道要赢人,首先就要赢在忍,我不想再输了,不过就在我努力的学着里面的东西时,里面有一个同事,吉,他算起来也是我的亲戚,也是我在那里的上司,他就一直逼我去读书,因为他自己是一个没有读过书的人,所以他知道读书的重要,但是那时的我哪里会听这些呢?不过我真的很感激他,因为他,我现在才有别的出路,他那时就一直不断地逼我去读书,有时我和同事他们通宵玩到太晚了,过后睡迟了不能去读书,当他起身看到时,他都叫我起身,然后载我去学校的读书的,不过那时真的很对不起他,因为虽然他载我到学校去,但是我到了学校也还是一样在学校里睡觉而已,我的时间就是上学睡觉,然后回家如果有做工的话就做工,没有做工的话就上网聊天,然后晚上就和同事们出去喝酒玩,那时我和同事们的关系也开始打好了,也开始可以融入他们的圈子了,那时真的很觉得自己很醉生梦死,天天都是去喝酒,天天都是去pub去玩而已,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却很享受那样的生活. (持续)


[ 本帖最后由 skywind99 于 27-9-2008 07:19 PM 编辑 ] 本帖最后由 skywind99 于 24-12-2012 01:02 AM 编辑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10 收起 理由
yeoksan + 1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DVERTISEMENT

 楼主| 发表于 27-9-2008 07:2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lzpanda 于 27-9-2008 06:52 PM 发表
一开始就说你的决定是考完SPM开始的,然后后来又说你form4开学
奇怪下


谢谢你的提点,对不起是我打错了,是pmr才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7-9-2008 07:2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过着酱的生活差不多整1年,过后因为我老板在巴生那里的生意出了点问题,过后就决定了把巴生那里的人手全部都调上来我们这里,现在想回我以前在丁加奴的同事说坏不是坏,我们全部都是因为想要赚取快钱所以才会加入这行的,但是我巴生那区的同事就比较的爱惹是生非的,或许正如我们所说的吧,在做偏门里面是有分两种人的,一种是武将,一种是文将,武将就是说那些很厉害打架的人,通常老板都会留他们在身边做一些比较容易的工,然后当有事时就是他们出去帮老板打打杀杀的时候了,而另一种文将就是我们这些比较擅长帮老板赚钱的人,我们主要是负责帮老板打理整盘的生意,不过老板多数都是会注重和疼几个比较主要的文将然后就会很照顾和疼全部的武将,因为武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找的,文将就比较容易找和训练,不过就比较难找到可以信任的,不过我很幸运的是我是那其中几个被疼得文将,我差不多做了一年就已经一个人掌握了一个分区,我有自己的一个组,工钱算起来也不会很差,而多数负责巴生的同事都是比较属于武将的,所以当他们上来时,我们在那里也得罪了很多外面的人,也因为那时常常和他们出去惹事生非,也试过被警察捉了几次,但是每次都是被老板搞掂放出来,可以说我在丁加奴最少都因为惹是生非被捉了整4~5次但是我没有一次是被扣留超过1个小时的,所以那时的我就有一种想法就是有钱有势就大到完了的,别人根本就没有本事和我们争和我们斗,所以那时就很拼命的赚钱,只要是能赚钱的什么我们都做,我试过去帮人走私,试过和人合本做球,试过和人一起合本卖炮,做过很多很多的东西,只是为了钱,但是那时的钱真的很好赚,如果好运的话,一个人5~6千绝对不失问题,不过那时的自己却很会花钱,赚赚一下全部都花在那些disco pub之类的地方,每个月都花到七七八八的,都很少会剩钱的,那时的想法就是钱赚来就是拿来花的,留留住做什么呢?反正今天花了,明天再赚回不是好咯,

不过那时我们全部都坚持做什么偏门都好,我们就是不做抢,不做毒,不做嫖,不过说心里话,我有时真的没有觉得有些偏门的人是很坏的,像我们,我肯定不是老王卖瓜,我们不做抢,不做毒,不做嫖,我们做的都只是一些买卖来的,不同的是我们的货物是从别国走私进来没有给政府抽税而已,然后我们做赌,我们从来都没有逼他们要来赌的,我们做赌也不是包赢得,我们也是有风险的,他们赢得时候就笑嘻嘻,他们输得时候就跑来骂我们说我们做赌的人害死人,这是什么道理哦,我们输钱没有看你们来同情我们,我们输钱时也没有看我们去骂你们

和他们在一起的生后真的很荒废,天天disco pub喝酒酱,不过后来因为我的上司和他们的上司有了一些冲突,在加上他们全部都待不下去丁加奴,他们说很闷,没有地方去,因为在丁加奴里只有一间karooka,而且那间还很早就关了,如果我们要去蒲disco pub的话,一来就是去泰国,不然就是下去kuantan但是都要整两个小时的车程,而且那时我们全部都有很多的外水在吧生所以我们就一起向我老板要求要回去巴生,商量了几天之后,我老板也答应了让我们回去吧生

回去巴生的那一年,也刚好是我form5的那一年,那一年我的同学们全部都在埋首准备着spm,但是对我来说spm只不过是一个敷衍我家人的考试,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心去读书,也不打算去准备我的spm,我还是一样整天和我的同事一起去蒲disco pub喝酒之类.

也就在那时我学会了怎样吃摇头丸,怎样学人去抽大麻。那时只会给自己借口说自己压力大要减压所以才会去玩这些东西而已,现在想起来都很后悔自己那时为什么会去动这些东西的,只是为了享受那一刻的销蕴,就要去承担那可能要被警察捉的风险,但是那时自己并不怕,因为那时自己以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我们解决不到的,什么事老板都会替我们解决的.

就酱回来了吧生半年,我永远都记得我form4那年我有一次和我的同事们去吉兰丹拜神,过后就有去给一个师傅看命,那时我就问师傅,我的命怎样,我是要出来读书还是做工比较适合呢?师傅看了我的手掌之后就告诉我说,如果我选择做工的话,那么我的人生就会有三个的劫,如果我读书的话,那么那三个劫就能闪过了,当时并没有那么的在意的,直到我发生了我人生里的第一个劫,在巴生待了半年,也在这里做了半年,一路来都相安无事的

那天我还是一样和两位同事一起去做工,我一路来都会很小心的,我和他们特地把车停在另一边了才走路过去我们做工的地方的,那时我就很奇怪,当我走着去我做工的家时,我就感觉到一直有一个人在看我,当我转头去看他时,他的眼光就直接转掉了,但是看他的装扮又只是一个割草工人而已,然后当我告诉我同事时,他还和我开玩笑的说是那里一个敢敢瞪你,我今天刚好心情不好,就让我过去帮你出下气,就因为他和我酱开下玩笑,所以我也忘了那个人,我们就酱嘻嘻哈哈的进去做工了.
做万字这行的都是在要靠近7点时才会开始繁忙的,因为多数的脚都是在这时间要求进单的,但是我们要把资料传给老板却一定要在7点前,所以都会比较赶的,但是当我们在忙着的时候,我却听到一些king king声,但是我又不敢肯定是什么声音来的,那时我又忙着在key in那些万字进去电脑里,所以就叫了另一个不是很忙的同事下去楼下看看什么事,但是那个同事就很懒惰,只是开了门在楼上看下而已,然后就回来告诉我说是人家做工的声,我因为真的很忙了,所以就没有时间自己亲自去看,只有叫他把我们的门锁上而已,但是就在多几声kinkin声之后,突然很大声地宾一声,我吓倒了,我直接站起来骂到,你知道这个是人破门的声来的啦,不要常说马来西亚的警察没有效率,在我听到宾一声到他们上到我二楼的房间只是用了区区的1分钟而已,我连要毁灭我的电脑都来不及,更不要说要逃跑,然后门就被警察踢开了,然后手拿着枪大声喊到tangan  angkat,我没有的选择只好乖乖的被捕了,过后就越来越多的警察上来了,我们三个人被扣上手铐,被推倒角落坐着,他们在检查着我们的东西,然后就在哪里问长问短的,不过坦白说那里的警察都挺有礼貌的,而且也没有动手动脚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些是武吉阿曼的警察来的所以都比较好些,差不多等他们弄到整9点多,他们才把东西都整理好,然后就带我们出去上车,那时真的很丢脸,而且哪里还是在我的家乡,我手被扣着酱带出去,然后就带我们到巴生的警察局去,当我一进到里面时,我吓到了,因为那里被扣着的人我大多数都认识的,3个女子,4个成年人,和6个青年,加麦我们那组3个人,总共16个人被捉,全部都是我们公司的人来的,当我一看到酱,我很明显知道了我们被人陷害了,但是如果你看到我们那时的情形,你们一定不相信我们是被扣留的,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害怕到,我们还可以在哪里打招呼,和聊天(当然是小小声地),我们以为我们老板一定很快就可以搞掂给我们出去了的,那些武吉阿曼的警察处理了一些简单的手续之后就走了,在他们走了之后,那些吧生的警察就露出了他们的面貌了,首先一个警察走过来就很生气地问我们,你们的老板是谁?我们全部都说不知道,然后有几个就说出了一个名,他们讲的是我们的死对头的老板名,但是很明显的是他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底细了的,他们只是要玩我们而已,其中一个警察就捉着一个同事,那位同事是长头发的,警察拉着他的头发然后就兜巴兜巴的盖过去打,然后只要我同事说不知道还是说别的名出来,警察就停的打,直到我同事忍不住说出了我老板的名,警察才放过了他,然后那些警察就过来捉我们一人打一巴,除了女子例外而已,还好他们没有打女生而已,不然我真的深深的鄙视他们,说真的我真的很生气那些警察的作风,我们那时多数都是十几岁的年轻人而已,最小那个才15岁,但是他们却也是打得下手的,而且我们的案件也不会是那种很严重的案件而已,为什么要对我们动手动脚呢?而且我们也是有给与应该的配合了,我们只是犯做地下万字而已,不过到了后来我才懂原来他们那么生气的原因是因为捉了我们的是武吉阿曼的警察,他们觉得很没有脸,所以就拿我们来出气
(持续)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100 人气 +5 收起 理由
snow_xueli + 5 精品文章
常想不思 + 100 精华加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8-9-2008 06:29 AM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那里差不多等了2个小时多,终于弄好了手续,然后警察就把我们16个人分开载去不同的地方,因为我们有很多人不够岁,不可以和那些够岁的人扣留在一起,所以就把3个女子载去加埔那里扣留,4个成年人扣留在吧生,而我们其它的9个人都因为还没有超过18岁所以都捉去port klang哪里扣留,到了那间警察局也差不多是12点多了,到了那里就直接被带进扣留所,那里的扣留所是好像一个口字的,然后中间就是一个可以看到天空的洞酱的,然后四围都是一个一个小房,然后人都是被关在房里的,而每间房里都有一个水喉和大便的洞而已,没有间隔的,就是说如果你在里面大便的话就是被全部人欣赏着你出恭的样子,那个扣留所得警察刚开始语气不是很好的,不过因为在我们这班里面只有我和我的同事的年纪会比较大,所以我那时虽然很怕但是我也只好顶硬上咯,我看到那里的人都好像挺凶的,所以我很怕警察会把我们全部人拆散分掉,而且那个警察也有酱暗示我说要把我们9个人分到不同的房,所以我就告诉他说我的钱包里有几百块,不然你拿去,然后你帮我们买点吃的给我们然后再给我们一点烟,最重要的你不要把我们分开就好了,那警察就收下了,然后他也把我们全部都安排进了一间房,不过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只是吭我的,因为我们全部都是不够岁的,而那里不够岁的只有一间房,所以他只能把我们放进那一间而已,不过没有关系,我钱给了就算了,给了他钱,然后他就帮我们点了身上的财物之后,当然在点财物的同时,他也向我们拿了不少,我的同事他们多数都没有什么带钱在身上,所以也没有什么给他,但是我身上有整500块,单单我一个人都给了他整300块,只是换来两只烟和一包tea tarik而已,不是每个人,是300块换来两只烟和一包tea tarik给我们全部人,然后在里面又不只我们一个人,而且我在里面真的很没有心情,所以我也没有喝,只是点了烟来抽,而且烟还不能一个人抽,还要分开给我的同事和那些扣留所的人抽,过后就叫我们全部脱了衣服放在柜里了才让我们穿着裤子进到那扣留所里,只是差不多可以坐10个人的房间,但是却放进了整25个人,真的可以说满到连位都没有的坐,一进去里面,就看到一个华人,和几个印度人和几个马来人,这个是扣留所的规则来的,你一进去他们就会叫你洗脚的,因为在里面,那个地上你坐也在那里,睡也在那里,先说明那个地上是那种黑黑灰灰的洋灰地来的,但是还好的是我那里的都是那些青年,所以他们也不敢来找我们的麻烦而且我们一进去就已经整9个人一起进去,人数也是挺多的,那天整的人真的很烦恼,晚餐都还没有吃,而且又不知道酱被扣留会被扣留到几时,那时也是我第一次被扣留,之前每次进到警察局,老板都会第一时间想办法救我的,为什么这次没有的,真的很怕,而且很无助,然后我身边的同事又一直问我怎样办怎样办的,弄到我整个人很烦,说真的哪里真的很难睡,又没有位子,所以我就和我其中一个同事两个人酱在那里等到天亮,中间有几次真的很口渴,但是那个水喉又坏了的,没有水出的,然后那里有一个桶是给我们装着水当我们小便时拿来冲的,但是那个桶真的很肮脏,我们又不敢喝,只好酱忍到天亮去….

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终于看到门外有一包东西放着,看看觉得应该是早餐来的,在扣留所里只有一个时钟而已,但是从我房间的那个角度是看不到那个时钟的,所以我根本都不知道是几点了,然后看到警察就开了其中一间房间的门叫一个犯人出来帮忙分早餐,然后我知道我的同事很多都是还没有吃到东西的所以我就赶快喊他们起身吃,但是当早餐分到我们手时,我真的无话可说,只是一片面包,里面有馅的,和一包的tea o,那个面包真的硬到我吃不下,过后,其中一个印度人就很惹是生非的骂我们说为什么我们拿面包来吃,谁说我们有的吃的?我和另一个同事真的很生气,已经没有睡到了,而且还被关在这死人地方,又饿到要死的,现在既然还不要给我们吃,我们两个人马上站起来骂他说你要找吵架,是吗?为什么我们没有的吃,过后那个人看到我们两个人敢反抗之后,他也不敢得寸进尺的,他就说我不是说不给你们吃但是你们要吃东西也要叫到完全部人一起起身吃,不过我知道他酱说是因为怕我们和他吵起来,因为过了几天有一个新人进来时,他就是酱对那人讲,然后那个马来人不敢反抗,所以那一天就没有的吃早餐,有时我在想,大家都是在受难时相遇的,为什么还要酱去欺负人呢?难道那个面包真的很好吃吗?如果他出来给我在外面遇到的话,我买够1000个给他吃都是酱讲拉,过后吃饱了之后,我们又在等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听到警察来喊我们的名字,那时真的很高兴,以为我们被释放了,不过那个印度人就在那里盈盈笑着说不要这么高兴,你们只是上庭而已,但是我们没有理他,然后警察来开门叫我们出去,我们就出去穿了衣服就扣上了手铐,然后上了猪笼车,结果真的给那个死人印度人说对,我们只是被带到庭上申请扣留而已.

到了庭上,法官只是宣读了我们的罪状然后说延扣到几时而已,我们什么都不能要求,不过我在那里看到一个最经典的就是我看到一个犯人的脸真的肿到很够力,然后脚也给人打伤的样子,当法官看到他酱就问他为什么会酱,他就回答道说是被警察打,那个法官只是哦一声,然后就继续宣读他的延扣期,什么都没有说了,那时我在想为什么法官可以酱的,他看到酱的情形不是应该去询问那些警察为什么打那个犯人,为什么他没有酱做呢?
过后出来时就看到了我的家人也看到了我同事他们的家人在外面等我们,过后我就走去问我的外交我们几时可以出,他说你只要等多24个小时就可以出了得,过后我就告诉他说我们到现在都没有吃到东西,我的外交就很奇怪问我,你们没有吃到东西啊?他说昨天他有买kfc去给我们,那些警察还跟他拿了500块,他也给他们,为什么他们会没有拿给我们东西吃得,过后他在那里骂了一下子,在外面待了一会儿而已,我们又全部被叫上车了,不过这次他们载我们到一间面包店前面停下来然后下车买了一些面包给我们吃,后来证实了是我们的外交暗地里给了他300块叫他买东西给我们吃,300块只是换来16个人每个人一个面包和一些汽水,先说明汽水还是要公私喝得,在车上时真的感到很难堪,有时停在青红灯时,隔壁车上的人看过来就会用那种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们,真的感觉到自己很难堪,过了差不多20分钟,我们又到回了那间扣留所,这次进去是另一个警察负责,因为我们只是上庭延扣而已,所以我们并没有拿那些钱财出去,所以到了那里因为没有给他们钱吃的关系,所以他也没有给我们很好的脸色看,更离谱的是要我们全部人都脱到光光然后在那里蹲跳,然后还只是给我们穿一件内裤就叫我们进去房里了,我在想我们的裤子有几大件哦?难道你怕我们用裤子来勒死人阿?为什么不给我们穿裤子?但是没有办法马来西亚就是警察大到完的,我们可以说些什么呢?只好跟着他讲的而已,不过那时在里面心情还不会说很差,因为最起码听到外交说明天就可以搞掂了的,那么我们最多也不是在这里待多20多个小时而已,

在里面的时间真的很难过,想谈天,里面的水又不够我们喝,如果口渴的话又没有水可以喝,好不容易等到了中午,看到了那些饭真的让我完全没有胃口吃哦,你知道那些饭是怎样拿进来给我们的吗?那些饭是放在塑胶袋里拿给我们的,只是一包饭和一样菜而已,有时就是一条炸鱼,有时就是一个不知道什么菜来的,真的看到了都没有胃口吃的那种,而且我们全部都不知道要怎样吃,我们都不习惯用手去吃,而且在里面又几天没有的冲凉,我连自己的手都不敢动了,更何况你要我用我那肮脏的手去拿那些饭来吃,我真的不敢,所以我每次都是直接把整个塑胶袋拿起来然后直接用嘴巴去吃酱的,就好像狗伏在地上吃东西酱,不同的是我用手托高了一点而已,而狗没有手而已,到了中午三四点时,因为扣留所太多人的关系所以里面的温度都挺高的,真的热到我们全部都顶不顺,在那里瓜瓜吵得,那些在里面坐了一段时间的人都比较厉害,他们都是在晚上天气凉时就待住讲话,等到下午时,他们就在那里睡觉,在里面的时间真的很难过,平时在外面常常都会嫌时间不够用,但是在里面的一个小时却好像我们在外面一天的时间,完全走不到的,我的空到在那里用心算来算每一分,每一秒….

等了很久,终于到了晚上,当看到那个人送饭过来,又是那一包一包的塑胶饭,看到都没有胃口了,不过人总是得吃,所以只是随便酱打开扒几口饭来吃而已,我们全部人因为在庭上时听到我们的外交说明天就可以出来了,所以大家都没有什么想吃,大家都打算吃一点点而已,然后到了明天出去时才大吃特吃的,我们全部都只是吃了一点点然后剩下的都放在地上,这时那些印度人和马来人看了就问我们为什么不吃,我们说吃不下,有些就说吃饱了,那些印度人和马来人看了不知道几高兴,他们就问我们那么你们不要吃了哦,那么我们帮你吃,可以吗?我们就说随便,反正我们不给他们吃得话,等下也是丢掉的,不如给他们吃更好,我看到他们在那里不知道几高兴得吃着我们剩下的饭,那时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我在想如果我也能像他们那样容易满足的话,那么我的生活会不会比较简单呢?那么我还会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呢?
但是回头想想,他们也不会说很容易满足,如果他们满足了的话,那么他们就不会因为小小的盗窃罪而被捉进来了,或许应该说他们是太过的贪婪了,所以才会和我们一样都在这里。

在里面和外面不同的,在外面我们可以吃了就扫扫屁股走掉,但是在里面吃了还要帮忙洗整个房间,因为我们都是在地上吃的,怕留下什么渣滓的会吸引到蚂蚁过来,不过里面可没有什么扫把还是布给我们的,我们只是用水冲下地上,然后就手酱去擦地上,然后再用脚把水推去那个大便的洞哪里,等到水都推到要完了,就要叫那些比较好欺负的人脱掉他的裤子然后用来扇风来吹干,在里面的世界就是酱的,如果你看起来比较好欺负还是比较软的,那么他们就会不断地欺负你,但是如果你看起来比较硬,又比较敢反抗的话,那么他们就比较不敢来惹你,不过最重要的也是你不可以去惹人. (持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8-9-2008 05:4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地上干了,我们就坐在那里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然后同事们又在商量着明天出去要吃什么之类的东西,要去哪里玩,然后有什么打算之类的,聊下聊下就聊到了12点多,差不多是这个时间,事情过了太久了,一些细节真的记不起了,聊到了那时就觉得口很渴,但是去打开水喉时又没有水喝,整个人很口渴,只好在那里叫那里的警察,警察走过来就问我们说什么事,我们说我们口很渴,可不可以给点水喝,那位警察没有彩我们,只是说一句awak ingat sini rumah awak, suka suka nak ini nak itu ,我听了真的很火棍,但是又不能做什么,只好和同事静静的坐下来,过了一阵子我们真的很口渴了,真的忍不住了,只好再次喊那位警察说要喝水,那位警察刚开始连走过来都不愿意的,不过后来因为我们喊到很大声,可能是他怕我们吵到外面的大头,所以就走过来,不过他拿着那只警棍过来,然后大大声地敲打我们的门说你们在吵,试试看,你看我打残你们嘛?我们看到酱的情形之后真的不敢再喊了,不过我那时在想马来西亚的警察真的不知道怎样形容,说有人权,这就是人权吗?扣留了我们,但是连我们生活最基本的水都没有给到我们充足,当我们要求时还得到酱的对待,但是说真的不是每个警察都是酱的,那里的警察是4个小时轮一次班的,当到了下一班时,警察照例要过来点人数的,他走过来时,我们又在和他要求水,不过那个警察真的很好人,他就问我你们的水喉没有水吗?我说没有,然后他说你们等等,等我点完人数了,我在帮你们想办法,这个警察真的很好,他连钱也没有跟我要求,不过因为他找不到容器来装水给我们,所以他只好去拿那个浇花的桶来装水,当然那些水是自来水来的,然后拿来到给我们喝,这是我第一次用浇花的桶来喝水,你试想想我们蹲在门前然后他把浇花的那个头伸进来,然后就酱倒下来,而我们就酱喝着,真的感到自己很可悲,连喝个水都要像狗那样喝,不过说到完我都是很感谢那个警察,因为最起码他有理会到我们的感受,喝了水之后,我们因为怕等下如果讲太多话,会口渴,所以大家都没有什么交谈到,只是在那里坐着酱等时间而已…



等着等着,全部人都不知不觉走到那美好的梦境里了,剩下我和另个那里的人还在坐着看着那窗口而已,不过那个窗口真的很高,所以我们除了能从窗口看到那黑黑的天空,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偶尔可以听到外面那些大声地motor声之外,整个扣留所就一片的寂静.



他先开口问我,你们做万字的行情怎样?好不好的?

我笑着回他,还好啦。说坏不坏说很好又不会很好

我问回他那么你们做cd的还好吗?

他说也是酱咯,你都知道啦,出来做我们这行的都是家里环境不会很好的,都是想早点脱离坏环境而已

过后他问我了一个问题,那么你这次出去你还会在做回吗?



我那时静了下来,然后看了下窗口那黑黑的夜空,回答道我不知道,我还有的选吗?

然后两个人就酱静下来等着时间过,坐着坐着我也因为太过的疲累,终于睡着了,当他们叫我起身时,都差不多是7点了,早餐到了,我看了那个面包和那包teh o我真的没有胃口,就把我的面包给我的同事,我只是喝了一点的teh o 而已,过后我又坐着酱睡了下去…..



在梦里我梦到了我家里的床,我梦到了我妈妈煮的晚餐,我梦到家里的那矿泉水,原来平时普通的东西都是那么的珍贵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9-9-2008 06:27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睡睡下,我朋友推了我起身,然后说我们出去了,警察叫我们的名了,听到这里整个人直接精神起来,直接起身然后就等警察开门然后我们就出去穿了衣服然后就被扣上手扣然后带到巴生的警察局去,在外面一直看着街边的,心里就在想着等下出来要怎样去玩等等之类的东西….

当到了警察局之后,我才发现事情好像还没有结束的,警察带我们到了那里,就把我们和其他关在不同扣留所的同事放在一个角落边先,过后,他们就继续去拿别人的口供,我之前真的不相信戏里所做的情节的,好像那些警察怎样的严刑逼供的,但是我那天真的亲眼看到了,想不相信都没有办法,我看到了3个巨汉也和我们一样手被扣住,然后就站在那里,但是我不知道他们犯的是什么罪来的,然后那些警察一经过他们的身边就拳打脚踢的请他们而已,过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个警察就用tisu盖着他们的眼睛然后用贴纸把他眼睛盖起来,我之前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酱做的,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如果盖着你眼睛的话,那么你因为看不到那些人要那里打过来,所以你就不能顶或闪,而且酱被打得人会因为看不到而多了很多的恐惧感的,他们被盖着眼睛之后就不停的被警察他们一直打来打去,过后不久我就被一个警察叫去,但是那个警察是比较大的,我们在警察局好像是都要拿两分口供的,一份是高级警官拿的,一份就是比较低阶的警官拿的,我进去了那位警官的房间,那三个被打得犯人就是站在那位警官的房间的外面,不过那个墙壁只是一片三夹板而已,我在里面拿口供的时候,那外面三个巨汉不知道怎样被警察打到连里面墙壁挂着的画都掉下来,但是那个警官只是笑笑的说haizz,hamtam sampai macam ni o,但是他却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有时我在想那些警官连自己下属酱打人都已经默认了,那么我们这些犯人在里面要执意谁可以来帮我们呢?拿完了口供之后,我就被他叫了出去,当我走出那房间时我看到了那三个巨汉现在被警察叫他们坐在地上,然后要他们的脚伸出来,然后就拿一条水管不停的抽打他们的脚板,另一个警察就用脚踩着他们的脚,不让他们的脚闪开,他们叫到很凄惨,有其中一个还忍不住地流下眼泪,我看到了真的很不忍心,但是我们能做什么呢?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而且说不定等下我也会被一样的对待,但是看到那些警察真的让我很心淡,那几个警察在酱打,野,说错了,不应该说是打,应该说是虐待的同时,其它的警察非但没有阻止反而还在隔壁笑着,而且更离谱的是他们还给他们意见改良他们的虐待方法,我看到了真的不知道怎样说,我心里在想,我们做偏门的人都没有他们那么的残忍,或许警察和我们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是有lesson的ganster而已

我和我同事们看到他们酱打犯人时,我们自己真的很怕,因为我们也是犯人,谁知道我们等下是不是也是酱被对待呢?
我们就在恐惧之下酱的等待,等了差不多两三个小时,他们就派人把那三个巨汉送了出去,过后我的同事也全部被那些高级警官叫了进去拿了口供,过后我们就轮流被那些比较低阶的警察叫去拿口供,或许应该说我们就被他们叫去打打骂骂的,我和我的组的三个同事一早就在扣留所时合好口供的,所以当警察拿了他们的口供之后,就到我去拿了,很幸运的是我们在拿口供的时候都没有被到很够力,但是也是被打倒几下和吃了几巴掌,我的其中一同事就比较可怜,他被其中一个警官捉着问他,(以下的对话全是用马来语的,只是我也忘了一小部分,只是记得他们的谈话内容而已)你是不是ganster?我朋友就回到说不是,他一拳向我朋友的肚子打去然后说你不要假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阿,你是不是参那个谁谁谁的?我朋友就说没有,我真的不认识他的,tuan你认错人了,他还是不肯放手,一直不停的打我的朋友,一直兜巴兜巴酱盖他,直到那天在车上买东西给我们吃的那位警察开口说不要一直酱打他们啦,他们还是小孩子啦。他才停手然后说你不要给我假假,等我捉到你的证据时你就知道.
到我问时,我还记得,他先问我一些基本的资料,然后就问我你有没有进ganster,我说我没有,然后他就在问你不要跟我假假,你是不是要我动手你才肯讲,然后我死说没有,他就一巴盖过来给我,然后再问你要不要讲真的,我还是说我真的没有,我还是学生来的,过后他就一脚踢向我的肚子,我痛到蹲下来,然后他就在问我我最后一次问你,你是什么ganster的,我原本在想随便认一个了的,但是我真的痛到开不了口,过后,他看了下我,等我开口时,我想了想,我还是告诉他说我真的没有,然后他就笑笑,真的没有啊,oklar I percaya awak拉,我心里在骂你打了我这么多下,现在跟我说你相信我哦,你真的拿我来当沙包打阿,,但是我的手被扣着我又能说什么呢?过后他就问我为什么会做到这份工,老板是谁之类的问题,但是我都答说我不知道,我骗说我是以前一个朋友介绍我做的,我那位朋友已经去了jb,我只是刚做两个月而已,我组的两个人都是我的朋友来的,我没有见过我的老板的,我和我老板只是电话上联络而已,不过中间他很喜欢是一直像前面酱,我回答了他的问题,但是他还是打我,然后再问你不要骗我,你要不要讲好好之类的话,我只是知道整个对话我都一直在被打而已,然后到了后面,他写好了也没有让我再次的读回就叫我在那份报告的地下签名,我想要求读先才签的,但是想想我如果问他可不可以重看也是多余的,因为我觉得他根本都不会理我的要求,我可能还会被他多打几下,为了不要让自己多受几下的皮肉之痛,所以我也没有问就签了,过后他就叫我到旁边去等着,我们全部就在旁边等着,而他们就在那里吃着pizza,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被打得时间都是过到比较快的,就酱不知不觉到了晚上,但是我们从早上到现在什么现在除了早餐之外,我们什么都没有入肚,甚至我的朋友还饿到差点要昏倒,过后那警察看到了就问我朋友为什么酱,过后我朋友就说他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吃到东西,已经很饿了,过后那警察才拿他们正在吃的pizza分给我们吃一点,几个人在公私那几片pizza和那碗蘑菇汤,过后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在吃的pizza是我们的外交买来给我们吃,但是他们只是给我们吃那一小部分,多数的都是他们自己吃,更过分的是他们还有向我的外交收钱说是要拿东西给我们吃的费用,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是收500块,,但是结果呢?那些食物都进入了他们的肚子里,录完了口供之后我们全部又被上扣然后又在被带回扣留所那里,那时我就很奇怪为什么我们还没有被释放的,我就问那里其中一位女警察,她就告诉我说我们今天只是出来拿口供而已,还不可以释放的,我那时听到时真的吓倒,真的很不想回去拿死人扣留所那里,但是最后还是得回去那里.

到了那里,还好是遇到好的警察,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可能又要像之前那次一样,只可以穿一件内裤进去而已,说真的我一路来都觉得警察的名誉是被一大班贪污的警察弄臭的,但是在警察里还是有一些默默根云和好的警察的,这位警察看我们这么晚才到,他就问我们吃了没有,我们不敢说我们在那里吃了,所以就骗说我们还没有吃,他看了下我们,他就说没有关系那么现在这里还有些晚上的饭,你们谁要吃的,就现在吃,但是因为晚上的饭不够给我们吃,所以他还特地自己出去打包给我们,他没有跟我们收到钱的,虽然只是区区的一包nasi lemak kosong,但是里面所包含的心意却是很让我们感动.

吃饱了之后,我们就被关进我们的房里,到了里面我们就在商量着怎样办,而且很生气地是为什么我们的外交告诉我们24小时里可以被释放,但是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的出去的呢?很想找电话打出去问下我们的老板关于我们案件的进展,但是却找不到电话打,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好什么办法都试了,我们在那个警察走过来巡房时,就拉着他聊天,然后问他我们的案件照理会被扣留到什么时候的?他就告诉我们说你们在上庭时没有注意到法官说扣留到几时吗?我们就说没有听到,然后他就说那么他也帮不到我们了,因为多数都是会扣留到指定的日期的,不过警察有权多扣留我们多几天的,不过他说你们也不用怕,最多最多也是扣留到14天而已,过后只要你们有人保释的话,多数都是可以保释出去了的,当我听到他说最多可以扣留到14天时我整个人都傻掉了,今天才第2天而已,我要怎样多在这里待多12天呢?过后聊下聊下,就到了他换班的时候了,他要走之前我有要求他帮我打通电话给我家人,他也答应了,不过这个警察真的很好,他有帮我打去,而且没有向我要求到半分酬劳,如果马来西亚酱的警察多了几个的话,那么马来西亚不知道会多么的美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9-9-2008 06:4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走了之后,来了另一个看起来很凶的警察,所以我们也没有什么敢和他讲话,只好全部都静静的待着,静静地想着刚才那位警察所说的最长14天扣留期,我想政府和警察部门是以什么条规和原理来设下这个14天最长的扣留期呢?那么如果我没有犯错的话,是不是也可以被他们用117条例来延扣14天呢?那么过了14天之后,如果证明我没有犯错的话,那么谁来赔偿我那14天的损失呢?14天都差不多整半个月了,就算一个做工人士被扣留了14天之后再出来,分分钟都会被老板炒掉啦,而且就算没有被炒掉都好,那14天一定是没有工钱出了得,那么那14天的工钱我们要找谁来赔呢?政府和警察部门难道在设下这条例时没有试下站在我们角度想想得吗?

在里面的日子,说真的,真的每天都是一样的,都是睡饱了起身,然后就和附近的人聊下天然后在等东西来吃,你知道吗?我在里面的感觉真的让我感觉到我好像是被人饲养着的猪,吃,喝,拉,都在一个空间里,然后就是吃饱睡,睡饱吃的,什么东西都不给我们做,什么活动都没有,不过在里面最好的就是可能是人与人在彼此都困难的情况下相遇,都会比较开诚相见的,在里面和那几个同事的友情也比在外面时好了很多,然后也认识那个因为买cd而被扣留进来的华人,和他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第三天在里面的日子可以说是最难过的,因为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是酱在里面慢慢的等待时间流逝,我觉得酱的生活真的很辛苦,什么都没有的做,而且更辛苦的就是我们已经被隔离了,什么消息都得不到,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更不知道自己这单案件会是怎样,进展到怎样了,不过不管在这么苦的日子都会过的,这就是这世界的定律,只是度过的那个人的感觉而已

第四天
里面的日子真的很难过,可以说根本没有目的的,过了一天是一天,都不知道自己要期待些什么,又不可以怪别人,是自己那天上庭时没有注意到法官说要延扣我们到几时,变成现在每天早上就在期待晚上可以快点的来临,然后晚上时又在期待太阳可以快点出现,只有希望时间可以早点过,和可以早点听到警察叫我们的名字,那么我们就可以暂时离开这死人的地方一下子,就算是去被打我都愿意,可能是因为里面的空气不流通,然后那里又热的关系,所以那里都有一股很难闻的味道,嗅到都觉得恶心.

第四天原本和第三天都是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两件事才让第四天变得比较特别而已,或许应该酱说吧,在里面的生活根本就是千篇一律的,根本就没有特别的变化,只是偶尔会发生一些小插曲而已,像那天酱,我们在里面待到下午时就看到警察带着两个很小的孩子进来,我们就很奇怪,因为基本上来说我们这间房间是专门扣留那些18岁以下的,照例应该很少有人会进来,反而那些大人的扣留房就比较多人进进出出,更何况是那两个还是很小的小孩子来的,差不多是12~14岁而已,过后他们两个进来看到我们时,我们也没有什么管他们,因为在里面我们的心情都不会很好,而且连自己的事都顾不掂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多管别人的闲事,不过那些印度人就很有心思去作弄别人,我真的不知道那些印度人的心态是怎样的,为什么一样都是落难的人,为什么还要去欺负别人呢?

那两个小孩子很明显就是已经很怕了的,在加上那个印度人一过去就用很不好的语气问他们说你们两个犯了什么罪,为什么会被捉进来的?
那两个小孩只是很怕的看着他,什么都不敢讲
过后那个印度人就假装很凶的对他说你要不要说,你相信我现在捉你们两个来打吗?
那两个小孩一听这里,就直接很大声地哭来了,
这时我的朋友就很看不过眼,就应那个印度人说,不要再欺负他们了,他们才几岁,
过后那个印度人就笑笑回道,我只是玩玩他们而已,管你什么事哦
然后警察就被那两个小孩的哭声引了过来,他就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印度人就抢先回到,没有什么事啦,是那两个小孩怕所以才会哭的,我朋友听了就不是很爽,他原本打算起身向那警察投诉说是那个印度人欺负那两个小孩的,但是被我阻止了,不是我没有爱心,而是我真的觉得在里面的话,能的话,就尽量不要让自己牵涉到太多不管我们的是非里,而且就算我们告诉了那警察都好,他都不见得会采取什么的行动的,过后那个印度人就和那个警察聊了起来,原来那两个小孩是因为偷鸡蛋被捉才会被捉进来,我真的很惊讶,为什么这么小的两个小孩会去偷鸡蛋的?如果你说不是家里因素的话,我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因素会照成这么小的两个人会去学坏,然后更让我生气的就是,为什么那个店的老板不可以给这两个小孩一个机会呢?为什么就一定要把他们都捉来警察局呢?难道他不知道他酱做会给那两个小孩留下一个阴影的吗?

不过很好运的是,那两个小孩并没有待在里面多久,他们差不多待了一个小时酱,他们的家人就来警察局保释他们了,可能他们还小的关系所以也不用上庭就可以直接出去了,但是我在想既然警察都明知道他们两个还小的,都明知道他们不是特地的,那么为什么还要把他们捉进来呢?那么不是给他们一个不好的童年阴影吗?如果真的是要让他们在警察等待到他们家人来保释他们出去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可以让他们暂时待在外面呢?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进到里面来看到那么多的丑恶的坏人呢?难道这些就是政府和警察部门想要我们给那些童年看到的榜样吗?

看到了那两个小孩的离开,自己的心里也感到有点欣慰,因为最少我们自己坏,也不希望别人会和我们一样,那两个小孩的来临和离去带给了我们生活的一点点戳,之后我们就和平时一样酱待在房里无所事事的,不过在那天之前我真的很佩服我们的同事,因为到了今天,我们可以说已经差不多整5天没有大便到了哦,哈哈,说起来好像很恶心,但是这真的就是事实哦,过后我们就在那里聊着这个恶心的话题,然后我一个同事就骂我说,你啊,不说还好,现在你一说,我肚子就痛起来了,然后我们就笑他说你肚子不会去大便阿,你现在不大的话,等下你就知道哦,晚上这里的水喉可是没有水的哦,等下你晚上肚子痛要大便的话,你不要跟我说没有水洗屁股哦,先说明,在里面的可是没有厕所纸的,过后他被说到不能忍之后,他就说他要排泄了,但他又不好意思,因为怕我们看到,他一直叫我们不可以看,我们就应他说谁要看你大便哦,你以为你大便比较特别阿,和我们不一样啊?过后他还是放心不下,最后他就叫我们9个人围住那个大便的地方,不过是背对着他的,然后他在中间大便,这样人家就看不到他,而我们也看不到,我们抵不过他一直的要求,最后只好答应了他,他在排泄时我们一直在旁边喊臭而已,这个经历我到现在都忘不了,真的很特别阿,哈哈 (持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0-9-2008 12:35 AM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后差不到要到晚上了时,就听到警察叫那个卖cd的华人的名,然后那警察走过来时还告诉那华人说你被释放了,有人来保释你了,我们听到了整个人傻掉了,不是因为我们看不过别人好,而是我们羡慕他,羡慕他可以早过我们离开这个地方,他走了之后,我们刚刚的强颜欢笑都一扫而空,全部人都在思考着自己几时才有的离开,其中一个同事就站起来很生气地问我,到底老板几时才会来救我们的,到底我们要在里面待在几久的?每次事情都是酱的,只要有一个人开头,全部人就会一起来怪罪另一个人了的,其他人也全部站起来问我,到底现在你的亲戚是在做什么的,不是说24小时就可以出去的吗?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的出的?都已经整百个小时了,我也是受害者,被关在里面的不是单单他们而已,我也是被关着,我能知道些什么哦,而且刚刚看到那个华人的离去,我自己的心情也是很大的起伏,在控制不到,我就骂回他们说我哪里知道哦,你以为我自己想待在这里的阿,而且如果你们那时发生事时愿意听我的指挥,乖乖的下去看的话,那么或许我们早就可以跑过手了的,但是你没有听我的,现在在里面你们来赖我做什么,你们难道就没有拿工钱的阿

骂完了之后,整间房陷入了一片寂静,那个印度人就先开口说,你们大家冷静点,吵也是没有用的,都在里面了,就慢慢等啦,过后我就看回我的同事们,全部人都觉得刚才太过的激动了,所以大家都静下来坐着了,就酱坐到晚餐送来了,我们才一起去吃东西的时候,才开始有了讲话,吃饱了饭也像平常酱随便的洗下地上,然后全部人就坐着聊天,过了八点之后,警察就换班了,原来今天顾得那位是第一天我们进来时我给钱他的那位,那个印度人就一直叫我向他在拿烟,他说他会给的,但是我就没有什么敢,我说如果你要拿得话,那么你自己去拿,不要叫我,过后那个印度人就一直在喊那个警察,那个警察过来时,印度人就向他要求几支香烟,警察说没有香烟,那个印度人还一直在要求,而且他也说也过分,他还说你拿了钱才给那一点烟而已,你不要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这里的行情的阿,我听到这里时我就觉得很不对劲了,我就对那警察说这不是我讲的,是那印度人的意思,那个警察听了就骂道,你们agar一点,你们在要求看,过后那个印度人就很不甘愿的转身说道,不给也没有关系,你看下次有人进来时我一定叫他不要给钱你的,那个警察听到了就很生气,就转身走去拿了水桶直接泼进来我们的房间,然后说你们酱喜欢抽烟,是吗?我让你们连睡觉都不用睡,就酱泼到整个房间都湿到完,然后我们全部都不能坐着,只好站着看着那个印度人,那个印度人还好像很无辜酱说不管我的事啦,我只是替你们争取你们的东西而已啦,我们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好用手把水都扫进去马桶那里,然后再扇风好让地上可以快点的干,真的很倒霉,我在外面都没有自己洗过自己的房间几次而已,但是在这里却要替他们洗扣留所的房间。

有时我真的不知道那些印度人的头脑在想些什么的,都在里面了,还那么的想抽烟,我真的很佩服他们,他们好像真的没有把自己待在里面当作一回事的,他们好像都没有丝毫的烦恼到自己还能不能出去的,而且在里面的日子他们也能过得,
没有毛巾,但是他们也是一样可以每天都冲凉了,然后就用手扫扫下身体,然后酱等身体干,
酱多人在看,他们也是一样可以照常每天的在大家面前大便的,
酱难吃的饭,他们也是一样可以每天吃到两三包,还吃麦我们的份,
酱难睡的地方,他们也是一样可以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的
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讲他们,应该说他们乐观呢?还是说他们没有基本的危机感觉呢?

到了第五天,整个人的身体都已经发出了一股臭味,已经整五天没有冲到凉了,但是又能怎样呢?我真的不知道在大家的眼光下脱到光光冲凉,因为昨天的晚上我都没有什么睡到,所以早上一喝完那包甜到要命的teh  o 之后,我就到下去睡觉了,在那里睡觉真的很辛苦,因为里面又热,所以睡觉时总是在流汗,然后地上又是那种洋灰的地方,不能吸水的,所以你会觉得睡睡下,整个背后都是躺在水上的,所以我每次都差不多睡个2小时酱就会爬起身了的,然后再移动一下地方在睡,在不然就是酱直接坐着睡.

到了下午,饭来了,又是那样的饭,最近看到报纸报导说有政治人员批评里面的食物好像狗食的,然后就有另一位不同党派的政治人员说要去report她乱乱说,那位政治人员还说里面的食物有鱼有蛋有肉,那里会差,我真的很想问下那位政治人物他到底有没有进去过里面看下里面的环境的,如果你说那些里面的食物真的这么好的,那么找一天叫他进去里面拿一包来吃吃看,我看他到底吃的下没有?我看到了那样的饭真的很没有胃口,所以我只是吃那只咸鱼而已,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难吃的咸鱼,真的是硬到好像那些隔了不知道几夜的咸鱼来的,我朋友看到我酱没有什么吃到东西,他就问我,你酱能支持到吗?你都没有什么吃到,不然你就吃多点,不然等下肚子饿时,真的找不到东西吃的,我只是回到,真的没有胃口吃,不过你不用怕我支持到的.

过后就酱在像之前那几天酱在那里继续呆着,心里一直很怕,不知道老板会不会就酱不理我们,就酱让我们自生自灭的。想想下,真的很怕,我真的不想自己的人生就是从此要在这里度过,里面的时间真的很难过,可以说一天的时间就好像我们在外面的一个星期.感觉过了很久,看下时间,原来才3点多而已,整个人已经很累了,原本打算睡下的,那里知道就在这时听到警察叫我们的名字,当我听到我们的名字时,我真的很高兴,就算不是被释放但是最起码可以离开这热到半命的死人鬼地方一下子,我也觉得很好了,当然最好是可以出去,不要再回来这死人地方.
(持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DVERTISEMENT

 楼主| 发表于 30-9-2008 06:3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出去穿了衣服之后,我们就被载到吧生的警察局那里去,一到了那里,我们就看到了我们全部人的家人在外面等待,但是我们在还没有下车时就被警察们警告了不可以和我们的家人交谈,不然的话,等下我们进去时就知道,到了房间里面,他们也是想平常一样把我们丢在一旁,然后他们就坐在那里聊天,我们要问他们我们是否今天可以出去都不敢,因为他们的样子看起来都很凶和很不友善的,等了一下子,我就看到其中一个警察拿了大包小包的kfc进来,但是他们并没有叫我们吃,只是他们自己在吃而已,等他们吃饱了,他们才叫我们一个一个去复印身份证,然后才帮我们处理那里保释的手续,过后我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在里面等到那么久,因为他们要我们的外交打包东西给他们吃先,他们才愿意处理我们的保释手续,他们还跟我们的外交说,不要以为你们搞掂了上头,你的人就可以释放,如果你不要帮我们的话,那么你的人最少都要延迟两三天才可以出,也就是说他是变相的在勒索我的外交要给他们钱,不然他们就慢慢的处理我们的保释手续,结果我们的外交只好给了他们里面每位警察300块,还打包kfc给他们吃,但是我的外交有打包比较多一点的,外交是希望他们拿一点给我们吃,因为他也知道我们在里面吃了很多得苦,但是他们并没有分一点给我们吃,只是让我们酱看着他们吃而已……

接着就一个一个我们的家人进来保释我们,但是那天只是假释而已,我们第二天还是要去到法庭那里才可以正式保释的,在我妈妈进来保释我时,那天和我拿口供的警察还问我说,你出去了不要忘记我,我在这里帮了你这么多,你在外面也要帮帮我,知道吗?我心里在想,walao,你酱打我玩我,都叫做帮我哦?那么如果你在外面遇到我,你需要酱的帮忙的话,那么我一定帮你的,我真的不懂这些警察的想法的,真的是贪的无厌,我们的老板都已经给了他们钱,他们还要来和我们拿的,但是我嘴里却是笑笑说好的好地,然后就在妈妈签名了之后就马上走了,我连多一刻都不想待在那里…..

离开了警察局之后,我的老板就已经交待了其中一个上司带我们全部人去吃一餐好的当做是洗尘,有时我真的觉得捞偏的老板都是一个很厉害心理的人来的,因为他们有本事捉死每个工人的心,而且他们会让我们觉得好像一切都不是他们的错来的,在吃那一餐的时候,我组里的两个同事就拉我到外面去抽烟,因为我们三个人抽烟都是没有让家人知道的,我们都是偷偷抽的,在外面抽烟时他们就问我今后的打算,我就反问他们那么你们打算怎样呢?他们就告诉我说不想做了,他们怕了,然后他们就问我,你呢?不要告诉我你不怕哦,我想了想就告诉他们我也怕了…….

回到家时,我妈妈已经买了柚子叶给我冲凉用,我冲好凉之后就下房和妈妈聊了会,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哇~躺在自己的床上时真的感到很舒服,吃到这么大才知道原来可以躺在自己的床上也是一种幸福来的….

我不喜欢回留言,但是你们给我的留言我都有去看得,我记得有其中一个人给我的留言是说都后来被教训了就改过自新到学校读书,还有其中一个是时尚天使的留言说当她看到我的经历时,令她想到她自己,她觉得我们的经历很像,我也有去看过她的经历,而且还是因为她的经历才让我写出自己的经历的,但是说真的,如果我的经历和她一样的话,那么我的经历就是到了这里就应该要结束了的,或许你们会觉得如果我的经历到这里都还没有结束的话,那么我就是个很无药可救的人,但是就算你们要酱说我,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毕竟那个是我那时的选择,既然选择了那么就注定了我要去背负那个后果..... (持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10-2008 07:28 A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我们就全部到法庭那里去集合,到了法庭那里,我们的案件之前说明是9点开审的,但是当我们9点到了那里时,却发现那里太多人了,根本都还没有轮到我们,所以只好在那里坐着闲聊等着,等我的家人就去了银行那里准备,因为那时的银行在星期六是开半天的,所以要争取时间,不然如果进不到钱进银行的话,那么我们就要多被扣留两天了,等了真的很久一些,我看都差不多等了1个小时半才到我们,我们进去时也没有说几句话,只是法官的助理陈述了我们的罪状和发生的地点和情形,然后就问我们认不认罪,我们说不认,跟着她就说保释要多少钱,然后问我有没有人保释,我们说有,过后再说pospone去下次的日期,那么就结束了,从头到尾都不需要5分钟,但是我们却要在外面等了整2个小时,那么你们来说说我们马来西亚的法庭的效率是多么的好呢?之后我们就手被扣着然后坐着等家人拿钱来保释,在马来西亚,保释的手续就是你要把法官所指定的保释额存进一个新的户口,但是那个户口的名是你保释人的,然后再拿那本簿子到法庭那里交给一个人,然后那个人就会在那个簿子上盖个chop那么就完成了,等到我家人完成了手续,我们就正式保释出去了.

我们一出法庭而已,我的老板就打来我的电话叫我们三个人等下过去公司.因为就算辞职也是需要交代的,所以我们三个人就到了公司去见我老板,到了那里我老板就问了我们那时的情形之后,就问我们怎样,还要帮他吗?我们三个都说不要了,因为我们怕了,过后我老板也没有说,也没有挽留我们,只是当我们三个说要走时,我老板就叫我一个人留下来,我也说没有关系,因为公司挺靠近我的家的,所以我就叫我朋友他们先回,我等下自己才走路回,他们一走开,我老板就开口问我为什么不要再帮他了,
我就说,我怕了,而且我今年又有考spm如果我在酱被捉的话,我怕学校会考除我,
他就说,你被捉我没有帮你吗?我没有救你吗?你知道我酱提早几天救你们出来,我花了多少钱,你知道吗?
过后我就静静,然后我说我哪里还能做,我已经曝光了,就算我再做也只是会天天被警察盯住而已,
我老板就说,我又没有叫你现在就进回厂,我只是叫你在外面帮我暂时管下账而已,等风声没有这么紧了,你在回去帮我继续顾着厂啦,
我听到这里时,说真的自己也有一点得犹豫了,我从form4开始就习惯了每个月花几千块的生活,现在如果我没有做的话,我就没有了收入,而且我自己那时又习惯大花大洗得习惯,我平均每个月最少都要用整2千块,我妈妈的工钱又不是很高,她那里能给到让我满意的零用钱呢?更死的就是我自己以前都没有存钱的习惯,那么我要如何维持我的生活呢?
我老板他很厉害,他看出了我有那一丝的犹豫,所以他马上就接下去说,那么你不用怕,你的工钱我还是会出足给你的,而且你不用进厂,只是在外面管账而已.
怪就怪自己那时的贪念,所以在那时我没有选择离开那个世界,我接受了我老板的建议,我留下来继续帮他

当我回到家告诉我妈妈时,我妈妈很生气,但是她也没有我办法,因为我一路来的性格都是很硬的,尤其是在以前时,当我决定了的东西,不管别人在怎样的反对都好,我都是不会改变的,就算我明知道这个决定是错的,我也不会改变的

我妈妈在我的坚持下最后也没有办法,说真得,我真的觉得自己那时是个很不称职的儿子,天天都只会弄到我妈妈担心我和为我伤心…..
持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10-2008 10:07 PM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继续帮我的老板,但是我却在外面对人说我已经没有做了,但是实际上我却是在帮我老板处理一些账的问题,我的工作就是那些收账的人会去向我们的脚收了钱,然后他们就会把那些钱交到我手上来,那么我就要算下他们收的账对不对得,如果账不对的话,还是那个人还少的话,我就要问收账的人原因,必要时还要亲自打给那个脚,问他们为什么还这么少的钱,和叫他们还多点,还有就是要帮老板控制那些支票的价钱,好像说我要帮老板计算没有银行里有多少的支票在今天过账进来,还有我们的手头上还有多少的支票是还没有过账的.说真得,酱的工真的挺容易的。也就适合我这种懒人做的,过后很好菜的是我的学校并没有因为我被捉的事而开除我,虽然我那时整一个星期没有去上到学,我很好运的是因为我有一个很好级任老师,她那时有来问我为什么这么多天没有来上课,我那时也很坦白的告诉她说我被捉,我真的很不明白自己那时的想法,为什么会这么随便的告诉别人自己被捉的事,我那时真的没有觉得自己被捉是一种羞耻来的,但是现在真的觉得自己那时很幼稚和很羞耻,我级任老师听了就告诉我说没有关系,她会帮我的,但是她希望我不要再酱了,她还说酱对我的前途会有影响的,不过这些话对于青年的我们谁会听得懂,谁会听得入耳呢?全部也不是左耳听,右耳出咯,不过真的很谢谢我老师那时的帮忙..
过后我就天天早上去上课然后下午就回家处理那些帐目的问题,不过说真的我自己那时也没有心读书的,我去读书只是为了敷衍我的家人,我去到学校可以说有80%的时间是在睡觉和聊天的,如果那天我没有在睡觉或聊天的话,那么我一定是逃学了,很多老师都对我摇头,但是我全都不在意,因为就正如我所说的,我那时根本就已经打算以捞偏门为我的终生职业,我根本就不在意那文凭的重要性,而且那时偏门真的给了我很多的收入,我一直以为在正行里是没有可能能给到我那样高的收入,就算我怎样努力读书也是一样的,但是原来那些都只是我那时幼稚的想法而已。

不知道你们相不相信,人一衰起来就接着来的,就好像别人所说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那时应该是刚出来不久而已,应该是三个星期多,就在其中一个星期五的早上,我就接到我上司的电话,他告诉我说,他们现在很不够人,叫我进去厂里帮下忙,我那时就说我哪里能帮忙,我刚被放出来而已,我现在在去做的话,那么不是很容易被捉吗?过后他就说没有那么衰的啦,我就问回他,你问过老板了没有,他同意了的吗?他就应我说我说的就是老板说的啦,你不要酱多话说我叫你做你就做啦,过后我可以说在被强逼的情况下被逼进去厂做工。

第二天早上,差不多要到下午时,我就一个人踏巴士到吧生去,因为自从我被放出来之后,我就总觉得自己好像被监视住了,时不时都有一辆卖雪糕的摩托车在我家前面停住,但是我试过去向他买雪糕时,他打开时里面却只有3只雪糕而已,而且更离谱是我问他多少钱时,他既然犹豫了一下然后说3只3块,我看了下,那三只雪糕都是wall的牌子的,在外面多数都是买1块8到两块的,但是他既然买1只1块而已,是不是很可疑呢?所以我就特地叫他们不要来载我们,我尝试用坐巴士来摆脱他们,到了吧生我就乘踏德士先特地绕到另外一个地方才打电话叫我的同事过来载我,去到了那里和我的同事会合了之后,我们就开始做工了,基本上我那时已经熟悉到完了整个万字的操作,所以不管安排我在什么位置,我都是已经很上手了的,不过他们还是照理让我来接手最重要的总机,或许这是我老板的要求,因为只有总机可以做手脚而已,所以每次如果我有在厂内的话,老板都是指定要我控制总机的,那天就好像平常一样的渡过,不过那天我在听电话时,就觉得有点怪怪了,因为电话线的线路好像很不好,我记得以前曾经听人说过,如果警察在偷听我们的线路时,我们的线路会因为有第三者的介入而变到不清晰的,过后到了7点,也是相安无事,我把电脑的数据全部传输给了老板之后,我就出去打包晚餐回来吃,但是我一出到外面时,我就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了,我转身看时看到两个马来人坐在那颗树下聊天,我一直说不出有那里不对劲,过后我也没有当作一回事,打包回去了,大家吃饱了就继续开工,等到全部都做完了之后,我们就起程回家了,到了家冲好凉了就和朋友们出去喝茶,因为明天是我朋友的生日,所以我们在商量着要去哪里玩得时候,我的电话又响起了,我接听了,原来是我上司的打来的,他说明天也是不够人,叫我又进去帮忙,我就告诉他说为什么不够人的?那时我老板不是说了我不用进厂的吗?为什么还一直叫我进厂呢?然后他又是那句说总之我讲的就是老板讲了的,过后我很生气,但是没有办法,在捞偏门里,我们很注重辈分的,他大过我,我就得尊他,所以我只好静静,不过我有告诉他说那个厂好像有点不安全的,我说我注意今天我觉得情况好像有点怪怪的,但是他问我有什么怪,我又说不出来,所以他也没有管就只是叫我进去而已,我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只好和朋友说明天不能出席他的生日了…
持续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5 收起 理由
junkai + 5 精彩原创,先评分再继续看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10-2008 04:33 PM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我照常用昨天的方法去到那间家里,进到里面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感觉越来越强,甚至强到自己都有一种感觉自己一定会被捉的,但是就是没有办法改变任何结局,差不多到了五点时,那种感觉越来越深了,整个人很急迫,我就告诉那间厂的人说今天告诉全部的脚,厂有事,要早关,六点半last call了,那些不要早的脚的单全部拒绝到完,有什么事都我来承担,那时我还没有注意我们里面有其中一个人的脸色有点改变了,但是他们全部还一起对我说为什么要酱哦。你酱做等下老板怪罪下来谁负责呢?我直接说我说我负责了,你们要借单的话,你们就接,但是我的电脑只是收单到6点半而已,过后的我全部不收了,我自己会向老板交代。他们全部都没有我的办法只是依我了的….

但是大概到六点时,我的那种不安的感觉又来了,我直接打给老板说要传输资料给他,就在电脑传输着资料的同时,我朋友的家人在客厅大喊了起来,我们听到就全部直接跑出去看,原来我的预感是对的,我们真的被人伏了,我们一出到门时就看到几个马来人要从篱笆门进来但是因为篱笆门被锁上了,所以有几个警察就爬篱笆进来,我直接冲去后门时,又看到后面门也是有几个警察在守着了,我这时心里在大骂自己真的有没有这么衰哦?我们四个人(做工的人)直接分散来找地方逃,但是好像四面八方都已经被包围了,我们好像没有地方可以跑了,首先就是我的同事跑去厕所躲起来,另一个同事也是那间家的主人就跑上楼上,而他的弟弟就跑去和他妈妈他们一起假装在看电视,我那时整个头脑都是在想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衰的所以都没有心去想要怎样的逃脱所以我只好也跟着他弟弟走去他家人那里坐着.

当警察到了门口叫他们开门时,他们也只好乖乖的开了门,之后很奇怪的,警察进来时什么都不说就是直接过来先扣我的手然后说你不要假假了,然后就走去厕所里做了我的另一个同事,而那间家的主人的哥哥就没有捉,只是捉他的弟弟而已,现在想回那时真的觉得有一个情节很好笑的,就是当警察叫那个躲在厕所的同事开门的时候,我那个同事就假假说在大便不要开门,警察听了就很生气,直接破门而入,然后捉拿个朋友出来了之后就说你不要假假了,你们做偏门的人,听到我们警察来了得话,就是大便要大出来的话也会缩进去哦,然后就整大班警察在那里笑哦,我那时真的很没有心情了,过后我们三个人在那里等那些警察处理那些证物时,我就很生气地告诉其中一个同事说你们今天酱办我,改天你们就知道,然后同事就应回我,你以为我想的阿,你以为我喜欢被捉的阿,过后我就静下来,在想着为什么会变成酱的,过后在我脑海闪过了一个很恐怖的想法,我猜事实上,那个上司放我来这里是不是他已经猜到这里有内鬼的?我应该很早就应该猜到这点了的,那里可能我们的厂会一次被捉到6个组的,而且还是一次过的,他们警察那里可能会这么厉害,很明显我们就是被人陷害了,而且警方那里一定还有我们的人做内鬼的,更何况昨天我才听说到我们的另一个厂又被破了,不过很好彩里面是没有人在做工的,所以警察捉不到人,那么就是说我上司特地放我进来给别人露出马脚,因为如果少了我的话,那么这个组就没有值得捉的价值了,我想到这里时才想起昨天为什么昨天我会觉得那两个马来人很奇怪了,因为他们是坐在摩托车上聊天的,但是那两摩托车是停在拿督庙的隔壁的,我觉得很奇怪的是因为我朋友家是华人区,而且那里的华人很多都是ganster来的,照理来说那里的人应该不会让马来人坐在庙隔壁聊天的阿?因为酱感觉上好像很不尊重神灵一样,就证明了那两个人应该是警察来的,不是那里的人,就在我猜到一半时,我就已经证实了我的想法,我看到了那两个马来人,他们发现了我在看着他们就走过来问我还认得他们吗?我就说不认得了。他们就说不认得就好噢,我听到这里时更加的确定他们两个就是昨天聊天的那两个人了…..

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能说自己衰而已,就这样我又在那里待了大概一个小时多了,我又被送到吧生的警察局去,当我一送到那里的时候,因为我今天一次被捉的三个人,其中两个是是第一次没有被捉到的,所以当我到了那里的时候,那里的警察一看到我就说,喂,lagi awak ar, awak betul betul tak tah takut,然后就走过来盖了我一巴,之后就罚我一个人在那里站马步,而且还警告我说如果我敢没有做还是跌倒的话,那么我就知道,我被他吓倒所以只好乖乖的听他的话,,等那些捉我们来得警察弄好了我们的移交手续之后,上次拿口供的警察就走过来跟我,拜托你拉,不要每次都给他们武吉阿曼的警察捉到啦,下次你要被捉的话就打给我,我会去捉你的,不要害我们天天被骂啦,我心里在想你都傻的,那里有人会希望自己会被捉的呢?而且是你们自己没有本事而已,还要和别人抢功劳,过后因为也已经很晚了,所以他就把我直接带进去扣留所,但是不是上次那间,而是那间警察局本身的扣留所,进到了那间扣留所时,里面的警察看了我的身份证就告诉带我去的警察说他们两个还不够岁啦,不能进来这里啦,那个警察就说那么你不是不要把他们关在里面的房间咯,你不是把他们两个关在外面的外劳房那里啦,哪间扣留所和我上次那间很不一样,这间扣留所我们一进去就是先到一个小房间,那个小房间放着一张桌子和挂着一些黑板,还有一些闭路电视,然后那间房间又有两个门口,一个是通去四间大房的,另一个门的原本是通去外面的,不过他们把外面用墙壁围了起来,连屋顶都有,所以就形成了一间大房,那间是专门扣留那些被捉的逾期外劳的,而里面的四间房间就是扣留我们这些成年的马来西亚人的。
持续

[ 本帖最后由 skywind99 于 3-10-2008 01:51 AM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10-2008 04:3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3# jackal74 的帖子

没有关系,那不是我的幸运色或是风格哦,
蓝色是我比较喜欢的颜色,然后我个人觉得用蓝色highlight起来会比较容易让别人可以直接看到主帖,所以才酱作的,不过如果觉得刺眼的话,那么我就不放颜色啦,因为我写这些经历出来也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里面的东西和希望大家可以更认识里面的社会,不会重蹈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10-2008 07:26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0# lonely~_~girl 的帖子

不好意思,可能是我的表达能力差的关系,
不过我只能大概大概在向你解释一些而已,
我们所说的脚就是那些你可以常在外面看到的向人收写万字的人,那些人就是我们的脚,如果没有他们,地下万字就不能走了,每个脚都会和我们有一个户口,讲是讲户口但是事实上是没有抵押的也不需要什么文件的,多数的地下万字老板都会把它分成两个部门,一个就是管帐的,一个就是收账的,多数老板都不鼓励这两边的人一起出去喝茶还是吃饭的,然后那些要交万字给我们的脚,首先就要先向我们的收账那里说声,他们会在外面先说好水钱怎样分配和账期之类的细节之后,然后收账的就会给他们我们里面的手提电话,然后收账也会通知我们关于那个脚的资料和fax机号码,然后到了收万字期时,那个脚就会出去收万字,然后到了指定的时间,要不就我们打给他,要不就是他自己会打来叫我们打给他fax单,里面做工的人都不会给外面的脚知道太多关于我们的东西,因为怕被人出卖,或许你可以试下想像我们就是政府万字的总行,然后那些脚就是外面那些投注站,他们会把收了字交给我们,然后他们就是抽水钱而已,而那些字的胜负就是我们负责的,然后那些脚在fax了字给我们之后是不需要给我们现钱的,多数的地下万字都是在一个星期才来结一次总结的,就是我们会选每个星期的其中一天作为算账期然后就会在那天算出那些脚在那星期的三天里面总共fax给我们的单是多少钱,然后再扣掉他们中了的钱,然后就算出他输我们多少钱,还是我们赢他们多少钱,之后我们就会把这些单交给外面负责收账的人,那些收账的人就会去和那些脚收钱了,不过我记得以前当我刚加入时那些脚都是有1到两个月的term的,但是到了我做了2年之后,我就和我的同事叫老板把这个账期缩短到1到2个星期,因为太长的账期会让我们手头的现款很紧,但是至于现在是多少的账期我就不是很清楚了,这就是整个地下万字的运作,不知道我说的你能不能明白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10-2008 11:2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里面的世界都是一样的,我们到了那里就是要把自己身上的财物都交出来登记的,在登记时就一样被敲诈的,他们看到我们3个人各自都有整三四百块,就告诉我们说你们要不要吃些比较好的东西,如果要的话,你们就pandai pandai buat 啦,我们原本是说不要的,因为都没有心情吃了,过后,他就说就算你们不要吃好料都好,如果你们不要给我们的话,等下你进去时,你就知道什么滋味了,我的朋友听到了,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好一人给了他们150块,过后他就告诉我们那里还有一点roti kosong叫我们去吃,钱都给了,就算不饿也是要跟他吃下去哦,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贵的roti kosong,450三人分.

里面的世界真的很黑暗的,我们在吃着的同时,就看到一个肥肥的印度人被警察叫出来到我们的大房这里,因为我们这里是没有闭路电视的,里面是有的,所以每次如果有人从外面拿东西进来给他们吃的话,警察都会叫他们出来吃的,那个肥肥的印度人的马仔拿了一包很大的咖哩饭和四包香烟给他,过后我问过里面的人,才知道原来这个印度人的马仔每天都会酱拿来给他吃的,而他也是认识我身旁的朋友的,因为他和我朋友是同一个区的人,而且他以前在外面时还常常去我同事的爸爸那里吃东西的,过后他看到了我同事就问他为什么会在里面,然后我同事就说做万字被捉的,过后他就笑笑,那么没有关系的拉,很快就有的出了得,然后还告诉我们说如果这里有人欺负我们的话,就放他的名,但是到现在我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说完了之后他还给我们两个人一人一只烟

他进去了之后,我就仔细的看了下我们四周的环境,我们的这间,严格来说应该可以叫做是房间啦,算起来还很大的,我相信要装入100个人绝对不是问题,然后我们里面是没有厕所的,我们要小便的话,那里有在靠近墙壁那里放了一个挺大的木箱,如果你蹲下来的话就会看不到我们的半身的,也就是说如果你要小便的话,就是蹲在那里直接小去那里的小沟渠里,在那间房间除了我们两个之外,还有一个看起来应该是中国人来的,但是他的脚被包起来了,好像受伤了,而且他的神情好像很不友善而且也好像很畏惧我们似的,所以我也是不是很敢去问他东西,更何况隔壁就是警察的房间了,他们只是走两步就可以到我们的房间了的,所以我们很怕如果我们讲话还是什么的会因为吵到他们而被骂,所以我和我的同事就酱静静的待那里而已,我还有其中一个同事因为已经够岁了所以就关进去里面的牢房和我们分开,可是说真的,可能是自己上次已经体验了扣留所的感觉所以这次也不会说很害怕,我们酱坐着也差不多有了整个小时,我的同事就开口问我,我们大概会被扣留几久?我就告诉他说我也不知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明天应该会上庭的,到时到了庭那里就可以知道了,不过这次我被扣留的地方比起上次那里真的好了很多,最起码这里是在外面的而且空间也挺大的,所以一点都不会闷热,我和这个一起被扣留的同事说起来一点都不熟,可以说我和他一起被捉的当天是我和他认识的第二天,他是我同事的弟弟来的,所以也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的.

可能是在扣留所的关系,所以我那天又失眠了,我真的不能适应那种扣留所的生活,我和我同事也没有什么聊到天,多数的时间都是你看我,我看你酱静静的坐着而已,而另外一个中国人就在那里一直不停的睡觉而已,差不多到了两三点时,应该是两三点拉,因为事情过了也有一段时间所以我也不能记到很清楚了,就换了另一个警察进来,那里扣留所的规则就是每当换班时那些警察就要照例去点点人数的,当他看到我们两个坐在那里的时候,他就很好奇地问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的?这里不是关外劳得吗?我们就回道说我们不够岁所以就被关在这里,等他点完了名之后,他就走过来我们这里和我们聊聊天,不过说真的,有时真的觉得那些警察很可怜,要在扣留所里当班,不过那里一间扣留所都是一样的,都是有哪一股难闻的味道,而且里面的环境都一定很闷热,我和他聊了也挺久的,里面真的有些警察是挺亲和,但是这些警察真的很少数而已,也听了他说了很多关于警察的事,他告诉我说事实上在警察局里是真的很黑暗的,他说你知道在警察里面如果真的要说完全没有吃到钱的警察只有一个人有可能而已,那个就是最大的警察头,因为外面的人是不会给他吃的,怕在和他商量价钱时就被捉了,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外面的人多数认为,如果真的要贿赂的话,那么我们贿赂第二的就好了,因为最大的如果要做什么事都会叫第二的去做,不会自己下手去做的,最大的都是在做管理之类的东西而已,其他的全部都是有吃钱的,问题是吃多吃少而已,还有贪心还是不贪心而已,这个在过后我有问过我的外交,原来真的有这回事,像我们做万字的,我们每个月都会按照他们的阶级来出工钱给他们的,但是我们只是出给那些有权力捉我们的部门,不管是什么阶级的警察都会有收到的,只是是钱多还是少而已,但是这些工钱并不是让他们不捉我们,而只是希望他们可以高抬贵手一点点而已,要捉就捉我们的小脚,那些比较大的脚和我们就不要捉,但是那时的警察可以说是钱要吃,但是人照捉的.
持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10-2008 03:3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和那个警察聊了很久很久,聊到哪警察换班,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警察好像是4个小时换一次班的,等那位警察走了之后,我就逼自己躺下去睡觉,因为我知道明天他们一定会带我们上庭延扣的,但是我躺下去真的没有什么睡的着,因为地上让我整个背后到冷冰冰的,不过那时都差不多整四五点了,就算环境在怎样的差都好,就正如我所说,不管在这么恶劣的环境都总是会过得,问题是你的感受而已…到了最后我也是睡下去了,但是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像乞丐一样,睡在五脚基,风吹来又冷,又没有被和衣服,手冷到要命时又不知道可以收到那里,只可以夹在两只腿的中间来取暖而已。真的很可怜,在扣留所让我体验到那些乞丐的滋味.

到了也是差不多7点多酱,警察就来叫我起身,然后叫我去帮忙派早餐给那些嫌疑犯,我去看了下那早餐,整个人就闲掉了,因为这里的早餐和我上次那里的也是一样,也是面包和那甜到要命的teh o,分早餐给他们的时候,才让我有机会看到里面的扣留所的情形,里面的情形真的很糟糕,又臭又闷热,更离谱的是有其中一间的灯坏了都没有人来维修,暗到差一点就看不到人了,我在想如果那时里面的犯人在里面吵架打架的话,那些外面的警察要怎样从闭路电视看到呢?

分好了之后,我就回去叫我朋友起来然后和他两个一起吃,他看到那个面包和the o时的反应和我之前看到时一莫一样,他也是不要吃,然后我就劝他说不管你在这么的不饿,你也是得吃的,我们今天是没有可能可以出去的,如果你不吃的话,等下上到庭时,你的脸色会很苍白,你家人看到的话会担心的,不过说真的不管他有没有吃都好,他的脸色都已经因为睡不好而变到苍白了,吃饱了之后,我真的很累了,就酱躺下去准备睡时,我的同事就来坐在我隔壁找我聊天,因为他昨晚比较早睡,在加上他是第一次在扣留所过夜,所以他也不是很能睡,看到他好像很可怜如果我睡着的话,所以就陪他闲聊了一会儿,差不过过多了整两个小时酱,警察就来喊我们的名字了,我知道这次我们只是去上庭而已,所以也没有抱着很大的希望,只是就酱穿下衣服就跟着去了、

到了法庭时,也是很上次一样很多犯人都在等候着,但是很奇怪的就是我们的家人这次都没有来到,在那里连我们的外交都没有看到,心里多了一丝的畏惧和害怕,但是也是那句被捉了之后,一切就轮不到我们做主了,就算你害怕,你畏惧,你都已经没有的选择了,因为就算你现在去跟警察讲你怕了,你不会做了,要他们放你,他们也是不会放你的,在现在的世界上,犯错了就得付出代价,社会并不会因为你的知错而原谅你的,你要获得原谅也是得在你得到了惩罚了之后….

在那里也是酱等了整一个小时才到我们上庭,到了庭上也是没有说什么东西而已,就只是说我们被延扣到几时而已,然后就叫我们退出去了,我很不喜欢在法庭的感觉,因为被扣的犯人太多了,多到连法庭里的扣留所都不能容纳,所以有一小部分的都是被扣着手然后就叫我们坐在法庭的外面,也就是说很多那些可能来法庭处理手续的人,还是来缴还罚款的人,或者是陪家人朋友来上庭的人,都会看到我们手被扣着的样子,他们的眼神要不就是同情,要不就是鄙视,同情的多数是那些刚从这里离开的人,或者是曾经也是遭遇和我们一样命运的人,而鄙视的都是那些没有尝试过人世险恶的人,在他们眼中只要是被警察捉的人都是罪该万死的,都是自己拿来的,已经习惯了那些人鄙视的眼光,很多人都是酱的,总会在你落难时才来鄙视你,当你在外面没有事时,却不看他们敢用那种鄙视的眼光来看待我们,我只是可以酱说如果可以的话,没有一个人是想去做偏的,只是我们习惯了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我们习惯了自己去承担自己的生活,所以我们才会去捞偏而已…..
持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DVERTISEMENT

 楼主| 发表于 5-10-2008 06:11 PM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了庭之后,我们就回到了那间扣留所,到了扣留所,可以说每个警察看到我们都会问我们为什么会被扣留在那里的,因为那间扣留所基本上是没有扣留未成年的嫌疑犯的,而且我们被扣留的那间房间是用来扣留那些外劳的,所以警察们都会过来问我们是不是外劳来的,然后顺便问我们是犯了什么罪之类,然后偶尔就会和我们聊下天之类的事,过后我就看到那个中国人已经醒来了,坐在那里,因为在里面真的很闷,而且刚刚听到了法官宣读说会延扣我们多七天,到下个星期一,所以我也知道我们是没有的出去了的,所以认识多一个人也可以多一个朋友陪我们消磨时间,刚开始他也是挺害怕我们的,不过在后来聊了一下子之后,他了解到我们是没有敌意了之后,也开始和我们聊了起来,原来他会那么害怕的原因是因为当他被捉进来的时候真的被那些警察打到很惨,虽然我觉得他告诉我的故事里有点可疑也不知道他说给我听得故事是真是假的,因为他告诉我他会来马来西亚做工是因为听人说这里的工钱挺高的,然后我记得我有问他,他之前在中国一个月的人工有多少,他告诉我说他在那里的人工也有整1500的人民币,过后他听人说在马来西亚做工一个月可以有整十千的人民币,所以他就和那里的亲戚借了钱过来这里,他还告诉我说那里的中国人,如果你告诉他们说你要借钱做生意的话,他们未必会借你的,但是如果你说你要借钱过来马来西亚做工的话,他们就一定会借你的,过后他就花了整十千块在做passport请人帮他做来马来西亚工作的准证,但是那个人只是帮他做了两个月的旅游准证而已,我听了真的很吓倒,10千块做准证阿?如果你真的拿10千块去做准证的话,我就不相信拿不到两年的准证,很明显他是已经被人欺骗了,过后当他来到马来西亚时,他才发现原来一切并不像那个人所说的那么美好的,在这里他只可以找到一个几百马币的人工,而且还是要东躲西躲的,因为他的准证是旅游准证来的是不可以拿来做工的,更糟的情形就是他还欠他家乡人的债,又不能在没有赚到钱的情况下回家,身上拿来的钱又不多了,很幸运的是他遇到两个同乡,她们是女的,她们也是一样被人骗来马来西亚,她们的passport也是旅游准证来的,也是不可以出去做工的,所以他们为了可以减少一些开销所以就住在了一起,就酱他们也一起住在一起整一个月多了,除了其中一个女子找到了一份餐馆的工之外,他们其它的两个也还是一样找不到工,不过他的那位同乡很好,家里的基本开销都是她负责着先得,不过就在其中一天的晚上,突然他们就听到外面有很吵得声音,当他们从门缝看出去时,就看到几位人拿着钳子来要剪他们的门口,他们那时是住在3楼的apparment的,他又不知道那些人是谁来的,又很怕是那些劫匪,所以一时情急之下,就爬窗跳下楼打算去向哪里的保安人员求救的,哪里知道就酱摔下来摔断了脚,然后警察一来捉到他之后,就不停的殴打他,他完全不懂警察们在说些什么,只是不停的被打而已,等殴打完了,警察也没有马上送他们去到医院,只是把他们都捉去警察局,他还说当警察要捉他们去警察局时,警察就扣住他的手叫他自己走,但是他的脚真的很痛,痛到不能走了,当然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脚已经摔断了,他又不会国语,又不能和警察沟通,只能一直指着自己脚说很痛,但是那些警察只是一直在那里骂,当然他也不懂那些警察在骂些什么的,然后就拉着他的手铐酱走,变成变相的在拖着他走,他的脚就酱一直被拖在地上直到车上去,等他到了警察局之后,拿了口供(当然是由警察局里的华人警察帮忙拿的)看到他的脚好像真的很严重了,才带他去看医生,看了医生之后,他就呆在这里整两天了,但是他到现在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在什么条例下被扣留的,听了他的故事之后,他也问了我为什么会被捉进来的,过后,我也告诉了他我的故事,

事实上里面的东西都是差不多一样的,所以我跳过了很多平常的东西,只是说些我在里面比较特别和印象深刻的事情,就酱和那个中国人聊下聊下,又过了一天,在那里吃的东西也是和我上次吃的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一样的东西,也是一样用塑胶袋庄饭,但是日子也是得过的,我也是吃了一点,就酱度过了我在那里的星期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10-2008 07:08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第一天我在里面没有什么睡到,所以星期一那天也比较早我就倒下去睡了,因为我认为会和上次一样第二天就叫我们去拿口供,所以我要养足精神去那里挨拳头,在里面的生活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说,连最基本的睡觉都不能睡好的,哪些警察一换班,如果遇到比较好的警察的话,那么他就是酱走过来看看如果发现你在睡觉的话,他也不会来干扰你的,但是如果遇到比较坏的警察的话,那么他就走过来用脚踢醒你,然后在问我们两个说你们两个犯了什么错进来,如果是坏里面带点好的警察问了一些基本的东西之后多数就不会理我们了的,但是如果遇到那些坏心的警察的话,那么他问了之后,不应该说是问了之后,应该说在问的同时,就已经拳打脚踢的侍候我们了,我和我的同事两个很多时候都被打倒怕,我的同事和我也是差不多年纪而已,都是17岁而已,但是他们打我们的时候却不会因为我们的年纪而留情,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在睡觉时就算看到有警察进来,即使我们已经起身了,但是我们也是继续装睡的,以免要遭受到不知道怎样的对待.
说真的,我对我第二次的被捉已经不是很有印象了,只是大概大概的记得些而已,不是因为我很善忘,我相信我在里面的经历真的会追随着我的记忆一生一世,但是就是忘了一些细节,因为第一次被捉和第二次被捉靠经的时间真的太靠近了,使到我很多的细节都忘了或是弄混乱去了,只不过让我印象深刻的都是里面所发生的一些引人深思的事…..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就已经被人吵醒了,爬起身看了下,发生我们的那间房多了很多的外劳,但是都不知道什么事被捉进来的,接着就看到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被警察叫来记录不知道什么东西,因为那天那个负责记录的警察看起来真的很凶,所以我们也没有什么转过头去看,而且当他们进来时,我们还有那个中国人就已经被命令去坐在另一个角落了,所以我们也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但是以我的看法来说,我觉得他们应该都是那些逾期逗留的印尼同胞来的,因为那些外劳里既然还有女孩和小孩子,过后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其中一个印尼人不知道是什么事,不过我自己猜可能是因为他的马来语不是很好,然后警察和他沟通不来,所以那警察很生气,刚开始只是拳打脚踢而已,到后面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生气,既然拿起了皮带就酱在那里抽打他,我看到傻掉,他的其他印尼同胞看到了都很恐惧,他们警察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呢?他们到底知道不知道被人用皮带抽打得滋味呢?而且他们好像都不怕被别人看到那位外劳的伤痕的,就是酱不停的抽打而已,那个外劳被打倒眼泪都已经流下来,那个警察才愿意停手,然后他不知道和那个外劳说了些什么就叫下一个外劳上来了继续在问话了,我心里想这些人如果回去自己的国家时不知道会向他的国人怎样的形容我们马来西亚呢?他们会怎样的形容我们的警察部队呢?
他们会怎样的形容我们国家对待外来者呢?
他们还会不会再愿意到来我们的马来西亚呢?
我们还能不能再自豪的说we proud with Malaysian 呢?

那天可以说是我在那间房间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人,可以算是很热闹吧,但是我并没有过去跟他们聊天或是什么的,只是他们坐在一个角落然后我们两个人和那个中国人就坐在另外一个角落酱而已,除了我们的身份都是一样之外,都是被扣留犯之外,我们之间都是没有任何的交集的.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得出他们的不安和恐惧,还好是那天除了早上那些警察之外,其他来顾班的警察都挺好人的,有些看到我们这么的肮脏还问我们要不要冲凉,他们还特地去拉了一条水管过来给我们冲凉,那些外劳有些真的挺肮脏的,好像刚做完泥水工一样,所以他们就过去用水冲了下,但是因为现场有女孩,所以他们就是酱穿着裤子去冲,然后冲好了,就酱待着等裤子和身体干,我真的很不习惯这些冲了凉但是却没有毛巾擦得生活,所以我就没有去冲

在那里,我才发现原来在那里吃不惯那里的饭好像只有我们华人而已,其他的种族好像是不管是来什么菜他们都是吃到空空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以前在外面宠坏了,还是什么,我只要吃了一点那里的饭,就觉得很饱很吃不下了,我总觉得里面的饭真的很硬,硬到我真啃不下去,每次都是死死的逼自己多吃几口,不然自己那里能支持到出去呢?看着那些印尼人和中国人他们每次吃饭都是把饭吃到空空,干净干净,只有我和我朋友都是剩到一大堆吃不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10-2008 07:00 PM | 显示全部楼层
里面的生活就好像我上次讲的一样,都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就起身和人聊下天,然后再继续睡咯,所以在里面的人感情都会比较好的,或许这就是人说患难遇真情吧!我还记得我曾经问过那个中国人中国的扣留所会不会比我们这里的差,他告诉我说这里的警察比较贪钱,虽然他不会听国语,但是他每次都看到那些警察向我们这些刚进来的犯人拿钱的,他说他那里的警察也是很死,但是他们就没有这么的贪钱,他告诉我说,在那里如果你犯了法的话,你与其花钱去搞掂,你不如好过去找那里警察认识的人来疏通疏通,那样会更加的容易,中国那里的人都会比较注重人际关系的,如果你认识人的话,那就什么都好办了,如果你不认识人的话,那么你就惨了,就算你有钱,有时可能都搞不出来,我和他聊了很久,他告诉了我挺多的东西,但是我对他中国那里的一条法律很有兴趣,但是我不知道他有没有骗我,还、是不是真有其事的啦,他告诉我说在中国的死刑多数都是枪毙,不应该说是多数啦,应该说是全部才对,但是死刑犯都还有一个可以逃脱罪行的机会,那个就是去收买那个枪手,然后叫他射歪,但是就算射歪也是得射到头部的,但是他们那里的条例就是,每个枪手只可以向死刑犯射出一抢,当然那一抢一定要穿过头,开了那抢之后,不管死刑犯死不死,那个枪手都不可以开多一抢了,如果那个死刑犯真的那么好运,死不去的话,那么当局就会给他另外一个新的身份证出去生活了.不会在去计较他的罪行了,是不是很特别的一个条例呢?在马来西亚如果你是被处置死刑的话,那么你就没有的跑了,你只有向最高元首求情,希望他给机会,如果他也不给机会的话,那么你就注定要被吊到死,没有任何机会给你逃的。

过后我还有记得有一次我和他聊过我问他如果这次他出去了之后,他还会不会再回来马来西亚旅行还是做工,他很肯定地对我说不会,他先向我说对不起,然后他就对我说不是他要说什么,他说他自从被警察捉进来到现在,我和我同事是第一个完全没有给到他脸色看得人,其他的不管是警察还是扣留犯都是会给他脸色看,或者是对他动手动脚的,他说他真的已经很怕我们马来西亚了….
就酱和他聊下聊下,我们又过了一天…

到了第三天,我多数都是晚上不要睡的,因为晚上的时间天气比较凉,比较好待着,然后到了早上我只是起身喝那包甜到要命的teh o之后,我都不吃扣留所里的面包的,一来是早上是没有胃口,一来是看到那个面包,整个人都已经闲掉了,那包teh o说真的也是很难和喝,不过如果你可以想象到一个人从昨晚到早上只有一包teh o喝而已之外,那么你就可以知道为什么那个人不管多累都会在早上特地爬起身喝那一包难喝得teh o了,然后喝完了之后,我又会继续睡觉的..但是第三天时我大概11点多时就被我的同事叫起来了,原来是警察来叫我们出去。我原本以为是出去拿口供,想起我上次拿口供的情形,我整个人都有点抖起来了,又不知道今天又会被怎样的对待了,但是到了那间D7的房间时,他只是把我们三个人丢在角落边,但是就没有什么对我们大小声,只是那个上次和我拿口供的警察有对我说,喂你看你上次拿着牌的照片已经洗出来了,如果你在酱继续每个月都被捉的话,那么我们很快就要替你专门开一本相簿了,上次那里我忘了说,原来每个人只要被捉进去警察局的话,那些警察都会叫我们拿着一个牌子然后替我们拍照的,但是那个不算是案底,但是那个照片和你的个人资料都会留在警察局做个底,如果你去到别的警察局,你不说的话他们也是查不到的,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他讲完了之后还有对我笑得,如果像上次那样的他,早就一大巴掌盖过来了的,过了不久,我们就看到我同事的妈妈从门口进来了,她拿了一些外面带来的饭给我们三个吃,我们看到外面的饭就好像乞丐看到钱一样,直接狼吞虎咽的吃了,我们在吃着的时候,他妈妈就告诉我们说叫我们不要怕,她问过我们的老板了,我们的老板已经说了搞掂了,至于能不能早出还是在谈着,因为那些警察不满意我们老板给的价钱,他们要向我老板拿多一点,但是我老板认为他给的已经很合理了,后来我出来了才知道原来我老板给了他们一个组50千,只是要求他们可以早点放我们出来和在里面不要对我们动手动脚,那天那些警察都挺客气的,甚至有些警察在我们吃饱了坐着时还走过来问我你们有抽烟的吗?我们说有,他还请我们抽烟,但是这个也是后来我们才知道的,他在我们走了之后向我同事的妈妈拿100块说是三只烟的钱,我的妈妈怕以后他会特地难为我们,所以在没有办法之下也是给了他,吃饱了之后,我们就在那里和同事的妈妈聊了一会,然后那些警察就说要带我们回去了,不然等下大头进来巡时看到就不好了咯,所以我们就酱又被带回去,当我们回去扣留所时,那里的外劳和那个中国人已经不在了,我很奇怪就问那些警察,但是他们很不耐烦地回答我说你管这么多做什么,你先顾好你自己罢,我听了真的很生气,难道我们在里面的人连基本的讲话权利都没有嘛?今天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一天,比较特别的是当我在晚上在睡觉时,就被一个大头叫起来,然后那个大头就问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的,我回答说我们是因为做万字而被捉的,过后他就问那里的警察为什么我们不是关在里面的,之后警察就回答说因为我们是未成年,所以不可以关在里面,过后他们两个就一边聊一边走进去了,他们接下来的对话我也就没有什么听到了,过后我又在继续去找我那个周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8-10-2008 08:55 PM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不起,我的电脑的network card今天坏掉了,而我又不习惯在cc打字,所以这几天可能会没有更新到我的故事,不过我会尽快去修理好我的电脑的,对不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版权所有 © 1996-2022 Cari Internet Sdn Bhd (483575-W)|IPSERVERONE 提供云主机|广告刊登|私隐权|免控|投诉|联络|脸书|佳礼资讯网

GMT+8, 8-12-2022 10:03 AM , Processed in 0.11724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